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小说 > 第二十二章?? 天下大势
    天刚蒙蒙亮,裴常昊就起身了,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前院去看汗血宝马。

    两天时间过去,汗血宝马恢复很快,吃喝拉撒完全正常,胃口还很好。

    其实汗血宝马也吃草,只不过对草质的要求稍微的高一些。

    提来一桶清水,让汗血宝马喝足之后,裴常昊才开始早锻炼。

    锻炼身体的时候,裴常昊略微有些走神。

    昨夜骆文化还是喝多了一些,裴常昊扶着其回到院落,目送骆文化进入屋子。

    骆文化喝酒的时候,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话语不多,吃菜也不多。

    裴常昊当然不会询问,不过他觉得,骆文化肯定是在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定。

    其实裴常昊也想了很多,他觉得骆文化不是普通人,骆文化的义兄更是有身份的人,身处乱世,在外面拼命的打拼,可惜英年早逝,这给予了骆文化沉重的打击。

    半个时辰过去,裴常昊锻炼完毕。

    回到屋子去洗漱的时候,隔壁屋子的炊烟已经升起。

    裴常昊直接给苏春贵提出要求,早上不需要吃饭,吃面食就可以了,譬如说烙饼,除开烙饼,做一个汤什么之类的,不必那么复杂。

    洗漱完毕,裴常昊走出屋子的时候,捧着燕麦,开始喂食汗血宝马。

    几分钟时间过去,苏春华和苏春贵进入院子,苏春华的手里端着烙饼和碗筷,苏春贵的手里端着一钵汤。

    “春贵,烙饼很不错,春华兄弟,去叫骆兄过来吃烙饼。”

    苏春贵已经开始摆开碗筷,除开一钵汤,一盘卤牛肉是少不了的。

    骆文化进入院子,看见石桌上面摆着的烙饼,眼睛都亮了。

    “好长时间没有吃过烙饼了,看着就馋。”

    一口气吃下三个烙饼,喝下两碗汤,骆文化摸着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裴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走走,官道旁边也有一个小集市。”

    裴常昊点点头,他也想着出去看看,毕竟这里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最多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等到汗血宝马完全恢复,他也就要离开了。

    “春贵,每天不必起床那么早,弹弓可以多练练,春华兄弟,你的刀术进步很快。”

    骆文化看了看苏春贵。

    “小兄弟,你还练习射弹弓啊,如今练习弹弓的人不多了。”

    弹弓登不上大雅之堂,作战的时候,使用的都是弓箭和弓弩,弹弓只能近距离发挥作用,不过苏春贵年纪还小,再说了,裴常昊没有弓箭,也只能让苏春贵暂时练习弹弓。

    从山谷到官道,不足十里地,裴常昊没有骑马,骆文化也没有骑马,两人慢慢踱步,朝着官道的方向而去。

    官道上偶尔能够看见几个人,所谓的集市,不过官道旁边的三间屋子,一个卖肉的,一个卖粮食的,外加一个规模不是很大的酒肆,肉类包括了牛肉和羊肉,粮食包括了白面和青稞面,没有看见大米。

    村落里面是不可能有牛肉、羊肉和白面这些东西的,老百姓还没有那么富裕,应该是商贾运送过来的。

    “裴兄,那三间屋子,都被夏州城里的商贾买下了,遇见赶集的时候,东西摆到外面来买卖,平日里就在那三间屋子里面,你们前来投宿,人生地不熟,商贾是绝不会留客的,时间长了,村落里面的其他人,也不习惯留客了。”

    裴常昊买下了十斤牛肉和十斤羊肉,居住在山谷里面,吃喝是少不了的。

    这应该是一笔大买卖了,惹得伙计多看了他几眼。

    骆文化不关心这些东西,经过酒肆的时候,往里面看了看。

    回到山谷,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将牛肉和羊肉等物资交给苏春贵的时候,吴常昊专门叮嘱,让苏春华和苏春贵骑马到集市去,买一些白面,顺便问问商家,有没有大米,如果有,也买一些回来。

    天气还有一丝的炎热,牛肉和羊肉必须要煮熟保管,否则很容易就坏了。

    穿越之后,裴常昊还没有吃过炒肉,小村落没有那样的条件,肉类本来就不多,就算是有,也是晒干之后保存的,至于说腌肉,想都不要想,食盐太精贵。

    。。。

    吃过午饭,裴常昊牵着汗血宝马,来到了山泉边。

    汗血宝马脖子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裴常昊还是坚持每天为其洗刷。

    身后响起脚步声,裴常昊没有回头。

    “骆兄,午饭之后,没有歇息一会啊。”

    早餐和午餐都吃的不错的骆文化,脸色明显好了一些。

    “算了,没有那样的习惯,以前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情,没有时间歇息,现如今闲下来,也不需要歇息了。”

    裴常昊轻轻摸着汗血宝马的脖子,扭头看向骆文化。

    “骆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人一辈子都难以闲下来,有些人想着忙碌,也没有机会,我看骆兄怕是闲不下来啊。”

    骆文化看着吴常昊,笑着开口了。

    “裴兄,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闲不下来的人,是忙碌命吗。”

    裴常昊摇了摇头,笑着开口了。

    “我的意思是说,骆兄跟随义兄走南闯北,事情肯定是很多的,骤然的闲下来了,不可能习惯,再说了,这天下也不太平,真正的世外桃源是不存在的,以骆兄这样的本事,不可能独善其身。”

    骆文化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走到了裴常昊面前不远处。

    “裴兄,我还真的想着闲下来,就在这山谷之中隐居,优哉游哉。”

    裴常昊轻轻摇头。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所谓的隐居,都需要世道太平,如果天下大乱,隐于朝和隐于市都不大可能,至于说隐于野,更是无稽之谈了,隐居之人吃什么,山中啃树皮吗。”

    “古往今来,好多人都说隐居,真正隐居之人有几个,排开那些沽名钓誉之徒,真正想着隐居之人也是有的,但他们往往都做不到,因为隐居的难处太多了。”

    “所以啊,骆兄若是觉得累了,歇息一番倒是可以,想要隐居,难度有些大啊。”

    听见裴常昊这样说,骆文化的神色反倒轻松一些了。

    “裴兄年少,所谓英雄出少年,裴兄有着一腔热血,想要建立一番大事业,完全可行,我年岁大了,没有了当初的雄心,就想着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了却余生。”

    裴常昊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

    “骆兄,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并非雄才大略之人,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所谓时势造英雄,经历了家族的变故,我首先想到的是活下去,有尊严的活下去,譬如说有人想要我的命,那对不起了,我先要了你的命,如果别人比我的力量强大怎么办,那我就要变得更强。”

    骆文化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不自觉的对着裴常昊举起大拇指。

    “裴兄有这等的想法,他日必定出头,只是这天下有些乱,裴兄还是要小心啊。”

    裴常昊微微一笑。

    “在骆兄的面前,我不必隐瞒想法,我以为,天下大势,久合必分,久分必合,当下朝廷形同虚设,各地诸侯自行其是,百姓痛苦不堪,用乱世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黄巢作乱,攻破京城长安,将朝廷粉饰的太平景象撕的粉碎,各地节度使,你方唱罢我登台,谁都想着从乱象中获取好处,谁还会真心实意效忠朝廷。”

    “乱象持续好些年了,真正受苦的还是百姓,依我看,这维持不下去的王朝,倒下去也罢,免得被某些人挟天子以令诸侯。”

    “骆兄,我以为这天下,不可能太平,除非是某个真正的霸主出现。。。”

    骆文化的眼神变得深邃,看着裴常昊。

    “裴兄,你是否想着做那个真正的霸主。。。”

    裴常昊对着骆文化摆摆手,斩钉截铁的开口了。

    “骆兄,你我不必想那么多,想多了只会让自身陶醉,到时候不知道东南西北,我想到的是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其他的事情,都是奢望。”

    骆文化点点头,看着裴常昊,言辞恳切的开口了。

    “裴兄,你虽然年少,可性格豪爽、为人仗义,对天下大势有独到的分析,恰好这方面我也有一些想法,可否与裴兄探讨一番。”

    裴常昊对着骆文化连连摆手。

    “我遭遇家族变故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与外界完全隔绝,对当今天下的事情,知之甚少,骆兄若是有什么看法,我正好讨教。”

    骆文化点了点头。

    “大半年的时间,的确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裴兄若是不清楚,我可以告知。”

    裴常昊点点头,不再拒绝,对着骆文化抱拳,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裴常昊内心是有期盼的,在河洛村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拼命的回忆,回忆唐朝末年与五代十国的历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对天下大势没有准确的分析和把握,不能够顺势而为,要么走弯路处处碰壁,要么就会一事无成,严重的时候还会将性命都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