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五十九章?? 佃户事宜
    进入腊月,裴家庄诸多的下人开始忙碌起来,或者为自家的阿郎、郎君、娘子和小娘子去购买最好的布匹,开始量做春节的新衣,或者到济源县城去采购必要的年货,准备春节的相关物资,裴家庄终于有了一丝春节的气息。

    裴瑀、裴珣、裴瑑和裴辕,都要参加来年五月在京城的进士科考试,所以都在加紧温习功课,庄园也专门在学堂腾出了地方,让他们在一起学习,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来年的二月底三月初,裴瑀等人就要从裴家庄出发,赶赴京城备考了。

    此举正合裴常昊的心意,他可以集中精力做事情,否则裴瑀等人隔三差五到府邸来,不出面接待是不可能的,可总是去听说教和空谈吃喝了,那就没有时间做事情。

    骆文化、苏春华、孟代平三人就到县城去了,不过几天时间,骆文化托人带回来了口信报喜,酒楼和赌坊促销和服务的招牌打出去之后,效果非常好,酒楼进入爆满的状态,赌坊也进入了人挤人的状态,只是青楼的起色不是很大。

    城内的四家店铺,同样实施了促销策略,结果差点被人挤破了柜台。

    这种情形倒是在裴常昊的预料之中,自己回到裴家庄,得到了家族以及族长的认可,外界自然认为,以往的事情已经过去,裴家庄能够保住他裴常昊,加之酒楼和赌坊推出了促销和服务的措施,新奇的事物总是有人要尝试,自然会吸引大量的人前来。

    裴常昊给骆文化等人带去了口信,告诉他们青楼的生意不用过于着急,毕竟还要数天的时间宣传,酒楼、赌坊和商铺的生意开始火爆,这是好事情,但也要特别注意,防止有人暗地里使绊子,生意上的竞争,并非都是光明正大。

    酒楼、赌坊和商铺的生意火爆,让裴常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直接表明,他裴常昊的收入将要大幅度的增加,有了银子,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事情。

    这些天裴常昊与秦风两人,几乎跑遍了所有的佃户,主要看佃户的生活情况如何,家里还有没有粮食,过冬的衣服棉被是不是充足,会不会出现饿死人和冻死人的情况。

    下去转悠一圈,情况不是特别好,大部分的佃户只能用勉强维持生活来形容,绝大部分佃户的家中缺衣少粮,仅仅能够保持不饿死不冻死。

    这让裴常昊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了,裴氏家族虽然是名门望族,在集聚财富方面,与其他的权贵没有区别,譬如说不是特别关心佃户的死活,不管是不是受灾,佃户的租子和上缴朝廷的赋税都要收缴,就算是丰年,佃户耕种土地六成以上的粮食,都要缴纳出去,自己留下的仅仅三成多一点,若是遇上灾年,粮食肯定不够吃,饿死人的情形就会出现,走投无路的佃户,很有可能卖儿卖女,以求能够活下去。

    裴常昊拥有一百顷土地,也就是一万亩,佃户只有三百多户,平均算下来,每户佃户耕种土地三十余亩,这是非常大的劳动量,在完全依靠人力耕作的唐朝,佃户一年上头不要想着有清闲的时刻,几乎都是累死累活,才能够从土地里面获得收成。

    反过来说,佃户耕种的土地若是太少,收获的粮食就少,上缴赋税和租子之后,所剩无几,根本无法维持生活,结局就是辛苦劳作一年,到头来很有可能活活饿死。

    查看佃户生活状况的过程之中,佃户穷困的情况,秦风熟视无睹,相反,他还告诉裴常昊,这些佃户的情况很不错,晋州好些地方的佃户,没有粮食吃,饿死之人比比皆是。

    裴常昊没有反驳,也无法反驳,裴氏家族毕竟是名门望族,有着雄厚的积累,佃户也是基本固定的,偶尔某个佃户维持不下去了,主人家开恩,给予一些钱粮,这种情况肯定存在,虽然佃户日子过得很苦,但勉强还能够维持。

    在秦风看来,裴氏家族的佃户,比起其他地方的佃户,情况的确要好一些。

    可裴常昊不这样认为,若是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饿死,要么造反,若是朝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老百姓吃饭穿衣的问题,那么局势就不可能稳定。

    出现这些情况的根源,就是四个字,土地兼并。

    裴常昊亦是土地兼并的受益者之一。

    想要让国家强盛起来,务必要想办法革除土地兼并的弊端。

    “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包括裴常昊在内的裴氏家族,以及大唐的权贵,都是既得利益者,与这些既得利益者商议改变土地兼并的弊端,无异于与虎谋皮。

    当下的情况,裴常昊不可能革自己的命,他想要集聚实力,需要大量的钱粮,裴常昊也无法搬动庞大的裴氏家族,就更不用说动大唐的诸多权贵了。

    这个问题,让裴常昊头疼,他索性不去想那么多了。

    至于说今后,他不敢想的那么远,走一步看一步吧。

    府邸,书房。

    裴常昊与秦风坐着,苏春贵则是站在裴常昊的身后。

    “秦兄,春贵,佃户的情况不是很好,我想是不是资助一下他们,春节之后,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这段时间他们必须要熬过去,再说了,马上就是春耕时节,田地里的耕作可不能耽误了。。。”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秦风就摇头了。

    “裴兄,我觉得佃户的情况不错了,家里有一些存粮,饿不死,家里也有棉被,冻不死,还能怎么样。”

    裴常昊扭头看着苏春贵。

    “春贵,你怎么看。”

    苏春贵没有犹豫,马上开口了。

    “昊哥,您知道,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日子的,早就习惯了,昊哥家里的佃户,日子比河洛村好些人的日子过得好,我记得有一年,村里缺粮,树叶树皮青草都吃完了,村子里好些人都饿死了,我家要不是里正大人接济一些粮食,我那个时候也饿死了。。。”

    裴常昊无语,看样子他这个穿越之人,头脑之中的某些理念,也要慢慢给骆文化、秦风和苏春贵等人灌输,要不然将来这些人就可能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

    “好吧,就依你们所说,暂时不接济佃户,不过要随时关注佃户的情况,一旦发现有特别穷困的佃户,特别是断粮的佃户,务必要接济,春节过后,就是春耕,这春耕的事宜,不能够耽误了,还请秦兄帮忙操心。”

    秦风点点头,

    “裴兄放心,此事就交给我了。”

    裴常昊有些不放心,看着秦风再次开口了。

    “秦兄,佃户的事宜,一定要重视,春节之前,至少要下去看一次,保证佃户能够过上一个不错的春节,春节之后,更是要随时关注佃户的情况,若是发现有断粮的佃户,务必要给予一些钱粮,让他们活下去。。。”

    秦风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有些不以为然。

    裴常昊的神情变得严肃。

    “秦兄,春贵,跟随我的人,不管是佃户还是其他什么人,吃饱穿暖是最为基本的要求,否则那些跟随我做事情之人,也不可能一心一意,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记住。”

    “至于说其他人是怎么对待佃户的,我们不用去关心,那是人家的事情。”

    “当然,做事情还是要巧妙一些,有些事情暗地里做,避免树大招风,特别是牵涉到佃户的事宜,稍微不小心,就很有可能引发他人的异议。。。”

    裴常昊认真的态度,让秦风和苏春贵两人的神情都变得专注,当裴常昊说完之后,他们都连连点头,脸上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说完田地里面的事情,裴常昊再次看向了秦风。

    “秦兄,春节的时候,还是回家去看看吧,回去吃年夜饭,济源县到晋州城不远,一天时间足够赶到,你若是不回家去,家里人肯定担心。。。”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秦风用力的摇头。

    “我不打算回去。”

    裴常昊叹了一口气。

    “秦兄,你必须要回去,你回去过春节,父母和家里人才能够放心。”

    “记得我要你思考的问题吗,你一定要明白,秦氏家族的希望在你的身上。”

    秦风蓦地瞪大眼睛,看着裴常昊,脸色有些发白。

    。。。

    春节之前,裴常昊打算到济源县城去看看,如果酒楼、赌坊和商铺的生意能够持续红火,青楼的生意也有起色,他就彻底放心了。

    做事情需要一步一步来,万丈高楼平地起,打理好家里的事情,就等于是稳定了大本营,稳定了大本营,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做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

    回到裴家庄,消息的来源肯定多一些,接下来,裴常昊需要从各个渠道获知当下的局势,加以详细的分析和整理,尔后根据形势的发展,来确定自己该要怎么做,这样才能够做到有的放矢。

    获取消息最好的途径,就是酒楼和青楼,这方面裴常昊倒是不用过多的操心。

    承担搜集消息情报重任的人选,就是苏春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