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五十二章?? 家和万事兴
    辰时,正是晨读的时间,济源县城外的裴家庄,传来郎朗读书声,外面几乎看不见人。

    裴澈的府邸,在裴家庄的西面,单独的府邸,朱漆的大门,雪白得到围墙,只是这大门看上去有些陈旧了。

    裴常昊拉着马,一步步走向府邸的时候,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他身边的骆文化、秦风、苏春华、苏春贵和孟代平等人,神情肃穆,跟在裴常昊的身后,一言不发。

    裴澈及家人被原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杀害,仅仅剩下裴常昊,被裴澈派遣的下人接走之后,整个的府邸就空下来了,剩余的也就是几十个下人。

    已经过去快一年时间,偌大的府邸情形究竟如何了,这是裴常昊首要关心的一点。

    从府邸当下的情况,裴常昊可以推断裴氏家族对于父亲裴澈是什么态度。

    快要走到府邸门口的时候,一个丫鬟提着木桶,从侧门走出来了。

    丫鬟抬头,看见了牵着马的裴常昊,瞬间愣住,脸色发白,身体颤抖。

    过了足足十秒钟,丫鬟才反应过来。

    “小、小郎君回、回来了,仆拜见小郎君。。。”

    丫鬟手中的桶,掉落在地上,丫鬟已经站立在裴常昊的面前,行万福礼。

    待到丫鬟行礼后,裴常昊开口了。

    “府邸里面还有多少人,家族中人没有询问府邸的事宜吗。”

    “回、回小郎君,府邸里面还有十人,家族没有提及府邸的事情,族、族长大人说了,这是阿郎的府邸,小郎君外出游历,迟早要回来,任何人不得插手干涉。。。”

    裴常昊点点头,心里有底了。

    府邸的大门打开了,府中所有的下人,都来到了大门外面。

    裴常昊注意看了看,有二十来人。

    早有下人过来,帮着牵马了,府邸后院有专门的马厩。

    裴常昊从正门进入府邸的时候,奴仆跪地行礼,丫鬟则是行万福礼。

    “我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了,多亏你们帮忙看护府邸,我走的时候,例钱也没有留下,这次回来,一并给你们结算例钱,家里的粮食怕是不多了,我带了一些回来,还有肉食,也一并带回来一些,安排厨房,中午的时候,好好做一顿饭,我与大家一同吃饭。”

    整个府邸的结构布局,早就镌刻在裴常昊的脑海里面,这里他太熟悉了。

    骆文化等人,早就有下人带着,前往房间而去,这方面倒是不需要裴常昊亲自来安排。

    一个有了一些白发的老人走过来,准备再次给裴常昊行礼。

    “管家,不用行礼了,我正要找您,这是一百两银子,您帮忙算一算,府邸里面每个人的例钱是多少,今后这府邸里面的事情,还是需要您来操心。”

    看着裴常昊递过来的布袋,管家连连摇头。

    “郎君,府邸下人每月的例钱,族长都派人送来了,还送来了一些粮食,仆想着您回来了,准备去给族长禀报,要是郎君准许,仆安排好府邸的事宜,就前去禀报。。。”

    裴常昊摇摇头。

    “不用前去禀报了,一会我去族长那里禀报,告知族长我回来了,感谢族长对家里的照顾,快一年时间,家里的众人都辛苦了,他们能够坚守,我很感激,例钱还是要给,包括那些离开府邸的人,也要适当给予一些例钱,他们被迫离开府邸,是我的缘故。”

    管家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其实管家看见裴常昊之后,好一会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感觉到自家郎君变化太大了,特别是气质方面,稳重老练,举手投足都带着自信,对府邸的下人,态度好了很多,以前郎君在府邸的时候,不会正眼看他们这些人,稍不如意还会斥责甚至打骂,记得有一次丫鬟端过去的茶水稍微热了一些,郎君被烫着了,硬是要丫鬟脱光衣服跪在院子里,那可是冬天,要不是夫人出面制止,丫鬟肯定活不下去了。

    管家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对于自家的这位小郎君,很是担忧,这位小郎君,性格内向怪癖,做事情偏激,不善处理与他人的关系,时常与家族兄弟之间发生争执,言语稍有不和,就要发怒,最为关键的是,小郎君不会体谅他人的难处,不知道关心和体谅人。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管家觉得,小郎君就算是遭遇到重大的打击,也不可能有根本性的改变,顶多就是一段时间收敛一下,不长时间就要恢复本性,今后家中下人的日子未必好。

    可现如今的小郎君,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管家不敢相信,他还要问清楚。

    “郎君,留在府邸的下人,都是家生子,每月的例钱最多五百文钱,按照您定下的规矩,他们在府邸的吃穿住行,都要从例钱中扣去的,族长送来的例钱,仆没有扣除,全部都发下去了,下人的例钱是足够了,还有,府邸里面的钱财,仆没有敢动,一直都封存,郎君回来了,仆也要给郎君交付账目了。”

    管家的啰嗦,让裴常昊有些心烦,这些事情,他已经安排了,管家照着做就是了,不过他从管家的态度之中,琢磨到了其他的意思,看样子他前身的那个裴常昊,为人的确不咋地。

    家和才能万事兴,看样子就算是得到了裴氏家族的接纳,自己也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管家,以前我少不更事,定下的规矩,不合适的地方,您直接提出来,改过来就是了,府邸众人的例钱,决不能扣除,众人的例钱,决不能低于其他宅院的,刚刚我说过了,族长送来的例钱,是大家伙应该得到的,我既然回来了,也要给大家伙例钱,这是对大家伙的感谢,也希望大家伙今后在府邸好好做事情。”

    “至于说家中的钱财,依旧还是管家您来打理,我看一看账目就可以了。”

    府邸究竟有多少的钱财,裴常昊还真的没有印象,应该说裴氏家族能够常年屹立不倒,拥有丰厚的钱财也是一个方面,裴澈曾经是朝廷的宰相,应该说还是有一些钱财的,再说了,自黄巢造反以来,京城一直都不安稳,为了保险起见,裴澈肯定会将大部分的钱财运回老家,不会放在京城。

    裴常昊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如果府邸里面有足够的钱粮,倒是能够解决很大的问题。

    裴常昊绝对想不到,他简短的几句话,在管家这里引发惊涛骇浪。

    小郎君从不认错,哪怕就是错的离谱,也会为自身辩解,这是管家最为深刻的印象,可刚刚小郎君开口,居然将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连续几次说以前做错了。

    管家有些发愣,他对小郎君太熟悉了,此刻感觉到身边的小郎君,有些陌生。

    看见管家的样子,裴常昊微微摇头。

    “管家,还有两件事情,您马上操办一下。”

    管家反应过来了,连忙躬身对着裴常昊开口了。

    “郎君吩咐,仆听着呢。”

    “第一件事情,准备一份礼物,吃过午饭之后,我要专程去拜见族长,我要代父亲大人,感谢族长的照顾,父亲大人被他人胁迫,卷入到朝廷纷争,总是给家族带来的灾祸,父亲大人故去了,我侥幸活下来,定要替父亲大人给家族赎罪。”

    “第二件事情,精心准备两桌酒宴,明日我要请族长大人,家族的长辈到家里来吃饭,以前我不明事理,让族长和家族的长辈操了很多心,我要向族长和家族长辈赔礼致歉。”

    管家的脸色变了,身体也微微颤抖,如果说小郎君前面的安排,可能是因为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性子略微变得谦和一些,知道体谅下人的苦楚了,可刚刚的安排,就不能够仅用性子变得谦和一些来理解了。

    “郎君,仆知晓了,仆马上就去做。。。”

    裴常昊点点头,看着管家再一次开口。

    “管家,我回家的消息,暂时不要说出去,我需要静一静,不想有人打扰,来到府邸的客人,管家帮忙安置一下,看看他们有什么要求,能够办到的马上办理。”

    。。。

    午饭好了,一共四桌,全部都摆在大堂。

    骆文化等人单独一桌,府邸其余人两桌。

    裴常昊进入大堂的时候,与府邸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微笑点头。

    管家跟随在裴常昊的身边,脸上带着舒心的神情。

    端起酒碗的时候,裴常昊对着所有人鞠躬。

    “大家伙都端起酒碗吧,不能喝酒的,以茶代酒,家里遭遇大难,承蒙各位不离不弃,依旧在府邸坚守,我向大家伙表示感谢,以前我在府邸的时候,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现在想来,着实不应该,我在这里给大家伙赔罪了。”

    “家和才能万事兴,父亲大人的在天之灵看着我,也看着诸位,我以为,父亲大人想着我们好好的活下去,想着裴氏家族继续兴盛,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要同舟共济,做好家里的每一件事情,不给家族惹麻烦。”

    “这碗酒,代表了我的感激,代表了我的歉意,也代表了我的期盼,诸位和我一起,喝下这碗酒,我们从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