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五章? ?酒楼结拜
    老人的败退,让为首的年轻人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

    “好,好身手,难怪如此自信,不愧是好汉,我这人,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好汉,更是喜欢结交好汉,不打不相识,我在延州四海楼备下酒宴,不知好汉可敢赴宴。。。”

    裴常昊微微一笑。

    “却之不恭了。”

    裴常昊的态度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

    四海酒楼,延州城内最好的酒楼,三楼被人全部包下。

    裴常昊和秦风走上三楼,四个带着斗笠蒙着黑纱的人,站在楼梯口,雅间的门口,也站着两个戴斗笠蒙黑纱之人,领路的伙计对着这些黑衣人鞠躬之后,连忙走过去打开雅间的门。

    秦风脸色依旧有些发白,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不过裴常昊很镇定。

    偌大的雅间里面,仅有那个年轻的突厥人。

    看见裴常昊和秦风进入雅间,年轻人笑着抱拳开口了。

    “在下耶律阿保机,突厥人氏,此次来到中原,就是想着结交中原的好汉。。。”

    同样抱拳的裴常昊,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一下。

    耶律阿保机,又名耶律亿,大辽王国的开创者,出生于公元872年,公元916年,建立契丹国,国号大辽,登基称帝。

    算起来,此时的耶律阿保机,年仅十五岁,还在其伯父耶律释鲁的庇护之下。

    难怪说话做事有这么大的气势,原来是大辽国的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史书记载,耶律阿保机出生便能爬行,三个月就能够走路,满百日就能够说话,自幼聪敏,才智过人,凡事未卜先知,长大之后身体魁梧健壮,胸怀大志,武艺高强。

    史书记载肯定有夸张的地方,但耶律阿保机的杰出才华,不能否认,凭着一己之力,征服整个的契丹部落,成为契丹部落大首领,且消除内外所有的威胁,登基称帝,创建大辽国,这等的能力和气魄,比起那些开国皇帝差不了多少。

    不过十五岁的耶律阿保机,远没有展现出来王者之气,而且在契丹高层也没有什么权势。

    裴常昊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在延州见到大辽王国的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这一刻,裴常昊甚至有了宰杀耶律阿保机的冲动,要知道大辽王国给中原和华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五代十国后晋开国皇帝石敬塘,对契丹人称臣,称呼耶律阿保机的次子辽太宗耶律德光为父亲,自称儿臣,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大辽,使得辽国的疆域扩展到长城沿线,之后中原的数个王朝都没有能够完全收复。

    念头闪过,也就是短短的一瞬,裴常昊的心态平静了。

    既然他穿越了,那么历史的洪流,就应该要有所改变,如果畏惧尚未到来的事情,太过于杯弓蛇影,那就是笑话了,这是绝对的自信。

    再说了,大唐衰败,节度使拥兵自重,相互征伐厮杀,无暇西顾,北方突厥的崛起,也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了耶律阿保机,契丹同样会冒出另外一个首领。

    “在下裴常昊,这位是我的兄弟秦风。”

    耶律阿保机连连点头。

    “原来是裴兄和秦兄,快请坐。。。”

    裴常昊没有马上坐下,对着耶律阿保机再次抱拳。

    “耶律兄,我是河东裴氏家族子弟,父亲大人因追随襄王李煴,成为朝廷的罪人,去年,父亲大人和家中其他人,全部都被斩杀,我因留在老家,侥幸逃过一劫,至今还在四处漂泊,我这个身份,恐怕给耶律兄带来麻烦,所以今日的酒宴,我还是不吃的好。”

    耶律阿保机楞了一下,看向裴常昊。

    “裴兄,我敬重你是好汉,你给我说这些干什么。”

    裴常昊微微一笑,看样子耶律阿保机是直爽之人,面对直爽之人,那就实话实说。

    “耶律兄,我以为,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和耶律兄既然有缘,该说的话一定要说清楚,耶律兄长途跋涉,来到中原游历,若是因为与我结交遭受牵连,被朝廷和官府追查,我过意不去,也不会做这等的事情,所以请耶律兄一定要想清楚。”

    “耶律兄一再称呼秦兄和我为好汉,莫非是想着招募我们前往契丹,我不会离开关内,反过来说,我让耶律兄留下,在关内生活,也不可行,况且我不会开口说这等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兄弟之间的真诚,若是耶律兄不愿意与我做兄弟,也不必强求,此页揭过去,我们就是路人。”

    耶律阿保机终于反应过来了,其神情变得肃穆。

    “裴兄,你真的当我是兄弟吗,我可是契丹人。。。”

    裴常昊看了看身边的秦风,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兄弟以心相交,意气相投,王公大臣与我可为兄弟,贩夫走卒与我可为兄弟,耶律兄是契丹人怎么了,难不成契丹人与汉人,就一定是对头吗,就算是汉人与契丹人有着解不开的仇恨,若是意气相投,我同样视耶律兄为兄弟。”

    耶律阿保机再次楞了一下,捏紧拳头,用力的擂了一下胸口。

    “裴兄,豪气,直爽,你为了秦兄,不惧生死,我不如你,坦坦荡荡,敢说敢做,我不如你,实不相瞒,此次我耶律阿保机奉命组建侍卫亲军,专门到关内来找寻好汉。”

    “裴兄视我为兄弟,是我的荣幸,我绝不敢推辞,先前我的确有招募裴兄的想法,是我唐突了,在这里给裴兄赔罪。”

    “我生于咸通十三年,今年十五岁,不知道裴兄出生于什么时候。。。”

    裴常昊微微一笑。

    “我出生于咸通十二年,今年十六岁。。。”

    耶律阿保机大步上前,走到裴常昊的面前,倒头拜下去。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今日耶律阿保机与裴兄结为异性兄弟,同心同德,同生共死,若是有违誓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裴常昊连忙扶起了耶律阿保机。

    “耶律兄,我裴常昊今日在此发誓,与耶律兄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若是有违誓言,天人共戮。”

    耶律阿保机的脸上,露出了豪爽天真的笑容,他从胸前拿出一把镶金刀鞘包裹的利刃,递给了裴常昊。

    “大哥,这是我的随身金刀,上面刻有我的名字,送给大哥,留作纪念,大哥若是遭遇到麻烦,谴人手持金刀,到阴山的牙帐告知,我一定倾力相助。”

    裴常昊收起了金刀,从怀里掏出了玉牌,递给了耶律阿保机。

    “小弟,这是我的随身玉牌,乃是我在裴氏家族身份的象征,送给小弟保存,他日小弟有什么事情,我能够出力的地方,绝不会推辞。”

    收起玉牌的耶律阿保机,用力的拍了拍手。

    雅间的门被推开,老人和中年人走出来了。

    “大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傅耶律恒德谨,这位是侍卫亲军带刀侍卫乌涂。”

    “我与裴兄结拜为兄弟,师傅看见了,乌涂也看见了,今后大哥有什么吩咐,你们要尽力而为,乌涂,大哥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改一改你那个暴躁的脾气,今日幸好是遇见大哥,饶了你的性命,若是遇见其他人,你就回不了阴山了。。。”

    乌涂连连点头,对着裴常昊抱拳行礼。

    “乌涂见过裴大哥,感谢裴大哥不杀之恩。”

    突厥人性格豪爽,一旦认定你为朋友,表现出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耶律恒德谨表现平静很多,他对着裴常昊抱拳。

    “小兄弟,你与我家郎君意气相投,结为兄弟,值得庆贺,若是有闲暇的时间,还请小兄弟一定到阴山去做客。”

    耶律恒德谨说话的时候,耶律阿保机已经端来了两碗酒。

    “大哥,借你的金刀一用。”

    裴常昊将金刀递过去,耶律阿保机拔出金刀,一道寒光闪过。

    割破中指,耶律阿保机将鲜血滴进两个酒碗之中。

    裴常昊微微一笑,接过金刀,同样割破了中指,将鲜血滴进去。

    嗜血为盟,这才是兄弟结拜最为主要的仪式,喝下这碗带着两人鲜血的酒,就是真正的结拜兄弟了,若是其中有人违背誓言,必遭天谴。

    裴常昊端起了酒碗,耶律阿保机也端起了酒碗。

    耶律恒德谨、乌涂和秦风,都后退了两步,看着裴常昊和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准备开口的时候,裴常昊笑了笑。

    “小弟,所有的话语,都在这碗酒里面,喝下这碗酒,我们心意相通,就是生死兄弟。”

    耶律阿保机哈哈一笑。

    “大哥会说话,我不行,不过我记住了,我与大哥是生死的兄弟。”

    喝完这碗酒,乌涂接着端来两碗酒。

    耶律阿保机递给秦风一碗酒。

    “秦兄,你是大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好朋友,我敬你一碗酒。”

    秦风连忙接过酒碗,一口气喝下去。

    裴常昊也端起了酒碗,对着耶律恒德谨与乌涂开口了。

    “耶律师傅,乌涂兄弟,刚刚小弟说过了,不打不相识,小弟的师傅,就是我的师傅,小弟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这碗酒,我敬耶律师傅和乌涂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