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七十七章?? 裴滈的担心
    “齐步走。。。”

    “向左转。。。”

    “向右转。。。”

    一声声的口令喊出来,八十人的队伍动作颇为整齐,有了一丝现代军队的气质,不过仔细看,还是有人忙中出错,转错方向之后连忙纠正过来的。

    裴常昊的脸上没有多少的表情,骆文化等人的脸上则是写着焦急,队列训练的要求他们已经很清楚,所以他们接手开始引导众人的训练,八十人被分为四个小队,骆文化、秦风、苏春华和苏春贵各自带着二十人训练,按照动作整齐、横看成线、竖看成行的要求,开始每天的训练,本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谁知道真正深入其中,才知道难度。

    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八十人之中,绝大部分人记不住左右的方向,口令喊出来之后动作往往出错,后来还是裴常昊提醒,如果记不住或者弄不清左右的方向,那就记住吃饭写字一般都是右手,按照这个记忆进行强化,一般人都能够记住了。

    站立的姿势是最为基础的训练,立正的时候,双腿必须并拢,收腹挺胸抬头,保持此等的姿势至少半个时辰,若是有谁松懈下来,轻则遭遇训斥,重则皮鞭上身了。

    近十天的队列训练,骆文化等人终于看到了其中的奥妙。

    这八十人刚到府邸的时候,走路懒懒散散,不成形状,整个人看上去也没有多少精神,可是经过不足十天的队列训练,这些人的精气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走路都是挺胸抬头,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专注和坚毅,特别是来到训练场地,都会很自觉的按照立正的姿势站好,相互之间看齐,不需要专门提醒了。

    秦风、苏春华和苏春贵不清楚其中奥妙,骆文化是清楚的,骆文化的义兄常行儒是牙将,时常率领牙军军士作战,牙军可谓是节度使拥有的最为精锐的军队,紧急集合和参与作战,军士队列也是松散的,能够感受到的仅仅是牙军军士个人凶悍的气质。

    其实骆文化等人每天都非常疲劳,白天他们需要参与和指挥队列训练,夜间需要负重行军,每条腿上面绑着十斤重的沙袋,走路异常耗费力气,可他们绝不会叫苦,因为裴常昊和他们一样,每天同样绑着十斤重的沙袋与他们一道行军,而且白天参与队列训练的时候,裴常昊没有解下绑在腿上的沙袋。

    队列训练的时候,裴常昊的动作是最为标准的,基本都是示范动作,夜间负重行军的时候,裴常昊的速度是最快的,这也让众人对裴常昊是真真正正的服气。

    负重训练开始之后,每日晚饭之后,裴常昊还要亲自给所有参加训练之人授课,授课的内容就是确定下来的所有规矩,这里面绝对服从命令是重点强调的,讲述这些规矩的时候,裴常昊一改温和的面容,神色凛冽,语气也变得严肃。

    裴常昊授课的能力,也让骆文化等人叹为观止,讲述的话语通俗易懂,只要不是傻子,听一遍就能够完全明白其中意思,还能够很清楚的记住,譬如说裴常昊专门讲述了,作战的时候,一旦指挥官下达了命令,哪怕面前是刀山火海,也要义无反顾的往前冲,当然,这样做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为了获取作战的胜利,若是指挥官瞎指挥,让军士白白送死,同样要遭受到最为严厉的惩戒。

    每次授课的时候仅为一刻钟左右,连续几天的时间下来,裴常昊主要讲述的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缴获的钱财必须上缴与不抛弃不放弃三个方面的内容,有关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个观点和认识,足足讲了四次,讲的非常详细。

    骆文化等人也在做准备,裴常昊已经提出来要求,他们四人每个人都要讲,要不间断的将诸多的规矩灌输给所有人,让众人牢牢记住,刻进脑子里面去。

    不长时间,裴常昊展现出来的卓越能力,已经让骆文化等人彻底拜服。

    骆文化不会开口询问,他完全相信裴常昊有奇遇,在大漠深处遇见了神仙,要不然裴常昊怎么可能那么厉害,面对危险的时候算无遗漏,训练军士的时候屡出奇招。

    。。。

    管家来到训练场的时候,裴常昊感觉到奇怪。

    “郎君,裴辕公子来了,说是一定要见到郎君,可没有说是什么事情。。。”

    裴常昊微微皱眉,裴瑀、裴珣、裴瑑和裴辕等人,全部都在裴家庄的学堂温习功课,准备参加来年的进士科考试,族长已经下令,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他们,裴瑀等人呆在学堂里面,足不出户,拼命的温习功课,这也让裴常昊清净很多,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按照族长的命令,就算是春节期间,裴瑀等人都不会歇息,除开腊月三十那一天前往宗祠拜祭祖先可以暂时停止温习功课,其余的时间都不会离开学堂。

    今日才腊月二十六,按说裴辕应该是在学堂温习功课的,突然来到府邸,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骆兄,训练继续,我去去就来。”

    抬脚朝着前院而去的时候,裴常昊习惯性看了看腿上,那上面还绑着两个十斤重的沙袋。

    在他的带动之下,骆文化、苏春华、苏春贵和秦风等人,白天同样绑着沙袋。

    裴辕正在前院踱步,看见匆匆而来的裴常昊,连忙迎上去了。

    “常昊弟弟,我的时间不多,马上就要到学堂去了。”

    裴常昊对着裴辕抱拳。

    “堂兄有什么事情吗,但说无妨,管家,赶快倒茶。。。”

    裴辕点点头,对着管家挥挥手。

    “不用倒茶了,我说清楚就走,常昊弟弟,其实我今天专门赶来,是父亲大人的意思,父亲大人可能是知晓了一些事情,但不清楚其中细节,所以让我来问一问,父亲大人不好直接到你的府邸来,免得家族里面有人借题发挥。。。”

    裴常昊看着裴辕,没有插言,神情有些严肃。

    裴辕拍了一下脑袋,顿了顿脚。

    “我这是怎么了,来说事情的,怎么扯到其他方面去了,好了,常昊弟弟,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是了。”

    裴常昊点点头,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第一个问题,贺县尉是不是专门找人到聚贤楼去闹事了。”

    裴常昊微微皱眉。

    “有这件事情,贺县尉找到城内的几个泼皮无赖,到聚贤楼去闹事,不过这件事情聚贤楼解决好了。”

    “常昊弟弟,此事是怎么解决的啊。”

    “我到济源县去了,直接找到了贺县尉,警告贺县尉,不要打聚贤楼的主意,贺县尉答应我了,今后不再找聚贤楼的麻烦。”

    裴辕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

    “常昊弟弟,能够说的详细一些吗,贺县尉是朝廷命官,既然想着找聚贤楼的麻烦,肯定做好了准备,怎么可能轻易低头。”

    裴常昊笑了笑。

    “贺县尉是朝廷命官,此事才好办,我们抓住了闹事的那三个泼皮无赖,让他们说出来事情的原委,且写下了状子,认证物证齐全,贺县尉如果还要闹事,那我拿着状子直接去找曹县令,若是县衙不解决,闹到京城去我也不在乎,如此贺县尉才作罢。”

    裴辕冲着裴常昊竖起了大拇指。

    “常昊弟弟,看不出来,你真厉害,要我说,贺县尉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想着对付我们裴家庄,也不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看着还想继续发挥的裴辕,裴常昊无奈开口了。

    “堂兄还有什么问题吗。”

    裴辕再一次拍了拍脑袋。

    “我也是急糊涂了,还有两个问题。”

    “贺县尉和那三个泼皮无赖,是不是都死了,在济源县城西废弃的破庙里面。”

    裴常昊点点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隐瞒的,济源县的老百姓可能都清楚。

    “当时死的还有常老三,这个常老三据说是哪三个泼皮无赖的师傅,是不是有这事。”

    裴常昊摇摇头。

    “堂兄,常老三是不是那三个泼皮无赖的师傅,我就不知道了。”

    裴辕点点头。

    “说的是,我也觉得你不可能知晓这些烂事,那个贺县尉也是找死,居然敢找裴家庄的麻烦。。。”

    看见瞪大眼睛的裴常昊,裴辕自嘲的笑了笑,凑过来低声开口了。

    “我听父亲大人说,有人想着将贺县尉的死,与你扯上关系,父亲大人很愤怒,所以让我来问问你,好了,时候到了,我要到学堂去温习功课了。”

    说到这里,裴辕对着裴常昊抱拳,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裴常昊脸色变得严峻,裴辕前来告知此事,肯定是裴滈的安排,在整个裴家庄,也就是裴滈最为关心他裴常昊了。

    略微思索,裴常昊让管家到训练场叫来了苏春贵。

    “春贵,你马上出发前往县城,找到孟代平,天黑之前赶回来,这段时间我们忙于训练,没有关注情报,我想孟代平肯定搜集到了不少的消息。”

    苏春贵离开裴家庄,前往济源县城。

    裴常昊恢复了平静,慢慢朝着训练场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