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乱世必为王最新章节 > 第三十四章?? 随从
    酒楼的门口,站着几个衣着光鲜、花枝招展的女人。

    这些女人,就是歌妓,与青楼女子所不同的是,这些歌妓主要是依靠卖唱生活,前来酒楼消费的客人,可以边吃饭边欣赏歌舞,给予歌妓一些报酬。

    歌妓也有上下之分,上等的歌妓,衣着光鲜,打扮时尚,姿色嗓音都很不错,下等的歌妓,则是穿梭于大堂之间招徕生意,时刻等待客人的召唤。

    骆文化在酒楼的门口站了一下,眼光扫过站在左右的几个女人。

    正准备进入酒店的裴常昊,看见了这一幕。

    “骆兄,想要欣赏歌舞啊,不妨找几个姑娘。。。”

    骆文化看向裴常昊的时候,眼神有些奇怪。

    “裴兄,你很少到这等的酒楼来吗。”

    裴常昊一头雾水,看着骆文化,面带疑惑开口了。

    “骆兄为什么这样说啊。”

    裴常昊还没有说完,骆文化脸上已经有了释然的神情。

    “呵呵,是我没有想到,裴兄尚未婚配,就算是进入酒楼吃饭,这歌舞之事,也是他人安排好的,这些等候在酒店门口之女人,称之为舞女,你若是称呼人家为姑娘,那可不好,只有在青楼,才是如此称呼的。”

    裴常昊脸有些红,这事他还真的不清楚,总以为称呼姑娘是对别人的尊重。

    骆文化找了两个舞女。

    进入雅间,裴常昊暗暗咋舌,雅间分为里外两层,外间称之为厅院,是舞女表演的地方,里面则是食客吃饭的地方。

    这种雅间,上等的舞女才有资格进入,且需要得到客人的允许,下等的舞女,只能在大堂穿梭,除非是客人专门邀请,才有资格进入。

    不过一两分钟时间,两个舞女进入了雅间。

    裴常昊仔细看了看,两个舞女的长相还是不错。

    。。。

    这顿饭,裴常昊吃的很不自在,骆文化点了两个舞女,几乎就没有怎么听她们唱歌,就是陪着吃饭喝酒了,骆文化让其中一个舞女陪着他裴常昊喝酒,不过裴常昊不愿意。

    骆文化倒是没有勉强,左搂右保,上下其手,好不惬意。

    食色性也,倒不是说裴常昊是柳下惠,他只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挺私密的,大庭广众之下与舞女嬉戏打闹,过分亲密,看上去有些不雅观。

    菜蔬的味道不错,那道煎鱼留给裴常昊的印象深刻。

    一顿饭耗费了四两银子,其中饭钱二两银子,两个舞女每人一两银子。

    离开酒楼的时候,裴常昊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穷,父亲裴澈留给他三千五百两银子,看上去数量庞大,可如果在酒楼消费,压根就不算什么,要知道这里仅仅是温池县一家一般的酒楼,若是到大城池的高档酒楼,一顿饭下来恐怕需要十两银子以上了。

    这还没有算上舞女的费用。

    在土匪老巢获取的十片金叶子,裴常昊贴身藏着,金叶子的价值很高,一片金叶子相当于一锭黄金,不过这金叶子太惹眼了,能够拿出来的几乎都是富贵之家,其次就是商贾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拿出来金叶子,很有可能遭遇他人的觊觎,给自己惹来麻烦。

    在瓦子勾栏看大戏,以及在酒楼吃饭,让裴常昊对骆文化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骆文化是爽快人,喜好享乐,不掩饰自身的欲望,骆文化跟随义兄常行儒,不大可能缺钱,只不过常行儒被杀害,骆文化内心遭受重创,很长一段时间压制了自身的欲望。

    骆文化究竟有多少的钱财,裴常昊不清楚,也没有过问,离开山谷的时候,骆文化单独有一口箱子,想必里面装着钱财。

    黑店截获的钱财,所有人一起消费,譬如说赶路期间的吃饭住宿,以及购买必须的用品等等,这方面裴常昊是很注意的,亲兄弟明算账,再好的关系,也禁不住钱财方面的算计,若是他裴常昊有了足够的实力,赏赐的钱财是另外一回事了。

    慢慢朝着南门方向而去的时候,裴常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向了瓦子勾栏的方向。

    “裴兄,你是不是觉得戏班子的那个小厮还不错啊,要不我们将小厮买过来,你身边没有人伺候也不行,我看那个小厮挺机灵。”

    裴常昊的确有这个想法,不过他对戏班子的小厮不是特别了解,要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一定是值得绝对信任之人,所以挑选的时候,也要格外上心。

    “骆兄,我们过去看看,也不知道这个小厮究竟如何。”

    骆文化微微一笑。

    “裴兄,凭着这个小厮不要我给予的钱财,其品性就是不错的,小厮地位低下,身上不可能有钱财,还能够抵御钱财的诱惑,很不简单了。”

    裴常昊点点头,其实这个小厮就是因为不要骆文化赏赐的钱财,才引起他的注意。

    “裴兄,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开口,戏班子肯定愿意,你很少看大戏,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刚刚我就察觉了,这个戏班子,恐怕撑不下去了,这一出《和氏璧》,从头至尾也就是两个人清唱,没有其他人登台,除非是养不活人了,否则这么经典的一出大戏,怎么可能仅有两个人来表演,还有,戏院里面,很少有人打赏,戏班子的收入自然是不够的,这戏班子一旦垮了,小厮肯定是第一个卖掉。”

    裴常昊有些吃惊,看着骆文化开口了。

    “骆兄,你可真厉害,看一出大戏,就能够判断出来戏班子无法维持了。”

    骆文化的脸微微有些红。

    “裴兄,这等的情形,只要是看大戏之人,都能够察觉到,你就不要褒奖我了,好了,我们过去看看,你要是真的有心,我直接找到戏班子的班主。”

    再次来到瓦子勾栏外面,集聚的人已经散去,枣木梆子的声音也消失了。

    “看样子瓦子勾栏里面,也就是这一个戏班子在唱大戏,一天能够唱上两场到三场,就很不错了,下一场的大戏,应该是戌时以后。。。”

    骆文化还没有说完,裴常昊就看向了瓦子勾栏的门口。

    小厮居然站在门口,手里举着一块木牌子,木牌子上面写着戌时开演大戏几个字。

    一阵阵的寒风吹过,小厮的身体颤抖,衣服穿得太少了。

    裴常昊和骆文化走过去的时候,小厮也看见了。

    “二位爷,戌时的大戏,也是《和氏璧》,二位爷都已经看过了,如果还想看,明日来吧,明日会演出其他的剧目。”

    “小兔崽子,胡搅乱说什么呢,晚间不准吃饭。”

    一个壮汉从里面走出来,看向小厮的时候,眼睛里面满是怒气。

    这个壮汉,正是在台上唱戏的两人之一。

    看见了裴常昊和骆文化,壮汉脸上马上挤出了笑容,伸出去准备踢打小厮的脚也收回来。

    “二位爷,晚间戌时还有一出大戏,二位爷要是想着看其他的剧目,随意点就是了,二位爷愿意包场也行,只要五贯钱。”

    一贯钱一千文,等于一两银子,五贯钱就是五两银子。

    小厮低下头,脸色发白,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弱肉强食,在裴常昊看来,这样的情形压根不算什么,不过他对这个小厮的确有了兴趣,先前骆文化给钱小厮不要,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小厮提醒还是那出大戏,如果喜欢,明日来看,这样的表现,至少说明这个小厮颇为诚实。

    没有等到裴常昊开口,骆文化首先开口了。

    “我家公子看上这个小厮了,你是戏班的班主吧,说说吧,买下这个小厮多少钱。”

    壮汉楞了一下,看了看低着头的小厮。

    “这、这个,我们还没有想过卖掉小厮,戏班子在这里演出两日之后,就要离开,准备到灵州去。。。”

    骆文化对着壮汉摆摆手。

    “不用说这些,直接说多少钱就可以了,今日你们演出的《和氏璧》我看过了,从头至尾就是两个人唱完,你们戏班子要是还有其他人,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形,你这个帮主都亲自上阵了,要说你们唱的的确不错,不过你们这样的表现,要是到了灵州,怕是要惹怒那些掏钱看戏之人。”

    壮汉的脸色发白,叹了一口气,再次看了看低着头的小厮。

    “这位爷,您说的不错,戏班子是难以维持了,我本来还想着,是不是到灵州城去闯一下,现在想来,没有必要了,这个小厮,来到戏班子才两个月的时间,是我们在官道旁边捡到的,差点就饿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壮汉的脸色有些变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壮汉的这个表情,裴常昊注意到了。

    “这位公子既然想着买下小厮,倒也是好事情,我也不要您们的钱,您们直接将小厮带走就是了。”

    班主还没有说完,小厮扑通跪在了裴常昊的面前。

    “郎君,仆什么都能够做,只要有饭吃,您带仆走吧。。。”

    。。。

    裴常昊最终还是给了戏班班主五两银子,戏班班主本来没有打算要钱,裴常昊就等于包下了戏班的一次演出,换来了这个小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