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三章?? 家族态度
    往族长府邸而去的时候,裴常昊的神色颇为凝重。

    河东裴氏家族,一共有五房,分别为西眷裴、洗马裴、南来吴裴、中眷裴、东眷裴。

    裴氏家族东眷房,魏晋时期就迁过来了,有着极其深厚的底蕴,数百年来,人才辈出,到了唐朝的时候,更是发展到了顶峰,裴氏家族在唐朝担任宰相的一共十七人,而东眷房就占据了六人,为裴氏五房之首。

    裴常昊的爷爷他们那一辈,有三兄弟,属于裴氏家族东眷房的荣光。

    裴常昊的爷爷裴俅,官至谏议大夫,裴常昊的大爷爷裴俦,官至江西观察使,裴常昊的二爷爷裴休,最为厉害,官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太子少师,妥妥的宰相。

    现如今,裴俅、裴休和裴俦,乃至于他们这一辈人,全部都故去了,裴常昊的父亲裴澈这一辈人,已经是裴氏家族东眷房的中坚力量。

    裴澈担任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为朝中宰相,裴渥担任凉州刺史,裴俦的大儿子裴延翰为蓝田县尉、集贤校理,小儿子裴延鲁为浙东观察使。

    不过为官的四人,裴澈被王重荣杀害,裴延翰几年前病故,裴渥远在凉州,裴延鲁在浙东做官。

    裴澈被王重荣斩杀,对于东眷房来说,是巨大的打击,也是难以承受的打击,毕竟裴澈是东眷房的领军人物。

    当然,裴澈被王重荣斩杀,这里面的缘故,家族很清楚,王重荣担任河中节度使之后,一度想着拉拢裴氏家族东眷房,甚至要求东眷房听从他的号令,对于河东裴氏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绝无可能接受的事情,遭遇拒绝的王重荣,无法明面上动手,暗地里使了不少的绊子,尔后更是抓住了机会,斩杀了裴氏家族东眷房的领军人物裴澈,以此来削弱裴氏家族东眷房的力量和影响力。

    至于说裴常昊他们这一辈,尚无人在朝中做官,具有乡贡身份的人倒是不少,包括裴常昊,都是乡贡的身份,有资格到京城去参加明经科和进士科的考试,可惜的是,裴常昊他们这一辈之人,几次到京城参加进士科的考试,都是名落孙山。

    裴氏家族对于读书是非常看重的,当年裴休、裴俅和裴俦三兄弟,参加科举考试之前,在裴家庄读书,曾经数年足不出户,一心只读圣贤书。

    到了裴常昊他们这一代,因为时局太乱,读书遭受到一些影响,至少没有了祖辈的宁静。

    裴氏家族东眷房的族长,是裴休的小儿子裴弢,也是裴常昊的堂伯父。

    裴氏家族东眷房的族长,按照家族的规定,至少是明经科的进士,裴弢考中明经科进士的时候,年纪偏大,加之明经科的进士,身份远不如进士科的进士,一般都是在地方上做辅官,难有升迁的机会,所以裴弢没有选择入朝为官,而是回到了裴家庄。

    穿越的裴常昊很清楚,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裴氏家族很快就要衰败下去,公元905年,梁王朱温掌控权力之后,大肆斩杀朝中的官员,裴氏家族在朝中为官之人,很多人惨遭杀戮,尔后朱温更是直接清算裴氏家族,夺取了裴氏家族巨额的财富,令裴氏家族快速衰败。

    五代十国的数十年,裴氏家族更是遭遇杀戮和劫掠,以至于家族中人不得不四处逃逸,隐姓埋名,以保全性命。

    到了宋朝,整个南宋和北宋,三百余年的时间,裴氏家族在朝中担任宰相的仅仅两人,尔后的明朝和清朝,裴氏家族彻底沦落,再也不复往日的风光。

    对于一个延续千余年的望族来说,这样的结局太过于悲催。

    既然穿越了,身为裴氏家族的子弟,裴常昊肯定要避免惨剧的发生,要拼尽全力维系裴氏家族,毕竟有了裴氏家族,才有他裴常昊光明的未来。

    。。。

    裴常昊回到庄园的事情,裴弢早就知晓了。

    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的时候,裴弢从诧异到震惊,后来差点忍不住前往裴澈的府邸,要不是想着裴常昊要专门前来拜访,裴弢早就去了。

    裴弢太熟悉裴常昊了,对于裴澈的这个小儿子,他没有报任何希望。

    裴常昊性格方面的缺陷太过于突出,认死理,偏激,就算是有满腹的经纶,也不适合到朝中做官,加之裴常昊不喜读书,喜欢舞枪弄棒,所以学业也不精。

    安史之乱后,朝廷的局势一直不稳定,武将的身份逐渐提升,地位也越来越高,裴氏家族倒也不反对家族中有子弟习武,能够进入军中为将,倒也能够壮大家族的实力。

    不过裴常昊数次与家族中子弟发生冲突,甚至于动手之后,裴弢觉得,裴常昊的性格,进入军中也不行,恐怕还没有能够立下战功,就死于非命,或者为家族带来麻烦了。

    在裴弢看来,裴常昊将来也就是留在庄园之中,平静的过一辈子罢了,这一切,他不会说出来,毕竟裴常昊的父亲裴澈,是朝中宰相,也是裴氏家族东眷房的领军人物。

    谁知道裴澈及家人突然被王重荣斩杀,其家中仅仅剩下裴常昊一个人。

    裴澈被杀,裴氏家族东眷房遭受了沉重打击,这也让裴弢更加坚定自身的想法,一定要保住裴常昊,让其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为裴澈留下血脉。

    裴澈派遣下人,到庄园来接走裴常昊,裴弢认真考虑之后,没有反对。

    裴常昊离开庄园之后,裴弢数次想着给裴渥写信,询问裴常昊的情况,无奈外面的局势太混乱,加之裴常昊的身份有些特殊,如果消息泄露出去,不仅裴常昊有可能保不住性命,可能裴渥都遭受牵连,所以裴弢最终没有写信。

    想不到快一年的时间过去,裴常昊回来了。

    这说明,裴常昊没有前往凉州,没有前去找寻其二伯父裴渥。

    回来也是好事情,如今的局势略微平缓了一些,王重荣被麾下牙将常行儒斩杀,新任的河中节度使王重盈,虽然是王重荣的兄长,不过对裴氏家族的态度还不错,如此情况之下,裴氏家族东眷房保住裴常昊,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当然,这样做,肯定要冒一些风险,但裴氏家族绝不会轻易的屈服,不管怎么说,这是裴氏家族东眷房的颜面,也是家族对裴澈的交待。

    裴常昊回到府邸所说的话语,裴弢一字不漏都知道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些话是不是管家杜撰出来的话语,其目的就是让裴常昊能够在庄园立足。

    家和才能万事兴,东山再起,这十多个字,带给了裴弢巨大的震撼,以至于他都有些恍惚了,要知道裴氏家族的子弟,能够真正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不多,包括他的儿子裴瑑,对于家族的认识也有些模糊,总是喜欢说不要依靠家族的力量,要凭着自身的本事谋求前程。

    裴常昊究竟经历了什么,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难不成经历了巨变,裴常昊变得成熟和理智了吗。

    相比较管家,裴弢身为裴氏家族东眷房的族长,认识更加稳重和老到,他不大相信裴常昊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相信仅仅十六岁的裴常昊,会彻底的脱胎换骨。

    。。。

    “族长,裴常昊来了。。。”

    裴弢对着管家点点头,管家转过身去,带着裴常昊进入大堂。

    看见进入大堂的裴常昊,裴弢有些激动,但还是稳住了身形。

    “侄儿见过伯父大人。”

    裴常昊神色平静,态度恭谦,对着裴弢行礼。

    看见表现稳重的裴常昊,裴弢的鼻子突然有些酸,他想到了堂弟裴澈。

    裴澈及家人被王重荣斩杀的消息,传到庄园之后,引发了巨大的波澜,家族之中甚至有人准备前去京城告御状,不过都被裴弢阻止了,他仅仅是派遣庄园的人,将消息告知裴氏家族其他的四房,同时亲自前往裴澈的府邸,安慰因留在庄园逃脱杀戮的裴常昊。

    裴常昊离开庄园的时候。裴弢内心是有些愧疚的,为了整个裴氏家族东眷房的安全,裴弢没有要求裴常昊留下,毕竟那段非常时期,裴常昊留在庄园相对安全很多。

    “常昊,回来了就好,日后就留在庄园,好好的生活。”

    裴常昊点点头,对着裴弢再一次的行礼。

    “伯父大人的关心爱护,侄儿铭记在心,在外面近一年时间的奔波,侄儿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愁,侄儿此番回家,想着好好歇息一番,侄儿厚颜,期盼得到伯父大人的关照,得到家族的照拂。”

    “侄儿明日午时,在家中备下了酒宴,请伯父大人,及家族的诸位长辈前去,侄儿以前少不更事,有很多做错的地方,一定要当面给家族诸位长辈赔礼。”

    裴弢连连点头。

    “好,常昊,明日我一定去,家族其余几个长辈,你也去请一请。”

    离开大堂的时候,裴常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从裴弢的态度上面,感受到了亲情。

    唐僖宗驾崩之前,裴常昊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以防万一,这样算起来,他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