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33章 有的放矢
    材料顶级,环境没得说,现在服务的档次也是直线上升。

    亿万富翁的亲自烤制,给这一次的简单聚餐,添加了厚重的品质。

    “周总好手艺,看来以前的功夫没丢下啊!”

    高牧随意的说道,他也是没想到,周一为了吃面,竟然会亲自烧烤,太打开眼界了。

    周一眉头一皱,眼睛一眯,手里的动作放缓了下来:“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周总的大名,不光在香江如雷贯耳,也是威震上海滩的。我多少知道那么一点点,呵呵……”

    高牧微微一笑,平淡回应。

    “你是上海人?”

    周一突然发现,聊到了现在,都已经在方便面上面产生了共鸣,他对眼前这个男生竟然还是一无所知,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可思议!

    “自我介绍一下,高牧,高兴的高,苏武牧羊的牧。”单手示意一下:“我不是上海人,不过目前在上海读大学。”

    “哦,大学生。”周一翻动手中的牛扒,默默的点头,然后猛然抬头:“我们是不是见过?”

    眉头紧皱。

    之前对高牧无感,是以为他根本就没有关注高牧,现在细细一品,马上就有了一丝熟悉感。

    只是这股熟悉感,飘渺虚无。

    “是的。”高牧咧嘴一笑,淡淡的吐出四个字:“金茂大厦!”

    “是你。”

    恍然大悟,金茂大厦四个字,彻底点燃了周一的记忆。

    脑海中呈现的是那天他去金茂大厦金鼎俱乐部的时候,在大厦的大门口,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年青人。

    关注的原因,其实是因为那个年轻人站在一辆虎头奔的边上,和他那天坐的虎头奔是同一个型号。

    “周总好记性,竟然还记得我。”

    倒不是高牧故意怕周一马屁,而是周一能想起来他那么一个路人,确实值得表扬。

    “缘分,还真的是有缘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遇到你了。”

    缘分是道桥,就是这么的奇妙。

    几天前还是一个路人,几天后却和他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着他提供的顶级牛肉,喝着红酒,更是为了方便面组成了临时联盟。

    “是啊,我也没想到今天会再一次的遇到周总。看来,我们两个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

    周一烤肉,作为餐桌上的唯二男人之另外一人,高牧就担负起了切肉丁丁的重任。

    插着盘子里两个男人合作出来的牛肉丁,上官敏涛白眼内翻,啥子缘分哦,都是刻意盘算出来的缘分。

    和上官敏涛内心戏差不多的,还有梁燕玲,高牧之前为了来参加这聚餐,或者说就是为了见到周一,可谓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不但给她做思想工作,更是拿出了她无法拒绝的诱惑。

    梁燕玲突然感觉,这高牧,“老奸巨猾”不比她认识的一些大老板差,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只是还不知道他花费这么大的心血,非要和周一见一面的目的是什么?

    至于香约方便面,她是不相信的。杨如没有翻白眼,知不过她的目光开始在高牧身上聚焦。

    那天她也去了金茂大厦,不过她下车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进入了大门,没有注意观察周边的人,更对高牧没有一点印象。

    “你那天是去金茂大厦接上官老板吗?”

    周一把高牧脑补成了上官敏涛的司机。

    上官敏涛那段时间确实去过上海,但她只是在浦西,并没有去金茂大厦。

    “不是的,我哪天去见一个人,约在了金茂的天萃庭见面。周总到的时候,我其实是在打听餐厅怎么去。”

    高牧实话实说,这种事情没必要隐瞒,另外周一要是有想法一个电话就能知道真伪。

    “周总,你可能误会了,小高可不是我的手下,他和你一样,也是上海本地的商人哦。”

    上官敏涛笑道,高牧的自我介绍没好意思提这一点,她来说出更合适。

    “他,你不是在上海读大学吗?怎么还做生意?”

    周一是惊讶的,但他不正经,他自己本身就是很早就在社会上闯荡的人,和高牧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开了他人生的第一家馄饨店。

    只不过生意有大小,上官敏涛说高牧是商人,那他理解起来高牧就不是和他当初一样开个馄饨小店的个体户。

    生意人人可做,老板也无大小皆可称呼,但是商人这个名词是要慎用的。

    一般人的老板可不能简单的称之为商人。

    幸亏上官敏涛用的不是企业家,不然周一就不是现在这反映了。

    “嗯,算是勤工俭学吧。边读书,边赚点学费生活费之类的,和周总的生意那还不能比的。”

    勤工俭学的商人,信你的鬼。

    “我现在对高老弟倒是很感兴趣了,介不介意介绍一下你的勤工俭学,到底是那方面的啊?”

    老狐狸自然不会被小狐狸轻易的应付过去,他倒要看看高牧的勤工俭学,是不是真的能达到商人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层次。

    “嗯,其实和周总的部分业务差不多,公司的主要业务归属金融,今年的五一九行情小赚了一笔。”

    周一的生意除了金融证券,其他的偏实业,高牧也没有准备和他聊关于互联方面的,只提金贝投资就可以了。

    “咦,可以啊, 五一九行情被你抓住了,不错,是真的不错。”

    周一发迹这几年,主要是抓住了两方面的机运。

    一个是在国有企业改革,国企职工股上市流通的高峰期,他倾囊投资,获利甚丰,完成 了第一桶金之后的第一次原始积累。

    第二次是97亚洲金融风暴 ,香港股市一片低迷的时候。

    他凭借着过人的胆识,一头扎进香港股市,大批量的购买了长江实业、和记黄埔等李嘉诚旗下的蓝筹股。

    之后股市强劲反弹,周一的公司获利了数亿港币。

    这一次他的财富,从百万千万,一跃跨入了亿万俱乐部,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更是在香港打出了巨大的名声,也正是这一次,香江的不少富豪知道了周一的名字,知道了这么一个来自内地的大鳄。最近这两年周一利用手中的资金,在香港,在上海买了不少的房产、楼宇。

    随着房地产的低潮过去,他的财富膨胀明显。

    同时,在证券市场,他手下的投资也一直没有停下赚钱的步伐,虽然没有之前赚的那么多,那么快,至少依靠资金体量还是做的很不错的。

    上半年的五一九,周一也分到了一杯羹,赚个五十多个点的利润。

    以他的资金体量,在短短两个月赚个五十个点的利润,很恐怖了。

    不过,要是周一看到了高牧在五一九这一波行情中的财务报表,绝对是惊讶的无语伦比,对于自己五十个点的利润,绝对不会沾沾自喜。

     “周总,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家伙,他不但在上海有公司,在香港也有分公司的。他这次过来,就是来处理分公司的事情,他的勤工俭学野的很。”

    以上官敏涛和高牧的默契,总是会在合适的时间,把他的底露出来一些。

    这一次,周一连肉都不烤了,一脸深情的看着高牧,有些莫名,仿佛看到了一点自己的身影,他的生意也是从上海 延伸到了香港,公司也是从上海开到了香港。

    “高老弟在香港的公司叫什么名字,还是做证券投资吗?”

    “公司叫金贝投资,目前还是股票证券的二级市场为主。不过,香港这边的分公司,下一步会做一些拓展,比较期货我们也很感兴趣的。”

    “你在上海读书,公司在香港,管理上可不方便啊!”

    周一说的是实话,高牧是学生,那肯定还是要以学业为主,不像他随时可以在两地来回的飞。

    “还行吧,我本身也不管具体的经营,只给他们提供一些战略上的策略,比如最近的铜不错。”

    “咦,你也看上铜期货了?”

    周一举起酒杯,和高牧轻轻一碰,嘴角带笑。

    “听周总的意思,你也有想法?”

    高牧这属于明知故问,周一在期货上的大进大出,对他来说就是“明火执仗”,看的清清楚楚。

    只不过,期货的风险远远大于证券,周一在这方面的成功率下降了不少。

    今年底明年初这段时间运作铜期货,算是他在期货上最成功的一次,也正是靠着这一次的盈利,他在期货上的长期财务才没有什么亏损。

    高牧说道铜期货,其实就是有的放矢,这就是他特意丢给周一的鱼饵。

    “哎呀,我说你们两个,好好的吃饭,怎么又聊起生意了啊?”

    两人聊的开心,把聚餐的主旨给忘记了,身为女主人的杨如,赶紧借着埋怨提醒。

    “哎呀,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说起感兴趣的东西,就容易陷进去。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来,我敬四位美女一杯。”

     而去找方便面的人,也在此时正好归来,除了两包方便面,手里还端着一个小小的户外便携卡式炉。

    “周总,我们先吃这有灵魂的红烧牛肉方便面,其他的事情一会儿聊如何?”

    “一言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