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五十四章?? 家底
    裴常昊回到裴家庄的消息,终于传出去了。

    整个的裴家庄,还算是平静。

    族长的要求随即也在庄园内传开了,有关裴常昊回到裴家庄的事宜,不准对外宣扬,庄园内知晓就可以了。

    其实裴常昊回到裴家庄的事宜,想要完全保密不大可能。

    济源县城外的裴家庄,其占地面积甚至要大于济源县城,且济源县城里面的大部分商铺,都归于裴家庄所有,作为河中最大的世家,裴氏家族东眷房占有的耕地数量也是庞大的,这让裴氏家族的子弟不用操心农耕和生计,可以专心致志的读书。

    裴家庄是裴氏家族东眷房的核心所在,还有一些东眷房的家族子弟,没有居住在裴家庄,散落在周遭,当然,这些散落出去的子弟,基本都不是家族的核心子弟。

    凡裴氏家族东眷房的嫡出子弟,全部都居住在裴家庄。

    裴氏家族东眷房不准家族子弟经商,包括庶出的都不行,凡违背此规矩之人,都是要逐出家族的,当然,府邸里面的下人是可以经商的,毕竟经商能够为家族带来大量的收入。

    回到家中的裴常昊,正在翻阅账簿。

    账簿有些复杂,不过裴常昊还是能够轻易看懂。

    “一百顷良田,那就是一万亩啊,家里居然有这么多的良田啊,一亩田每年的佃户上缴小麦二斛,等等,我算一算,一石为十斛,两万斛就是两千石,小麦的价格为每石一两二钱银子,合计就是两千四百两银子,嗯,不划算,还是拥有粮食好一些,就这样定了,今后佃户上缴的粮食,存在库房里面,不要交易了。。。”

    “济源县城内有店铺二十七家,租赁出去店铺二十三家,每间店铺一年可以获取白银三十两,合计租赁费用六百九十两银子,自家京营的店铺四家,每年的收入约为一百五十两银子,这样算起来,租出去和自家经营,收入没有多大的差别啊。。。”

    “有酒楼一家,名为聚贤楼,赌坊一间,这、怎么还有一家青楼啊,有意思,我来看看酒楼、赌坊和青楼的收入是多少,酒楼每年的收入为两千两白银,赌坊每年的收入为一万两白银,青楼每年的收入为一万五千两白银,合计是两万七千两白银。。。”

    “看样子这钱不好挣啊,和我以前的想法有一些出入,这么大的家产,每年的收入不过是三万两白银左右。。。”

    放下账簿的时候,裴常昊有些发懵,在他的印象里面,士绅家族主要还是兼并土地,至于说插手商贾的事宜,唐朝的时候好像不是特别明显,明朝这方面的情形最为常见,不过唐朝对于商贾是很宽容的,允许自由经商,商贾的地位也不是特别低下。

    隐隐的,裴常昊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裴氏家族能够屹立千年而不倒,家族人才辈出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家族相当的富裕,拥有大量的钱财。

    为什么朱温掌控权力之后,会对裴氏家族下毒手,原因好像也明确了,朱温盯住的就是裴氏家族拥有的巨额财富,人家才不管你裴氏家族有多么深厚的底蕴。

    再一次拿起账簿的时候,裴常昊的内心有些笃定了,既然拥有了这么多的财富,他就可以放手做不少的事情了。

    翻到库存的时候,裴常昊有些傻眼了。

    “四千两白银,一百石大米,二百石白面,此外就是绫罗绸缎了,这是怎么回事,每年那么多的收入,最终的库存怎么这么少,那么多的银子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裴常昊想到了父亲裴澈留给他的黄金白银,折合也就是三千五百两银子,两两相加,一共不到八千两银子,还不及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放下手中的账簿,裴常昊拿起了桌上支出的那本账簿。

    “每年调拨到京城的白银有两万两,我的天啊,怎么需要用度这么多的银子。。。”

    账簿上面的支出项,颠覆了裴常昊的认知,在他看来,父亲裴澈身为朝中的宰相,在京城的用度是绝无问题的,不说往家中运送钱粮,至少不需要从家里拿出去银子倒贴。

    难不成大唐朝廷的宰相,都是那么清廉,都需要从家里拿钱来补贴家用吗。

    这不可能,千里做官只为财,如果在朝中做官,家人都无法养活了,那还做官干什么。

    京城的开销,裴常昊无法知晓,短时间内也无法弄清楚,但这成为了他心中的疑团。

    “父亲去世近一年时间了,应该说这一年还是有一些收入的,为什么库存的钱粮数目如此之少,收入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再次放下账簿的时候,裴常昊陷入到沉思之中。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家里的事情都不能够弄清楚,还怎么打理外面的事情,不过刚刚回到裴家庄的裴常昊,是不大可能大动干戈的,但钱财方面的支出,他必须要弄清楚,唯有理顺了家里的事情,裴常昊才能够心无旁骛的外出做事情。

    管家肯定是清楚所有开销的。

    气喘吁吁的管家,进入了书房。

    裴常昊看着管家,和颜悦色的开口了。

    “管家,我刚刚回到家里,很多的事情都需要您来打理,辛苦您了。”

    管家看了看桌上的账簿,连忙对着裴常昊行礼。

    “郎君,这都是仆应该做的,明日的酒宴,仆已经安排好了,仆已经列出菜单,请郎君过目,定下来之后,仆就可以准备了。”

    管家准备从怀里掏出菜单的时候,裴常昊摆摆手。

    “菜单的事宜,管家您确定就可以了,我不需要过目,明日的宴请很重要,酒宴全部都安排在厢房,上菜之人确定下来,上完菜之后马上离开,不可逗留,府邸其他人不可随意穿行,管家您负责倒酒。。。”

    管家点点头。

    “好的,仆记住了。”

    裴常昊看了看神色平静的管家,再次开口了。

    “管家,账簿我已经看过了,从现在开始,家中的支出事宜,我需要知晓,家中田地、商铺、酒楼、赌坊和青楼等,每年的收入折合为三万零二百四十两白银,以前每年需要往京城运送两万两白银,现如今不需要了,所以每年还是能够结余一些钱粮的。。。”

    管家看了看裴常昊,没有特别吃惊,只不过厚厚的两本账簿,裴常昊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完全看清楚了,这不简单。

    “郎君的吩咐,仆知道了,郎君刚刚回家,吃饭之后去了族长大人那里,仆来不及禀报府邸开销的事宜,去年的时候,家里曾经给王重荣送去五千两黄金,当时一下子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黄金,族长大人帮忙拿出来了一些,去岁到今年的收入,大都拿去还给族长大人了,这件事情,族长大人专门吩咐过,不要告诉郎君。”

    裴常昊的脸色瞬间变化了。

    “什么,还给王重荣这个王八蛋送去了五千两黄金吗。”

    管家点点头,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

    “送去黄金之人,也被王重荣斩杀了。。。”

    裴常昊点点头,这就能够解释了,为什么库房里面没有多少的钱粮,为什么去年的收入账簿上面看不到,送给王重荣五千两黄金,这样的支出,账簿上面是不会记下来的。

    裴澈是东眷房的领军人物,被王重荣抓住了,家族着急很正常,不过只要稍微分析,就知道王重荣绝不会放过如此之好打击东眷房的机会,而族长决定送给王重荣五千两黄金,目的是救下裴澈,但这个决定恰恰促使了王重荣毫无顾忌的动手。

    送去钱财,就是示弱,王重荣是节度使,岂能不明白其中道理。

    这是典型的病急乱投医。

    好在王重荣被骆文化的义兄常行儒斩杀,否则穿越的裴常昊,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想法设法的杀掉王重荣。

    “好了,管家,已经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不知道家里是否还欠着堂伯父银子,如果还没有还清,今年年内一定要全部都还了。”

    “禀报郎君,全部都还清了,只是这酒楼、赌坊和青楼,维持的有些艰难,仆还想着,若是郎君没有回来,仆准备请求族长大人派人帮忙来经营,如今郎君回来了,这些事情就好办了。。。”

    裴常昊点点头。

    “嗯,家里的事情,还是尽量少麻烦堂伯父和家族,我们自己能够做的,尽量做好,家里出现变故之后,府邸里的不少人都离开了,从明日开始,管家您去安排布置一下,愿意回来做事的,还是可以回来,至于说酒楼、赌坊和青楼的经营事宜,我来思考。”

    管家的脸色瞬间发白。

    “郎君,您可不能直接插手酒楼、赌坊和青楼的经营事宜。。。”

    裴常昊笑了笑。

    “管家,您不用担心,家族的规矩我知道,我不会直接去经营的。”

    管家点点头,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

    “管家,家中遭遇了这么大的事情,您一直帮忙打理,我就不说感谢的话语了,这是五片金叶子,您一定收下,万万不要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