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风中的失落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推心置腹
    骆文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让裴常昊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那是一张地图。

    古时候的地图,非常难得,有银子都买不到。

    走到一处石头的前面,骆文化铺开了地图。

    “裴兄,地图是义兄留下的,本来我以为用不上了。”

    这是一幅中原地图,确切的说,是一幅涵盖关内道、陇右道、河东道、河北道以及河南道的地图,地图不是很清晰,明显可以看到手绘的痕迹和补充的痕迹,地图上面标注的,大都是这些地方的主要城池,也有城池驻军的情况。

    裴常昊的脑子已经开始高速的运转,他盯着地图,开始了默记。

    “义兄遭人暗算,留给我这幅地图,朝廷衰败,各地豪强崛起,义兄时常感慨,却无能为力,早就有归隐乡间的想法,无奈时局逼迫,无法归隐,终究还是死于非命。。。”

    “义兄死于非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我曾经想着,豁出这条命也要为义兄报仇。。。”

    “出事之前,义兄就知道大难即将来临,一再告诫我不要寻仇,可我不甘心啊。。。”

    看着神情萧索的骆文化,裴常昊没有开口说话。

    再次叹了一口气,骆文化的手指向了河南道与河东道。

    “去岁邠守节度使朱枚,拥立襄王李煴为帝,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也曾经向李煴表示臣服,义兄就劝过王重荣,鼎力拥戴朝廷,不可卖身求荣,那个时候,义兄还以为王重荣是振兴大唐朝廷之重臣,死心塌地为王重荣卖命。。。”

    “可惜啊,义兄是万万想不到,王重荣倒行逆施,不仅没有听取义兄之建议,反而将义兄绑于大堂之上,脱去衣裤,棍棒殴打,肆意凌辱,还让其他部将前来观看。。。”

    “朝廷讨伐朱枚,朱枚被其部将所杀,王重荣看到了机会,将前来投奔的襄王李煴杀死,以此向朝廷邀功,孰料皇上和朝廷并非是要斩杀襄王李煴,只是将其贬为庶人,王重荣见势不妙,居然将斩杀襄王李煴的罪过,推到了义兄的头上,准备将义兄擒获后送到京城。。。”

    “义兄忍无可忍,终于起兵,斩杀了王重荣,且将所有事宜,都禀报了皇上和朝廷,等候皇上和朝廷的处置。。。”

    “义兄还是太过于相信皇上和朝廷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皇上和朝廷任命王重荣的弟弟王重盈为护国节度使,前往河中一带。。。”

    “我劝过义兄,王重盈来到河中,肯定会为王重荣报仇,可义兄不为所动,只是让我离开军中,找地方隐藏起来。。。”

    “王重盈来到河中,第一件事情就是擒获义兄,予以杀害,义兄的家人,也全部殒命。。。”

    “王重荣性情残暴,用法严厉,时常无缘无故侮辱责罚部将,早在军中引发怨恨,就算是义兄不出手,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反抗,这件事情,朝廷知晓,王重盈也知晓。。。”

    说到这里,骆文化闭上眼睛。

    周遭异常安静,只能听见泉水流淌的声音。

    “骆兄,身为牙将,义兄斩杀王重荣,你是不是认为他背叛主上,乃是大逆不道,罪有应得啊。”

    裴常昊微微摇头,他的内心早就掀起惊涛骇浪。

    裴澈被王重荣斩杀,骆文化的义兄斩杀王重荣,也算是为裴澈报仇了。

    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僖宗被迫第二次撤离长安城,前往凤翔与四川避难,幕后黑手就是王重荣。

    河中安邑、解县有两处盐池,全部被河中节度使王重荣掌控,黄巢的叛乱被彻底镇压之后,朝廷决定组建一支强悍的中央禁军,因为没钱,田令孜就盯住了这两处的盐池,要求王重荣交出来,王重荣自然不肯。

    于是朝廷与王重荣之间的冲突愈发的明朗化,最终朝廷下旨,让王重荣出任衮海节度使。

    王重荣为了保住河中节度使的职位,伪造了一封皇帝的密旨,鼓动晋王李克用,说是朝中的田令孜和朱温等人,要算计和斩杀李克用。

    李克用是一员悍将,打起仗来不要命,谁都害怕,可政治头脑不好使。

    况且李克用与朱温之间是死对头,曾经有过生死的恩怨,王重荣拿捏的很到位。

    于是李克用被蛊惑了,领兵进攻长安,名义就是清君侧,斩杀田令孜和朱温,逼迫唐僖宗第二次离开长安。

    如果没有王重荣的蛊惑,很多人都不会死,襄王李煴不可能被朱枚胁迫称帝,换句话说,裴常昊那个便宜的老爹裴澈,也不会死于非命。

    从这个角度来说,王重荣也该死。

    “骆兄,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觉得你的义兄做的很好,可惜他没有听从你的建议,如果早一些离开河中,也不至于丢失了性命。”

    骆文化的脸上,露出了恨恨的神情。

    “都怪我,要是能够坚持下去,义兄也不至于遭遇无妄之灾了。”

    裴常昊走到了骆文化的面前,盯着其眼睛开口了。

    “骆兄,你没有明白你之义兄的苦心,也没有明白我的话语,不管你如何劝解,他都不会离开,他知道危险来临,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骆文化有些吃惊,看着裴常昊,眼睛里面依旧是不甘的眼神。

    “身为牙将,就是节度使最为信任之人,斩杀了节度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外界的看法都不会很好,所以你的义兄不会离开河中,不会离开军队,他要向外界证明,自己并非是想着篡位,而是无奈才这样做的,可惜的是,从朝廷处置的态度来看,他们也认为你之义兄就是造反,如此情况之下,你之义兄更加不会离开了。”

    “你之义兄,用生命证明自身的忠心,可惜没有谁会真正关注。”

    “如果当初你之义兄觉得王重荣不值得托付,那就快刀斩乱麻,果断离开,另谋出路,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

    骆文化颇为痛苦的点头。

    “裴兄,你说的是,当时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可始终不甘心啊。”

    “骆兄,已经过去的事情,不要想那么多,更不要沉湎其中,我想,你之义兄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见你如此的自责。”

    一道清晰的历史列表,出现在裴常昊的脑海里面,骆文化的义兄名常行儒,乃是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的心腹牙将,因为遭受侮辱,无法忍受,起兵斩杀了王重荣,朝廷派遣王重荣的弟弟王重盈出任河中节度使,王重盈赴任之后,斩杀了常行儒。

    史书记载,王重荣性格残暴,时常侮辱和惩戒部将,弄得怨声载道,被杀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说骆文化的义兄常行儒,是不是犹如骆文化描述的那么高尚,是不是因为无法忍受才斩杀王重荣,这一点裴常昊没有必要去追究,人都已经死了,不过他隐隐有些感觉,也许那个死去的常行儒,在脾气和性格的某些方面,与自己有相似之处。

    所以骆文化才会和自己推心置腹。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些大事情,晋王李克用的父亲李国昌病卒,鼎鼎有名的原淮南节度使高骈及其家人,被宣州观察使秦彦、淮南都知兵马使毕师铎斩杀,其后秦彦和毕师铎又被蔡州节度使秦宗权部将孙儒斩杀,凤翔节度使李昌符及其全家,被陇州刺史薛知筹斩杀。

    高骈、李昌符、秦彦和毕师铎等人,唐末都有一定的名气,特别是高骈,曾经是大唐朝廷权倾一时的人物。

    裴常昊还在脑海里面仔细梳理这些事件的时候,骆文化已经将地图卷起来。

    “裴兄,这副地图就送给你了。”

    裴常昊楞了一下,很快明白其中意思。

    骆文化将该说的全部都说出来了,接下来他裴常昊也要有所表示,也该说出来一些事情,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什么都不说,那就是看不上骆文化,两人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

    稍稍思索了一下,裴常昊接过了地图。

    “骆兄,我是河东裴氏家族之人,去岁家中遭遇重大变故,你之义兄常将军斩杀的河东节度使王重荣,就是我不共戴天之仇敌,我还要感谢你的义兄常将军,帮我报仇了。”

    骆文化蓦地瞪大了眼睛。

    “你、你难道是平章事裴澈大人之后人吗,我、我记得裴澈大人全家都故去了。。。”

    “不错,不过我被父母送到了济源老家,没有留在京城,也是那个云游僧人救了我的命,他说我命相犯冲,不宜留在父母身边,所以我被送回老家,父亲大人出事之后,我离开济源老家,四处躲避,眼看着时局略微缓和一些,才出来行走。”

    骆文化的脸色微红,对着裴常昊抱拳。

    “裴兄遭遇如此大难,尚能从容应对,我自愧不如。”

    裴常昊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苦笑的神情开口了。

    “骆兄不要这样说,也是我少不更事,现在想来,总是躲避肯定不行,父亲大人所做事情之对错,我无法评价,但我总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