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三十五章?? 决断
    城南,县衙所在地。

    裴常昊也就是好奇,所以想着到城南的官府衙门去看一看,至于说究竟要看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他知道,想要随便进入县衙是不可能的。

    远远的看了一眼县衙,裴常昊转身离开了,波澜不惊,此刻他想到的,就是早些回到客栈去,详细询问一下小厮的过往,从戏班班主的脸上,他感受到了不平凡,恐怕这个看上去机灵和可怜的小厮,来历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裴常昊可没有想着当救世主,他要确保自身的安全,肯定要清楚身边每一个人的底细。

    南门距离县衙不是很远,转过两个弯,走上几十米的路程就到了。

    南直大道的行人不是很多,除非是住在这一带的百姓,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在这里转悠。

    温池县的县城同样不是很大,只是比怀远县县城稍微大一些,人也稍微多一些。

    南门就在前面,裴常昊不自觉的加快脚步,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下来,早些回到客栈,也能够早些做好准备,明日一大早还要继续赶路。

    “咦,他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裴常昊看了看前方,迅速低下头,且走到了骆文化的身后。

    南门甬道口,出现十个骑马之人,他们朝着城西的方向而去,为首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还有一个带着黑面纱的姑娘,其余人都跟在他们的身后。

    这些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裴常昊,他们径直朝着城西的方向而去。

    眼看着十个骑马之人远去,裴常昊才抬起头,一脸的沉思。

    裴常昊身边的小厮,突然看向了几个神色匆匆、也朝着城西方向而去之人,这几个人跟随的目标,好像就是那十个骑马之人。

    小厮的脸上,露出了仇恨的神情。

    骆文化注意到了一切,他本来想着开口询问裴常昊,不过看了看小厮之后,忍住没有说。

    裴常昊看了看小厮,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这些人你认识吗,是不是与你有仇。”

    小厮看了看裴常昊,用力的点点头。

    “郎君,仆认识这些人,他们是官军,从灵州来的官军,他们化成灰仆都认识。”

    裴常昊的脸色有些变化了,他看着小厮,神情变得肃穆。

    “你真的认识这些人,他们真的是灵州来的官军吗。”

    小厮再一次用力点头,表示了绝对的肯定。

    灵州是节度使驻地,从灵州来的官军,肯定是节度使的牙军,相当于节度使的亲卫部队,是节度使最为信任的军队,战斗力也最为强悍,温池属于灵州节制,既然是节度使的牙军,来到了温池县,那就是太上皇,就连县令大人,都不敢怠慢这些牙军的军官军士。

    可这几个牙军的军士,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还跟那十个踪骑马之人,行踪很隐秘,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难道说节度使的牙军,想要对十个骑马之人动手了。

    来不及多想,裴常昊快速朝着南门而去。

    。。。

    回到客栈,骆文化带着小厮,来到了裴常昊的房间。

    苏春华已经为小厮定下了歇息的房间,晚饭也安排好了,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裴常昊看着小厮,平静的开口了。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成为戏班的小厮,你的家人到什么地方去了。”

    小厮身体微微颤抖,踌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开口。

    “郎君,仆叫孟代平,是灵州人氏,仆的父母全部都被官军杀死了,仆的没有家人了。”

    裴常昊微微点头,没有感觉到奇怪。

    “嗯,想必戏班班主发现你的时候,你应该是躺在血泊之中,我如果预料不错,你是被你的父母保护起来,才没有被官军杀死,不过官军为什么要杀死你的父母呢。”

    孟代平的眼泪已经流下来。

    “仆的父母在灵州做生意,储存了一些粮食,卖了之后赚了一些钱,可是被官军盯上了,父母为了避免灾祸上身,带着仆逃离灵州,准备到夏州去,官军没有放过我们,在温池城外动手,杀死了父母,还有跟随逃命的其他人,唯有仆保住了一条命。。。”

    裴常昊微微眯眼。

    “这么说,刚才南门出现的那几个人之中,有动手杀害你父母之人吗。”

    孟代平用力的点头,伸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裴常昊轻轻叹了一口气,对着孟代平挥挥手。

    “知道了,你先去歇息,一个时辰之后吃饭,明日我们就要离开温池,前往灵州了,你的仇,我没有办法帮你报,你如果想着报仇,就不用跟随在我的身边了。”

    孟代平扑通的跪下了。

    “仆愿意跟随在郎君身边,没有想着报仇的事情。。。”

    孟代平离开之后,裴常昊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你是不是有什么疑问,如果有疑问,尽管开口询问,该说的我会说的。”

    骆文化点点头。

    “裴兄,南门骑马的那十个人,你是不是认识,与他们有什么过节吗。”

    裴常昊微微的摇头。

    “我与他们之中的两人,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大漠之中,我们之间不能够算有什么过节,不过也有一些事情,我当初匆匆离开河洛村,与他们有一定的关系,他们是晋州人氏,按说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他们早就应该回去了,怎么还留在温池县啊。”

    骆文化瞪大了眼睛。

    “裴兄,他们是不是一直都在沿途找你啊。”

    裴常昊看向骆文化,果断的摇头。

    “不大可能,我与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大的冤仇,我们之间甚至不相识,他们可能是有什么事情,一路上耽误了吧。。。”

    骆文化略微的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就好说了,这十个骑马之人,只怕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被节度使的牙军盯上了,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也怪他们太过于招摇了,十人十马,任谁看见都会眼红,牙军杀了他们,就能够得到十匹战马,说不定还能够得到不少的钱财,我刚刚注意看了,他们骑乘的几乎都是河曲马,这等的战马,集市上至少是六十两银子以上。”

    裴常昊皱起了眉头。

    “骆兄,牙军军士会在温池县城里面动手吗。”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骆文化就连连摇头。

    “不会,牙军军士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城池里面杀人,那样地方的县令会恼怒,节度使也下不来台,这牙军军士肯定是侦查好了,等到这十人离开温池县,在路上的某个地方动手,按照我的预料,对付十人十马,牙军至少出动三十人。”

    骆文化的话语,让裴常昊倒吸一口凉气,三十人对阵十人,力量上面的悬殊巨大,且牙军军士经历过战斗厮杀,都是见过血的,战斗力不错。

    结局是显而易见的。

    看见了裴常昊的神情,骆文化苦笑着开口了。

    “裴兄,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明日一早我们早些出发,此地距离灵州城也就是一百多里地,我们的速度快一些,天暗黑之前能够过了灵州城,找到歇息的地方在,这一路上不可能遇见牙军军士的。”

    裴常昊的脑海里面,冒出了那个年轻人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裴常昊突然很想救下这十人十马。

    不过这样做,要冒巨大的风险,三十名牙军军士,就足够人喝一壶,要知道温池县距离灵州州城不是很远,如果有牙军军士回去报信,裴常昊就算是插上一双翅膀,也难以逃脱牙军的追击,如果想要干净利落的救下这十人十马,要么就是全部杀掉这三十名牙军军士,要么就是降服牙军之中的军官。

    这两点,目前的裴常昊都做不到。

    身边无人的苦楚,裴常昊已经受够了。

    裴常昊也想到了孟代军。

    要说孟代军不想报仇,那是不可能的,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死,内心的仇恨可想而知,不过孟代平的年纪太小,压根没有报仇的能力。

    如果裴常昊能够帮助孟代平报仇,那就能够得到一名绝对忠心的心腹。

    孟代平的能力是绝对不差的,生活在商贾之家,自小就知道察言观色,也能够接受到教育,商贾之家对于子女的教育是最为重视的。

    就在骆文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裴常昊开口了。

    “骆兄,别着急,我有事情和你商议。”

    骆文化点点头,转身坐下,看向了裴常昊。

    “骆兄,我想救下这十人十马,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骆文化的神色瞬间变化。

    “裴兄,你可要想好,对方是节度使的牙军,得罪了他们,后面的事情真的难办啊。”

    裴常昊点点头。

    “这一点我清楚,不过我们可以暗地里动手,牙军军士来到温池县,不可能三十人全部都到了,我们只要干掉那几个侦查之人,牙军的军士得不到情报,就不可能埋伏,我们就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温池县,离开灵州。”

    “骆兄,你对牙军的情况很熟悉,还请你告知我牙军的相关情况,我们的时间不多,要动手就要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