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三十一章?? 杀伐果断
    掌柜脸上带着不甘心与憎恨的神情。

    裴常昊微微一笑,对着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的老妪开口了。

    “老人家,今夜还要请您帮忙,一会您帮忙敲门,只要屋子里面的人开门,其余的事情我们来做,到时候您小心一些,免得被误伤了。”

    掌柜脸色变得铁青,看着老妪开口了。

    “不要听他们的,你要是这样做了,他们肯定会杀了你。”

    裴常昊扭头看着掌柜,面带微笑开口了。

    “掌柜的,不用那么紧张,杀人是有目的的,譬如说你们杀人,最初是为了活下去,后来是为了谋取钱财,贪图享乐,官军杀人,也许是谋取钱财,也许是为了权力,这世上还没有谁会无缘无故杀人,那样岂不是满世界都是疯子。”

    “我们为什么要杀了老人家,老人家对我们没有丝毫的威胁,我们不仅不会杀害老人家,我们还要给老人家银子,让她在县城好好的生活。”

    “至于说你和你的同伙,肯定活不了,因为你们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你们丧心病狂,为了谋取钱财,杀死无辜之人,你们的心已经黑了,留着你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无辜之人会被杀害。”

    掌柜变得歇斯底里,看着裴常昊,不甘心的咆哮。

    “少给我说这些,你以为你是好人吗,你就没有杀过人吗,我告诉你,我不怕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裴常昊对着苏春华挥挥手。

    蓬松的土地上面,一具躯体挣扎了一会,停止了动弹。

    一丝的血腥味道,在后院蔓延,很快消散不见了。

    骆文化拿起锄头走过去了。

    裴常昊在老妪的耳边低声细语,逐渐稳定了老妪的情绪。

    一直在外面侦查的苏春贵,来到了后院。

    “昊哥,两栋房屋里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裴常昊点点头,扭头看着老妪开口了。

    “老人家,您知道两栋房屋里面,各自有多少人吗。”

    老妪楞了一下,嘶哑着声音开口了。

    “前面的屋子里面有四个人,都是他们动手的,后面的屋子里面有两个人。。。”

    。。。

    老妪来到门前,抬手的时候,身体猛烈的颤抖,几乎站立不稳。

    裴常昊走上前去,看着老妪,语气温和的开口了。

    “老人家,不要怕,他们开门之后,您就躲到一边去,其余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老妪扭头看了看裴常昊,低声开口了。

    “公子,您会杀了我吗。”

    裴常昊苦笑着摇摇头。

    “老人家,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您和我素不相识,我没有必要杀您,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会给您一些钱财,让您在县城里面好好的生活,以往的事情已经过去,不用多想,如果您还有家人,让他们到县城,和您一起过日子,我们留给您的钱财,足够您维持生活了。”

    裴常昊不可能给予老妪太多的承诺,当下他自身难保,不可能给予他人太多的帮助,能够让老妪在县城好好生活,就很不错了,至于说老妪今后是不是能够自保,是不是能够平静的过日子,那不是裴常昊能够决定的事情。

    敲门声终于响起,。

    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屋子里面传来粗狂的声音。

    “还没有到时间,敲门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老妪的身体再一次的颤抖,但还是鼓足勇气开口了。

    “掌、掌柜让我过来,告诉你们,人已经睡下了,叫你们过去说一些事情。”

    老妪的声音嘶哑,别人无法模仿。

    又过了一会,屋子里传来了声音。

    “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掌柜,我们一会就过去,你给掌柜的说说,别婆婆妈妈的,那四个人小七见过,没什么大不了,很容易对付。”

    站在门边的裴常昊,松了一口气,对着老妪挥挥手。

    老妪走到官道边一棵大树的下面蹲下了。

    周遭异常的安静,不一会,拉动门栓的声音出现了。

    门开了,第一个走出来的就是被称作小七的伙计,他手里举着火把,很警惕,走出来的时候,看了看四周,尔后转身挥了挥手。

    屋子里剩余三个人同时走出来,来到小七的身边,四人并排,朝着客栈的方向走过去。

    一支弓箭射过来,小七手中的火把落在地上,双手捂住喉咙,瞪大眼睛,慢慢倒在了地上,其余三人瞬间愣住了,不自觉的举起手中的钢刀,看向了四周。

    第二支弓箭射过来,又一个人钢刀落在地上,捂着喉咙倒下了。

    裴常昊和骆文化,举着手中的钢刀扑过去了。

    裴常昊的动作太快了,他手中的钢刀挥舞过去,那个脸色发白的壮汉,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就捂着胸口慢慢倒下了。

    剩下的一个人,已经吓傻了,双手高举手中的钢刀,跪在了地上,身体瑟瑟发抖。

    冲到他面前的骆文化犹豫了,举起的钢刀没有砍下去。

    走过来的裴常昊,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钢刀砍下去。。。

    外面出现的响动,让另外一栋房屋里面有了动静。

    举着火把走出来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弓箭射穿了喉咙。

    埋伏在外面的苏春华,举起钢刀冲进屋子里面去。。。

    。。。

    不到五分钟时间,一切都结束了。

    苏春华和苏春贵将所有的尸首都抬到了客栈的后院,他们已经没有害怕和畏惧的神情。

    裴常昊的预料是准确的,所有的钱财和粮食,都藏在第三间屋子里面。

    一个木箱子,十几袋粮食。

    骆文化看着裴常昊,脸上满是钦佩的神情。

    “裴兄,料事如神啊,要不是你,我们怕是活不过今夜了。”

    裴常昊扭头看了看骆文化,微微一笑。

    “骆兄,我也就是小心一些,小心驶得万年船,看样子掌柜说的不错,他们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什么能力和本事,杀掉的也就是那些毫无防备之人,要说这事也稀奇了,他们肯定杀了不少人,此地距离县城不是太远,难不成官府什么都不知道吗。”

    骆文化苦笑着摇摇头。

    “裴兄,你是大家族子弟,得到了家族的呵护,平日里也绝少接触这外界的事情,官府哪里会管这些事情,掌柜和这些人,开黑店杀人,还要偷偷摸摸的去做,要真是官军,那是明目张胆的杀人,比起官军,掌柜他们算什么啊。”

    裴常昊盯着骆文化。

    “骆兄,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杀了他们,应该要招募他们啊。”

    骆文化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裴兄,刚开始我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没有了,这些人杀人不眨眼,真要带着他们,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少的事情,我只是觉得,这世道真的不太平。。。”

    裴常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骆兄,你说的不错,世道变得如此混乱,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好受,每天都是提心吊胆,弄不好性命就没有了,不过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世道,就只能够适应,我相信,这世道总有一天会变得太平,我们肯定能够过上平静的日子。”

    骆文化对着裴常昊抱拳。

    “裴兄,我相信那一天能够到来,我们也肯定能够见到。”

    裴常昊眨了眨眼睛,没有开口回答,他当然明白骆文化话里的意思。

    箱子里面的钱财不是很多,十五锭白银,其余的全部都是铜板,不过身处乱世,出门之人是不可能携带大量钱财的,掌柜集聚这些钱财,应该是杀了不少过路的客人。

    裴常昊无奈的摇头。

    “骆兄,这些铜板,全部都给老妪吧,有了这么多的钱财,她也能够在县城平静生活了。”

    骆文化瞪大眼睛,看向了裴常昊。

    “裴兄,你还真的准备给老妪一些钱财啊,你就不怕出现意外吗。”

    裴常昊眯起眼睛,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你为什么有这等的想法,我们给老妪做出了承诺,那就要做到。”

    骆文化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

    “不是,老妪知道我们杀人了,如果到了县城,到官府去告发,甚至在大街上嚷嚷,那我们就真的遇见麻烦了,官府一定会盘查,到时候我们很难应对啊。”

    裴常昊若有所思点点头。

    “骆兄,你这个提醒倒是点醒我了,难怪老妪问我们,是不是要杀她,不过我觉得,老妪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威胁,最多我们也就是将老妪送到村子里,让其在村子里生活。”

    。。。

    一头鲜血的老妪,倒在了树下,身体已经快要僵硬了。

    裴常昊看着躺在地上的老妪,眼睛里面满是无奈,他还真的没有想着杀死老妪。

    无奈之后是悲哀,这个世道的残酷,已经给了裴常昊巨大的震撼,他很清楚,自己后面的路非常艰难,如果没有实力,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不管是开黑店的掌柜,还是因恐惧自尽的老妪,都是这残酷世道的受害者。

    “春华兄弟,春贵,在官道旁边找一个地方,埋了老人家吧,从明日开始,春贵每天都要沿路侦查,如果发现异常情况,迅速禀报,延州州城乃是节度使驻地,肯定驻扎有军队,我们赶路的时候,必须要避开延州州城,寻常的土匪我们能够应对,但我们无法面对大规模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