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四十二章?? 惊诧
    两袋青稞面,的确没有引发城门军士的注意,军士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挥手放行。

    城外的马车都在官道边等候,裴常昊、骆文化和苏春贵,依旧是乘坐一辆马车,依旧是双马拉车,这样速度快一些。

    马车上,裴常昊和骆文化的神情都显得轻松,苏春贵则是带着警惕的神情,时不时侧着耳朵,听一听外面的动静。

    裴常昊本来是打算到城外的军营去看一看,不过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危险的举动,军营的戒备肯定是森严的,若是有军士发现他在远处偷窥,结局肯定不妙。

    不到一个时辰,马车抵达了目的地。

    苏春华正在路口等候,这是约好的时间段。

    扛着一袋青稞面的时候,苏春华脸上的神情是丰富多彩的,不是说到州城去挖钱财吗,怎么带回来了两袋青稞面。

    铁皮箱子放在了桌上,两袋青稞面拿出去了,苏春华自然会和客栈的掌柜交易,这年月,粮食还是宝贵的。

    孟代平进入了房间。

    “孟代平,这是你的父母留给你的两个铁皮箱子,骆文化和苏春贵从槐树下面挖出来了,我到你家府邸和商铺去看了,你们家的府邸,节度使赏赐给了身边的牙将,牙将的小妾住在里面,你们家的商铺,牙军强行的卖出去了,不过至今空闲,你们家的遭遇,很多人都知道,看样子你的父母,为人低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牙军盯上。”

    孟代平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看着桌上的两个铁皮箱子。

    “郎君,这两个铁皮箱子,交由您处置,仆不需要。。。”

    裴常昊微微叹了一口气。

    “孟代平,不管你怎么想,我视你为小兄弟,其实我们两人的遭遇颇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亲眼见到父母和家人被杀,这两个铁皮箱子,是你的父母留给你的,自然属于你,该怎么处置,也是你的事情,我想你的父母,一定会给你留下最为珍贵的东西,好了,将铁皮箱子搬到你的房间去,打开之后好好看看。”

    孟代平瞪大了眼睛。

    “郎君,您、您没有打开铁皮箱子吗。”

    裴常昊皱着眉头,看着孟代平开口了。

    “孟代平,你这是什么话,这是你的父母留给你的物品,我有什么资格打开。”

    孟代平抱着其中一个铁皮箱子,离开房间的时候,裴常昊再一次开口。

    “孟代平,想必你的父母,是希望你平静的生活,好好活下去,如果你愿意遵从父母的遗愿,我不会干涉,你的父母肯定会给你留下足够的钱财,你若是能够找到安生的地方,一定告诉我,我们会送你到目的地,跟随在我的身边,危险重重,不一定能够过上安生的日子。”

    孟代平用力的点头,没有回头,抱着铁皮箱子离开。

    苏春贵帮忙将另外一个铁皮箱子抱过去。

    房间里面,骆文化、苏春华和秦风等人,正在收拾东西,等到孟代平做出决定之后,他们马上开始赶路。

    秦风很快收拾完毕,来到了裴常昊的房间。

    “秦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秦风点点头,略微沉吟一下,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裴兄,孟代平是你的随从,你费劲心思,将其父母留下的钱财找回来,就这么给了孟代平吗,我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属于你啊。。。”

    裴常昊笑了笑,倒是没有强力的反驳秦风,毕竟每个时代的认识不一样,在秦风等人看来,孟代平就是他裴常昊的奴隶,所有东西属于他裴常昊,裴常昊却不是这样的想法,当然,你不能强迫他人的认知都与你的相同,穿越的裴常昊,还需要时间来适应现一切。

    “秦兄,我不是这样看的,不管孟代平是什么身份,属于他的东西,我不能动,更何况是他的父母留下来的东西,孟代平年级还小,骤然遭遇大难,茫然无措,需要时间恢复,我让其跟随在身边,也是想着帮助其走出来。”

    “刚刚我已经给孟代平说了,如果他能够找到去处,或者他的父母早就为他谋划好了今后的生活,我绝不阻拦,如果可能,还要将其送到目的地去。”

    “秦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不是救世主,但做事情有原则分寸,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我的心里有一杆秤。”

    秦风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冒出来一句话。

    “裴兄,你对我秦氏家族,也是这等的看法吗。”

    裴常昊看着秦风,慢慢开口。

    “秦兄,我的态度,在你和无悔先生的面前说的非常清楚,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不会改变,不过有一点你一定记住,倘若我视你为兄弟,你看不上我无所谓,我们各走各路,互不干扰,但若是利用我的信任,利用那份兄弟情,反过来对付我,那我绝不客气。”

    “还是那句话,我视你为兄弟,我为你做的事情,心甘情愿,我可能要求你予以回报,你不愿意,我可能不舒服,但绝不会勉强,不过自此以后,你我之间就是路人了。”

    “王公贵族可以成为我的兄弟,贩夫走卒同样可以成为我的兄弟。”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关键还是这里。。。”

    裴常昊指了指心口。

    秦风看了看裴常昊,没有继续开口说话,突然的抱拳行礼之后,转身离开了。

    一刻钟时间之后,孟代平抱着两个铁皮箱子,来到了裴常昊的房间里面。

    孟代平的眼睛微红,神色有些凝重,与他的年龄明显不符。

    “郎君,这是父母留给我的全部物品,一颗夜明珠,两百片金叶子,十锭黄金,一份契约,父亲写给我的信函,我留下了。。。”

    裴常昊有些发呆,两百片金叶子,相当于两万两白银,至于夜明珠,有价无市,一颗夜明珠至少价值五万两白银以上,这是非常庞大的一笔财富了,寻常的家族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财,他原来以为,孟代平的父母低调,做生意赚取了一些钱财,但也不可能太多,可能说话的时候不注意,透露了什么,被牙军盯上了。

    现在看来,牙军可能是掌握了什么情况,所以才会动手。

    反应过来之后,裴常昊看着孟代平,神色平静的开口了。

    “孟代平,这些钱财都是你的,你大概是有什么话想说,不用担心,直接说就是了。”

    孟代平点点头。

    “郎君,有些话我没有说,其实我不是灵州人,我是安邑人,父母原来在安邑县做生意,我们的家也在安邑县。。。”

    裴常昊的脑子里面闪过一丝光芒,隐隐明白了什么。

    “父亲原来是在安邑县做生意,我只知道安邑县的盐池与父亲有些关系,后来那个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盯上了盐池,父亲觉得有危险,不打算继续做盐池的生意了,去年父亲就带着我们来到了灵州,开始做粮食的生意,这份契约,就是安邑县盐池的。。。”

    唐朝的盐商,富可敌国,当然,能够成为盐商,也不简单,一般人做不到,孟代平的祖上,应该与朝中的权贵有不一般的关系。

    盐税是朝廷赋税的重要收入来源,盐池都是国有,不过经营盐池需要商贾,所以朝廷会将盐池交给商贾打理,要求商贾每年交付足额的税赋,这就导致盐商与官府紧密相连,会经营的商贾,能够从管理盐池过程之中,获取到足够多的钱财。

    唐末节度使专权,盐池的所有赋税收入,都归于节度使所有,朝廷反而插不上手了。

    孟代平的父亲既然经营了盐池的生意,遭遇到各方的注意,也是很正常的。

    孟代平说完之后,裴常昊略微沉吟了一下。

    “孟代平,你的父母从安邑县来到了灵州,本来是想着躲避灾害的,可能是有人专门泄露了消息,所以你们家才会被牙军盯上,导致如此的惨祸,算了,这都是命。”

    “钱财这东西,虽然是身外之物,可没有钱财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天下的很多人,都为了钱财拼命,这一点,你一定要明白。”

    “想必你的父母,给你找到了去处,如果你想过平静的生活,我成全你,不会过问你的去处,只是一路上带着这么多的钱财,务必要万分小心。”

    孟代平对着裴常昊连连摆手。

    “郎君,仆不走,跟在您的身边,这些钱财,仆全部都交给您了。。。”

    裴常昊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看到了孟代平决绝的眼神。

    。。。

    孟代平离开之后,裴常昊没有马上收拾好桌上的铁皮箱子。

    穿越仅仅两个月的时间,裴常昊遇见的事情很多,剿灭了土匪,斩杀了县城集市的黑商,遇见了骆文化,得到了汗血宝马,还得到了骆文化鼎力的支持,灭了一家黑店,救下了秦氏家族的十人十马,令秦风跟随在身边,在温池县的时候,机缘巧合让孟代平成为随从,想不到孟代平居然是盐商的儿子。

    这些事情,在那些节度使看来,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可对于裴常昊来说,意义不一般,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力量总是一点一滴聚集起来的。

    裴常昊相信,只要坚持目标,不用多长的时间,就能够拥有自身的力量,足以在乱世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