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七十四章?? 余音
    书房,裴常昊放下手中的书籍,伸伸懒腰,近段时间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特别是八十人的训练事宜,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

    想要训练出来一支有信仰的铁军,绝非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想要人家忠心,你必须首先拿出诚意,至少要让所有的军士有归属感,这样他们才有忠心的基础,同时也要让军士的生活得到足够的保障,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样的情形是不存在的,所以在如何进行思想教育训练方面,裴常昊苦思冥想,总算是拿出来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接下来就是如何完美的落实下去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说骆文化、秦风、苏春华、苏春贵和孟代平等人,是裴常昊的核心力量,那么这八十人,就是构成核心力量的框架,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唯有打牢了大厦的基础,才能够一步步的建起来真正的高楼大厦。

    依托这八十人,逐步的扩充力量,首要就是将这八十人真正的打造出来,有些事情不能够太过于着急,必须一步一步来。

    裴常昊不想步朱温和李克用等人的后尘,马上打天下是真理,以德服人也是真理,既然具有穿越的优势,为什么不能够两手抓两手硬呢。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裴常昊微微一笑。

    “骆兄,进来吧。”

    骆文化推开门,走进书房,脸上的神色略微有些拘谨。

    裴常昊完美解决常老三与贺县尉造成的麻烦,化解了一场巨大的危机,此事震撼了骆文化,让骆文化真正有了归属感,从那一刻开始,骆文化在他裴常昊的面前,有了一丝的拘谨,骆文化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了秦风和苏春华等人,这些人在裴常昊的面前,少了随意,表现出来更多的尊重。

    强者永远都是强者,迟早都会显露出来上位者的气质。

    裴常昊没有用强,仅仅是通过自身能力和心胸的展现,让骆文化等人真正折服。

    “裴兄,听闻昨日曹县令专门到裴家庄来了,您见到了吗。”

    裴常昊笑了笑,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我见到曹县令了,还说了几句话,我专门向曹县令说到聚贤楼的事宜,也说到了贺县尉与常老三的事宜,还对曹县令的关照专门表示了感谢,曹县令说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

    骆文化点点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看样子裴兄的分析是精准的,曹县令已经相信贺县尉是死于常老三之手,这下聚贤楼彻底安全了,我也不用担心了。。。”

    骆文化还没有说完,裴常昊就摇头了。

    “骆兄,聚贤楼远没有到安全的境地,曹县令嘴上说不怀疑聚贤楼,不代表内心也是那么想的,常老三突然在济源县出现,突然成为城内三个泼皮无赖背后的大哥,突然出手杀了贺县尉,此事太过于突然,曹县令未必会轻信,毕竟贺县尉是朝廷命官,常老三就那么大胆,毫不迟疑的杀死了贺县尉,好在我们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让曹县令无法怀疑聚贤楼,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长了,总会冒出一些议论,你之身份,迟早也有大白天下的那一日,到了那个时候,曹县令会怎么想怎么看。”

    骆文化连连点头。

    “裴兄说的是,是我过于放松了。。。”

    裴常昊轻轻叹了一口气。

    “裴兄,你是不是有些怕我了,或者说不愿意和我争执问题了。”

    骆文化楞了一下,连连摆手。

    “裴兄,您这是说什么话,我是真心敬佩和敬重您,在您的面前,我绝不会有隐瞒,这两天,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曹县令无缘无故的怀疑聚贤楼,担心曹县令发现破绽,担心给裴兄您找麻烦,所以想的有些多了。”

    裴常昊笑了笑,脸上带着无奈的神情,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骆文化等人的确是真心归顺了,真正成为他裴常昊的心腹,可随之而来的,是骆文化等人态度的改变,以往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彻底消失,代之的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今后这样的情形还会愈演愈烈,等到他裴常昊的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骆文化等人就要在他的面前跪下磕头了。

    下级服从上级,这也是裴常昊在思想训练之中定下的铁的规矩。

    “好了,骆兄是不是有什么其他事情想要说啊。”

    骆文化点点头,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义兄交给我掩埋的钱财和军械,一共二十箱,全部都埋在河中府城的城北,距离北门只有数百米的距离,那一带颇为荒凉,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够将这些钱财和军械全部都挖出来,运送到裴家庄来,思来想去,这件事情的难度太大了。”

    “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把握,以前就没有说,义兄曾经秘密训练了一支队伍,共计一百人,这些人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手中有名单,他们是义兄依赖的力量,散布在牙军之中,王重盈杀了义兄,不知道这一百人的事宜,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也不知道这些人如何了,如果有可能,将这些人招致麾下,裴兄的力量能够略微壮大一些。。。”

    裴常昊眯起了眼睛,其实如何运送出埋藏在河中府城的那批钱财和军械,他也仔细考虑过,同样没有很好的办法,要知道王重盈驻扎在河中府城,如果行动稍有不慎,就会惹出来大祸,这些钱财和军械一旦暴露出去,足以毁掉整个的裴家庄。

    王重盈还要活足足八年的时间,裴常昊不可能等待那么长的时间。

    至于说常行儒训练的一百名军士,裴常昊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人走茶凉,已经一年多时间了,这一百人之中,绝大部分人的想法都会改变,他们需要活下去,就只能依附王重盈,加之王重盈足够聪明,惩戒首恶,余下之人不予追究,这一手已经能够服众。

    收服他人的力量,只能够锦上添花,不可能雪中送炭,这一点裴常昊很清楚。

    “骆兄,钱财与军械的事宜,我也在思考,暂时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此事无法着急,一定要想到万全的办法,才能够行动,否则就不要去动它,至于说那一百名军士,我们不要去想了,他们跟随王重盈,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想法怕是早就改变了,我们不必去打扰他们,将来若是有缘,他们自然能够来到骆兄的周遭。”

    裴常昊说完,骆文化点点头,略微思索了一下,犹豫着开口了。

    “裴兄,贺县尉的事宜,我想了好几天的时间,有些话不说出来,憋在心里难受。”

    裴常昊点点头。

    “骆兄想说尽管说就是了,总是憋在心里,肯定不好受。”

    骆文化整理了衣襟,对着裴常昊郑重的抱拳行礼之后开口了。

    “因为贺县尉的事宜,我曾经与骆兄争执,那个时候我觉得,快刀斩乱麻,务必要除掉贺县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消除隐患,裴兄从长远考虑,没有直接对付贺县尉,我是真正有想法的,觉得裴兄太过于小心了。”

    “裴兄毫不犹豫出手斩杀贺县尉,我才想到裴兄说过的话语,到了必要的时候,该做的事情一定会做的,我只是没有想到,裴兄竟然是因为我的缘故,出手斩杀了贺县尉。”

    “这几日我做梦,梦见了义兄,我想到了在河中府城的那些日子,义兄一直都将我雪藏,不让我在牙军之中露面,以前我以为,这是义兄为了我好,如若不然,王重盈抵达河中府城,我也不要想着保全性命,可想到裴兄的作为,再回过头来思索义兄的行径,我真的怀疑了。”

    “我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今后跟随裴兄一心一意做事情就是了,可这些思绪挥之不去,令我异常苦恼,常老三曾经是义兄最为要好的兄弟,偏偏那日也说出来那些话语,这让我再一次想到了义兄。。。”

    裴常昊的神色变得严肃,对着骆文化挥了挥手。

    可不要小看骆文化这些想法,如果不能够参透其中道理,一味的钻牛角尖,骆文化很有可能沉湎其中,整个人就废掉了。

    “骆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需要靠自身去领悟,我以为,常行儒将军脑子里面主要想到的,还是能够施展自身的抱负,至于说他采取的手段是不是合适,不需要我们去评价,论手段,朱温也不光明磊落,原本就是跟随黄巢造反之人,归顺朝廷之后,得到重用赏识,现如今还不是权势熏天。”

    “常行儒将军更多想到施展自身抱负,那么做任何的事情,就以此为重了,包括对待骆兄也是如此,这方面骆兄就不要纠结了。”

    “常行儒将军已经故去了,我早就告诉骆兄,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我们没有必要吹毛求疵,那样的话,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接下来,我们需要向前看,更多思考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一步一步将我们的事情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