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风中的失落乱世必为王 > 第四十四章?? 不打不相识
    按照大唐朝廷的划分,延州属于下州,州刺史为正四品下的职衔,与从三品的上州刺史有着不小的区别,与延州相邻的灵州,因为是节度使驻地,人口比延州多,属于中州,州刺史为正四品上的职衔。

    上州、中州与下州,在各个方面都有区别,人口与城镇的规模体现最为突出。

    延州因为地处偏远,很少遭遇战火,局势平稳,虽然商贸一度展现出来繁华局面,但城池不大,集市的规模也不大,城西的商铺也不是很多。

    跟随秦风进入集市,裴常昊一眼就看出来区别。

    集市的左边为马牛驼骡驴交易市场,地方空旷,右边为奴隶交易市场,也就是秦风所说的草市,一个小小的木门,表示这里是交易奴隶的场所。

    几个牙人站在木门的前面,他们都看向集市进口的方向,搜寻那些准备买奴隶的客户。

    裴常昊和秦风走进集市,朝着右边草市而去。

    三个头戴斗笠、面遮黑纱之人,从两人的后边突然的冲过来,其中一人撞到了裴常昊。

    秦风脸上带着怒气,准备冲着往前走的那人开口,被裴常昊拉住了衣袖,领头的带斗笠之人,略微停顿,回头看了看裴常昊和秦风。

    木门前面站立的几个牙人,显然没有想到,一下子来了五个主顾。

    “我们这里的奴隶成色好,身体好,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我们这里的奴隶来自于突厥,是胡奴。。。”

    “我们这里的奴隶来自于海外,力气大。。。”

    走在最前面、头戴斗笠之人,看着其中一个牙人,拿出一锭银子开口了。

    “你们这里有突厥人吗,带我去看看。。。”

    几个牙人全部都跟着戴斗笠的三人进去了,倒是没有谁关注裴常昊和秦风了。

    能够随时掏出一锭十两的白银,绝非一般的主顾,要知道草市的交易,也是以铜钱为主,很少有人拿出来白银交易。

    草市里面的奴隶数量不是很多,大约有四十人,其中所谓的胡奴和昆仑奴,也就几个人而已,昆仑奴不用多说,肤色不一样,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所谓的胡奴,也就是突厥人,其实也能够分辨出来,突厥人的头顶处没有头发,头部后侧的头发很长,下垂之后梳成了辫子,或者散披着,与数百年之后的满人头发有一些相似之处。

    大唐国力衰败,在奴隶交易市场就能够体现出来,盛唐时期,奴隶交易市场几乎都是昆仑奴和胡奴,很少有汉人,现如今的奴隶交易市场,绝大部分都是汉人,昆仑奴不多,胡奴更少,且昆仑奴和胡奴的价格,也高于汉人奴隶。

    曾经被李靖打的几乎亡国的突厥,趁着大唐的内乱和衰败,逐渐开始恢复力量,偶尔也到关内劫掠汉人,到他们那里去做奴隶了。

    为首戴斗笠之人,指着几个突厥人,对着身边的牙人开口了。

    “这几个突厥人,我全部都要了,你说多少银子。”

    牙人的脸上瞬间露出笑容,一边鞠躬一边开口了。

    “客官,现如今胡奴可值钱了,这里一共有四个胡奴,每个二十两银子,一共八十两。”

    牙人报完价格,就连秦风都皱了皱眉头,显然是觉得价格太高了。

    裴常昊看见了秦风的表情,凑过去低声开口了。

    “秦兄,胡奴的价格一般是多少啊。”

    秦风看了看前方的牙人,侧过身子低声开口回答。

    “这奴隶的交易,就算是在晋州,最高也不过十五两银子,这样的价格,买主心里都清楚,肯定是良人,胡奴和昆仑奴现如今不多了,价格稍微高一些,但也就是十两银子的价格,牙人居然报价二十两银子,太黑了。”

    裴常昊的内心五味杂陈,一个活生生的人,最高价格仅仅是十五两银子,要知道一匹河曲马,交易的价格是六十两银子,也就是说,一匹河曲马,可以抵上四个奴隶。

    难怪奴隶的地位如此之低。

    “好,这几个突厥人,我全部都买下了。”

    为首的戴斗笠之人开口了,他身边之人,马上掏出一个布袋,从里面拿出八锭白银。

    牙人大概是没有想到,此人居然不还价,直接就给银子了。

    身体哆嗦着接过八锭白银,牙人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客、客官,我这里还有昆仑奴,还有本地人,都很不错,您要是需要,价钱方面可以低一些。。。”

    刚刚掏出布袋交付银子之人,看向牙人开口了。

    “混账,我家郎君需要什么人,早就说过了,汉人算什么东西,猪狗不如,哪里比得上突厥人,倒给银子我家郎君也不要,我告诉你,今后再敢交易突厥人,我要你的脑袋。”

    牙人吓得脸色发白,连连点头。

    “是是是,您不要就不要了。”

    听见这句话,秦风再也忍不住了,大步上前去。

    “你说什么,汉人猪狗不如,比不上胡奴,当年李靖将军灭掉了突厥,突厥对我大唐俯首称臣,突厥的王公贵族都是我大唐的奴隶,什么时候胡奴敢对主人无礼了。。。”

    裴常昊想要上前去制止,已经晚了,他倒不在乎什么汉人与突厥人,奴隶交易本就是乱弹琴的事情,当初李靖领兵灭掉东突厥,东突厥被俘的王公贵族,悉数成为大唐的奴隶,突厥女人的命运更加悲惨,好多都被卖到青楼去了,成为了下等妓女。

    对于突厥人来说,这未尝不是深仇大恨,不过那个蒙面人说汉人猪狗不如,太过分了。

    “你、你是什么人,敢在我家郎君面前如此说话,我杀了你。”

    蒙面人的手伸向了腰间,其腰间悬挂着弯刀。

    “客、客官,草、草市里面不准械斗,惹来官爷和军爷就麻烦了。。。”

    为首的蒙面人,抬手制止了下属的动作,看向了秦风。

    这个时候,裴常昊走上前去了,示意秦风到他身边来。

    蒙面人看向了裴常昊,冷冷的开口了。

    “这位兄台,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如何。”

    “可以。”

    “爽快,那就到城外好好说话,免得有人鼓噪。”

    一刻钟之后,三辆马车出了南门,在官道边停下来了。

    走下马车的时候,秦风的脸色发白,在裴常昊的耳边低声开口了。

    “裴兄,我们不该来,他们有七个人,我们只有两个人,要是动手,我们没有胜算啊。”

    裴常昊看了看秦风,冷冷的开口了。

    “无时不惹事,有事不怕事,不该后退的时候,绝对不能退,否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预料不错的话,这三人都是突厥人。”

    秦风一下子愣住了。

    首先走下马车的蒙面人,解下了斗笠,其余两人也解下了斗笠。

    三人果然都是突厥人。

    为首的突厥人,年岁应该不大,浓眉大眼,脸上带着傲气,他的两名随从,一个头发胡子都白了,面容平静,一个是中年人,满脸凶气,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样子。

    为首的突厥人,带着不屑的神情,看着裴常昊开口了。

    “你的胆子好大,两个人也敢跟着我出城,我敬你是条汉子,给你一个选择,将你身边的人交给我处置,你自行离开,我不追究。”

    裴常昊冷冷一笑,看着眼前的突厥人,斩钉截铁的开口了。

    “一派胡言,我告诉你,他是我的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全部都接着,忘记告诉你了,这里是延州,不是你们突厥人的地盘,不要说你们有七个人,就是七百人,我也不惧。”

    为首的突厥人楞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他身边的中年人,怒不可遏的拔出了腰间的弯刀。

    “违背我家郎君的意思,你该死,我杀了你。。。”

    说话间,中年人举着手中的弯刀冲上来。

    裴常昊右手拔出钢刀,以更快的速度冲上前去。。。

    裴常昊的速度太快了,举着弯刀的中年人,甚至没有看清楚,脖子上就架着刀刃了。

    身后的秦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第一次看见冲杀速度如此之快的人。

    须发皆白的老人,脸色变化了,凑到年轻人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裴常昊看向了为首的突厥人。

    “我们之间无冤无仇,所以我不会杀人,不过你还是好好管教一下你的随从,不要太狂妄,不要乱说话。”

    说到这里,裴常昊抬脚踢向中年人的腰间。

    中年人一声惨叫蹲下了。

    裴常昊看着蹲下的中年人,冷冷的开口了。

    “这是给你的教训,我替你的主子教训你,你这样的作态,是给自家的主人惹麻烦,到自家的地盘狂妄,人家会让着你,到外面狂妄,人家会封住你的嘴、割下你的脑袋。。。”

    须发皆白的老人上前来了,对着裴常昊抱拳。

    “这位小兄弟,我们较量一下如何,点到为止,我们比较拳脚上的功夫。。。”

    裴常昊点点头,快速靠上前去,穿越之前他近身格斗技术就是制服对手的绝招,穿越之后不懈的练习,让他的动作更快更直接。

    老人刚刚施展招数,裴常昊已经冲上来了。。。

    裴常昊的拳头在老人的鼻子处停下了。

    老人脸色发白,冲着裴常昊抱拳之后,默默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