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三十八章?? 决定
    一壶酒还没有喝完,秦风和秦无悔都放下筷子,心事重重的两人,根本吃不下东西。

    裴常昊倒是没有继续劝酒,也跟着放下了筷子。

    “秦兄,无悔先生,酒喝过了,不管你们做什么样的决定,有句话我还是要说的,秦氏家族不是晋州城内的大家族,至少我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家族,不管想什么办法自保,总归会遇见很多危险,稍不小心就可能遭遇灭族之祸。”

    “晋州紧靠着陪都洛阳,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今后总是会遭受战火的,晋州城内的的大家族还是不少,至少裴氏家族就算的上一个,朝廷一直都盯着裴氏家族,诸多的节度使,也会想办法联系到裴氏家族,期盼得到支持,这些事情,我不说,秦兄和无悔先生也知道。”

    “不过从秦兄和无悔先生的表现来看,倒是没有什么力量拉拢你们秦氏家族,可能秦氏家族的力量也不是很强吧。”

    “这是我的揣测,不一定准确,或许秦氏家族是不愿意卷入到任何纷争之中去。”

    “身处乱世,不管是家族,还是个人,自保都是很难的,陶渊明先生的世外桃源,那是美好的愿望,压根就不存在,所以就算是家族的力量强大,还是要找到依靠的力量,还是要抱团,除非家族能够掌控一切,甚至不在乎节度使武力的威胁。”

    裴常昊话语刚落,秦无悔开口了。

    “常昊小兄弟,你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想着让我秦氏家族,依托你裴氏家族啊。”

    裴常昊看着秦无悔,冷冷的开口了。

    “无悔先生,看来我前面说的那些话语,你没有听进去,我是朝廷罪臣的儿子,侥幸逃脱了性命,尚在漂泊,裴氏家族历来都是忠于皇上和朝廷的,是不是能够冒着得罪皇上朝廷的风险,容纳我这个罪臣之子,我都不知道,所以说,我就是名义上的裴氏家族子弟,与裴氏家族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再说了,裴氏家族虽然是望族,可这些年以来,全部都是依靠皇上和朝廷,从中得到诸多的好处,若是大唐盛世,这样做无可厚非,但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皇上和朝廷早就被架空,没有了任何的权威,如此情况下,裴氏家族若是不能够变通,依旧抱着皇上和朝廷的大腿,怕是也没有什么好的结局。”

    秦无悔瞪大了眼睛,看着裴常昊,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常昊小兄弟,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想着造反吗,你是不是想着将我秦氏家族也拖进去,造反可是灭九族的大罪,我秦氏家族承受不起。。。”

    裴常昊站起身来,走到了秦无悔的面前。

    “无悔先生,我不过是想着好好的活下去,至于你说的那种局面,我还真的没有想过,也许有一天,无悔先生活不下去的时候,就能够想清楚我今日所说的话语。”

    秦无悔看了看裴常昊,低下头不说话了。

    “秦兄,无悔先生,房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可以到房间歇息,也可以在这里商议,我要去歇息了。”

    “那封信,你们最好烧掉,不要让其他人看见,一两天时间之内,你们十人十马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时间长了就不一定了,跟踪你们之人,以及主要筹谋之人,我全部都杀了,这些人长时间不回军营,营里的军士肯定怀疑,好在你们的身份并未暴露,打算谋害你们之人,暂时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所以你们尽早离开温池县,离开灵州,还是安全的。”

    裴常昊刚刚说完,秦无悔抬头。

    “常昊小兄弟,你为什么帮我们,若是我秦氏家族不愿意帮助你,你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裴常昊哈哈一笑。

    “无悔先生,话不能这样说,你们与我无冤无仇,眼看着你们遭遇危险,就算是素不相识之人,也可能出手相助。”

    “该说的我都说了,言尽于此,何去何从,你们明早务必做出决定。”

    裴常昊对着秦风和秦无悔抱拳,转身准备离开了。

    “裴兄别急,我们明日做出决定有困难,如此重大的事宜,家父若是不同意,二叔与我做出决定,也没有用。”

    裴常昊扭头看着秦风,微微一笑。

    “秦兄,你的父亲为秦氏家族族长,恕我直言,族长的眼界与你肯定不一样,既然无悔先生和你都觉得势在必行,族长怎么可能反对,秦氏家族在晋州的处境,族长肯定清楚,局势如此之乱,族长怕是每日里都会担心。”

    “我们之间的合作,暂时不会伤及秦氏家族的根本,这一点毋庸置疑。”

    “若是我没有能力,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也就不需要你秦氏家族帮助了,如同三国蜀主那等扶不起的阿斗,不要说你秦氏家族,就算是裴氏家族,也无可奈何。”

    说到这里,裴常昊挥挥手,扭头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秦无悔慢慢的坐下,陷入到沉思之中。

    秦风依旧站着,看着裴常昊上楼去。

    “秦风,你认为这个裴常昊如何。。。”

    秦无悔突然开口,且双目盯着秦风。

    秦风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秦无悔开口了。

    “二叔,我比不上裴兄,裴兄的勇气和胆识远远强于我。。。”

    秦无悔点点头。

    “秦风,你的确比不上裴常昊,放眼我秦氏家族,无人比得上裴常昊,此子身上有一股霸气,舍我其谁的霸气,依我看,裴常昊将来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秦风眼睛一亮。

    “二叔的意思是说,我们答应裴兄的要求吗。”

    秦无悔摇摇头。

    “这件事情太重大了,我们不能够仓促做出决定,我看明早含糊其辞,应付过去再说。”

    秦无悔还没有说完,秦风摇头紧跟着开口。

    “二叔,万万不要这样做,裴兄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不明白,我们需要明确表态,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若是我们含糊其辞,想着应付和糊弄过去,怕是得罪了裴兄,今后更不好办了。”

    秦无悔看着秦风,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裴常昊心思剔透,我们若是没有明确的态度,那就真得罪他了,我秦氏家族可不能树这样的对手。”

    秦风和秦无悔都沉默了。

    。。。

    “裴兄,你这样做太冒险了,若是秦氏家族告发我们,该怎么办啊。”

    裴常昊看着骆文化摇摇头。

    “骆兄,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秦风和秦无悔不敢这样做,牙军军士要剿灭的对象是他们,队正和队副被杀,得到好处的是他们秦氏家族,牙军军士怎么可能相信他们的话语,若是秦风和秦无悔将此事透露出去,就算是他们离开了灵州,回到晋州也无法立足,杀死牙军的队正和队副,他们将成为节度使的公敌,朱温和李克用也不会放过他们,到时候他们面临的就是灭族的灾祸,所以这一点不用担心。”

    骆文化不放心的摇头。

    “裴兄,就算你说的是,可秦氏家族不愿意归附怎么办,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吗,我们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冒了如此大的风险,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裴常昊叹了一口气。

    “骆兄,想要壮大实力,我们总是需要冒险,我觉得秦风与秦无悔都还不错,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我们的力量就强了很多。”

    看见裴常昊也没有绝对的自信,骆文化更加着急了。

    “裴兄,这等的事情,今后还是不要做了,风险太大,又没有十足的把握。”

    裴常昊轻轻摆手。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就算是秦氏家族不愿意归附我们,至少不会成为我们的对手,所以我们做的一切,还是值得。”

    “好了,骆兄,不用想那么多了,早些去歇息,明日一早还要赶路,孟代平说的事情,你我都好好思考一下,我们究竟想什么办法,能够潜入到他的府邸,将钱财挖出来,灵州乃是节度使的驻地,城外驻扎有军队,我们该如何避开军队,如何将钱财安全运走,都需要认真思考和筹谋,稍有不慎,我们就要遭遇泼天大祸啊。”

    骆文化点点头,看向裴常昊的眼神有些深邃。

    “裴兄,这些钱财,你真的要全部都给孟代平吗,我想孟代平有了那么多的钱财,不一定跟随在你的身边,你可要仔细想清楚啊。”

    裴常昊猛地抬头,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些钱财本来就是孟广平的,该怎么使用,应该是孟代平来做出决定,这世上,的确有很多人,为了钱财人性丧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不过也有一些人,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骆文化的眼睛里面迸射出来一丝的光芒。

    “裴兄说得好,是我想多了,好了,我们都早些歇息,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骆文化离开之后,裴常昊也陷入到沉思之中,刚刚骆文化说的那些话,他还真的有些不明白,难不成世道乱了,人性也全部都沦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