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三十九章?? 改变行程
    天还没有亮,敲门声响起,裴常昊打开房门,秦风与秦无悔都站在外面。

    “秦兄,无悔先生,已经有决定了吗。”

    秦风和秦无悔同时点头,开口说话的还是秦无悔。

    “常昊小兄弟,我们做出决定了,兹事重大,牵涉到整个的秦氏家族,没有得到族长的首肯,我们不能够擅自做出决定,还要请你谅解,秦风与我商议了,由他代表我秦氏家族,跟随在你的身边,接下来你们赶路期间的吃穿用度,全部由我秦氏家族负责。。。”

    裴常昊脸上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说,秦无悔还是老辣,做出的这个决定滴水不漏。

    “也好,请秦兄做好一切准备,我们原准备卯时出发,既然秦兄与我们一道赶路,那就稍微耽误一会时间,等待秦兄收拾完毕,一起出发。”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秦无悔再一次开口。

    “常昊小兄弟,这一路上,我们可否同行。。。”

    裴常昊摇了摇头。

    “无悔先生,我们还要在灵州城内办理一些事情,恐怕要耽误一两天时间,你们已经引发牙军军士的注意,为了安全起见,这一路上就不要停歇,直接回到晋州去,抵达晋州之后,我还要专门前去拜访你们秦氏家族。”

    秦无悔点点头,很干脆的开口了。

    “也好,回城之后,我们略微收拾一番,辰时之前也要出发,直接回到晋州,我会专门禀报族长,等候常昊小兄弟的到来。”

    简单商议之后,秦风和秦无悔骑马前往南门。

    两人前脚离开,骆文化后脚就来到裴常昊的房间。

    “裴兄,怎么样,秦氏家族是什么态度。。。”

    裴常昊笑了笑。

    “在我的预料之中,秦氏家族没有做出决定,从今日开始,秦风将代表秦氏家族,跟随我们一道赶路,且这一路上的衣食住行,全部由秦氏家族买单了。”

    骆文化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哼,老狐狸,等于什么都没说,肯定是那个秦无悔做出的决定,让我们不好说什么。”

    裴常昊眯起了眼睛。

    “骆兄,能够如此很不错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无悔先生不会马上做出决定,也是正常的,按照我们的分析,秦氏家族不过是武师家族,家族不可能有什么权势,也不可能有那么长远的目光,他们能够看到的就是眼前的利益,就是眼前的得失。”

    “更加关键的是,我不过是无名之辈,谁要是将宝押在我这里,担心血本无归,父亲大人出事之后,裴氏家族都没有能够护住我,就更不要说秦氏家族了。”

    骆文化摇摇头。

    “裴兄,你太自谦了,此一时彼一时,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秦风不可能跟随在你的身边,昨夜见到这秦风,我的感觉也不错,此人绝非心机深沉之人,性格豪爽,值得信赖,只不过我没有想到,无悔先生好算计,根本不表态,仅让秦风跟随在你的身边,一举多得。”

    裴常昊摆了摆手。

    “骆兄,不说这件事情了,今日我们就要抵达灵州城,如何取出孟代平父母埋藏的钱财,需要我们仔细筹谋,夜里我仔细想过了,为了避免引发关注,我们需要夜间行动,由春贵与我前去挖出钱财,避开巡逻的军士不难,关键是如何将钱财运送出去。”

    骆文化拼命摇头。

    “裴兄,由我带着春贵前去足矣,灵州城外驻扎有军队,所以城门守卫的军士,检查不会很严格,挖出的钱财,运送出城不是很大的问题,倒是我们今日在哪里歇息住宿,需要认真考虑。”

    裴常昊指了指桌上的地图。

    “这点我想过了,裴兄,若不是需要挖出孟代平父母埋藏的钱财,我们就直接从官道走了,不会绕道进入灵州城池,你看,前往灵州城池的岔道处,有一个村子,这里肯定有客栈,我们就在这里住宿,留下一个两个人看管钱财和马匹,其余人乘坐马车前往灵州州城,我们的动作必须迅速,争取两日之内运出所有的钱财。。。”

    。。。

    苏春华、苏春贵和孟代平全部都准备好了。

    孟代平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眼神有了光泽,整个人看上去振奋很多,说话的时候,脸上偶尔也露出笑容了。

    裴常昊有些庆幸,孟代平毕竟还是少年,亲眼看见父母被杀害,遭受巨大创伤,将所有冤屈仇恨埋藏在心里,以近乎自虐的形态来过日子,如果没有外力的干预,时间长了,必定陷入到仇恨的旋涡之中去,这种人,长大之后,满脑子都是报仇和不信任,自身完全毁掉不说,还有可能因为报仇闯出大祸。

    “春华兄弟,让客栈为我们安排早饭,吃过早饭之后出发,从今日开始,秦氏家族的秦风跟随我们一道赶路。”

    “原来我们打算绕开灵州城,直接前往晋州,如今计划改变了,我们要进入灵州城,且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可能在灵州城内耽误一天到两天的时间。”

    。。。

    卯时,城门刚刚打开,秦风和秦无悔就进城了。

    秦韵姝起身好一会了,坐在酒楼的大堂,其余人也都起身了,好几个人在客栈周遭转悠。

    秦韵姝去敲了秦无悔和秦风的房间,都没有回应,她没有在意,也许是两人一清早起身,到周遭去转悠了,反正吃过早饭之后,众人就要离开温池县,往灵州而去。

    酒楼外面响起马蹄声的时候,秦韵姝站起身来了。

    秦无悔和秦风两人在酒楼外面拉住了缰绳。

    走出大门的秦韵姝,看着马背上的两人开口了。

    “二叔,大哥,这么早,你们这是到哪里去了啊。”

    神色匆匆的秦风,仅仅是对着秦韵姝点点头,飞身下马,缰绳递给了秦韵姝,直接朝着酒楼大堂而去。

    秦无悔下马之后,来到了秦韵姝的面前。

    “韵姝,从今日开始,秦风就要和我们分来了,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做。”

    秦韵姝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了。

    “二叔,什么事情啊,不行,我要跟着大哥,我这就去找大哥。”

    秦无悔的脸也沉下来了。

    “韵姝,听话,不要闹,秦风的确有重要的事情,离开晋州的时候,族长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秦韵姝不依不饶。

    “二叔,我不管,我就是要跟着大哥。。。”

    秦无悔看着秦韵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秦韵姝是族长最为心疼的小女儿,他这个二叔,也不好说什么重话。

    就在秦韵姝准备转身回到酒楼的时候,秦风背着包裹出来了。

    “大哥,我要跟着你一道去。”

    秦风神情镇定,应该是早就有准备,他看了看秦韵姝,坚定的摇头。

    “小妹,听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做,牵涉到家族,你不能跟着我,免得耽误事情,我已经给二叔商议过了,接下来赶路,大家伙一路上会照顾你的。”

    秦韵姝摇着头,上前去拉住了秦风的衣袖,还准备开口。

    秦风脸色微微变化。

    “小妹,时间很紧,我必须马上离开,你不要闹,回到晋州之后,我再行给你解释,缰绳给我。。。”

    秦韵姝不情不愿的递过去缰绳。

    秦风上马之后,对着秦无悔抱拳了。

    “二叔,这里的一切,就托付给您了,小妹第一次出门,您一定要多多照顾,回到晋州之后,我们再行团聚。”

    秦无悔对着秦风挥挥手。

    “知道了,秦风,一路上小心,一定照顾好自己。”

    秦风看了看秦韵姝,以及围过来的众人,拉紧缰绳,打马而去。

    秦韵姝的脸色变得难看,眼睛里面出现了雾气,秦氏家族的其他人,倒是没有多么吃惊,他们大都是家族的武师,时常护送钱财,见多识广。

    秦无悔走到了秦韵姝的面前,摇摇头开口了。

    “韵姝,也就是几天的时间,你就能够见到秦风了,秦风的确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亲自去处理,时间不会很长。。。”

    秦无悔还没有说完,秦韵姝的眼泪就落下来了,她转身冲向了酒楼。

    秦无悔倒是没有追上去,对着围在周边的众人开口了。

    “大家伙回到房间去收拾东西,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出发,离开温池县之后,我们沿途不再停留,直接回到晋州。”

    众人都转身往酒楼走去,秦无悔叫住了其中一人,低声说了几句话。

    大堂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秦韵姝还没有下来,众人都看向了秦无悔。

    秦无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怒气,耍脾气也要看是什么场合,若不是裴常昊察觉到灵州牙军的阴谋,今日所有人都要遭遇到灭顶之灾,那将是秦氏家族无法承受的打击。

    走到三楼,在一间客房面前停下,秦无悔重重的敲门。

    “韵姝,吃早饭了,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要出发,直接回晋州了。。。”

    “二叔,我不吃早饭了,出发的时候叫我。。。”

    “胡闹,这里不是晋州,不是家里,我们每日赶路,都会遇见危险,只是你不知道,若是大家各行其是,不听指挥,早晚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