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五十八章?? 生意经
    “裴兄,裴家庄真的是不一般,太厉害,我算是真正见识了。”

    牵着马的骆文化,看着裴常昊,面带钦佩的神情开口了。

    裴家庄不仅仅是地方大,府邸多,其最大的特点是井然有序,能够听见的是读书声,绝对听不见大声的喧哗和争吵的声音,所有人见面,不管是裴氏家族子弟,还是下人,都是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候,这就是名门望族的底蕴。

    相距不远的济源县城内,有酒楼、赌坊、青楼和商铺,但裴家庄没有,庄园内决不允许赌博,更不谈逛青楼,来客之后,都是在家里招待,这样显得亲切。

    裴家庄拥有数千顷土地,这些土地分布广阔,譬如说裴常昊的一百顷土地,最远的地方距离裴家庄有四十多里地,所以裴家庄不少庶出的子弟,修建的房屋距离裴家庄有一定距离。

    裴常昊耗费足足两天时间,才弄清楚自己拥有的一百顷土地的分布情况。

    骆文化、苏春华和孟代平三人,也花费了两天时间,才完全弄清楚裴常昊在济源县城内的店铺、酒楼、青楼和赌坊的情况。

    开足马力做事情之前,裴常昊亲自领路,带着众人参观了裴家庄,一路上他们下马很多次,以至于骆文化等人干脆牵着马走路,免得遇见人问候之时又要提前下马。

    “骆兄,裴家庄的确不一般,不过这一切的基础,都要有钱,如果没有钱,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你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感慨了。”

    。。。

    回到府邸,裴常昊告诉管家,他和众人有事情商议,若是有人来找,就说自己正在歇息,请他们一个时辰之后再来。

    进入厢房,裴常昊示意众人坐下。

    “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有一个道理,你们都要清楚明白,且要记在脑海里面,银子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银子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人有钱能够做很多的事情,但有些事情也做不到,但一个人没有钱,什么都做不好。”

    “我们想要做的任何事情,都离不开银子,所以,我们首先就要赚钱。”

    “城内的店铺、酒楼、青楼和赌坊,骆兄你们都看过了,不是很景气,说说吧,有什么办法让酒楼、青楼和赌坊的生意好起来,有什么办法让店铺能够好好的经营。。。”

    骆文化看向了孟代平,这方面他没有发言权。

    孟代平年纪不大,这个时候却装的很老成,没有马上开口,一副聚精会神思索的样子。

    眼看着孟代平迟迟不开口,还在故作姿态,裴常昊笑着一巴掌拍过去了。

    “孟代平,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才十二三岁的年纪,装什么深沉啊。”

    骆文化等人忍不住扑哧笑了。

    孟代平红着脸开口了。

    “郎君,仆还在仔细想,按说济源县城内,有很多人,这几日我们打听过了,晋州、隰州、沁州、绛州,东都洛阳乃至于京城,都有人到济源县来,商贾更是不计其数,这生意应该很好做的,偏偏酒楼、赌坊和青楼的生意都不是很好,商铺也一般。”

    “我们到其他的酒楼、青楼和赌坊都去看了,生意很不错,有几家赌坊,人都挤不进去,商铺的生意也很好,瓦子勾栏一整天都在唱大戏,好多人去看,这可真的是怪了。。。”

    裴常昊笑了笑,看样子孟代平的确接受到了熏陶,知道关注济源县城内有哪些人,是不是有做生意的基础,骆文化和苏春华是不可能关注这些的。

    “孟代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酒楼、赌坊和青楼的生意都不好,那就是有人在暗中作怪呗,我们家遭遇了这么大的风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别有用心之人从中怂恿,有些人害怕了,害怕遭受到牵连,所以就不愿意来了。”

    孟代平皱起了眉头。

    “郎君,真要是这样的情况,那就不好办了,仆就算是想办法,可人家还是不敢来,还是害怕啊。。。”

    裴常昊笑了笑,看向了骆文化。

    骆文化也笑了。

    “孟代平,这样的事情,我们来解决就好了,你主要操心怎样让酒楼、赌坊和青楼的客人多起来,有人从中作梗,我们将作梗之人找出来就是了,裴兄已经回到了裴家庄,这个消息早就传出去了,连族长都支持裴兄,其他的人还敢说什么。”

    裴常昊点点头。

    “骆兄,还是要小心一些。”

    骆文化明白裴常昊的意思,用力点点头。

    孟代平摸了摸额头,看向裴常昊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的苦涩。

    “郎君,仆真的没有想到怎么做,郎君还是教一教仆怎么做吧。”

    所有人都看向了裴常昊,潜意识里面,他们已经认定,不管遇见什么事情,裴常昊都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包括做生意都是如此。

    裴常昊也没有客气,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可以促销,酒楼和赌坊都可以采用这个方式,包括商铺。”

    孟代平等人一脸的雾水。

    “郎君,什么是促销啊,仆不是很明白。”

    裴常昊挥挥手。

    “别急,我马上就解释什么是促销,譬如说酒楼,可以采用记名的方式,客人到酒楼来吃饭喝酒,一桌酒菜二两银子,客人付账的时候,掌柜告诉客人,若是存下十五两银子,那么这桌酒菜就只要一两五钱银子,而且接下来客人到酒楼来,还是这个价格,直到十五两银子全部用完,自然这位客人,成为酒楼的老客户,今后也能够享受优惠。”

    “老客户针对的是在雅间吃饭之人,对于在大堂吃饭之人,酒楼可以采取抽奖的形式,譬如说十桌客人,抽取一个幸运之人,酒楼给予一些礼物。”

    “赌坊主要是从服务上面下功夫,譬如说准备一些茶叶,每一位进入赌坊之人,递上一杯热茶,为了避免客人钱财丢失,赌坊可以要求所有来赌钱之人,将钱财寄存起来,赌坊根据每个人寄存钱财的多少,发给专门制作的木牌,客人离开赌坊的时候,凭着木牌领取钱财。”

    “至于说青楼,还是请骆兄来想办法,我倒是觉得,酒楼、赌坊和青楼,俱为一体,酒楼的掌柜伙计,赌坊的掌柜伙计,可以不经意的向客人介绍青楼,说那个地方很不错,说的次数多了,客人一定能够记下来。”

    “还有一点,对于那些老客户,要记清楚他们的生辰,每到他们过生的时候,酒楼、赌坊和青楼,可以送给他们一些礼物,表示对他们的感谢。”

    “好了,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了,细节方面,你们去思考。”

    裴常昊说完之后,孟代平蓦地瞪大了眼睛。

    “郎君,您太厉害了,仆明白了,仆这就去做。。。”

    骆文化微微摇头,对着裴常昊竖起大拇指。

    “裴兄,我看你什么都知道,你若是做商贾,不发财天理不容。。。”

    裴常昊摆摆手,神色略微的严肃了一些。

    “马上就是腊月了,从明日开始,骆兄、春华兄弟、孟代平,基本就留在县城,除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才能够回到裴家庄,管理田地和佃户的事宜,请秦兄多操心,苏春贵跟随在我的身边,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骆兄先前感慨,认为裴家庄不一般,我以为,裴家庄除开多年以来积累的底蕴,还有两点必不可少,一是大量的钱财,二是外在的权势,我们当下的情形也是一样,必须要积攒足够的钱财,才有可能去做其他的事情。”

    “所以拜托诸位,一定尽心竭力,赚到足够多的银子。。。”

    众人散去之后,骆文化留下来了。

    “骆兄,河中府距离济源县不是很远,我想肯定有河中府的人前来济源县,你还是要多多注意一些,不要被人发现了,河中节度使王重盈的实力,不是我们可以匹敌的,你义兄的事情,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实话实说,我不敢保证,能够有机会对付王重荣。。。”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骆文化就摇头了。

    “裴兄,此事你不用多说,我明白,其实我的想法早就改变了,你和秦风说的那些话,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不会强人所难,其实义兄在天之灵,也不会让我白白的送命。”

    裴常昊点点头。

    “骆兄明白就好,这样我也放心了。”

    。。。

    骆文化离开厢房之后,裴常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骆文化、秦风、苏春华、苏春贵以及孟代平,这五个人,与他就是一个团体,裴常昊必须将这些人紧紧的团结在自己的身边,该说的话一定要说透,说明白,这样今后做事情才能够心无旁骛。

    五个人之中,骆文化的心态是最为复杂的,裴常昊感觉到,骆文化还有一些事情瞒着自己,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裴常昊不会去关注,但若是这个秘密,影响到今后的发展了,那就必须要弄清楚弄明白了。

    站起身来的时候,裴常昊捏紧了拳头,他终于要迈出坚实的第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