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29章 鱼饵之筹
    (继续日万!)

    “什么?!”

    梁燕玲瞳孔地,眼睫毛上的睫毛膏都抖下了不少。

    “一会儿的聚餐,我们能参加吗?”

    梁燕玲的震惊,完全在高牧的预料之中,就在之前的头脑风暴之后,他已经做出了改变今天计划的决定。

    在确定确实是周一,确定请梁燕玲吃饭的是周一和杨如,他就好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梁燕玲哭笑不得,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请求,让她怎么答应嘛?

    杨如跟她说过,因为她和周一还没有对外宣布关系,为了保密,这次她们只请了梁燕玲一个人。

    也就是说,这场答谢用餐,只有他们三个,私人的不能再私人。

    高牧竟然要求加入,这,何其荒唐,何其可笑,何其不可能。

    “高牧!?”

    不但是梁燕玲震惊,就连上官敏涛也被震撼的不得了,身体一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高牧。

    两人来之前,在宾馆,在路上可不是这么说,这么商量的。

    这不是他们的计划!

    就算计划赶不上变化,高牧要改变这个计划,那也改变的也太无厘头了吧?

    这可是人家的私人晚宴,这么贸然的插入不说合不合理,就是梁燕玲也没有决定权呀,她自己都只是被邀请的客人。

    闹剧了!

    “嗯,我有数。”高牧伸手一挥:“我知道听起来可能有些鲁莽,但我还是希望梁总能帮这个忙?”

    梁燕玲眉头一皱,不是她不帮忙,只是这个忙根本没法帮。

    而且,要不是看在上官敏涛的面子上,要不是看在高牧是那个神秘歌曲创作者的代理人,她早就发飙了。

    简直是搞不灵清。

    “小高,你这个要求太让人为难了。你也知道,我只是被杨如邀请的客人,这场私下聚餐有谁参加,有谁不参加,这决定权并不在我手上。我真的帮不了你,不好意思了。”

    就算高牧猜中周一的身份,光凭这一点总不能成为他要参加这场聚餐的理由吧?

    这也太可笑了!

    “嗯,我知道有点为难,不过,我也是有原因的,只要你帮我这个忙,我……”考虑了一下,高牧朝梁燕玲说道:“麻烦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

    梁燕玲没有马上答应,反而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上官敏涛,她已经不知道如何看待高牧了。

    上官敏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伸手对着阿萍示意了一下:“给他一张纸还有一支笔。”

    然后又对梁燕玲说道:“前面只介绍了一半,高牧其实还有一层身份,他自己也是个老板。虽然在上海读大学,但是手下的公司已经做的很大了。香港也有分公司,他这次来的目的之一,就是看看香港公司的运转情况。”

    惊讶,除了惊讶,梁燕玲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从一开始以为是上官敏涛的跟班,到后来的的词曲创作人的代理人,到现在又变成了老板。

    还是一家在香港开了分公司的公司老板,上官敏涛既然说公司有实力,那想来应该不会太差。

    “厉害啊,这么年纪轻轻,还在上学就自己当大老板了。难怪你认识周一,知道周一是你们上海的首富,原来你和他是同一类人啊!”

    梁燕玲几乎是自言自语的感慨。

    高牧拿到了纸和笔,不过还没有开始下手,他在构思。

    他想尽可能简单的,把他脑海中想的东西,在纸上反应出来,还能让梁燕玲看懂。

    “我现在可不敢和周一相比较,我就是赚点小钱。人家拔根腿毛,都比我的手臂粗。不好比,不好比呀!”

    高牧随口说道,说的还很意思,是的是现在的他不如周一,内中的意思自然就是以后可不一定不如他了。

    不是可不一定,而是百分百肯定。

    “真谦虚,你的公司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轻淡淡的问道,一切都是正常的反应。

    高牧嘴角一扬:“金贝投资,什么赚钱做什么,目前还主要是在恒指上面刨点零花钱。梁总要是有什么好的项目,可以介绍给我,一两个亿的项目资金,我这边还是可以运作运作的。”

    “嘶!”

    冷气倒吸,嘚,这要不是吹牛皮,那就说明高牧也可能是个亿万富翁了。

    再次震惊,再次让他对高牧的认知提高到了新的高度。

    “好,好啊,有好机会我们可以合作合作。”

    有好项目她现在也想不起来,脑海一片混乱。

    “你现在能运作这么大笔的资金了?”

    上官敏涛知道高牧发展轨迹的大概,但是总感觉对高牧的印象,还停留在在那个连电脑都要分期付款的少年身上。

    知道他进步神速,知道他这年把时间发展的很厉害,但是发展到了这一步,确实连她都没有想到。

    张口就是可以运作上亿的项目,以她对高牧的了解,这种事情上,他只会说低不会夸张。

    虽然公司运作上亿资金不代表他有上亿的资产,但这足以证明高牧在成功的道路上,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突然有种感觉,感觉她现在的巾帼集团,论经济实力,也不是高牧的对手。

    况且上官敏涛还知道,所谓的金贝投资,也只是高牧产业的一部分,他的目标和重心其实是在互联网方面。

    这一点高牧跟她聊过,也描绘过一些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的场景。

    要真能实现高牧说的那些东西,整个市场,甚至是全球的金融格局都会有巨大的变化。

    人类社会也会经历一场巨大的改变,生活、消费等方方面面都会改变。

    “也没多少,几个亿而已。空手套白狼的都大有人在,以我现在的资金流量和公司的运转流水、效益情况,撬动几亿很简单的。”

    确实和上官敏涛想的差不多,高牧确实实在往低了说,他要是稍微吹吹牛皮,只要把资金杠杆稍微放大一些,运作个十几亿也不成问题的。

    这其实也就是他敢让梁燕玲帮忙,想要参与周一和杨如这场私人聚餐的底气,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借此和周一搭上关系。

    虽然周一这个首富只是昙花一现,他的结局并不完美,但目前来说,在上海,在香港,他是高牧唯一有可能能“勾搭”上的实力人物。

    而且如果一切顺利,他说不定还能认识其他的实力大佬,周一现在可是使劲的在想办法敲那些大家族的门。

    当年他有木有成功敲开,高牧并不知道,但只要周一在做,对高牧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只要有机会出现,高牧相信他抓住机会的能力,要超过绝大多数的人,包括周一在内。

    他的事业,他的帝国版图也要做大,靠他一个的闭门造车肯定不行。

    就算他找一般能做事业的能力者,但是缺乏一些强力的人脉,他依然会很难,会很危险。

    所以,要是能跟着周一敲开一扇更大的门,那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几个亿,你现在口气啊,真的是好大。”

    上官敏涛无语之极。

    “嘿嘿,口气不大不行啊,咱不蒸馒头就蒸这口气了。”

    高牧终于开始动笔,周一的这场私人聚餐,他参加的势在必行。

    但是过于盲目肯定是事与愿违,那样简直就是在马路上碰到他,就纠缠他一样的意思。

    没有价值,不值当,还适得其反。

    所以,他必须要通过梁燕玲去缓冲,通过她的嘴巴去说,去建议。

    虽然也会有尴尬,但只要理由想的好,这尴尬不一定会尴尬。

    因此,他现在写的这个东西,就尤为重要了。

    高牧动笔,上官敏涛和梁燕玲就不再说话,两脸好奇的盯着纸上,不停的瞄。

    就连一直置身事外的阿萍,也悄悄的站到了他的身后,伸长了脖子,静静的盯着。

    只不过,很快她的脖子就缩了回来,神秘是神秘了,可惜她看不懂。

    “这是综艺节目?”

    阿萍看不懂,梁燕玲这个业内的人可不糊涂,很快就知道高牧写的是什么了?

    虽然没有标题,但是从内容里她看的出来,这是一档综艺节目的策划。

    高牧写的很有技巧,在关键的地方模棱两可,但她却偏偏看懂了,而且还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很新颖的节目策划!

    又是这些模棱两可,让她心痒难耐。

    “厉害,梁总不愧是老电视人,一眼就看出了真相。”

    高牧笑着把手中的简单策划递给了梁燕玲,竟然她看出了门道,后面的东西写不写都无所谓了。

    这是高牧丢出来的鱼饵,也是他改变计划而需要拿出的新筹码。

    他相信,既然梁燕玲看的懂,那么自然就能分析出这份策划的价值,继而,也会真心的考虑帮他参加这场私人的聚餐。

    “厉害,厉害,有趣,有趣。”梁燕玲越看眼睛越亮,最后经不住的夸赞了起来:“这档节目的名字叫什么?”

    “梁总!”

    高牧没有回答,只是对着她微微一笑。

    歌肯定是不能再搬运了,那么搬运一些电视剧,综艺节目之类的,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虽然高牧写的只是一档最普通的综艺,但它能产生的效益,会大于一首歌曲的价值。

    高牧是不可能轻易把所有的底都露出来的,现在暴露出来的这部分,刚刚好。

    既能钓住梁燕玲这条中间人鱼,又不会让她能还原,复制出来。

    以他写的这些规划,梁燕玲要是拿出去找人丰润,找人借此搞出一档节目,绝对会是南辕北辙。

    “额……”

    梁燕玲马上就明白了高牧的意思,他这是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自己要是不想办法让她参加杨如和周一的私人聚餐,他是不会给自己完整版本的。

    她手里现在拿着的,几乎就是个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梁燕玲沉默了,她在权衡两方的得失,看看谁对她更重要。

    最终的结果,也是毫无疑问,她肯定会选择高牧手里的节目规划。

    至于杨如,都已经离开公司进内地发展了,今天这顿饭之后,两人之间是否还有交往都不一定。

    其实梁燕玲自己心里很清楚,今天这顿饭,也不是白吃的,杨如是什么目的她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