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35章 吃瓜吃自己
    

    翌日。

    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过一顿地道的港式早餐,高牧和上官敏涛分别离开了酒店。

    上官敏涛当然是被高牧使唤去找梁燕玲了,而高牧自己,则是来到了金贝香港分公司。

    “老板早!”

    柳如丝受刘雄指派,早早的就在楼吓等着高牧,没等高牧出出租车上下来,就主动的打开了车门。

    “柳秘书早啊。”高牧朝着摆了摆手,惊讶的问道:“你这是在等我?”

    “是刘总安排的。”

    一语双关,既回答了高牧的提问,也解答了他提问背后的意思。

     “哎,大可不必,我又不是没来过。”高牧一直没有在别人面前摆架子的官僚作风:“今天还挺冷的,早点进去吧!”

    “老板请。”

    柳如丝温馨一笑,高牧的关怀让她很温馨。

    “这两天还挺好的?”

     “都挺好的,工作顺利,我老公也一直说要谢谢你。”

    “大可不必。都挺好就好,我最喜欢的就是都挺好。我过几天就要回内地了,以后有事情也可以发我邮箱。”

    “明白,老板请,刘总在办公室等你。”

    电梯到底,柳如丝引领高牧往刘雄的办公室走去。

    和第一次来不一样,高牧的样子已经被绝大多数的员工记在了心里,路上迎面碰上的,都会恭敬的打着招呼。

    而做在工位上的员工,不管是真忙还是假忙,现在都很忙。

    “刘总,老板来了。”

    推开虚掩的办公室门,柳如丝出声道。

    “你们先去忙吧。”刘雄的办公室还有两个手下在汇报工作,打发两人后,又对柳如丝说道:“你也去忙吧,有事再叫你。”

    给高牧倒好一杯茶,柳如丝把办公室的门轻轻的关上,稍微站门口迟疑了半秒,才踩着高跟鞋,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老板!”

    “坐下说。”

    反客为主,犹如这里是他的办公室一般。

    “这是他们的资料,时间比较紧,只能找到这些。”

    一个文件袋,推到了高牧的面前,一天的时间,他临时找私家侦探,也只挖掘到了这么一些资料。其中大部分,都还是公开的。

    实在是无奈,和高牧要是多给两到三天的时间,他保证能做的更好。

    “嗯,我先看看。”

    高牧没有多说话,认真的翻阅了起来。

    资料是有关李柔潼和郭迎权的,当然,主要还是郭迎权。

    对于李柔潼,高牧并不想去背后调查她,只是她和郭迎权是男女朋友,必然会带出她的一些东西。

    “华夏发展?这是他的公司?”

    “是的,目前还在恒生上市,不过有消息说要是在十二月份还找不到新的资金注入,公司将会被退市。”

    “嗯,这么说他现在算是命悬一线了。”高牧边看边问:“金融危机都过去两年了,竟然还是没熬住。啧啧啧,看样子本事也有限!”

    怎么说自己是给对方发了帽子的人,所以对于这一位,高牧看待他的感情也很复杂,

     “我另外特意找朋友打听了一下,华夏发展的情况比较复杂。这两年他其实有过几次翻身的额机会,只是都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都没能成功。有人说是他过于刚愎自用,也有人说是他不想放弃过多的股份,对公司的幻想太多了。”

    因为时间紧张,除了找私家侦探调查以外,刘雄也利用自己的人脉,打听了一下。

    只不过受限于不能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问,他打听出来的东西也有限。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多了。人最大的失败,往往就是看不清楚自己,最怕的就是优柔寡断,当断不断。要是有壮士断腕的精神,早一点做切割处理,而不是死手守公司,说不定现在已经东山再起了。”

    在这一点上,高牧还是挺佩服ATV现在的老板,知道在最顶峰的时候开始安排退路。

    “不是每个人,都有老板这样的魄力的。”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同样一件事情,外人看和内人看,完全不是一回事。

    高牧现在的说法,其实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刘雄心里可以这么想,但是他嘴上不能这么说,不但不能说,还要排上一个马屁。

    “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其实吧,郭迎权能把华夏发展做这么大,也说明他是有能力的人。或许,人家有人家的难处,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咦,这个印尼老板是怎么回事?”

    “哦,他呀,这个其拉呱老板钱是印尼那边的一个小老板,这段时间一直在香港。对了,他也住在洲际。他在印尼主要从事木材生意,提供香港转手贸易,主要的目的是内地。资料上说,这几天郭迎权一直在缠着他,想要他出手不拉华夏发展一把。”

    刘雄到现在都不知道高牧好好的,为什么要让他调查郭迎权的情况,而且还是指明最近几天的。

    得罪高牧?没听说啊!

    找他合作,就更不可能了。

    让人迷糊。

    “哦,这么有意思的吗?他们怎么认识的?”

    脖子往后一仰,高牧靠在沙发上,他感觉自己有可能找对了方向。

    “资料上说,是有朋友介绍,然后在前天晚上的酒会上认识,对了,这个酒会也是在洲际举行的。”

    之前是高牧自己看,现在有变成了刘雄看,高牧问他回答。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这场酒会越来越有意思了。

    “也就是说,在这场酒会的时候,郭迎权和这个叫其拉呱的印尼老板接上了头?”

    “是的!”

    “既然接上了头,那就应该聊华夏发展的事情,结果怎么样了?其拉呱注资了吗?”

    “没有!”

    刘雄摇摇头。

    “知道原因吗?”

    高牧知道很可能没有答案,还是尝试着问道。

    “具体原因不知道,不过根据当天在场的一个人回忆,在酒会的时候双方其实已经达成了默契。其拉呱还给郭迎权和李柔潼在洲际开了房间,但是最奇怪的是,当了第二天早上,印尼老板就好像不认识了郭迎权一般,对他不理不睬。好像完全忘记了头一天晚上的承诺。”

    某个知情人应该是酒店的工作人员,高牧不得不佩服私家侦探的厉害,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挖到了这是的线索。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港币的效果,为了能给出一份让高牧满意的答卷,刘雄是给了私家侦探重金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钞票的攻势下,一层吃一层的挖到消息,当属正常。

    “睡了一晚上就彻底反悔了,这还真是挺奇怪的。这个原因挖出来了吗?”

    高牧眼睛不断的发亮,越来越笃定自己的一份猜测,有可能是对的。

    “没有,时间太紧了,没有打探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只知道这几天郭迎权还在到处堵这个印尼老板,似乎没准备放弃。”

    刘雄摇摇头,时间紧是一个原因,不过是假侦探也告诉过他,这一部分的内容、具体的真实原因有时间也未必调查的出来。

    或许只有当事人知道。

    “他不是不想放弃,是没办法放弃。说不定这个印尼老板,是他现在唯一的机会了。死马当活马医医呗。”

    “有可能。”刘雄把资料翻到最后一面:“老板,最后还有一条消息是关于李柔潼小姐的,你要不要听?”

    “什么东西?”

    高牧手一伸,从刘雄手里重新拿过了资料。

    “这是附赠的。”

    因为不是郭迎权的事情,不属于正式的委托。

    但是是假侦探以他多年的职业敏感觉得,这条消息有用,看在刘雄给钱多痛快的份上,抱着以后能继续合作的想法,免费赠送。

    在高牧的眼里,这条附赠的消息,才是所有资料里面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他之前猜测最有力的佐证。

    资料上说的内容也不多,就是点出了两点可疑的地方。

    一是在入住洲际的当晚,李柔潼从郭迎权的房间匆忙跑出,之后不知道去向。

    第二则是说李柔潼在第二天早上返回了郭迎权住的房间,然后很快又离去。

    其中的具体,原因,细节不详。

    私家侦探不想详,高牧则是详之又详。

    房间内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李柔潼当晚去了哪里,干了谁,不,是干什么?

    第二天又是从哪里回的酒店,又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离开酒店,离开酒店去了哪里,心情如何?

    他说第二清楚,没人敢说第一了解。

    同时又是很侥幸,好在给的时间紧,私家侦探没能查的更仔细,不然要是把他给查出来,那就可乐了!

    雇人查自己这是什么,不就是最标准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不用再查了,我需要的信息都已经有了。”

    防止吃瓜吃到自己身上,高牧干脆的停掉了私家侦探的调查。

    “好,我那就把尾款给他结算了。”

    本身就已经是暂停了。

    “问你一个问题。”高牧把资料塞进自己的包里,摸着额头:“你觉得郭迎权的华夏发展,还能坚持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