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五十一章?? 胸有成竹
    夜深了,村子周遭异常的安静。

    进入十一月,北方的气候变得阴冷,冷风吹在身上有刺骨的感觉。

    这样的气候,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裴常昊依旧感觉到寒冷,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穷苦的百姓害怕过冬天,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和棉被,那是真的会冻死人的。

    骆文化进入了裴常昊的房间,一边跺脚哈气,一边开口了。

    “裴兄,明日就到济源县了,马上就要回家,是不是还在担心家中的事情啊。”

    裴常昊点点头,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一个好汉三个帮,穿越到唐末乱世,还是要有背景和靠山,否则就算是有逆天的本事,也难以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出头,裴常昊可以不在乎秦氏家族的退缩,可以不在乎父母双亡的困顿,但他真的承受不起被裴氏家族彻底抛弃的局面。

    裴氏家族的底蕴,不容小觑,裴氏家族的根基,异常强大,想着大有作为的裴常昊,如果得到裴氏家族的支持,就等于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面,走上一条快速壮大实力的捷径,如若不然,他就真的需要白手起家了。

    距离大唐彻底灭亡只有二十年时间了,朱温、李克用、李茂贞、王重盈等节度使已经拥有了强悍的实力,王建、刘仁恭、杨行密、马殷、钱镠、钟传、王审知、刘隐、曲承裕等即将在唐末和五代十国掀起风浪之人,也在快速的崛起,五代十国的格局正在逐渐形成。

    穿越的裴常昊,这个时候插一脚进去,一方面需要另辟蹊径,以超前的睿智、先进的理念和超强的气魄硬生生的打出来一片天地,首先立足和自保,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需要强有力的后援和背景,让他人不敢随意的觊觎。

    第一个方面,裴常昊倒是不担心,他脑子里面的东西,是这个时代的人不具备的,关键时候可以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可第二个方面,就不好说了。

    如果没有裴氏家族的支持,裴常昊接下来要走的路,异常艰难。

    唐末不知道有多少逐渐崛起的力量,尚在萌芽状态的时候,就被无情的扼杀。

    管中窥豹,穿越虽然才两个多月的时间,可裴常昊自信摸到了这个时代的脉搏。

    此刻的裴常昊,异常的清醒,他有着让裴氏家族刮目相看的办法和自信,但事到临头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紧张,无他,这一步太关键了。

    眼看裴常昊没有马上开口说话,骆文化接着开口了。

    “裴兄,其实你不用过于的担心,我相信裴氏家族不会拒绝你。。。”

    裴常昊抬头看向骆文化,神情变得专注。

    “骆兄为何这样说,我虽然是裴氏家族子弟,可毕竟是朝廷罪臣的儿子。”

    骆文化略微思索了一下。

    “裴兄,裴氏家族延续千年,一直都是名门望族,别的不说,裴氏家族在本朝做官之人,数不胜数,历任朝中宰相都有十多人,如此深厚的底蕴,哪里是一般家族具备的,你的父亲裴澈大人,也是朝中宰相,不过是被逼迫,拥戴襄王李煴,若不是王重荣那个孽障,裴澈大人不可能被杀害。”

    “义兄曾经到过济源,慕名前往裴氏家族,后来专门和我说,裴氏家族的子弟,个个都是满腹经纶,不同凡响,如此知书达理的世家,定是宽容的。”

    “我以为,河东裴家,对于本族的子弟,更应该宽容,特别是裴氏家族子弟遭遇到外界排挤和算计的时候,更应该偏袒家族子弟,否则,裴氏家族怎么可能屹立千年而不倒。”

    “退一步说,祸不及子孙,就算是朝廷依旧要追究裴澈大人之责任,也不应该牵涉到裴兄的身上,更不可能祸及裴氏家族。。。”

    裴常昊频频点头,骆文化说到最后,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丝的笑容。

    “感谢骆兄的提醒,令我茅塞顿开,今夜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骆文化苦笑着摆摆手。

    “裴兄客气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不过是从旁人的角度分析,对于裴氏家族的事宜,也不是很清楚,裴兄熟知一切,此番回家该要如何应对,裴兄早有定夺。”

    骆文化还真的不是客气,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裴常昊的表现只能用神奇来形容,或许裴常昊真的在大漠之中真的有不一般的际遇,骆文化自愧不如,所以在裴常昊的面前,他愈发的低调。

    裴常昊的确想的更深一些,仅仅是被裴氏家族接受,没有太大的作用,他需要依托裴氏家族,壮大自身的力量,当然,此事不能够操之过急,但也不能够耽误太久。

    。。。

    天色微明。

    洗漱之后,裴常昊走出了房间。

    秦风等候在房间的外面。

    秦风的眼睛里面,能够看见血丝。

    “秦兄,一夜未眠吗。”

    秦风点点头,对着裴常昊抱拳。

    “裴兄,您的话,我想了一整夜,虽然没有能够完全明白,但也有了一些领悟,我有一个问题,思索了很长时间,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明白。。。”

    “秦兄,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尽管询问就是,我们一同来探讨。”

    秦风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依照裴兄所说,父亲的选择没有错误,是为了能够保全秦氏家族,若是父亲逞一时之气,可能为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这样说来,我秦氏家族这等的小家族,无权无势,无依无靠,那就只能任人宰割吗,如果说的更加明确一些,寻常的百姓,务必要循规蹈矩,就算是遭遇到他人的欺凌,也要忍让,也要忍气吞声,万万不能够反抗,否则就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裴常昊看着秦风,眯起了眼睛,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秦风居然会提出这等的问题。

    这是一个延续几千年的问题,就算是千余年之后,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依旧纷争不断。

    秦朝造反的陈胜,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激励了很多地位卑贱之人,可惜的是,无情的事实,打断了平民阶层的梦想,朝政依旧由权贵阶层把控,唐朝科举考试制度的确立,让不少的平民子弟,也能够通过科举考试入朝做官,可这些入朝做官的平民子弟,一旦踏入龙门,身份随即变化,同样进入了权贵阶层。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一千多年前,孟子就提出这样的观点和认识,千百年来,被读书人接受,更是被寻常百姓接受。

    “裴兄,我说的有些多了,我只是觉得,父亲应该有其他的选择,家族应该有其他选择。”

    秦风再一次的开口,让裴常昊突然明白了。

    秦风并非想的那么深远,也绝不会去质疑千余年前的孟子,秦风只是不接受秦氏家族做出的选择,又无法否定父亲做出的选择,所以才会想到,秦氏家族是不是有其他的选择。

    “秦兄,不必想的太多,你只需要想明白两件事情,第一,遭遇到重大事情的时候,你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想清楚明白了,就毫不犹豫的去做,不必被其他事情左右,第二,相信至亲之人,面临选择的时候,父母和家人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不管他们所做的选择你是不是能够接受。”

    “想明白了这两点,你脑子里面的疑问,就应该消失了。”

    秦风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微红,对着裴常昊再次抱拳。

    “明白了,明白了,感谢裴兄的提醒,我总算是明白了。。。”

    裴常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秦风是弄明白了,他差点迷糊了,刚刚还想着说出不要强人所难的观点,却发现这个观点万万不能说。

    秦风回到房间去收拾了,裴常昊来到了苏春贵和孟代平的房间。

    自从负责看护钱财以来,苏春贵和孟代平一直都住在一个房间里面。

    苏春贵和孟代平已经收拾完毕,一大一小两个木箱子。

    “春贵,箱子里面还有多少钱财。”

    苏春贵看了看孟代平。

    “昊哥,小木箱子里面,有一颗夜明珠,是孟代平父母留下的,二百五十二片金叶子,其中孟代平父母留下的金叶子两百片,耶律阿保机送给您的金叶子五十片,其余金叶子二片,大木箱子里面,有黄金四十锭,白银八十锭,其中十锭黄金是孟代平父母留下的。。。”

    苏春贵说完之后,孟代平皱了皱眉。

    “春贵哥,这些钱财全部都是郎君的,我什么都没有。”

    大小木箱子里面,所有黄金白银,折合起来,刚好相当于三万两白银,一颗夜明珠,如果在晋州交易,至少价值六万两白银,合计就是九万两白银。

    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庞大,其实不然,若是要组建军队,消耗巨大,这些钱财不可能维持很长时间,毕竟裴常昊所要组建的军队,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军队。

    裴常昊的身上还有十一片金叶子,那是从土匪老巢里面搜出来的,至于沿途交易获取的白银,全部都交给苏春华,由苏春华负责沿途的开销。

    “孟代平,你父母留给你的钱财,算我借用的,将来一定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