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四十六章?? 各怀心事
    “阿保机,明日我们出发,回到阴山去,裴常昊的话语提醒我了,当下我们不大可能在中原招募到侍卫亲军,汉人对我契丹人,本就有不好的看法。”

    耶律阿保机看着耶律恒德谨,脸上露出了无所谓的神情。

    “师父,我与大哥刚刚结拜,还想着在延州停留一两日的时间,好好与大哥聊聊,师父没有察觉到吗,我这个大哥,认识可不一般,他不过比我大一岁的年纪,说话太有心机,我要向他学习学习,我想过了,中原大乱,我契丹有了太好的机会,务必要趁着这个时机,壮大自身的力量,回去之后,我就给伯父大人禀报。”

    耶律恒德谨微微的摇头。

    “阿保机,你是契丹人的希望,契丹一定会在你的手中壮大起来,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闷头壮大自身的力量,你的伯父耶律释鲁大人的处境有些危险,要不然他也不会着急的任命你为侍卫亲军的总管,并让你在一年之内组建三千人的侍卫亲军,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这个机会,组建一支强悍的侍卫亲军,手中有了军队,才真正有实力,至于说中原大乱,我契丹有了壮大的机会,此事耶律释鲁大人也清楚,不过是有心无力罢了。”

    “我契丹高层乱的太久了,你争我夺,长期内耗,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统领契丹,成为契丹人的大首领,这个人就是你,所以,你的安全是最为重要的。”

    “阿保机,我们可以信任裴常昊,他为人豪爽大度,与你结拜为兄弟,自然不会伤害你,可我们不能信任其他的汉人,包括那个秦风,汉人与我契丹有深仇大恨,你的身份特殊,一旦暴露出去,会引发各方的注意,甚至可能遭遇到追杀,回到阴山之后,你与裴常昊结拜为兄弟的事宜,暂时不要传扬出去,高层有些人,很有可能抓住此事做文章,那样对你很不利,等到你的力量足够强大,到时候你说出来的任何话语,其他人才不敢反驳。。。”

    耶律阿保机扭头看向了耶律恒德谨。

    “师父,您的话没有说完。。。”

    耶律恒德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阿保机,你觉得你大哥裴常昊此人,能力究竟如何。”

    耶律阿保机略微的思索了一下。

    “师父,我觉得,大哥比我厉害,不过他的父亲是大唐朝廷的罪臣,全家都被杀了,所以大哥他没有机会,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就算不错了。。。”

    耶律恒德谨摇了摇头。

    “阿保机,你不要忘记了,你小的时候,也是遭遇大难的。”

    耶律阿保机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寒芒,那段时间的经历,他永远不会忘记,祖父耶律匀德实在契丹高层斗争之中被残酷杀害,父亲与叔叔伯伯为了活命,全部都逃走了,躲起来了,偏偏这个时候,他耶律阿保机出生了,祖母异常喜爱他耶律阿保机,担心他被仇人所杀,想方设法隐藏他的行踪,甚至在他的脸上抹上灶灰,防止被人认出来了。

    这样东躲西藏、担惊受怕的日子,阿保机过了足足五年。

    正是这种从小开始的磨砺,让十五岁的耶律阿保机异常成熟稳重。

    “师父,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将来大哥很有可能成为我契丹的威胁吗。”

    耶律恒德谨略微的思考,字斟句酌开口了。

    “阿保机,我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中原太乱了,节度使之间杀来杀去,争夺权势,裴常昊这等有能力的人,一旦被节度使发现,又不愿意归附,难以保住性命,襄王李煴谋逆篡位,此事你是知道的,裴常昊的父亲叫裴澈,拥立李煴,被敕封为门下侍郎,这是谋逆的大罪,所以裴澈全家被杀,裴常昊侥幸躲过这场灾难,可想要抹去谋逆的罪名,几乎不可能,我们还是要多多关注裴常昊,万一他在中原呆不下去了,就很有可能到阴山去。。。”

    耶律阿保机的脸上露出一层寒芒。

    “师傅,您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做,如果我算计大哥,要遭遇天谴,大哥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就算是无法在中原立足,大哥也不一定会到阴山去找我,师父说到伯父大人面临的危险,我也有所察觉,我听师父的,明日就出发,回到阴山去,这次来到中原,结识大哥,是我最大的收获。”

    耶律恒德谨看了看耶律阿保机,无奈的摇摇头,他清楚耶律阿保机的脾气和性格,就算是他这个师父,也不能背着耶律阿保机做出决定,做那些耶律阿保机不愿意的事情。

    其实耶律恒德谨早就有了杀心,对待裴常昊这种有勇有谋的人,要么就为自己所用,要么就杀掉,不能够给其壮大力量的机会。

    裴常昊太聪明了,居然与耶律阿保机结为了兄弟,让耶律恒德谨没有了动手的机会。

    。。。

    趁着酒劲,秦风说及了裴常昊与耶律阿保机结为兄弟的整个过程,其中未免有夸大的部分,特别是裴常昊出手对付耶律恒德谨和乌涂的经过,更是说的绘声绘色,苏春贵和孟代平听得津津有味,苏春华的眼睛里面带着崇敬和羡慕,骆文化则是眯起了眼睛。

    骆文化和苏春华天黑之后就回到了酒店,这倒是裴常昊没有预料到的。

    秦风说完,有些疲倦了,打算回到房间去歇息,苏春贵和孟代平连忙站起身来,搀扶秦风,他们还想着跟随秦风到房间去,询问整个事情的细节,苏春华也站起身来了,打算跟随秦风到房间去,这等的事情,他肯定要清楚,机会合适的时候,就要宣扬出去。

    唯有骆文化没有动。

    众人都离开之后,裴常昊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骆兄,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有什么需要提醒我的地方,也不要藏着掖着。”

    骆文化微微一笑。

    “裴兄,这结拜为异性兄弟的事情,可不是小事情,你是怎么做出决定的,那个耶律阿保机,真的那么厉害吗。”

    裴常昊叹了一口气。

    “耶律阿保机的确很厉害,不要多少年,你就会明白,不过耶律阿保机才十五岁,这个年纪能够厉害到哪一步,关键是耶律阿保机的师父耶律恒德谨,他身上展现出来的杀气,我明确感受到了,如果我不能够与耶律阿保机结拜为兄弟,可能就给自身惹下大麻烦了。”

    骆文化有些无语,你裴常昊也就是十六岁的年纪,如此的老成持重,算无遗漏,这该怎么说,耶律阿保机的师父耶律恒德谨,头发胡子全白了,经历丰富,眼光肯定老辣,看出你裴常昊不简单,担心对耶律阿保机形成威胁,所以才会起了杀心。

    不过仅仅因为一个人有本事有能力,可能对自身形成威胁,就起了杀心,这契丹人是不是太过于霸道了。

    “裴兄,那我们是不是在延州停留一两日的时间,你与耶律阿保机结拜为兄弟,肯定还需要聚一聚的,到时候我们也跟着认识一下,我特别想见到那个耶律恒德谨。”

    裴常昊摇摇头。

    “明日一早就出发,往隰州去,耶律阿保机不会留在延州,肯定要回阴山去,他的师父耶律恒德谨,为人谨慎,不可能让耶律阿保机继续在外面冒险,要知道汉人看不起契丹人,如果耶律阿保机的随从乌涂再一次的惹事,引起了官府和军队的关注,他们就真的走不了了。”

    裴常昊摇摇头。

    “这就不对了,你和耶律阿保机结拜为兄弟,不管怎么说,也要再次聚一聚,就算是想着回家,也要喝下饯行酒,否则就是不懂礼仪了。。。”

    没有等到骆文化说完,裴常昊再次开口。

    “骆兄,我正想着请你帮忙,你帮忙给我写一封信,就说我有急事,必须马上赶到隰州去,明日一早就要出发,来不及辞行了,还请小弟谅解,也请耶律恒德谨师父和乌涂兄弟见谅,将来有机会,我一定到阴山去拜访他们。”

    骆文化有些着急。

    “裴兄,我们没有急事啊,留在延州一两天的时间,也不会耽误事情。”

    说到这里,骆文化猛地明白了,苦笑着开口了。

    “裴兄,你真的厉害,给了耶律阿保机回家的理由,这样也好,大度,我这就写信,写完信让春贵兄弟马上送过去,明日一大早我们出发,前往隰州。”

    骆文化回到房间去写信了。

    裴常昊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步。

    与未来大辽王国的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结拜为兄弟,这应该不是坏事情,不过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他裴常昊与耶律阿保机,将来很有可能成为最为强悍的对手。

    。。。

    耶律恒德谨拿着苏春贵送来的信函,进入了耶律阿保机的房间。

    “阿保机,这是裴常昊写来的信函,他们明日一早离开延州,到隰州去处理紧急事宜,就不与我们道别了,裴常昊请你谅解。。。”

    耶律阿保机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寒芒,笑着开口了。

    “大哥真的厉害,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师父,我们也做好准备,明日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