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txt下载 > 第四十七章?? 必要的提醒
    进入隰州城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

    隰州距离晋州已经很近了,两地同属于河东道,由河中节度使王重盈掌控。

    过了黄河,裴常昊就特别关注骆文化情绪方面的变化,骆文化的义兄常行儒,被河中节度使王重盈斩杀,骆文化与王重盈之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不过王重盈大权在握,绝非裴常昊和骆文化目前的力量可以抗衡的。

    裴常昊知晓历史发展的轨迹,王重盈力量强悍,为人低调,不主动惹事,出任河中节度使以来,广结善缘,与裴氏家族的关系也处的不错,包括李克用与朱温等人,都不愿意得罪王重盈,王重盈原为陕虢节度使,弟弟王重荣被常行儒斩杀之后,王重盈被朝廷认命为护国节度使,赶赴河中平定局势,其陕虢节度使的职位,由儿子王拱权接任,王重盈抵达河中之后,很快斩杀常行儒,稳定了整个河中的局势。

    按照历史的发展轨迹,几个月之后,僖宗病亡,昭宗册立,敕封王重盈为太傅、兼中书令,且敕封王重盈为琅邪郡王,与李克用、朱温等人的身份一样了。

    一直到王重盈病故之后,朱温经过几番的拼杀,才彻底掌控整个的河东道,由此可见,王重盈的力量不一般,至少其在世的时候,朱温有所顾忌,没有主动发起进攻。

    也就是说,按照历史的发展,骆文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为义兄常行儒报仇。

    这样的话语,裴常昊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内心里面,裴常昊对于骆文化义兄常行儒的态度,有些含糊,常行儒是王重荣的牙将,也就是亲卫部队的将军,深得王重荣的信任,唐末节度使控制地方财源,自行养活军队,对于护卫自身安全的牙军,自然偏爱,给予的钱财俸禄都很多,远远强于其他的军队,这也导致牙军骄横狂妄自大,加之节度使对牙军的纵容,更是导致牙军无法无天,发展到后来,部分的牙军甚至能够威胁与掌控节度使,牙将斩杀节度使自立或者拥立他人的情形比比皆是。

    王重荣性情残酷强悍,用法严厉,这是路人皆知的事实,随着年岁的增长,王重荣性格愈发的残暴,其麾下的将士的确无法忍受,不过身为压将的常行儒,可以选择离开,大可不必斩杀王重荣,让自己背负弑主的罪名,最终被王重盈斩杀。

    裴常昊以为,常行儒未尝没有想着杀掉王重荣、谋取河中节度使职位的心思。

    骆文化是常行儒的义弟,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完全是偏向于常行儒的,就算是察觉到常行儒的心思,也不会说出来,甚至是鼎力支持。

    成王败寇,自古都是这样,试想常行儒斩杀了王重荣,如果逆袭成功,成为了河中节度使,骆文化自然是水涨船高,身份地位也会大幅度的提升。

    可惜常行儒被王重盈斩杀,骆文化的地位一落千丈,成为丧家之犬,肯定痛恨王重盈,恨不得生吃了王重盈。

    这就是现实,不可否定、赤裸裸的现实。

    过了黄河,骆文化的情绪低沉了一些,也变得更加小心。

    骆文化情绪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了苏春华。

    离开山谷之后,苏春华几乎都是跟随在骆文化的身边,这也是裴常昊刻意安排的,让苏春华跟随骆文化多学一些东西,长一些见识,将来也能够独当一面,只是裴常昊没有想到的是,苏春华的确学到了一些本事,可也跟着骆文化学会了享乐,譬如说看大戏和逛青楼。

    凡事有利也有弊,这一点裴常昊倒是看得开。

    骆文化见多识广,就算是暂时的消沉,也能够很快自我调整,裴常昊不用过分担心,可苏春华就不一样了,苏春华来自于河洛村,几乎没有什么见识,更不用说阅历,一路上遭遇到的事情太多,几乎成为惊弓之鸟,这样的心态,能够接受的是鼓励,决不能接受打击,否则可能一蹶不振,甚至是自暴自弃。

    住进酒楼,吃饭的时候,骆文化和苏春华都是一言不发,吃完饭就回到房间去了,没有提及到大街上去走走看看的事情。

    裴常昊在大堂坐了一会,对着陪坐在身边的秦风开口了。

    “秦兄,早些去歇息,两日之后,我们就可以抵达晋州了,到时候,我还要专门到秦府去拜访,还请秦兄帮忙在族长面前美言几句啊。”

    秦风连连点头。

    “裴兄这话说的,我都汗颜了,到了晋州城,裴兄一定要住在府上,不然就是看不起我。”

    秦风上楼之后,裴常昊慢慢站起身来。

    “春贵,孟代平,钱财一定要好好的看管,不能够出现差错,你们现在就回房间去,春贵,让苏春华下楼,就说我在酒楼外面等他。。。”

    不过两分钟时间,苏春华匆匆走出大堂。

    “春华兄弟,这么长时间过去,我们都忙于赶路,应对路上遇见的各种麻烦,今日得闲,陪着我四处走走看看,说说话如何。。。”

    苏春华点点头,脸上挤出了笑容。

    “常昊兄弟,这是我应该要做的。”

    裴常昊对着苏春华摆了摆手。

    “春华兄弟,离开河洛村,跟随在我的身边,遭遇了那么多的事情,你的感受如何。”

    苏春华看了看裴常昊,欲言又止,没有马上开口回答。

    “春华兄弟,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无需遮遮掩掩。”

    咬了咬牙,苏春华终于开口。

    “常昊兄弟,说实话,我有些怕,好几次以为命都保不住了,在河洛村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么多的事情,不过我绝不后悔,如果没有离开河洛村,跟随在您的身边,我恐怕还是在河洛村混日子,什么都不知道。”

    “有没有想过,游历一番之后,回到河洛村去。”

    苏春华连连摇头。

    “不想回去了,真的不想回去了。”

    裴常昊停住了,扭头看向了苏春华。

    “真的没有想着回到河洛村去了吗。”

    苏春华也停住了,瞪大眼睛看着裴常昊。

    “常昊兄弟,我发誓,绝对不想回到河洛村去。”

    裴常昊点点头,神情变得严肃。

    “既然不想回到河洛村去,那有些话,我就直接说了,希望你牢牢记住。”

    苏春华的神情也变得专注起来。

    “河洛村剿匪,三十八人,仅仅剩下春贵、你和我三人,其余人都死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已经是一体,准备离开河洛村的时候,因为你的态度不坚决,我计划带着春贵离开,让你留在河洛村。”

    “因为你的坚持,我才同意带着你离开河洛村,这一路上,你的表现很不错,见识在逐渐的增长,我想,不要多长的时间,你就能够轻松应对身边的大小事情了。”

    “我让你跟随在骆文化的身边,是让你跟着他长见识,增加本事,增强能力,人无完人,金无赤足,骆文化比你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你也有强于骆文化的地方,譬如说你的内心没有那么多的杂念,做事情能够更加的专心。”

    “看大戏逛青楼,这些事情,平日里调剂一番无所谓,但不能沉湎其中,毁掉一个人的意志力,就是从享乐开始的,这方面,我也就是提醒你,要能够自我把控,骆文化把控能力很强,过了黄河,他绝口不提看大戏和逛青楼的事宜,因为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做。”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样的反应很正常,在河洛村的时候,你无所事事,没有遭遇过波折,离开河洛村,骤然遭遇那么多的事情,接连在杀人,难免紧张,以至于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可能存在威胁,小心一点不错,但不用过于紧张,过犹不及。”

    “有一点你必须明白,想要过舒心的日子,想要做人上人,自身必须强大,当自身实力不足的时候,尽量低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要主动惹事,也不要怕事。”

    “想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不会那么紧张了,这世上,没有人无缘无故想着谋害你的性命,就说孟代平的父母,若是没有盐商的经历,仅仅是普通的商贾,牙军也不会关注。”

    说到这里,裴常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春华兄弟,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苏春华不自觉的连连点头。

    裴常昊怕了拍苏春华的肩膀。

    “晚间歇息的时候,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春贵、你和我,俱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的想法一致,目标也一致。”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不必用言语表态,用你的行动来证明,你明白了我说的话。”

    。。。

    裴常昊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自身的愿望,骆文化、孟代平乃至于秦风,跟随在他的身边,都有自身的目的,但苏春华和苏春贵不一样,两人离开河洛村的时候,仅仅是想着过更好的日子,能够出人头地,说得直白一些,两人好比是一张白纸,如果裴常昊不能够让苏春华和苏春贵绝对忠心,那就是彻底的失败。

    所以,裴常昊会时常的提醒苏春华和苏春贵,至于骆文化等人,裴常昊说话的时候,会认真思考,有些话是绝不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