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一章?? 顺利
    “裴兄,你的推测很准确,孟代平父母的商铺,已经被牙军强行交易,不过商铺至今没有营业,一直空闲,商铺紧靠着瓦子勾栏,位置很好,周遭也有不少的商铺,临近的几家商铺,每日里很早就关门歇业,上午我和春贵兄弟进去看了,掌柜急着想将商铺交易出去,给出的价格很低,我们仔细观察了整个的商铺,面积不是很大,后院不过十步方圆,槐树靠近后门的位置,商铺里面很凌乱,想必被迫购买商铺的掌柜,没有打算在此营业。”

    骆文化刚刚说完,苏春贵跟着开口了。

    “昊哥,商铺的后门,距离我们住宿的酒楼,不过三百步左右的距离,走过去也就是半刻钟的时间,后门处是一条巷子,这个巷子属于前后两排的商铺共有,平日里很少有人出入,最多也就是伙计从这里进入或者离开商铺,据我们打听,孟代平的父母出事之后,这条巷子没有什么人走动了。”

    “骆先生与掌柜商议商铺价格的时候,我偷偷走过去,打开了后门的门栓,夜间我们可以直接从后门进去,靠近后门的方向,有一把锄头。。。”

    裴常昊笑着点点头。

    “很好,看样子我们的运气不错,今日我到孟代平家附近去看了看,他们住在城南,府邸不是很大,位置还是不错的,距离州衙也就是五百步左右的距离,我们预料不错,孟代平的父母应该很有钱,平日里很低调,财不外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牙军给盯上了。”

    “孟代平父母的府邸,被节度使赏赐给了牙将,据说牙将的小妾住在这里。”

    “情况我们都清楚了,今夜行动,戌时三刻,我在巷子外面望风,裴兄和春贵从巷子进去,你们的动作一定要快,挖出钱财之后,切记要恢复原样,这样才不至于引发怀疑,挖出来的钱财如果数量大,不必急于一次性的带到酒楼去,可以分批次带走,那条巷子白天都无人行走,夜间更是不会有人注意的。。。”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商议已经结束了。

    伙计送来了丰盛的菜肴。

    三人都没有喝酒,夜间就要行动,喝酒肯定误事。

    酉时二刻,裴常昊、骆文化和苏春贵,前后离开了酒楼,骆文化和苏春贵两人都带着布袋,看样子就是准备出去购买物资的。

    掌柜的仅仅是看了看先后离开酒楼的三人,就低下头拨打算盘了。

    瓦子勾栏旁边,枣木梆子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

    裴常昊扭头,看着骆文化,笑着开口了。

    “骆兄,时间尚早,是不是进去看一场大戏,出来的时候刚好合适。”

    骆文化摇摇头,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旁边竖着的木牌。

    “裴兄,我们运气真的很好,瓦子勾栏里面演出的是《长坂坡》,这出大戏我看过,需要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戌时一刻第一场,亥时一刻第二场,接近子时演出才会结束,瓦子勾栏的演出,能够帮助我们遮盖行踪。”

    走到赌坊前面,人头攒动,骆文化的脸上再次露出笑容。

    青楼的门口,鸨母正在高声吆喝,让楼里的伙计和姑娘接客。

    节度使所在的灵州,与其他地方的确不一样,至少热闹很多,晚间出来娱乐的人也不少。

    靠近巷子的时候,骆文化抬头看了看天,扭头对着裴常昊开口了。

    “裴兄,我们不必等候,这个时候可以行动了,这附近娱乐的人很多,完全可以遮盖我们的行踪,刚刚我在附近走了近半个时辰,也没有看见巡逻的军士,看样子节度使能够从这里获取不少的钱财,所以不会严格的管控这一带。”

    裴常昊点点头。

    “好,你们进入后院,不必着急,观察好了之后行动,时间很充足,若是钱财数量多,让春贵出来告知,我也进入后院,帮忙带走钱财,若是钱财不多,我就不去了,我不会在巷子口等候,那样反而会引人怀疑,前面一百步,有一棵大树,半个时辰之后,我会在大树下面等你们。。。”

    。。。

    巷子里面非常安静,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骆文化和苏春贵不可能打着火把,他们摸着墙,一步步的完全走动。

    苏春贵在后院的门口放了一块大石头,一刻钟时间过去,骆文化的脚终于碰见了石头。

    打开木门,吱呀的声音传来,让骆文化和苏春贵身体同时颤抖。

    周遭依旧没有什么响动。

    摸了摸胸口,骆文化进入了后院,苏春贵也跟着进入了后院。

    骆文化从胸口掏出了蜡烛,这东西非常精贵,也就是富贵人家才用得起,平民百姓没有机会见到蜡烛。

    蜡烛被点燃了,苏春贵很快拿来了锄头。

    骆文化已经用手扣动槐树下面的土地。

    不过两分钟时间,骆文化指向了槐树右边的土地。

    “就是这里了,春贵兄弟,挖吧。”

    苏春贵点点头,举起锄头,用力的挖下去。。。

    半刻钟时间过去。

    “骆先生,锄头碰到东西了。。。”

    骆文化将手中的蜡烛递给了苏春贵,双手刨开泥土,一个一尺见方的铁皮箱子出现在眼前。。。

    “不会啊,怎么只有两个铁皮箱子啊。”

    骆文化的内心已经有些震撼了,能够使用铁皮箱子的商贾不多,大都是木箱子,好一些的使用檀木箱子,铁皮箱子很不好打造,铁匠铺出价很高。

    两个一尺见方的铁皮箱子,不可能装下多少的钱财。

    忍住了打开铁皮箱子的冲动,骆文化让苏春贵继续挖。

    的确没有什么东西了。

    “好了,埋在这里的,也就是这两个铁皮箱子了,春贵兄弟,我们一人一个带走,裴兄不需要进来了,挖出来的坑一定要填好,不能够让人看出来痕迹,锄头扔到墙角去。”

    又是一刻钟时间过去了。

    掩好后门,苏春贵拍了拍脑袋。

    “唉,还是忘记了,这后门怎么关好啊。”

    骆文化看了看苏春贵。

    “春贵兄弟,不用担心,没有谁会注意这里,掩好后门就可以了,这个商铺无人经营,被视为凶地,这条巷子也不会有人来,再说了,掌柜就是注意到后门打开了,也不会在意,关好就是了。。。”

    巷子外面,隐隐的传来吆喝与说话的声音。

    从里面往巷子外面走,轻松很多,巷子外面有光亮,顺着光亮的方向走,很快就能够走出巷子。

    巷子口,苏春贵伸出脑袋,看了看外面,空无一人。

    两人走出巷子口,朝着前方快步而去。

    裴常昊在大树的周遭转悠,看见快步走过来的骆文化和苏春贵,笑着开口了。

    “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看样子很顺利啊。”

    骆文化擦去额头上的汗滴,喘着气开口了。

    “很顺利,也就是两个铁皮箱子,一尺见方,其余就没有什么了,春贵兄弟和我,一人背了一个,不需要你去帮忙了。”

    “好,我们回客栈,今夜好好歇息,明日一早离开灵州城。”

    。。。

    洗漱完毕的骆文化,来到了裴常昊的房间。

    两个铁皮箱子放在桌上。

    “裴兄,不妨打开铁皮箱子,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裴常昊看着骆文化,似笑非笑的开口了。

    “骆兄,我没有打算打开这两个铁皮箱子,这是孟代平的父母留下的,只有孟代平才有资格打开。”

    骆文化看着裴常昊,眯起了眼睛。

    “裴兄,孟代平是你的随从,不要说他的这两个铁皮箱子,就算是孟代平的性命,你都可以处置,再说了,铁皮箱子里面究竟装着什么,我们需要弄清楚,出城的时候,才不至于担心,要不然被城门处的军士发现了,就不好处理了。”

    裴常昊摇头,神色变得略微严肃。

    “裴兄,孟代平是我的随从,也是我的兄弟,当他将父母留下钱财的事情告知我的那一刻,我将他视作兄弟,这两个铁皮箱子,是孟代平的,我们谁都不能动,必须完好无损的交给孟代平,至于孟代平如何处置,那是他的事情。”

    骆文化嘴角微微上翘,看着裴常昊,再次开口。

    “裴兄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裴常昊点点头,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当然,骆兄,当初你将汗血宝马毫不犹豫的给我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想法,什么是兄弟,上战场的时候,我将后背放心的交给你,这就是兄弟。。。”

    骆文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良久,骆文化看着裴常昊,抱拳开口了。

    “裴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的气魄,我忠心佩服,对待随从孟代平能够如此,就不用说其他了,我想,那秦氏家族,最终会归附于你的。”

    裴常昊笑了笑。

    “骆兄,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你刚才倒是提醒我了,明日一早,我们买下两袋青稞面,将铁皮箱子藏于青稞面里面,这样就能够顺利的运出城去了。”

    骆文化笑着点点头。

    “好,这个办法不错,两袋青稞面,绝不会引起军士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