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txt下载 > 第四十三章?? 草市
    “裴兄,前方就是肤施县了,我们是不是进城歇息一天的时间。。。”

    裴常昊看了看远处的城墙,点了点头,从灵州出发,已经有四天时间,风餐露宿,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也没有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菜,众人携带了大量的钱财,路上不得不万分小心,加之孟代平骑马的技术不是很好,耽误了一些时间,此时的众人,已经是疲惫不堪,也需要进入城池歇息一番,好好的调整了。

    肤施县为延州州衙所在地,属于关内道,往东过了黄河,就是河东道所辖的隰州。

    延州原为静难节度使朱枚掌控,朱枚拥戴襄王李煴称帝,被斩杀,延州随即被晋王李克用占据,成为李克用与朱温两人对峙的前沿阵地,不过这个时候,李克用与朱温两人的矛盾还没有彻底爆发,所以延州一带还算平静。

    延州属于黄土高原,地处偏远,历来贫瘠,其与灵州、凉州等都属于关内与关外的交界地方,虽然整体上也属于中原地带,但地理位置远没有朔州、云州和幽州等地重要,所以遭受的战争不是很多,相比较中原的河南等地,反而显得热闹富庶一些了。

    裴常昊一行六人,全部骑马,进入城池的时候,守卫的军士仅仅是看了一眼,在骆文化掏出了十二文钱之后,挥手便放行了。

    秦风对于肤施县的酒店颇为熟悉,带着众人,直接来到了城西最大的酒楼。

    裴常昊骑乘的汗血宝马,连秦风都不熟知,从灵州出发,秦风得知裴常昊骑乘的是汗血宝马,大吃一惊的同时,盯着汗血宝马看了足足大半天的时间。

    这也让裴常昊放心了不少,看样子寻常的百姓,压根不认识汗血宝马,军中认识汗血宝马之人,也不可能太多,这也难怪,汗血宝马是马中极品,除非是达官贵人,一般人哪里有机会见到,更不用说骑乘了。

    酒店的甲等上房,一夜需要三贯钱,也就是三两银子,乙等房间,一夜也是两贯钱,这让裴常昊咋舌不已,这住宿的价钱也太高了。

    裴常昊和骆文化住的是甲等上房,其余包括秦风在内,住的都是乙等房间。

    秦风绝对履行承诺,酒店的住宿费用,全部由他拿出来。

    时间尚早,简单的洗漱之后,骆文化来到裴常昊的房间,提议在县内四处走走看看。

    裴常昊本不想出去闲逛,想着整理一下思绪,在酒店好好歇息一夜,翌日一大早继续赶路,不过看见骆文化期盼的眼神,不忍心拒绝,也就答应了。

    这么长时间接触,裴常昊终于察觉到骆文化的另一面。

    骆文化性格豪爽,为人坦诚,有着不一般的睿智,不过也喜好娱乐,见到了漂亮的女孩子,眼睛有些发直,喜欢看大戏,更喜欢逛青楼。

    这些爱好,无可厚非,裴常昊也一样,只不过他内心装着的事情太多,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更好的活下去,脑子需要高速运转,无暇顾及娱乐。

    苏春贵和孟代平留在酒店,看护钱财,两人的年龄相仿,接连几天时间的接触,苏春贵不厌其烦的教授孟代平骑马与射箭的技术,孟代平学的非常认真,两人的关系倒是很好了。

    询问了酒店掌柜之后,走出大堂,骆文化直接朝着瓦子勾栏的方向而去。

    裴常昊、秦风和苏春华也跟着往瓦子勾栏而去。

    骆文化与苏春华并排,裴常昊与秦风并排。

    在娱乐方面,苏春华与骆文化趣味相投,只不过苏春华一直都是在河洛村,很少有机会到瓦子勾栏去看大戏,更是没有机会逛青楼,离开河洛村之后,神经一直都是高度紧绷的苏春华,有机会看大戏逛青楼,倒是能够很好的放松,调整一下情绪。

    秦风对这些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也不排斥。

    瓦子勾栏的外面,人头攒动,里面传来了枣木梆子的声响,也有胡弦的琴声。

    骆文化瞬间瞪大了眼睛,苏春华也伸头看向了瓦子勾栏的里面。

    “骆兄,春华兄弟,你们去看大戏吧,我没有兴趣,就在周遭逛一逛,一会直接回酒店,秦兄,难得有机会,你是不是也去看大戏。”

    秦风摇摇头。

    “不了,骆兄和春华兄弟去看大戏,我跟着裴兄,四处走走看看。”

    骆文化也不啰嗦,点点头,拉着苏春华,朝着瓦子勾栏的门口走去。

    裴常昊看了看骆文化和苏春华的背影,微微一笑,看样子两人今夜不一定回到酒店去了,看完大戏,两人很有可能到青楼去。

    西直大街上的人不少,裴常昊和秦风两人,沿着大街随意漫步。

    “裴兄,前方就是草市,我们去看看。”

    裴常昊早就看见了前方不远处的集市,不过秦风称之为草市,让他有些不明白。

    “秦兄,何为草市,我看就是集市啊。”

    秦风楞了一下,看了看裴常昊,笑着开口了。

    “倒是我鲁莽了,裴兄乃世家子弟,哪里听说过草市啊,这草市,就是交易奴隶的市场,与马牛驼骡驴交易市场并列,牙人为了显示区别,就称之为草市,哦,这牙人,裴兄大约也没有听说过,就是专门负责交易奴隶之人,买卖奴隶还要签下契约,由买家与牙人签署。”

    “如果买下的奴隶有病,买家可以凭着契约,找到牙人退货,牙人如果不干,官府是要惩戒的,若是买下的奴隶身体很好,买家无故要求退货,牙人也可以凭着契约告到官府去,官府同样会严惩买家。。。”

    裴常昊突然想起来了,唐朝的昆仑奴和胡奴是很出名的,昆仑奴其实就是黑人,从海外贩运到大唐的,胡奴则是突厥人,当年唐朝大将李靖,率领大军打败了东突厥,俘获了十多万突厥人,这十多万的突厥人,被押运回来之后,基本都成为了奴隶。

    不过朝廷也曾经禁止奴隶的交易,中唐时期,唐宪宗曾经专门下旨,禁止各地良人的交易,不过收效甚微,奴隶的交易还是如火如荼。

    奴隶的地位异常地下,甚至比不上畜生,奴隶属于主人的私有物品,主人斩杀奴隶,不会受到惩戒,官府顶多就是罚没一些钱财。

    这也是为什么孟代平自认为是裴常昊的随从奴隶,裴常昊却将孟代平视作兄弟,平等对待,骆文化和秦风会感觉到诧异的原因了。

    穿越的裴常昊,脑子里面不可能有奴隶的概念,对于奴隶的存在,也是不赞同的。

    “好,秦兄既然有兴趣,那就去看看吧。”

    秦风摇摇头,看着裴常昊笑了笑。

    “裴兄,不是我身边需要奴婢,而是裴兄的身边需要奴婢,这一路上,我看很多的事情,裴兄都是亲力亲为,大可不必,莫如在草市买下一两个奴隶,当做随从。”

    秦风没有提及孟代平,因为裴常昊将孟代平当做兄弟,自然也就不是随从和奴隶了。

    裴常昊跟着摇摇头。

    “我倒是没有想这些事情,自己做也习惯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家里遭遇那么大的灾难,我想到的是好好的活下去。”

    秦风脸上带着认真的神情,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裴兄,你的这个说法,我不赞同,你本就是世家子弟,不管遭遇什么情形,身份都不会改变,再说了,你是做大事的人,岂能被那些琐碎的事情绊住了身子,身边有奴婢帮忙打理衣食住行,你就能够更好的图谋其他事宜了。。。”

    裴常昊看着秦风,哭笑不得,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琐碎的小事情都做不好,都不能够很好的规划,还想着去做大事情,那是白日做梦。

    当然,时代不同了,认识也不一样,古人认为衣食住行皆是小事情,如果条件允许,不需要自己来操心,有专人来安排服侍。

    “秦兄,万万不要这样说,我并非是什么做大事情之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很好的活下去,若是这世上有陶渊明所描述的世外桃源,我是第一个奔过去,可惜我是罪臣之子,若是不努力,怕是一天安稳日子也过不上。。。”

    秦风略微沉吟,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裴兄想着过上安稳的日子,留在河洛村未尝不可,那等偏远的地方,任谁都不可能关注,为何还要千里迢迢回到家乡去。”

    裴常昊笑了,秦风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秦兄,安稳的日子,不等于委曲求全,不等于躲避和逃避,不等于隐姓埋名,我需要的是堂堂正正的活下去,今后不管在什么地方遇见秦兄,都可以坦坦荡荡,自报家门。”

    “譬如我的父亲,父亲大人身为朝廷命官,裴氏家族之人,足够的风光,却因被迫拥戴襄王李煴登基称帝,而遭遇灭顶之灾,在我看来,父亲大人缺乏的就是好好活下去的力量。”

    “当初在河洛村的时候,我就发誓,决不允许此类的情况再次出现,我要拼尽全力,好好的活下去,当然,我势单力薄,说出此等的话语,有些狂妄,不过这是我的目标,我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奋斗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