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起点 > 第三十七章?? 条件
    秦风用力揉了揉额头,令他想不到的是,甘州的后续事宜真的不好处理,当初商贾从晋州运送粮食到甘州去买卖,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着逐渐的转移风险,关内的战斗太过于频繁,让诸多的商贾心神不宁,好些人都想着离开关内到关外去做生意了。

    好说歹说,总算是稳住了甘州的商贾,时间也眼看着过去了。

    回来的路上,秦风没有忘记河洛村,更没有忘记裴常昊等三人,经过怀远县的时候,他还专门到河洛村去看了看,依旧是没有什么消息。

    进入关内,秦风变得很小心,不管大小的事宜,都与二叔秦无悔商议,他们一行十人,全部都是骑马,而且其中好几匹河曲马,肯定会有人眼红,秦无悔曾经建议,是不是分开行动,分为两批或者三批赶回晋州去,这样不大可能引人注目,无奈秦风的小妹秦韵姝就是不同意,一定要跟随在秦无悔和秦风的身边。

    秦风与秦无悔是十人队伍的核心,如果分头行动,从安全角度来说,两人是必须要带队的,秦韵姝是秦氏家族最受人疼爱之人,不同意秦风与秦无悔分开,两人也没有办法。

    不过十人十马的队伍也有一些优势,那就是力量相对大一些,寻常的土匪不敢觊觎,也能够避免很多的麻烦,只是赶路的节奏要把握的快一些,每天的计划要周密一些。

    从甘州出发,沿途经过大漠与贺兰山,经过了夏州,进入灵州,倒也没有遇见什么麻烦。

    这让秦风略微的放心了一些。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秦风楞了一下,刚刚他与二叔秦无悔已经仔细商议明日赶路的行程,该要考虑的全部都考虑了,难不成二叔又想到了什么。

    打开门,看见站在外面之人,秦风瞬间愣住,脸色发白。

    “大漠一别,转眼一个多月时间了,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能够见面。”

    秦风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温池县城,难道你、你在跟踪我们。”

    裴常昊摇摇头。

    “我还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好了,长话短说,你们有致命的危险,我专门来提醒你,如果你相信我,那就到城外的XX客栈,我会告诉你详情,如果你不相信,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们就此别过。”

    秦风连忙对着裴常昊抱拳开口。

    “裴兄,别着急,我相信你,能够在这里再次相遇,也算是我们有缘,何不坐下喝杯茶。”

    “对了,在下姓秦,名秦风,家住晋州城内。。。”

    裴常昊也对着秦风抱拳。

    “原来是秦兄,幸会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刚刚告知的事宜,秦兄要是相信,就到城外的客栈,要是不相信,就不要来了,告辞了。”

    裴常昊话语未落,已经走到楼梯口了。

    秦风跟着走出房间,看着裴常昊下楼离开酒楼。

    裴常昊离开好几分钟时间了,秦风依旧站立在楼梯口,没有返回房间的意思。

    “秦风,你这是怎么了,刚刚我听见有人敲你的房门,听见你和人在说话,我以为是小妹在找你。”

    秦风扭头看了看秦无悔。

    “二叔,刚刚敲我房门的是裴常昊。。。”

    秦无悔蓦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了秦风。

    “你、你说什么,是裴常昊,我们一直都在找他,他来干什么,他还敢来吗。”

    秦风看着秦无悔,低声开口了。

    “二叔,裴常昊说,我们有致命的麻烦,如果相信他说的话,就到城外的XX客栈,他会告诉我们详情,如果不相信他说的话,就当他什么都没有说。”

    秦无悔皱着眉头,略微思索了一下。

    “秦风,我们必须去,裴常昊既然专门到酒楼来报信,肯定知道什么,你在大漠之中遇见了裴常昊,按照道理来说,他避之不及,就算是我们遇到了危险,与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再说了,我们一行十人十马,的确有些招摇,的确有可能遇见大麻烦,如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到了那一步,后悔都来不及。”

    秦风点点头。

    “二叔,我去就行了,城门马上就要关闭,出城之后,可能回不到酒店了,我离开之后,酒店的一切事宜,就拜托二叔了,如果我遇见什么危险,不能够回到酒店,二叔就带着众人迅速离开温池县,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晋州去。”

    秦无悔摆摆手。

    “秦风,城内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一定要陪着你到城外客栈,如果遇见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同来应对,小妹和众人都歇息了,明早城门打开的时候,我们回来,不会耽误多少的时间,再说了,我觉得裴常昊既然能够找到我们,就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如果他想做,怕是早就做了。。。”

    。。。

    两匹河曲马冲出南门的时候,军士抬头看了一眼,马上就要关闭城门了,还有人这个时候骑马出去,难不成是准备夜间赶路的。

    城外的客栈也就是两三家,全部都集中在官道的两边,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

    快到客栈的时候,秦风下马,秦无悔也下马了。

    “秦风,见到裴常昊之后,要镇定,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我想他告诉我们如此重要的消息,肯定有所求,你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忽悠了。”

    “二叔,我知道了,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裴常昊站在客栈的外面,对着过来的秦风等人抱拳。

    “秦兄,你来了,这位是谁啊。”

    秦风对着裴常昊抱拳还礼。

    “裴兄,这位是我的二叔秦无悔,陪着我一同前来,裴兄不反对吧。”

    裴常昊哈哈一笑。

    “来者都是客,我已经在客栈准备了晚宴,裴兄请,无悔先生请。”

    客栈的伙计走出来了,帮忙牵马。

    桌上摆着酒菜,还在冒着热气,整个的大堂,也就是这一桌的酒菜。

    秦风与秦无悔坐下之后,裴常昊端起酒壶,给两人倒酒。

    端起酒碗的时候,裴常昊面带笑容开口了。

    “大漠相遇,一个多月时间过去,我还要感谢秦兄,让我不再犹豫,离开了河洛村,秦兄和无悔先生大概都在怀疑我,你们护卫的商队,是不是被我灭了,此事我不想多说,我没有见过商队,更不会灭掉你们护卫的商队。”

    “秦兄和无悔先生遇见致命的麻烦,这倒是真的,我这里有一封信函,你们仔细看看,什么都明白了。”

    裴常昊从怀里掏出信函,递给了秦风。

    秦风打开了信函,仔细看起来,不一会,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脸色也白了。

    信函很快递到了秦无悔的手中。

    秦无悔看完信函,同样是身体颤抖,脸色发白。

    秦风猛地站起身来,对着裴常昊抱拳稽首行礼。

    “裴兄救了我们,救了秦氏家族,我在这里感谢,今后裴兄若是遇见什么麻烦,只要告知我秦风,我一定竭尽全力。。。”

    秦无悔也对着裴常昊抱拳。

    “常昊小兄弟,感谢你的帮忙,要不然明日我们就真的回不去了。”

    裴常昊端起了酒碗。

    “秦兄,无悔先生,干了这碗酒,接下来我要说的话,请你们仔细听好了,我将如此重大的消息告知你们,且帮助你们暂时消除危险,肯定是有条件的。”

    秦风和秦无悔都端起了酒碗。

    裴常昊喝完碗里的酒,秦风毫不犹豫跟着喝完,秦无悔喝了一口,将酒碗放在桌上。

    裴常昊的余光扫向秦无悔,以及放在桌上的酒碗。

    “我是河东裴氏家族子弟,父亲大人裴澈,因拥戴襄王李煴称帝,去岁被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杀害,父母以及所有家人都被斩杀,仅仅剩下我一个人,侥幸得以活命。”

    “父亲大人是朝廷罪人,我是罪臣的儿子,自然也被朝廷所不容,不过我倒不是特别在乎皇上和朝廷的态度,当今世道大乱,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朝廷早就被架空了,皇上自顾不暇,怕是不会在乎我这个无权无势之人了。”

    “我是一定要活下去的,若是有谁想着算计我,想要我的命,我不会客气,不管他是什么人,哪怕是强悍的节度使,我也要和他斗下去,现在我斗不过他,那就躲开,总有一天,我会将他踏在脚下。”

    “秦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第一次在大漠,第二次在城内的酒楼,这是第三次,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已经是熟悉之人,我希望能够得到秦兄以及秦氏家族的帮助,关键时刻,能够为我出人出力。”

    秦无悔猛地抬头。

    裴常昊看向秦无悔,微微一笑。

    “无悔先生不用紧张,我不会逼着你们秦氏家族如此做,你们有一夜的时间思考,明日城门打开之前,你们给我回复,你们若是答应我的要求,我们一诺千金,秦氏家族与我俱为一体,你们若是不愿意,就当我们从未见过,从此就是路人。”

    “好了,这一桌的酒宴还是不错的,我们喝酒吃菜,一切事情等到吃饱喝足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