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七十二章?? 人是会变的
    被捆的如同粽子的常老三,嘴里塞着布巾,被带到了聚贤楼。

    苏春贵和苏春华已经审过常老三,可以肯定常老三是一个人,没有其他同伙。

    确定常老三只有一个人之后,裴常昊下达了斩杀常老三的命令。

    斩杀常老三之后,接下来就是赶赴城北荒废的寺庙,斩杀那三个泼皮无赖,造成贺县尉、常老三与泼皮无赖之间的内讧情形,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消除一切的危险。

    明确这个行动计划的时候,裴常昊丝毫没有心软,他知道自己已经变得心狠手辣,为了消除潜在的威胁,一口气要杀掉五个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放在以前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裴、裴兄,您、您杀了贺县尉吗。。。”

    看见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的骆文化,裴常昊有些吃惊。

    “骆兄,你怎么离开裴家庄了,我不是说过吗,这里的事情由我来解决。”

    骆文化的脸色微微发白,走到裴常昊的面前,抱拳行礼。

    “裴兄,我听闻常老三被抓到聚贤楼来了,我想见见他,还请裴兄您准许。”

    裴常昊没有马上答应下来,他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骆兄,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你去见一见常老三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要想清楚,见到常老三究竟要说些什么,一味的责罚与愤怒没有作用,相反令自身沮丧沉沦,有些事情不必要刨根问底,内心明白即可。”

    骆文化用力的点头。

    “裴兄,我明白,以前是我想多了,还以为您不敢杀贺县尉,跟随在您的身边之后,我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包括义兄的很多事情,我都仔细想过了,义兄若是有您一半的睿智和胆识,也不至于身首异处,惨死他乡。”

    “常老三是义兄最为信任的兄弟,他们之间有过命的交情,当年与黄巢作战的时候,义兄救过常老三的命,常老三与义兄之间的交情不输于我,我的确不明白,常老三为什么会这样做,如果常老三仅仅是想着得到钱财,想着过上好日子,我或许能够理解,可常老三不仅仅是想得到钱财,还要置我于死地,这未免太狠毒。。。”

    骆文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裴常昊走上前去,用力拍了拍骆文化的肩膀。

    “骆兄,人是会变的,常老三既然变心了,做事情就不会留下任何的后患,他不会给你任何复仇的机会,一定会置你于死地。”

    有些话,裴常昊不会说,牵涉到常行儒,也关系这个时代的信仰,不管是朱温还是李克用,他们做事情的风格,与常行儒、常老三等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他们的力量更为强悍,能力更加卓著一些罢了。

    裴常昊选择的道路,与朱温等人不一样,他要树立起来信仰,如果说的文雅一些,就是要重塑这个混乱时代的礼乐文章。

    骆文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裴兄,我从您的身上,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说不出话来,您表现出来的气质,与义兄不一样,与我接触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您做事情干脆利落,杀伐果断,这方面义兄远远比不上您,遇见关键事情的时候,您深思熟虑,走每一步都会小心谨慎,力保能够成功,这方面义兄更是望尘莫及,有时候我在想,若是您在义兄的身边,结局也许完全不一样,当然,这只是我偶尔的想法,依照您的睿智和能力,义兄也只配在您的麾下做事情。”

    裴常昊苦笑着摇摇头。

    “骆兄,不要将我说的太玄乎,我没有那么厉害,好了,你去见一见常老三。”

    骆文化没有马上转身离开,再次看向裴常昊。

    “裴兄,您能够和我一道去见一见常老三吗。”

    骆文化点点头,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骆文化楞了一下,连忙跟上去了。

    常老三被押解在聚贤楼后院的一间堆放杂物的屋子里面,苏春贵和苏春华守在外面。

    看见举着烛火进来的骆文化,常老三的身体颤抖,脸涨的通红,喉咙里面发出了叽叽咕咕的声音,无奈嘴里塞着布巾,无法说出话语来。

    骆文化走上前去,扯下了常老三嘴里的布巾。

    “老三,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我本来想着狠狠的骂你一顿,不过没有必要了,我们曾经是兄弟,你有什么遗言,说出来吧,我能够做到的,一定不推辞。”

    常老三用力咳嗽几声,吐出几口浓痰,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妈的,要杀要剐随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老子运气不好,被你逮着了。。。”

    骆文化有些发愣,倒是裴常昊走上前了。

    “常老三,你和骆兄本来是过命的兄弟,与常行儒将军更是过命的交情,现如今做出这样的选择,的确该死,我已经告诉骆兄,人都是会变的,有些时候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可惜啊,你若是没有这等的变化,我们也可以成为兄弟。。。”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常老三啐了一口痰。

    “你算什么东西,掺和我们兄弟间的事情,不要以为你抓住我了,就有资格在我的面前胡言乱语,告诉你,要不是我不小心,你们都活不成。。。”

    骆文化的脸上出现怒气,准备要上前去的时候,被裴常昊挡住了。

    “常老三,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为你可惜,其实人这一辈子很简单,生下来依靠父母,出门依靠朋友,父母的选择由不得自身,不说也罢,朋友就不一定了,若是这世上每个人都背信弃义,都将自身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结交朋友就是为了利用,那人与野兽有什么区别。”

    “其实常行儒将军被抓住,你逃脱了,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彻底变了,你与常行儒将军和骆兄结为兄弟,并非是真心相待,而是待价而沽,你认为常将军能够成功,你能够跟随常将军混出来一番天地,得到荣华富贵,所以你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这一次你更加贪心,一方面想着得到骆兄隐藏起来的财富,一方面想着彻底消除隐患,你不仅仅要算计和杀死骆兄,还想着葬送我裴家庄,到时候你就彻底逍遥了。”

    “你的利令智昏,暴露了自身的行踪,让我能够轻松的抓住你,倘若你不想那么多,仅仅是想着得到财富,或者干脆就是算计骆兄,我抓不住你。”

    “所以说,你不是常将军的兄弟,你只是一个投机份子,我杀你没有任何愧疚之心。”

    常老三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嘟囔几句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骆文化开口了。

    “常老三,不要说了,给自己留一点颜面,也给义兄留下一些颜面,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义兄在世之时,最为信任的兄弟,你这样做,义兄若是地下有知,定当死不瞑目。”

    常老三看着骆文化,瘪了瘪嘴。

    “骆文化,你就不用让死人来压我了,常行儒算什么啊,当初他要是听我的,带着我们杀死王重盈,怎么可能丧命,常行儒死了就死了,他不也是为了争夺权势吗,可他连累了我们那么多人,他该死。。。”

    骆文化看着常老三,气的脸色发白、身体颤抖,眼睛里面几乎要喷出火来。

    裴常昊微微摇头,轻轻拍了拍骆文化的肩膀。

    “骆兄,不用多说了,对牛弹琴无用,好了,春贵,动手吧。。。”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常老三蓦地瞪大了眼睛。

    “你们杀死我,自己也活不了,我已经告发了贺县尉,不要多长时间,贺县尉就会带着军士捉拿你们,到时候我在地下等着你们。。。”

    裴常昊冷冷一笑,扭头看向了常老三。

    “常老三,我都不知道你当初怎么逃脱了王重盈的追杀,按说你不会那么蠢,明日之后,县城里面就会传出来消息,你常老三因为争夺钱财,杀死了贺县尉和几个泼皮无赖,最终也被贺县尉收买的泼皮无赖杀死,你们的尸首,会出现在城北荒废的寺庙里面,恐怕到时候官府都不会放过你的尸首。。。”

    常老三的脸色唰的白了,看着裴常昊,如同见到了鬼魅。

    “你、你说什么,你、你杀死了贺县尉。。。”

    裴常昊轻轻的摆手。

    “不是我杀了贺县尉,而是你常老三杀死了贺县尉,你当初不仅造反,现如今还杀死了朝廷命官,你认为官府会怎么对待你。”

    常老三拼命的摇头,脸色逐渐变得煞白。

    “我、我错了,骆兄,你饶了我,不要杀我,我是畜生,我猪狗不如,骆兄,你不要和我计较,只要你不杀我,你做牛做马报答你。。。”

    裴常昊突然感觉到恶心,转身离开了。

    一声惨叫从屋子里传出来。

    骆文化走出屋子,来到了裴常昊的身边,他手中的钢刀还在滴血。

    “骆兄,我还是那句话,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骆文化将钢刀仍在了地上,对着裴常昊抱拳稽首,恭恭敬敬的行礼。

    “裴兄,我骆文化今日在这里发誓,一生一世追随裴兄,唯裴兄马首是瞻,虽死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