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风中的失落乱世必为王 > 第二十五章?? 归附
    “唰。。。”

    树干摇动,箭羽深入其中。

    骆文化快步走过去,拔出箭羽,脸上再次出现惊叹的神情。

    “春贵小兄弟,好厉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箭羽进入树干两指了,奇才,奇才啊。”

    苏春贵脸上依旧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

    二十步的距离,射出的弓箭进入树干两指距离,意味着在战场上,二十米开外射出的弓箭,能够穿透人的喉咙,要知道苏春贵尚不足十三岁,力气还会逐渐的增大。

    经过这么长时间,裴常昊总算是知道了,步卒射箭的最高境界,是一百米开外发射箭羽,能够直接刺穿人的喉咙,或者是没入胸部五指,而裴常昊所理解的百步穿杨,不过是文人的形容,算不上射箭的具体标准,步卒射箭最重要的是力度,准度其次,战场上作战,真正具有杀伤力的是箭雨,密集发射的弓箭,呼啸着飞向对方,让对手避无可避,那样才能够形成威胁,而这样的箭雨,力度是最为重要的。

    “春贵,上马试试吧。”

    苏春贵点点头,自信的走向了前方的河曲马。

    骆文化的脸上写着担忧,裴常昊的脸色颇为平静。

    “唰。。。”

    马背上的苏春贵,射出了第一支箭羽。。。

    连续十支箭羽射出去,有两支射中前方的树干。

    骆文化目瞪口呆,裴常昊的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奇才,真的是奇才啊。”

    骑兵射箭与步卒有根本性不同,要求正好相反,准度第一,力度第二。

    骑兵射箭称之为一静一动,所谓一静,就是让胯下的战马暂时停住,尔后迅速射出弓箭,所谓一动,就是在战马高速奔驰的过程之中射出弓箭。

    一静为常态,一动为偶尔。

    骑兵若是能够在战马奔驰的过程之中射出弓箭,且保持准度,击中目标,那是最高境界,做到这一步需要人马合一、人箭合一,能够达到这种境界之人,少之又少。

    苏春贵射出的十支箭羽,其中八支是停下射出去的,两支是奔驰过程之中射出去的。

    这也是骆文化真正惊叹的原因,迄今为止,能够在战马高速奔驰过程之中射出箭羽之人不多,都是军中的宝贝。

    苏春贵尚不足十三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完全可以傲视群雄了。

    。。。

    苏春华练习的很努力,不过出刀的速度一直都提不上来,一段时间过去,他自己都有些气馁,索性开始帮着苏春贵做饭,让苏春贵有更多的时间去练习射箭。

    这其实不能怪苏春华,他已经二十岁的年纪,以前从未习武,谈不上有什么基础,骤然开始舞刀弄枪,有些不适应,再说了,他的体质一般,不是很强壮。

    苏春华一直没有忘记讲故事的要求,那是裴常昊在河洛村的时候提出来的,这勉强算是他的强项,不过来到山谷之后,没有机会也没有对象,有些时候他也强迫自己看一些书,学习一些知识,这些书都是裴常昊带来的。

    骆文化进入院子的时候,苏春华正在发呆。

    “春华小兄弟,怎么没有到山谷里面去走走。”

    看见骆文化进入院子,苏春华连忙站起身来。

    “骆大哥,常昊兄弟没有过来,春贵出去练习射箭了。”

    骆文化对着苏春华摆摆手。

    “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过来看看,找你聊聊天,没有什么问题吧。”

    骆文化一直都想找机会和苏春华聊一聊,想着通过苏春华,了解一下裴常昊在村里的事情,裴常昊不过十六岁的年龄,表现的比六十岁的人还要老成持重,这很不简单了。

    每个人的成长都是有轨迹可循的,裴常昊也不例外,河东裴氏的确是名门望族,但不可能每个子弟都优秀。

    云游僧人所谓裴常昊命相犯冲,反而救了其性命,这是不是说明,云游僧人已经发现裴常昊不一般了。

    骆文化可以断定,裴常昊在村里一定有故事,不过其自己是不会说出来的。

    骆文化准备坐下的时候,看见苏春华有些不自然,微微一笑。

    “春华小兄弟,要不我们到溪边走走看看。”

    苏春华连连点头,不自觉的伸手,准备拿起石桌上面的钢刀。

    “歇一会,我们就是去走走看看,说一会话。”

    苏春华的这个动作,让骆文化印象深刻,不管是苏春贵练习射箭,还是苏春华练习刀术,都是裴常昊提出来的要求,两人绝对服从,成为习惯,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苏春华的年级比裴常昊大,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服从裴常昊。

    “春华小兄弟,练习刀术不要着急,有时候还是要从基础练起,只要你有了力气,出刀就足够快了。”

    骆文化关切的语气,让苏春华有些感动。

    “骆大哥,您说的是,我在村里的时候,整天无所事事,哪里有什么力气,要不是土匪来袭击集镇和村子,我恐怕就在村里混一辈子了。”

    “哦,春华小兄弟,土匪袭击集镇和村子是什么情况啊。”

    苏春华看向骆文化,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

    “骆大哥,常昊兄弟没有告诉您吗,要不是常昊兄弟,我们集镇和村子早就被土匪彻底毁掉了,常昊兄弟领着我们灭了土匪,他还一个人进入大漠,找到了土匪的老巢,带回来了银子和粮食。。。”

    骆文化的神情也变得专注了。

    “春华小兄弟,这迎战土匪的事情,你要是方便,详细说说。”

    苏春华的精气神一下子起来了,进入山谷都快一个月时间,他很少说话,现在总算是有机会了,而且还有人专门倾听。

    “骆大哥,我没有问题,您要是有耐心,我详细给您说。。。”

    十多分钟之后,苏春华讲完了裴常昊指挥村民村头抵御剿灭土匪、独自一人进入大漠深处找到土匪老巢的故事,他讲的绘声绘色,的确能够吸引人。

    骆文化眉头微皱,他和裴常昊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裴常昊很少说及以前的事情,对于老家济源以及长安的生活只字未提,不过凭着他对名门望族的了解,这些家族重文轻武,家族的子弟都是拼命读书,绝少有人去习武。

    裴常昊是裴澈嫡亲的小儿子,肯定受重视,绝对是要读书的,习武其次。

    更加关键的是,裴常昊不过十六岁,没有从军,没有进入官府做事,说心思缜密,还说的过去,可面对穷凶极恶的土匪,也能够沉着应对,那就有些不太正常,或者说言过其实了。

    看见骆文化的表情,苏春华有些着急,他觉得骆文化肯定是不相信他说的事情。

    “骆大哥,我可告诉您,常昊兄弟刚到村里来的时候,也是很少说话,后来家里就剩下一个人了,才和我们慢慢有了接触,就在剿灭土匪前大约二十天,常昊兄弟独自到大漠深处去了,一去就是半个月时间,村里好几个人到大漠去找寻,找到之后抬回来的。”

    骆文化看了看苏春华,神情有些漠然。

    “裴兄年纪不大,独自前往大漠,坚持近半个月,的确不简单了。”

    苏春华瞪大了眼睛,看着骆文化。

    “骆大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大漠里面有神仙,衙门里的老爷都说了,这是真的,那个什么晋王爷,领兵打仗的时候,一直都不能取胜,也是独自进入大漠之中,见到了神仙,得到神仙的指点,第二天就领兵打败了对手。。。”

    “耆老大人也专门问过常昊兄弟,不过常昊兄弟说了,天机不可泄露。。。”

    “如果常昊兄弟没有在大漠遇见神仙,没有得到神仙的指点,哪里有那么神勇。。。”

    “骆大哥,您要是不信,我还告诉您一件事情,常昊兄弟在怀远县集市的时候,也遇见了麻烦,他一个人应对下来了。”

    骆文化逐渐瞪大了眼睛,等到苏春华说完之后,略微思索一下开口了。

    “春华小兄弟,你说的晋王爷,是不是原安北都护府大都督李克用啊。”

    苏春华连连点头。

    “是这个名字,骆大哥,耆老大人说的就是这个名字,只是我没有记住。”

    。。。

    骆文化进入院子的时候,裴常昊正在看书。

    “裴兄,大漠奇遇的事情,可否说说啊。”

    裴常昊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是春华兄弟告诉你的吧,此事我还真的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骆文化微微一笑,对着裴常昊抱拳。

    “非常之人,才会有非常的际遇,裴兄家中遭遇巨大的变故,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有了大漠奇遇,后来的指挥村民围剿土匪,孤身进入大漠找到土匪老巢,以及在怀远县集市的冷静应对,都是这奇遇的缘故啊。”

    裴常昊楞了一下,眯着眼睛,看向了骆文化。

    “骆兄,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若是有谁想着算计我,或者是不想让我过上好日子,那我绝对不会客气,我不管他是什么人,哪怕是皇上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