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三十二章?? 需要适应
    离开客栈、前往温池县城的时候,裴常昊一直都在沉思。

    十几袋粮食全部绑好了,上面遮盖了碎花布巾,外面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苏春贵提前出发,到前方去侦查,按照裴常昊的要求,苏春贵侦查的距离不超过十里地,如果发现异常情况,马上回来禀报,众人在抵达温池县城之前,沿路不会歇息了。

    官道上渐渐能够看见少量的行人,这些人神色木然,匆匆赶路,没有谁关注裴常昊一行,至于说裴常昊骑乘的汗血宝马,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

    经历了两次的杀戮,苏春华和苏春贵的精神都变得紧绷,骆文化是见过世面的人,情绪好很多,显得轻松,至于说裴常昊,一路上都在沉思,压根就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温池县城的城墙出现在前方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裴常昊不打算进入城池歇息,毕竟他骑乘了汗血宝马,如果在城池之中被人认出来,有可能惹上麻烦,到时候难以应对,骆文化也想到了这一点,主动说在城外歇息,众人在城外不远处找到了一家客栈,准备在这里歇息大半天的时间,好好调整一下身体,翌日接着赶路。

    客栈里面的掌柜与伙计都很热情,帮忙牵马喂马,询问食宿安排的事宜。

    这里住宿的价格高一些,甲等上房一夜需要一两银子。

    裴常昊的情绪明显放松了一些。

    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之后,裴常昊少有的点了一壶酒。

    酒的颜色有些浑浊,喝到嘴里主要是甜味,与千余年之后的米酒相似,这个时代的酿酒技术,远远不必上千余年之后,酒的度数低很多,这也让裴常昊明白了,所谓古人豪饮千杯的传说,还是源于酒的度数太低之缘故。

    骆文化与掌柜的去商议了,需要处理十几袋的粮食,这些粮食不可能沿途都带着。

    温池县城周遭粮食交易的价格吓住了裴常昊。

    一石白米需要二两银子,一石白面需要一两八钱银子,一石青稞面需要一两五钱银子。

    掌柜的说,粮价近一个月还跌下来一些,最高的时候,一石白米接近四两白银。

    短暂惊愕之后,裴常昊很快释然,吴兴郡王朱温与蔡州节度使秦宗权,在河南一带鏖战结束不过四个月时间,这场持续近半年的鏖战,战斗规模很大,双方出动了很多的兵力,朱温如果不是得到了兖州节度使朱宣与郓州节度使朱瑾出兵的帮助,还不一定能够打败秦宗权。

    如此大规模的战争,粮草的消耗必定是巨大的,作战过程之中,不管是占据优势的朱温,还是死守蔡州的秦宗权,都会想方设法的筹集粮草,保证大军的粮草供给,就算是秋收季节,地方上粮食丰收了,也不大可能有多少结余的粮食。

    物以稀为贵,粮食不足,价格自然就要涨上去。

    有意思的是,朱温彻底打败了蔡州节度使秦宗权,使其沦落为流寇,且迫使其逃到河南郑州一带,对自身不存在丝毫威胁之后,转眼又盯上了兖州和郓州,八月,还没有等到朱宣和朱瑾回过神来,朱温发兵进攻兖州和郓州,导致朱宣和朱瑾两人大败,损失数万的兵力。

    朱宣和朱瑾气的吐血,要不是他们毫不犹豫发兵帮助朱温,朱温无法短时间之内打败秦宗权,无法掌控河南与关内道。

    权力的斗争就是如此的残酷,朱宣和朱瑾就算是气死,就算是与朱温彻底翻脸,也无法挽回衰败的局面。

    两场关内大规模的战斗厮杀,大量消耗粮食,必然抬高关内道与陇右道粮食的价格。

    明白这一切之后,裴常昊差点就有了阻止骆文化交易和处理粮食的想法。

    苏春华进入房间,裴常昊正在仔细看着桌上的地图。

    “常昊兄弟,想不到温池县的粮价这么高,早知道就从村里带一些粮食来交易了。。。”

    裴常昊看着苏春华,笑着开口了。

    “春华兄弟,这等的话语,今后就不要说了,河洛村能够产出多少的粮食,包括怀远县,产出的粮食数量都不多,百姓都不够吃,哪里还有粮食拿出来交易,再说了,河洛村乃至于怀远县,地处偏远,临近大漠,又在关外,少有遭受大战波及,粮食的价格一时半会没有提升,属于很正常的情况。”

    苏春华的脸有些红,看着裴常昊,很不好意思。

    “常昊兄弟,我又说错话了。”

    “没什么,吃一堑长一智,能够想到这些事情,就很好,这一路上,你和春贵都非常警惕,时刻关注周遭的局势,做的很好,接下来我们还会遭遇到很多的波折,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完全克服。”

    裴常昊的话语,让苏春华的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苏春华刚刚离开,骆文化进入了房间。

    骆文化的神情颇为严肃,他看了看裴常昊,略微犹豫一下开口了。

    “裴兄,这一路上,我看你一直都在沉思,是不是老妪的死,让你无法释怀啊。”

    裴常昊点点头,没有否认。

    “有一点,从掌柜和老妪的身上,我想到了自身的处境,想到了这个世道,没有想到外面如此之乱,以往丰衣足食、路不拾遗的情形完全不见了,杀人变得理所当然,真可谓世事无常,接下来我们需要格外小心了。”

    骆文化盯着裴常昊,轻轻叹了一口气。

    “裴兄,这不算什么,你若是在军队之中,见到的乱局还要更多,我以为,裴兄今后更加小心是不错的,但切不可因为这些事情,产生了其他的情绪。。。”

    裴常昊颇为郑重的点点头。

    “骆兄提醒的是,我会注意的,也请骆兄放心,我绝不会因为这些事情,产生畏难的情绪,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不管遇见什么事情,总是有办法应对,骆兄的见识比我强很多,今后还是要多多提醒我啊。”

    骆文化连连摆手。

    “裴兄万万不要这样说,令我汗颜,黑店的事情,要不是裴兄及早发现,就真的出大事了,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提醒裴兄,城池周遭的情形要好很多,怀远县集市那等的事情,只能算是个例,一般人不敢在城池里面乱来,好了,裴兄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去歇息了。”

    裴常昊也跟着摆摆手。

    “骆兄不要着急,我看时辰尚早,要不我们到城内去看看,如果可以,买一些我们用得着的物品,春华兄弟和春贵两人留在客栈。”

    骆文化点点头,苏春华与苏春贵两人,神经绷的太紧,的确需要在客栈略微的放松,如果两人继续以紧绷的姿态进入城池去,怕是真的会惹上事端。

    。。。

    南门有军士把手,每一个进入城池之人,收取一文钱,出城门则不用收钱,有进入城池之人不服气,询问为什么要收钱,军士开口解释,说这是节度使大人的命令,于是其他人不再开口埋怨、老老实实交钱。

    开口询问之人,一般都是自恃有些身份地位的,所以军士解释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绝不会发脾气,若是寻常百姓开口询问,军士早就发脾气,拳脚上身了。

    骆文化拿出两文钱,放进了盘子里面。

    盘子里面的铜钱不是很多,稀稀拉拉也就几十枚。

    裴常昊脸色如常,唐末的节度使,已经成为一方诸侯,军队是节度使拿钱养活的,与皇上和朝廷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地方的税赋是节度使征收的,不会上缴给朝廷,断案与民生事宜,也是节度使直接决定,所以节度使的话语,比皇上的圣旨有用,如果得罪了节度使,性命不保,如果得罪了皇上,只要跑得快,得到了地方节度使的庇护,不一定有灾祸。

    这就是唐末的实际情况,地球人都知道。

    唐末的节度使,个个都贪婪,这也怪不得他们,如果想要有足够的实力,那就需要有足够的军队,占领足够的地盘,养活军队需要钱财,朝廷不会拨付军饷,节度使需要自己想办法,地盘大收取的赋税多,地方小收取的赋税少,可所有的节度使,都会想方设法的扩充军队的人数,这就导致某些节度使,无节制的向百姓伸手,其中一些节度使,纵容麾下的军士劫掠百姓,以此来解决钱粮不足的问题。

    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比比皆是。

    唐太宗李世民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以此来告诫文武百官,不可加重百姓的负担,以免官逼民反,可惜英明睿智的唐太宗怎么都想不到,到了唐末,他的不肖子孙早就忘记这一点了,或者说有心无力。

    进入甬道的时候,城门处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裴常昊与骆文化同时转身。

    三个身着粗布衣服之人,被城门口的军士推搡倒在地上,几个军士上前去拳打脚踢,地上的三人翻滚哀嚎,嘴里喊着救命的话语,周遭看热闹之人,避的远远的,生怕牵连。

    骆文化伸手拉了拉裴常昊的衣袖。

    裴常昊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着城内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