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txt下载 > 第三十三章?? 瓦子勾栏
    唐朝的城池,坊间和市间泾渭分明,坊间为住宿区,包括办公区等,市间为交易区,集中了所有的商铺与做生意之人,市间的规模远远小于坊间的规模,一般情况下,城南、城东和城北为坊间,县衙一般都在城南,城西则是市间,集中了各类的商铺、酒店、赌场、青楼、勾栏,而且官府对于市间的管理颇为严格,通宵娱乐的情况是不存在的,市间营业的时间很固定,子时全部都要关闭,就连青楼,表面上也要服从时间的规定,暗地里依靠官府之人书童,得以延长营业的时间,这种情况,一直到宋朝才出现改变。

    看见裴常昊信步朝着城西而去,骆文化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看样子裴常昊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也知道享受和娱乐。

    前方人头攒动,枣木梆子的声音传来。

    “裴兄,我们运气不错,想不到温池县瓦子勾栏还有大戏,要不我们去看看。。。”

    骆文化所谓的大戏,也就是秦腔,关内道与陇右道一带流传很广,几乎所有的城池里面都有唱大戏的戏班子,只是这些年战乱太多,戏班子难以维持,逐渐的少了,有些经历了战乱的城池,已经有数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戏班子了。

    相比较千余年之后,唐朝的娱乐活动,主要就是看戏,看戏的场所包括瓦子勾栏、露台、彩楼、乐棚等等,这些场所里面有唱大戏的表演,也有说书和傀儡戏等等。

    进入瓦子勾栏是需要钱的,这也是戏班主要的收入来源。

    “裴兄,戏班子唱的是《和氏璧》,以前我看过,还不错,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裴常昊点点头,没有反对,说实话,他对于这类的大戏没有丝毫的兴趣,听不懂不说,看着戏台上面之人,好半天才唱出来一句,急都要急死了。

    对于裴常昊来说,秦腔比京剧好一些,至少唱的节奏要快一些,声音也高亢很多。

    “五十文钱一个人,啧啧,想不到看大戏也这么贵了,以前我在河中的时候,看一场大戏,也就是十文钱。”

    裴常昊不是很在意,相比较来说,在城外客栈甲等上房住宿一夜,就是一两白银,足足一千文钱,看一场大戏,不过五十文钱。

    进入勾栏,瞬间就感觉到了耳根的清净,至少听不见吵嚷的声音了。

    戏台不是很大,两个浓妆艳抹之人,穿着宽大的戏袍,正在努力的唱戏,他们的声音的确很不错,粗狂高昂。

    下面看戏之人亦不是很多,兵荒马乱的,一般人家可不愿意拿出来五十文钱看大戏。

    戏班子里面的小厮,双手端着盘子,正在戏院里面穿梭,小厮脸上带着谦恭的笑容,寻求看戏之人的打赏,如果说有看戏之人大声叫好,小厮就连忙要上前去讨赏,当然,小厮决不能打扰人家看戏的雅兴,要找准时机,讨到赏钱。

    戏班子里面的小厮,地位是最低的,也最可怜,时常因为讨要赏钱遭遇叱骂,甚至是拳脚的毒打,一场演出下来,小厮要是不能够讨要到赏钱,班主也会斥责。

    戏班子里面的小厮,一般都是买来之人,寻常人家不会让自家小孩进入戏班做小厮。

    裴常昊与骆文化找到一处桌前坐下,茶博士很快上前来了。

    看戏的时候,喝茶是肯定的,一杯上好的清明茶,需要三十文钱。

    骆文化点了两杯上好的清明茶,茶博士连连鞠躬,这年月愿意喝上好清明茶的客官太少,好多人进来看戏,压根就不会喝茶,也不会要点心。

    很快,骆文化就沉入到大戏里面去了,时不时的摇头晃脑。

    裴常昊不可能沉入到大戏里面,他进入城池,主要还是了解民生事宜,当然,在瓦子勾栏里面,也能够掌握和发现一些情况,譬如说进来看戏之人,穿着大致都不错,这些人应该是县城之内有头有脸的人家,家里也有余钱,愿意花钱娱乐。

    这些看戏之人,如果略微的观察,也能够分出来三六九等,那些桌上摆着茶杯和点心之人,家境肯定是不错的,还有一些仅仅是一杯清茶,也算是可以了,那些什么都没有点、仅仅是端坐看戏之人,家中的环境也只能是一般。

    至于说那些守在瓦子勾栏外面之人,游手好闲者居多,这里面也有真正爱听戏之人,苦于没有钱,进不了瓦子勾栏,能够在外面感受一下氛围也不错了。

    茶博士端来两杯上好清明茶的时候,带来了一个册子。

    骆文化轻车熟路,翻开册子,点了几样小吃,接着数出一摞的铜钱,放在桌上。

    很快,四样小吃摆在了桌上。

    。。。

    骆文化大声叫好的时候,小厮很快过来。

    其实小厮早就注意到这边了,两个来看戏的人,点了上好的清明茶,还上了四盘点心,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儿,不过小厮可不敢马上靠过来,在小厮的印象里面,这样的主儿脾气很大,如果凑上去的时机不对,很有可能遭遇到打骂。

    小厮脸上带着笑容,站到了裴常昊的身边,举起了盘子。

    裴常昊楞了一下,看了看小厮,随手从怀里抓了一把铜钱,放进了盘子里面。

    铜钱落在盘子里,叮叮当当的声音,让小厮的眼睛亮了,他对着裴常昊连连鞠躬。

    等到小厮离开,骆文化看着裴常昊,低声开口了。

    “裴兄,这等的打赏,几文钱就不错了,你这一把钱撒过去,至少数十文,抵得上看一场大戏了。”

    裴常昊笑了笑,也低声开口了。

    “都不容易,刚刚我看了看,来到瓦子勾栏看戏之人,不足五十人,每个人五十文钱,算起来也就是二千五百文钱,还不到三两银子,戏班子那么多人需要开销,还要支付这瓦子勾栏的租赁钱,落到实处根本得不到多少,维持生计怕都困难。”

    骆文化点点头之后,又摇摇头。

    “裴兄,你只知其一,有些戏班子的戏唱得好,收入还是不错的,维持生计没有问题,只是这几年战乱频繁,好多戏班子都无法维持了。”

    裴常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骆兄,依我看,若是太平盛世,这戏班子自然能够赚到钱,现如今好多人性命都保不住,哪里还有闲情来看大戏。”

    想想千余年之后,文化娱乐活动多如牛毛,那些明星的收入更是天文数字,其实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太平盛世,众人才有心情去娱乐,也才能够拿得出来钱去娱乐,想想那些饭都吃不饱、时刻提心吊胆、想着是不是能够活下去的人,怎么可能掏钱去看大戏。

    半个时辰之后,这场《和氏璧》终于唱完了。

    裴常昊当然知道和氏璧的故事,也仔细听了一会,他感觉秦腔有些悲怆,可惜他骨子里就排斥听大戏,自然也就没有完全看明白。

    走出瓦子勾栏的时候,骆文化还在回味。

    “裴兄,这个戏班子不错,可惜啊,明日我们就要离开了,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多听几场他们唱的大戏。”

    看见裴常昊没有什么反应,骆文化自嘲的开口。

    “裴兄可是裴氏家族的子弟,必须要多读书,自然是很少看大戏的。”

    骆文化还没有说完,裴常昊笑着开口了。

    “骆兄,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对大戏没有多少的兴趣,也有些看不懂,裴兄能够领会这大戏的精髓,也是一门本事。”

    骆文化哭笑不得,对着裴常昊摆手。

    “不要说了,可不要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能够听大戏也是一种本事。”

    这年月,戏班子的社会地位极低,民办的还好一些,如果是官办,戏班子的人是遭受到严格限制的,至于说看大戏之人,普遍认为是玩物丧志。

    城池的商业活动,是以瓦子勾栏为中心散开的,瓦子勾栏周遭有酒楼、客栈、赌坊、青楼等等,看大戏之后,自然是要吃饭的,进入酒楼吃饭之后,或者到赌坊去赌钱,或者到青楼去潇洒。

    “裴兄,没有什么事情,我们是不是回到客栈去。。。”

    裴常昊摆摆手,指向了前面的酒楼。

    “不着急,我们吃过饭之后再回到客栈去,我都有大半年时间没有进过酒楼了,今日就奢侈一番,好好的吃上一顿。”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裴常昊与骆文化同时回头了。

    小跑着过来的是戏班子里面的小厮。

    小厮来到裴常昊和骆文化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爷的打赏,我记住了。”

    小厮的年纪,应该和苏春贵差不多,气候已经有些寒冷,不过小厮依旧穿着单薄的衣服。

    在勾栏的时候,裴常昊主要关注戏园子的情形,没有多看这个小厮,现在注意看看,这个小厮眼睛颇为有神。

    骆文化从怀里掏出来十个铜板,递给了小厮。

    “拿着,这是赏给你的。”

    小厮摇了摇头。

    “爷的打赏,我不能要,我就是来感谢二位爷刚才看戏时候的打赏。”

    说完这话,小厮转身朝着勾栏的方向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