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八十三章?? 祭祖的后果
    “常昊弟弟,曹县令专门到裴家庄来了,你知道吗。”

    裴常昊摇摇头,看着裴辕开口了。

    “堂兄,曹县令到裴家庄来做什么啊,我不清楚,你不是在学堂温习功课吗,下月就要赶赴京城去参加进士科的考试,可不要松懈了。”

    裴辕的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

    “常昊弟弟,先不说进士科考试的事情,裴家庄得到消息,今年的进士科考试很有可能推迟了,皇上尚在凤翔府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到京城,朝中的文武大臣基本也在凤翔府城,我们总不可能到凤翔府城去参加进士科的考试。”

    “父亲大人让我来告诉你,曹县令前往裴家庄,是为了你祭祖的事宜,县衙很有可能要追究这件事情。”

    裴常昊眯起了眼睛,其实从孟代平送来的情报之中,他已经发现了端倪。

    曹县令本想着从聚贤楼得到更多的好处,或者说曹县令的背后就是河中节度使王重盈,可惜的是,裴常昊压根不屈服,而且还巧妙的煽动裴氏家族成为自身的后盾,这让曹县令没有办法动手,不过曹县令毕竟是济源县县令,不可能就此罢手。

    裴常昊参与家族的祭祖仪式,这本是裴氏家族的家事,与外界没有任何的关系,但裴家庄的态度,能够直接影响到曹县令的选择。

    曹县令专门到裴家庄来,为了他裴常昊祭祖的事宜,是不是得到了河中节度使王重盈的支持,或者说曹县令想着在王重盈的面前立下功劳。

    不管怎么说,裴常昊的父亲裴澈,被强行灌输的谋逆之罪,尚未解除,不管是裴家庄,还是外界,都很忌讳此事。

    “堂兄,曹县令正在家族的议事堂吗。”

    裴辕楞了一下,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常昊弟弟,难不成你想着到议事堂去吗,这可万万不行啊,这么大的事情,就让族长大人他们应对就是了,再说了,让你参与祭祖,这是裴氏家族自家的事情,与外界没有多大的关系,曹县令也不能怎么样。”

    裴常昊摇摇头。

    “堂兄,我必须到议事堂去,家族为我做的够多了,关键时刻我必须出面,主动承担责任,如果我退缩了,对不起族长大人,对不起裴家庄,良心上也过不去。。。”

    裴辕看了看裴常昊,用力的点点头。

    “常昊弟弟,你说的是,这样吧,我陪着你一块去议事堂,那个曹县令没有多大的了不起,他总不能够胡乱的给裴家庄加罪。”

    裴辕这话说的还真没有错,对于裴氏家族和裴家庄来说,地方上的县令真的不算什么,裴氏家族出了那么多的宰相,裴澈被降罪之前,同样是朝中宰相,区区的地方县令,还真的撼不懂庞大的裴家庄。

    裴常昊看着裴辕,没有马上开口。

    应该说,整个的裴家庄,最为关心他裴常昊的,就是裴滈和裴辕等人了,上一次祭祖的事宜,如果不是裴滈明确态度,凭着他裴常昊激动之余的几句话,还真不大可能改变局势。

    裴常昊已经有了招纳裴辕的心思,当然,他不会让裴辕无缘无故的去冒险。

    “好吧,堂兄,我们一道去议事堂,曹县令专门到裴家庄,本就是为了我祭祖的事宜,无非认定我之身份,不能够参与裴氏家族祭祖,这样做是对皇上和朝廷的亵渎,曹县令专程前来问罪,所以你不要随便开口,免得被曹县令抓住了把柄,影响到了进士科的考试。”

    裴辕双目圆瞪,看向裴常昊。

    “常昊弟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为了进士科的考试,我就什么都不能够说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说曹县令,就算是河中节度使王重盈来到裴家庄,我也不可能畏惧,该说的一定要说,该争取的一定要争取。。。”

    裴常昊的内心有了一丝的感动。

    穿越的裴常昊,对于天下局势的发展,有着清晰的认识,他很清楚,唐僖宗马上就要回到京城,马上就要大赦天下,且两个月后唐僖宗驾崩,继位的唐昭宗也要再一次的大赦天下,其父亲裴澈的罪名,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但裴辕不知道,裴氏家族乃名门望族,特别注重名声,也特别关注皇上和朝廷的态度,裴辕身为裴氏家族的子弟,自然要完全维护裴氏家族的利益,如果在裴澈的事情上面贸然表态,一心维护他裴常昊的利益,自然是要冒巨大风险的。

    裴常昊绝不会让裴辕冒如此巨大的风险。

    “堂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心情我明白,牢记在心,其实你陪着我到议事堂,曹县令看见之后,就明白了一切,若是曹县令有什么责怪的话语,由我来回答就是了。”

    裴辕点了点头。

    “常昊弟弟,你放心,我知道分寸,哼,曹县令到裴家庄来了,也不敢过于的放肆,否则他就不要想着好好的在济源县做事情了。”

    裴常昊与裴辕同时站起身来,朝着府邸外面走去。

    匆匆而来的管家,看见了从厢房里面走出来的裴常昊和裴辕。

    “郎君,裴滈少爷,裴滈老爷来了,刚到大堂。。。”

    裴辕的脸色瞬间变化,裴常昊的脸色也微微变化。

    裴滈是长辈,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亲自到裴常昊府邸来的。

    “管家,让厨房备下上好的酒宴。”

    裴常昊朝着裴辕点点头,两人匆匆朝着前院大堂的方向而去。

    裴滈站在大堂的中间,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

    “侄儿裴常昊见过伯父大人。”

    “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裴滈扭头看向裴常昊和裴辕,微微点头。

    “裴辕,曹县令前来裴家庄的事情,你已经告知常昊了吧。”

    裴辕点点头,准备开口回答的时候,裴滈挥了挥手。

    “常昊,既然你知晓了此事,我长话短说,曹县令准备向朝廷写去奏折,弹劾我裴家庄护短,有不敬皇上和朝廷之行为,曹县令认为,裴澈兄弟谋逆之罪是明确的,虽然没有皇上的圣旨和朝廷的敕书,但李煴被斩杀之后,神策军中尉杨复恭代表朝廷封赏有功之人,曾经提及裴澈兄弟之事,认为谋逆之罪存在。。。”

    裴滈刚刚说完,裴常昊跟着开口了。

    “伯父大人,曹县令来到裴家庄,就是专门来问罪的吗。”

    裴滈看了看裴常昊,眼睛里面露出赞许的神情。

    “曹县令到裴家庄来,当然不是完全问罪的,他希望裴家庄能够直接表态,支持河中节度使王重盈,且表示效忠王重盈,若是裴家庄能够有这方面的态度,以往任何的事情,都可以一笔勾销,包括裴澈兄弟的事宜,王重盈节度使也可以想办法予以解决。。。”

    裴常昊摇摇头。

    “伯父大人,王重盈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一些,裴家庄历来都是效忠皇上和朝廷,怎么可能被他一个区区的节度使挟持,前任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就有这等的想法,退一步说,裴家庄一旦效忠他王重盈,岂不是得罪了其他的节度使,也辜负了皇上和朝廷的信任,这等的事情传扬出去,裴氏家族的声誉将要毁于一旦,如此重大的事宜,曹县令是不是想的太简单。”

    裴滈看着裴常昊,点头之时,眼睛里面再次露出赞许的神情。

    “常昊,你说的不错,裴家庄当然不能够答应曹县令的要求,至于曹县令弹劾之事,裴家庄应对就是了,我就不相信了,皇上和朝廷会相信曹县令的一面之词。”

    裴常昊略微思索,对着裴滈抱拳稽首行礼。

    “伯父大人,家族之厚爱,我时刻铭记,曹县令专程来到裴家庄,其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此事需要弄明白,若是曹县令个人的想法,倒是很好应对,若是曹县令代人传话,那就要想到好的应对办法。”

    裴常昊说的有些委婉,河中节度使王重盈,得到了皇上和朝廷的信赖倚重,唐昭宗继位之后,王重盈飞黄腾达,被敕封为朝中宰相,若是这件事情真的是王重盈指使,裴家庄需要慎重对待。

    裴常昊本能觉得,王重盈不大可能这样做,毕竟裴家庄尚不形成威胁,而且裴氏家族在朝中的力量,王重盈还能够加以利用,当然,裴家庄若是能够效忠,王重盈不吃亏,能够得到不菲的钱财,也有了炫耀的资本。

    看见裴滈尚在沉思,没有马上开口,裴常昊接着开口了。

    “伯父大人,侄儿准备前往家族的议事堂,见一见曹县令,有些话由侄儿说出来,不会影响到裴家庄,伯父大人和族长大人说话要考虑到整个的裴氏家族,侄儿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就算是说错了,也是侄儿一人承担责任,曹县令没有办法怪罪裴家庄。”

    裴滈抬头看向裴常昊,微微的摇头。

    “常昊,此事还是家族来解决,你不要出面,免得曹县令专门针对你。”

    裴常昊也跟着摇头。

    “伯父大人,侄儿不会躲避,侄儿一直认为,无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这祭祖的事宜,本就是裴氏家族的事宜,曹县令就此事弹劾裴氏家族,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一些,伯父大人放心,侄儿说话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