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无弹窗 > 第三十六章?? 忠心
    天色完全暗下来,距离城门关闭还有一个半时辰,城西的酒楼,正是热闹的时候。

    三个头戴斗笠、黑纱遮面之人,进入了酒楼。

    掌柜和伙计见怪不怪,这年月戴斗笠黑纱遮面之人,比比皆是,这些人要么是有一定的身份,不愿意暴露,要么就是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

    伙计上前去招呼的时候,其中一人指了指楼上,伙计很快明白,看来这三人到酒楼是来会客的,应该事先约好了,楼上客房里面有人专门等候。

    伙计看着三人上楼,尔后转身,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三楼的甲等上房,最里面的一间。

    一个头戴幞头的男子,站在外面轻轻敲门。

    “谁啊,什么事情敲门。”

    “客官,我是楼下的伙计,给您送酒菜来了。”

    “我没有订酒菜。”

    “客官,您住的是甲等上房,酒楼专门给您送上酒菜,掌柜说了,不要钱。”

    房门终于打开了。

    开门之刃脸色阴沉,嘴角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上去特别的狰狞。

    一炳尖刀抵住了开门之人的喉咙,开门之人神色大变,一步步后退,却不敢开口呼叫,这尖刀要是往里面去几公分,开门之人就没命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好、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打劫,你、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我是灵州节度使大人麾下牙军的队正,你们不要命了。”

    头戴幞头之人,示意身边之人关上门,看着队正冷冷一笑。

    “我们知道你是牙军的队正,找的就是你,有几个问题,你好好回答,想清楚了回答,你如果不想回答,就不要啰嗦,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队正的脸色瞬间变化,脸上挤出来笑容。

    “兄弟,好说,好说,你想知道什么,尽管开口问,只要我知道,一定告诉你。。。”

    头戴幞头之人看着队正,再次的冷冷一笑。

    “你可不要想着叫人,我们知道你手下的军士住在隔壁的房间,可惜他们两人都到青楼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队正的脸色终于变化了,看着戴幞头之人,露出狰狞的神情,嘴角的疤痕也慢慢变红。

    “你、你们这是造反、谋逆,被发现了是要满门抄斩的,这里是温池县城,你们就算是杀了我,也不要想着逃脱。”

    尖刀蓦然往前去了半寸,队正喉咙处开始滴落鲜血,声音也戛然而止。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耗着,现在我开始提问,一共三个问题,你想清楚了回答,我告诉你,杀你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很简单,绝不会有人发现。”

    “第一个问题,你带着多少人来到了温池县城,第二个问题,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第三个问题,你们准备在什么地方动手。”

    队正的脸色终于变化,这一次出现的是惊恐的神情。

    “你、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

    话语未落,里正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队副,你想的好啊,要了我的命,钱财你可以独吞,你还可以成为队正,难怪你不听我的劝阻,一定要到青楼去,你以为有旅帅的支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休想,我过不上好日子,你也别想。”

    满脸通红、带着狰狞神情的队正,看着眼前头戴幞头之人开口了。

    “你想要知道的情况,我全部告诉你,我也不求你饶了我的性命,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杀了队副,这里是我全部的钱财,全部都给你,只要你杀了队副,我在地下也感激你。”

    头戴幞头之人点点头,接过队正递过来的布袋,掂量了一下。

    “知道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关心,将所有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三个头戴斗笠、黑纱遮面之人,下了楼梯,朝着酒楼外面而去,其中一个人手里提着布袋,离开酒楼的时候,还往回看了一下。

    伙计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走出去不远,其中一个头戴斗笠之人,扑通的跪下了。

    “郎君,您帮仆报了大仇,仆在这里发誓,一辈子忠心,要是敢有丝毫异心,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知道了,孟代平,起来吧,还有两人在青楼,不能够放过,那两个人,特别是那个队副,手里也粘上了你父母的鲜血,一会你亲自动手,手刃这个队副,这样你父母在天之灵,也能够得到安慰了。”

    三个头戴斗笠之人,朝着不远处的青楼而去。

    来到青楼,两个戴斗笠之人,往青楼后面的巷子走去。

    一个少年头戴幞头,手里拿着一块木牌,来到了二楼一间屋子的前面。

    看见少年手中的木牌,鸨母与伙计都不敢阻拦。

    屋内走出的人,衣衫不整,脸上带着怒气,不过看见木牌之后,脸色马上变了,少年在此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此人马上整理衣服,对着身后的女人扔出一块碎银子,跟随少年朝着青楼后面走去。

    青楼后边是一条安静的巷子,巷子里面几乎看不见人。

    一缕刀光闪过,跟随在少年身后之人,脸上带着惊惧和愤怒的神情,捂着胸口,慢慢的倒下了,当他想着开口疾呼的时候,一炳尖刀抵在了他的喉咙处。

    没有多余的话语,尖刀刺进了喉咙,鲜血瞬间喷溅出来。。。

    第二个军士,也被木牌带到青楼后边的巷子里面。

    先前的一幕再次重演。。。

    。。。

    将斗笠和面纱抛到巷子里面,裴常昊手中拿着信函,看着身体依旧在颤抖的孟代平,神情严肃的开口了。

    “孟代平,你的大仇已经报了,今后就不要想这些事情,一个人不能够被仇恨蒙蔽双眼,那样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生逢乱世,谁也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的父母拼尽全力,护住了你的性命,你不要辜负他们。”

    孟代平准备再次跪下的时候,裴常昊冷冷的开口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一次足够了,好了,你和春贵从南门出城去,告诉客栈等候的骆兄和春花兄弟,我很快就回来了。”

    苏春贵看了看裴常昊,小心的开口了。

    “昊哥,我陪着您去酒楼。。。”

    裴常昊摆了摆手,看着苏春贵和孟代平两人开口了。

    “不用多说,按照先前定下的计划行事,将马车迅速赶到城外去,想必苏春华已经挖好了坑,足够埋下两具尸首了,你们回到客栈之后,做好一切的准备,明日天亮之后,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要赶路了。”

    苏春贵点点头,拉着孟代平,准备离开的时候,孟代平突然挣脱了。

    “郎君,仆有一件事情,很重要,只能告诉您一个人。。。”

    孟代平还没有说完,苏春贵就走出去几步了。

    看见苏春贵走到一边,孟代平凑过来低声开口了。

    “郎君,父母将大部分的钱财都藏起来了,埋在了家里后院的槐树下面。”

    裴常昊点点头,拍了拍孟代平的肩膀。

    “知道了,这些钱财是你父母留给你的,自然就是你的,到达林州城之后,我们想办法将所有的钱财挖出来,你的父母被牙军军士杀害,家中无人,牙军军士也就不会关注你们的宅子,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我想你夜间回去,不会有人察觉。”

    孟代平摇摇头。

    “郎君,这钱是您的,仆用不上。。。”

    裴常昊微微一笑。

    “孟代平,你有这样的心意,足够了,这些钱财,有用得上的时候,你记住我说的话,挺直腰杆,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辜负了你的父母。”

    将苏春贵和孟代平送到南门,眼看着两人赶着马车进入甬道。

    几分钟之后,裴常昊转身,朝着城西而去。

    再次来到那家酒楼,一楼大堂里面依旧很热闹,没有丝毫的异常。

    裴常昊站在不远处,盯着酒楼的大门,牙军队正的尸首,藏在了床铺的下面,短时间内无人发现,除非是尸首发出来臭味,掌柜和伙计才有可能关注,到了那个时候,裴常昊他们早就离开灵州了。

    如果暴露了队正的尸首,掌柜和伙计肯定要吃亏了,除非他们隐藏消息,想办法将尸首处理了,要说这个时代处理尸首也很简单,天黑的时候将尸首运出城去,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挖个坑埋掉就可以了,神不知鬼不觉。

    裴常昊的内心还是有些堵,离开河洛村之后,他一直都在杀人,有些是被动的,有些是主动的,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什么是乱世,以前裴常昊仅仅是从书上看见了,现如今亲身体会,所谓的乱世,对于寻常的百姓来说,就是朝不保夕,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对于那些权贵来说,就是步步杀机,笑到最后才算是真正的胜利。

    难怪有人说了,宁为太平犬,莫做离乱人。

    微微叹了一口气,裴常昊转身朝着南边一家酒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