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六十九章?? 突如其来
    府邸的马厩正在进行简单的改扩建。

    马厩里面的马匹不多,汗血宝马在马厩的最里面,除开裴常昊与两个专门饲养之人可以接近,其余人不准进入马厩最里面。

    一旦开始组建属于自身的武装力量,开销必定是巨大的,所以裴常昊已经暗地里联系,将那颗夜明珠交易出去,换来黄金,便于接下来购买必要的物资。

    战马与武器都是稀缺品,不过裴常昊不是太着急,只要有银子,总是能够弄到这些东西,再说了,刚刚抵达府邸的八十人,其中七十人从草市交易而来,需要加强营养,好好的养一养身体,才能够开始真正的训练。

    苏春贵每日都在马厩训练,裴常昊第一个训练的对象,就是苏春贵。

    苏春贵射箭的技术越来越高,精准度大幅度提升,骑马快速移动射箭的时候,十支箭羽能够射中四支以上,这已经算是射箭的绝顶高手了。

    亲眼看见苏春贵的进步,裴常昊总算是相信了,这世上的确有天才,苏春贵就是射箭方面的天才,仅仅是得到了骆文化简单的指点,就能够无师自通,成为绝顶的弓箭手。

    对于裴常昊来说,得到汗血宝马,以及苏春贵神速的进步,都是对他的激励,让他越来越坚定的相信,尽管面前有无数的困难,都能够克服,最终达到成功的彼岸。

    经过了数天的思考,裴常昊列出来一份详细的训练计划。

    这份训练计划,分为思想与行动两个大的方面。

    忠心与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军队思想教育训练的核心,也是裴常昊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根本,忠心是绝对的,哪怕个人的能力差一些,可以通过训练慢慢提升,但若是没有忠心,哪怕有逆天的本事也不能用,军队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必须忠于他裴常昊,那些牙军控制节度使、太监控制皇帝的情形,不可能在裴常昊这里出现。

    至于说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也是绝对的,军队战斗力从何而来,除开个人杰出的作战能力、团队的协作之外,军魂也是决定性的,军士的战斗力强悍,若是没有纪律约束,这样的军队就是乌合之众,战斗力越强破坏力也就越大。

    忠心与一切行动听指挥,说到底就是信仰方面的灌输,只要每个军士都有信仰,那么这支军队就是一支无敌的军队,打不垮的军队,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军队。

    行动方面的训练,暂时确定为三个方面,第一是队列,第二是体能,第三是骑术。

    军姿和队列训练是第一关,也是最基本的一关,体能方面涵盖较广,包括负重越野与军体拳,骑术方面的训练,裴常昊只是列出来一个提纲,日后慢慢完善。

    这份详细的训练计划,包涵了千余年军队训练方式的精华,裴常昊对此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是裴常昊的金手指,更是裴常昊立足的根本,只要按照这个训练计划实施,假以时日,他必定能够训练出来一支绝对忠心的铁军。

    。。。

    看着突然回到裴家庄、神色紧张的骆文化,裴常昊内心有了不详的感觉。

    “骆兄,聚贤楼的经营还顺利吧。”

    骆文化不自觉的点点头。

    “裴兄,聚贤楼、赌坊、青楼和商铺都没有问题,生意很好,聚贤楼我已经交给肖家贵打理,青楼、赌坊和商铺,孟代平打理的很好,我专门赶回来,是向裴兄告别的。。。”

    裴常昊微微一笑,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骆兄不用紧张,遇见什么事情直接说就是了,我们一同来应对。”

    其实骆文化突然回到裴家庄,裴常昊已经猜到了大概,身为常行儒的义弟,骆文化长时间呆在河中府,河中府距离晋州与济源县不是很远,骆文化自己也说过,曾经跟随常行儒来到济源县,如此可以肯定,济源县内肯定有人见过骆文化。

    很有可能济源县内有人认出了骆文化。

    这也是因为裴常昊的大意,他回到裴家庄,得知河中节度使王重盈与裴氏家族改善关系,自身也被裴氏家族接纳,认为危机已经过去,只要不作出出格的事情,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可骆文化不一样,常行儒被王重盈斩杀,骆文化与王重盈之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掌控权势的王重盈,不可能放过骆文化。

    骆文化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滴,对着裴常昊抱拳。

    “裴兄的好意我心领了,济源县城内有人认出我了,今日一早送来信函,提出了无礼的要求,被我拒绝了,所以我必须要离开,只要我离开,就不会给聚贤楼造成太大的麻烦,若是官府查起来,裴兄尽管说我是临时招募的掌柜,早已经离开了。。。”

    裴常昊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我什么都怕吗。”

    骆文化连连摆手。

    “裴兄不要这样说,此事太大,若是被王重盈察觉,连累你是肯定的,还有可能影响到裴家庄,有关贺县尉的事情,那次交谈之后,我足足思索了两天时间,你的决定是对的,当下做事情必须要谨慎。。。”

    裴常昊摇摇头,冷冷的开口了。

    “骆兄想的太多了,我早就说过,我们不主动招惹麻烦,但也不怕麻烦,我们是兄弟,若是骆兄遇见麻烦,我都不能够出手解决,当缩头乌龟,任由骆兄浪迹天涯,我还有什么资格在兄弟们面前立足。”

    “有人认出骆兄,这是我的疏忽,不应该让骆兄到济源县去,若是留在裴家庄,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既然此人给骆兄写信,应该不会马上前去告发,怕是想得到钱财,所以我们有机会,只要找出此人,一切麻烦都迎刃而解。”

    骆文化瞪大眼睛,看着裴常昊。

    “裴兄,信函是放在聚贤楼门口的,伙计开门发现了,时机把握很好,谁送的信函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查,还是不要冒这个险,我也是暂时离开,会随时与裴兄联系。”

    裴常昊再次的摆手。

    “骆兄不必多说,此事我来处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对方既然送来信函,就是想得到钱财,或者是得到其他的东西,否则早就直接到河中府去告发,再说了,留着如此巨大的隐患,你就算是暂时躲避起来,也不见得安全,我也不可能完全撇清,还是要彻底解决问题,信函你恐怕销毁了,说说吧,对方提出了什么要求。”

    骆文化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裴常昊捕捉到了骆文化的神情,再次眯起了眼睛。

    一直以来,裴常昊内心都有一个疑团,常行儒斩杀原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之后,曾经短暂代理河中节度使之职,虽然时间不长,可作为王重荣牙将的常行儒,熟知一切,肯定是掌握了军队和巨额的钱财,在得知危险即将来临的时候,常行儒不可能不准备后路,譬如说坚决让骆文化离开,不要留在军中,此举保全了骆文化的性命。

    骆文化不可能空着双手离开河中府城,那匹汗血宝马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这是骆文化的事情,裴常昊不会刨根问底。

    济源县内有人认出了骆文化,暗地里送来信函,提出了要求,裴常昊可以肯定,对方不可能针对裴家庄或者济源楼提出要求,毕竟骆文化表面上的身份也就是济源楼的掌柜,是被济源楼东家聘任的,再说聚贤楼也不是特别值钱。

    很有可能对方提出了有关常行儒的事宜。

    果然,骆文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次对着裴常昊抱拳。

    “裴兄,我想着离开,是无颜面对你,我们是兄弟,我却有很多的事情瞒着你。。。”

    裴常昊微微一笑,打断了骆文化的话语。

    “骆兄与我相识之后,并无任何事情瞒着我,至于说以前的事情,那是骆兄自己的事情,没有必要告知我,算不得隐瞒,所以骆兄不要想多了。”

    骆文化身体颤抖了一下,看着裴常昊,脸色慢慢变白了。

    “裴、裴兄早就知道吗。”

    裴常昊站起身来,走到了骆文化的面前。

    “骆兄,我不知道,你与义兄常将军之间的事宜,如果方便就说出来,如果不方便就不要说,我绝不会追问,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你可以不说,不过对方要求你怎么做,你想清楚之后,一定要说出来,这样我们才能够找到对方,彻底消除危险。”

    “对方既然盯住骆兄你了,应该早有准备,聚贤楼与贺县尉之间的矛盾冲突,对方怕也是知晓,对方很有可能利用贺县尉,将水彻底搅浑,从中牟利。”

    “对方一旦利用贺县尉,此事就没有了退路,贺县尉抓住这么好的机会,绝不可能错过,肯定会前往河中府城,禀报给王重盈,到时候骆兄不要想着活命。。。”

    骆文化身体颤抖了,抬头看向了裴常昊。

    “裴兄,这么狠吗,拿到了东西,还想着要我的性命。”

    裴常昊冷冷一笑。

    “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换做你我也会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