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六十一章?? 闲汉
    “各位路过的客官都来看看啊,民以食为天,聚贤楼大酬宾啦,您要是运气好,白吃饱喝,还能够得到礼品啊。。。”

    “大家伙都来看看啊,只要运气好,白吃白喝还能得到礼品,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聚贤楼的前面,两个伙计正在卖力的吆喝,随着他们的吆喝,不少人驻足,其中有些准备要吃饭之人,拔腿进入了酒楼,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巧的是,正好有一个红光满面之人,从酒楼里面出来,他扛着一袋白面,笑的合不拢嘴。

    “各位客官都看看,这位客官就是我聚贤楼的客人,运气极好,不仅白吃白喝,还得到了一袋白面,这可是足足二两银子啊。。。”

    “大家伙都来看看啊,聚贤楼诚信为本,说到做到啊。。。”

    扛着一袋白面之人,一边笑一边用力的点头,还对伙计伸出了大拇指,跟随扛着白面之人出来的几个人,看这扛着白面之人,都是羡慕的眼神。

    聚贤楼外面围着的人,看到这个扛着一袋白面之人,纷纷议论了。

    “聚贤楼白吃白喝是真的,昨日我就去吃饭了,眼看着掌柜的抽奖,可惜啊,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昨日我们隔壁的王二,运气太好,得到了一袋白米。。。”

    “是啊,我隔壁的李三,白吃白喝,不要粮食,得到了一两五钱银子,白花花的银子。。。”

    周遭的议论声很多,一些本来是将信将疑、看热闹之人,不再犹豫,进入了聚贤楼,反正他们也是要吃饭的,如果运气好,得到了奖品,何为而不乐。

    早已经下马的裴常昊,看着这一幕,禁不住点点头,看样子,骆文化、苏春华和孟代平还是很会想办法,伙计在外面用力的吆喝,承诺聚贤楼有免费吃喝且得到礼品的机会,伙计在外面宣传的时候,获奖之人从酒楼里面出来,满面红光,扛着一袋袋的白米或者是白面,印证了聚贤楼的承诺,这样的宣传方式,想不吸引人都难,当然,那些大主顾得到的优惠更多,不过这一层人的数量不是太多,不需要如此大规模的对外宣传。

    裴常昊没有打算从酒楼的正面进去,这里围观的人很多,聚贤楼打出来的广告,已经有了足够的吸引力,必定能够吸引更多的人进去吃饭。

    “闪开闪开,不要挡着路了。”

    “没有听见啊,还挡在前面,找死啊。”

    刺耳的声音传来,三个年轻的男子走过来了,为首之人,明显带着一身的酒气。

    周遭围观的百姓,看见这三人之后,纷纷躲避开来,让出来一条路。

    正准备往聚贤楼后门而去的裴常昊,皱起了眉头,站立在原地,秦风和苏春贵也停下来,跟随在裴常昊的身边。

    没有等到裴常昊开口,苏春贵就挤过去,在人多的地方低声开口询问了。

    不到一分钟时间左右,苏春贵回到裴常昊的身边。

    “昊哥,这三人是济源县的最出名的浪子,为首的那个人,到处白吃白喝,到处找麻烦,和官府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一般的酒楼都不愿意和他们纠缠。”

    裴常昊微微点头,其实他也预料到了,聚贤楼的生意如此之好,肯定会遭遇波折,其他酒楼不可能直接出面来为难,但能够想办法,找到济源县的浪子和嫖客,专门来为难。

    其实城池里面的浪子,也就是这样产生的,如果说浪子的背后没有任何的依靠,仅仅是靠着一条命骗吃骗喝,怕是早就被人收拾了。

    “裴兄,这些浪子敢在聚贤楼闹事,我去收拾他们。”

    “秦兄,别着急,看看他们准备怎么做,我想骆兄他们肯定有办法应对的。”

    三个浪子,已经走到了伙计的面前,为首之人伸手抓住了前面的伙计。

    “刚刚听你说,聚贤楼白吃白喝,还有礼品,是吗。”

    伙计明显有些害怕此人,但还是保持了清醒,看着浪子开口了。

    “是啊是啊,进入聚贤楼吃饭,掌柜会抽奖,凡是被抽中之人,不仅白吃白喝,还能够获取到奖励,您刚刚不是看见了吗,有人得到奖品出来了。。。”

    浪子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看着伙计开口了。

    “你不是说白吃白喝都能够得到礼品吗。”

    伙计连连摇头。

    “不是,我们都说的是运气极好的人,才能够白吃白喝,得到礼品。。。”

    人群之中的裴常昊,再一次暗暗的点头,这种酬宾的活动,宣传特别重要,万万不要说错话,否则被他人揪住了辫子,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刚刚伙计的宣传,一直都是强调运气好的人,才能够白吃白喝得到礼品,这种说法无懈可击,就算是有人想着闹事,也找不到缘由,如果一定要闹事,就是无理取闹。

    浪子的脸色变化了,伸手对着伙计就是一拳,打的伙计身体都蜷缩了。

    “妈的,老子今天到聚贤楼来吃饭,就是要白吃白喝,还要拿到礼品,你敢说不行吗。”

    伙计虽然疼的身体都有些蜷缩了,可嘴里还是回应。

    “客官,我们说的是运气好的人白吃白喝,您要是运气好,一样能够得到奖品。”

    伙计死不改口的话语,明显惹怒了浪子,浪子再次扬起拳头,准备打下去的时候,聚贤楼走出来一名汉子,这名汉子的脸上带着笑容,一边走一边挥手。

    “哎哟,来贵客了,三位爷,不要为难伙计,里面请,里面请啊。。。”

    三个浪子看见这名汉子,脸色微微变化。

    为首的浪子开口了。

    “怎么是你啊,你在聚贤楼干什么,是不是也在白吃白喝拿礼品啊。”

    汉子依旧带着笑脸开口了。

    “哪里哪里,我怎么敢和三位爷比较啊,我就是在这里转悠转悠,专门服侍三位爷的,三位爷请进入聚贤楼吃饭,今天这顿饭算我的。”

    三名浪子明显没有想到出现这等的情况,为首之人放开伙计,一把推开了汉子。

    “今天我们到聚贤楼来吃饭,不要你管,不是说白吃白喝还有礼品吗,要你出什么钱,你闪到一边去,不然我不客气了。”

    汉子的脸上依旧带着笑脸。

    “三位爷,抬头不见低头见,这又是何必呢,聚贤楼大酬宾,有运气之人白吃白喝拿礼品,我想着三位爷一定要来碰碰运气的,想来三位爷的运气一定是极好的。”

    。。。

    秦风已经靠过来,对着裴常昊低声开口了。

    “裴兄,此人应该是济源县的闲汉,这些闲汉都是城内的百姓,他们见到了不务正业的浪子和嫖客,都会上前去小心伺候,听侯使唤,为他们购买酒肉,召唤妓女。”

    裴常昊有些吃惊,也低声开口回应了。

    “哦,这么说,那这些闲汉是不是酒楼专门找来的,应对麻烦的啊。”

    秦风连连点头。

    “裴兄,您说的是,酒楼和客栈,都不爱惹麻烦,所以专门找来这些闲汉,城内的浪子和嫖客,与这些闲汉很熟悉,也不好意思拂了这些闲汉的面子,有些时候就算是想着闹事,也被这些闲汉给压下来了,酒楼和客栈花钱买了平安,大家都高兴。”

    一边的苏春贵,脸上的神色很不好,咬牙切齿,看样子随时都想着冲上去。

    可不要小看苏春贵,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训练,又经历了生死搏杀,见过血了,应对眼前这种外强中干的浪子,还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春贵,不要冲动,看下去就是了。”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场子里面的情形出现了变化。

    为首的浪子,一把揪住了闲汉的衣领,脸上露出了恼羞成怒的神情。

    “妈的,叫你滚到一边走,爷今天不想见到你,就是到聚贤楼来白吃白喝拿礼品的,你敢挡着爷,是不是皮痒痒了。”

    闲汉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对着浪子抱拳。

    “爷,这又是何必啊。”

    “啪。。。”

    耳光的声音响起,闲汉的脸上出现了五道指印,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闲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强忍着怒气,盯着浪子,双手用力掰开浪子揪着衣领的手。

    “三位,我刚刚说过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要是进入聚贤楼吃饭,这顿饭我依旧请你们,如果你们运气好,能够得到奖品,刚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闲汉的态度,让三个浪子都有些愣神了。

    为首的浪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哈哈,看样子世道变化了,也不知道这聚贤楼有什么本事,让你肖家贵也有了这的胆子,居然敢和我们这样说话了。”

    为首的浪子挥挥手,身旁的两人围过来。

    三个人将肖家贵围在了中间,准备要动手了。

    浪子在酒楼的前面殴打闲汉,这是大忌,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形,酒楼的生意会遭受很大的影响,谁都知道闲汉是酒楼请来的,就是要平息诸多争端的,如果闲汉在酒楼前面被打了,证明酒楼没有本事,那就是直接拆酒楼的招牌了。

    四周围观的人纷纷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