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36章 老师明鉴
    三天后,高牧带着上官敏涛,乘坐飞机离开了香港,返回了上海。

    这次来香港,办了很多事,也有很多事都只是开了一个头,都是长久之计的打算,不是几天功夫就能完全搞定的。

    他现在也只不过是打下了一颗钉子,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三天时间,上官敏涛带着他见了好几个人,等于是把她为数不多的一些人际关系,一股脑的丢给了高牧。

    是否有用,看他自己。

    在这当中,高牧又和梁燕玲见了一次面,除了把节目的策划给她以外,还特意聊了聊ATV股份的事情,说明了自己的兴趣,也算是排个队。

    在这件事上,高牧没有刻意追求,执意要得到,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对于多少他更是不在意。

    而且,不管得到的股份多少,他都不会干涉电视台的运转,相关股权也会委托给梁燕玲打理。

    似乎,就是一次单纯的财务投资。

    正是高牧留下的这一句话,让梁燕玲颇为激动,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全力以赴。

    在离开的当天上午,高牧和周一又再见了一次,还是周一主要邀约的上午茶。

    两人聊的很多,从整个国际大环境,到国内的世纪机会,从金融聊到地产,从实业谈到虚拟产业。

    高牧在宏观战略上可以说是完爆周一,但在具体的操作实践,比如企业的运营,资金的具体利用操作方面和周一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一次的早茶,对于两人来说都是获益匪浅,算是一次双赢的互补。

    要不是高牧要返回内地上课,周一是想每天都找高牧喝喝早茶或者午茶,晚茶的。

    不过,也没有大的失望,高牧返回上海读书,他忙完手里的事情,也要返回内地,在上海居住一段时间。

    所以,老板的茶话会,有的是机会。

    ……

    “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如同姐姐嘱咐弟弟一样,上官敏涛帮高牧整理了一下衣领,转身上了自己的专车。

    回到上海之后,上官敏涛没有留下休息,准备连夜返回义乌。

    她有一种预感,这段时间和高牧还算频繁的见面,似乎是在消耗之后的见面机会,两人下一次再见,或许遥遥无期。

    “萍姐,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高牧帮上官敏涛关上车门,绕到驾驶位置,嘱咐开车的阿萍。

    “知道了。”

    简单平淡。

    轰,轰轰……

    一抹亮眼的刹车灯消失在高牧的面前,虽然开的是跑车,大部分的路段又是高牧,但是从上海去义乌,时间可不短。

    高牧的意思是让上官敏涛住一晚,但她急于返回。

    为了高牧的事情,她自己手上,巾帼公司,已经积压了太多的事情。

    在香港的时候,显得不急不躁,可是飞机在上海刚刚落地,她的心思就紧迫了起来。

    哎!

    上官敏涛给他的情分,现在是越来越多,而自己对她的回馈似乎丝毫没有。

    高牧不知道这一份情谊,自己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还上部分。

    不想了,拦下一辆出租车,先返回了家里,他和王菲菲的小窝。

    在距离小区门口还有一站路的地方,高牧提前下来出租车,悠哉的走进一家熟识的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

    这已经是他回到这里的习惯了,手里不拎点东西不舒服斯基。

    拎着水果,背着背包,哼着小白船,晃晃悠悠的爬着楼梯。

    到达顶楼的时候,高牧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情况,对门终于有人,有动静了。

    而且这次房门没有关闭,虚掩着很大的一条缝隙,刺耳的争吵声和玻璃砸地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高牧听的睫毛一提,这一家人真是奇葩,要么没人没声音,要么就是吵架砸东西。

    当初结婚时候的甜蜜哪去了?

    这才多少时间,一周年都还没到吧!

    老妻少夫,就这么不香吗?

    那当初有何必结婚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是对门的邻居,但彼此之间没有丝毫的交流,他们的家庭内部矛盾,高牧是不会去盲目参与进去的。

    摇着头,小白船继续哼起,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竟然是黑漆漆的一片,连王菲菲的卧室都没有一丝光亮透出。

    按开门边的顶灯开关,同时喊道:“王老师在家吗?你最爱的学生回来了哦!”

    俏皮话,只属于两人。

    回答他的,只有他自己声音的回音,王菲菲竟然不在家。

    “奇了个怪了,这么晚跑哪去了?”

    晚上八点的晨光,在高牧看待王菲菲来说,已经属于很晚了。

    高牧今天回来没有告诉王菲菲,但是她肯定是知道的,因为明天学校要上课,更主要的是晚上还要搞晚会,他必须赶回来。

    难道还在学校?

    狐疑的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小高同学,这个时候主动给我电话,是到家了吗?”

    果不其然,王菲菲很清楚高牧的行踪。

    “对啊,刚进家门,不过家里冷冷清清的,你在哪呢?不会还在学校吧!”

    高牧打开冰箱门看了眼,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猜对了,我在学校住好几天了,今天是最后的彩排,可能要很迟才能回来,要不你先休息?”

    “等等,你说你这几天读书住学校的,没有回家?”

    关上冰箱门,高牧终于知道屋里为什么缺少烟火气了。

    “对啊,一个是跑来跑去不方便,另外一个是对门那一家回来了,可是天天晚上吵架吵到大半夜,我都睡不安稳,所以,我住学校的教师公寓了。”

    王菲菲接着电话,离开了表演的场地,电话里的背景声音,明显减少。

    “不是吧,我刚才上楼的时候,也是听到他们在吵架,还砸东西。”

    高牧走到门后,放低音量,从猫眼望了出去。

    这天天吵,就不怕词穷吗?

    还有,家里挺富有啊,天天砸东西库存都不告急!

    “嘿嘿,现在还好,等半夜三更你睡着的时候,突然来那么一下,很惊悚了。”

    王菲菲是实在吃不消,高牧去香港之后,连着两天没睡好,最后索性住校了。

    “这么惊悚啊,那我还是来学校吧,你也继续住校吧!”

    “也行,那我就不用往回赶了。现在时间还早,你过来的时候到剧场来一下吧,帮我检查检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好了,他们在叫我了,我先挂电话了。”

    因为担心天气,晚会的举办场地放在了剧场里,虽然场地比在外面要小,但是更正规。

    高牧还没有开口,手机中就传来了嘟嘟嘟声,他也只能无语的收起手机。

    时间确实还早,早到他准备愉快的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回校。

    男人洗澡都是快手,半个小时之后,沐浴更衣的高牧背上心爱的背包,拎起刚买的水果,在隔壁依然没有间断的乒乒乓乓之声中,再次哼着小白船,快速的下楼。

    半个小时之后,高牧出现在了王菲菲的身边。

    “来的这么慢?”

     “要见王老师,我怎么也得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才行啊!”

    其他人都在忙,王菲菲和高牧站的地方又是靠后的角落,身边没有其他人,说话也就敢大胆。

    “不对,不对。”王菲菲摇着头:“竟然洗澡换衣服才来,不会是因为在外面偷了腥吧?”

    靠近高牧的胸口,闻到的只有沐浴乳的芬芳,而且还和她身上的一样。

    “外行了不是,偷腥肯定要在外面洗,回家再洗不是找抓吗?”

    高牧看着舞台,淡淡的说道。

    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彩排,所有的流程都会按照要求走一遍,包括表演的内容和主持的串讲。

    “可以啊小高同学,你这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只是,你这么有经验,我为什么不知道?”

    一个扭肉大旋转,要高牧的腰间上发动,痛的他呲牙裂齿,直抽冷风。

    “没经验没经验,王老师明鉴,我这些都是故事会上看来的。”

    高牧多少有些心虚,虽然和王菲菲的关系很玄妙,但在香港他确实实践了偷腥。

    “王老师,请过来一下。”

    解救高牧的,是这台晚会的主要协调人之一,也是学生会的文宣委员林诗雅。

    “晚上在和你算账。”意味深长的一笑,王菲菲又从包里拿出两张纸:“这是小玉儿发来的传真,你自己慢慢看。”

    “传真,她不是给我发了邮件吗?发传真是什么情况?”

    高牧前段时间给远在英国伯明翰大学进修的温美玉,发去了一个任务,让她想办法调查一下姚碧君的情况。

    温美玉虽然在伯明翰进修,但是除了读书,还要帮高牧跑开曼群岛注册的一些事情。

    好在她至少是人在海外,有了高牧提供的姚碧君的基本信息,找了当地的调查公司,很快就摸清楚了姚碧君的大部分情况。

    给高牧的邮箱发了好几个邮件,才把资料介绍完。

    姚碧君对于高牧,是有大用的,她未来掌控的将是及其重要的部门。

    高牧求贤心切,急需这样的专业人才,在时间不够,人脉不足的情况下,只能是借助于外来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