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24章 一颗种子
    李柔潼走了,在陈薄荷的配合下,悄然离开了总统套,具体去了哪里高牧不知道。

    此时的高牧,也离开了酒店,坐着酒店提供的豪奔去机场接人。

    “不是说了我自己去吗?香港我可比你熟,完全没必要跑这一趟的。”

    又是上官敏涛,高牧几次机场接人,对象都是上官敏涛,很奇妙。

    “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每次都让你舟车劳顿的,我来接你不是应该的吗?”

    高牧打着哈欠,接过上官敏涛手里的包。

    “看你困的,闲着就不能好好休息了?”

    大部分的行李都在阿萍手里,上官敏涛也就自己拿了一个小包,最后还被高牧拿走了。

    两手空空很不习惯,不过有种小幸福的感觉。

    “想着你要来,我哪里睡的。”

    “嘴巴又甜了,昨天晚上不会是去爬谁家的窗户了吧?”

    “你还懂这个?”

    “经常听你说,这叫学以致用。”

    “嘿嘿,你猜……”

    “回避,看样子是有问题。”

    上官敏涛先上了车,狐疑的看着高牧。

    “先回酒店吧。”高牧笑了笑,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最近酒店的房间有点紧张,所以,我没有给你们另外定房间,和我住一起吧。”

    “和你住一起?”上官敏涛魅惑的笑着,眼神有一丝丝的危险:“你确定?”

    比上官敏涛反应更大的是阿萍,原本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此时转头凶巴巴的盯着高牧。

    就算上官敏涛和高牧住一间房,她都懒得有想法,但是让她也和高牧住一个房间,这不是她能接受的。

    男女授受不亲,诸多不方便。

    “嗨,你们就不要想歪了。我住的是总统套房,而且就我一个人,房间和床位你们随便挑。”

    高牧赶紧解释,阿萍平时看上去笑笑的很可爱,但他知道这娘们不比黑面神向佑简单。

    他一直很奇怪,不知道上官敏涛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向佑和阿萍,这两人绝对的人才。

    像这样的人,他能找到一个就满足了。

    “这还差不多。

    阿萍满意的转回了头,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

    司机是酒店的专职师傅,所以她还是需要自己的警惕。

    “姐,问你一件事。”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阿萍,才在上官敏涛耳边低声问道:“为什么你每次外出带的都是萍姐,黑面神不带出来放风的吗?”

     仿佛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高牧,半天没有回答。

    “怎么了,我这样问有什么问题吗?”

    高牧不解的回望,总觉和上次在上海看到她不一样,上官敏涛整个人透露着不少的疲惫。

    “不是有问题,是很傻。我一个女人,出远门的额时候当然是带阿萍了,带着向佑有太多不方便了。就算是带着向佑,阿萍也肯定是一起的。你自己说你的问题幼不幼稚?”

    不管是向佑和阿萍,都是她身边的得力助手,不光是普通的跟班那么简单,而是能文能武的全面型助手。

    不过局限于性别的原因,一般出差跟在上官敏涛身边的,都是阿萍。

    除非是需要他们两人同时跟着,否则向佑基本上是坐镇义乌。

    “嗨,是我糊涂了。”

    高牧一拍脑门,他还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从他的角度来说,不管助手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很方便。

    从性上说,他应该会更加喜欢带女助理,俗话说的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我看不是糊涂那么简单。”上官敏涛摇摇头,轻轻的笑道:“你不会是想向佑了吧?要不要我把他叫到香港来?反正义乌最近不是很忙。”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开玩笑。我可不想看那张黑脸,黑面神还是留在义乌比较好。对了,巾帼的业务铺设的差不多了?”

    一听上官敏涛要把向佑叫来香港,高牧震惊的赶紧拒绝。

    黑面神向佑向来和他不对付,他可不想天天看着那张黑漆漆的黑脸,影响心情。

    二选一的话,他绝对选择阿萍,至少看起来更舒服一些。

    “哈哈哈,巾帼的事情差不多了,不然我也没时间过来。哎,说真的,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两个,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就是冤家?”

    理论上向佑和高牧的见面,都没有超过一巴掌,但两人之间偏偏十分不对付。

    高牧不喜欢向佑出现,向佑同样不喜欢提到高牧。

    阿萍没有转头,只是在内视镜看了坐在后面的两人一眼,嘴角露出了一缕若隐若现的笑意。

    高牧和向佑的“恩怨情仇”,她或许能猜到那么一点点。

    “说到向佑,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不能解开的结就没必要这样绷着了,我还想着是不是把他介绍给你,让他跟着你呢?”

    大惊恐。

    高牧整个人小蹦了一下,差点撞到车顶,一脸惊恐的看着上官敏涛。

    “姐,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他和向佑彼此多看一眼,多相处一分钟都难过,这要是把他摆在自己身边,那还不要别扭死他。

    “我没开玩笑啊,你说你现在都是住总统套房的大老板了,身边每个人终归是不行的。内地可能还好一些,但是在国外甚至是在香港还是多双眼睛比较好。你知道张子强吗?”

    “知道,世纪悍匪嘛。去年吃花生米了吧?”

    “嗯,看来你对香港这边的事情还有一些了解。就是因为他,香港本地安保生意一直火爆,只要有点名气的富豪身边都会有保全。”

    张子强最张狂的那几年,上官敏涛正好在香港生活,所以对他的事情知道的比较多。

    因此对高牧的安全,才会有不一样的担心。

    “嘿嘿,李家大公子和郭家老大的事情吧。你这也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我这点小身板,怎么能和他们相比较?你就不要担心这个了。”

    “你错了,在我看来,你比他们还要让我看的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怕你不担心就行的,等事情发生了一切也就晚了。”

    高牧在上官敏涛心里,确实比李家大公子和郭家老大要重要,那两位就算是身世再显赫,财富再多,事实上都和她没有关系。

    高牧就不一样了,他叫着自己姐,自己也早就把他当成了弟弟,当成了亲人。

    “放心啦。真有人对我有心思,那他也要有本事对付我才行,我堂堂七尺男儿,是他们能轻易对付的。”

    高牧自信的挥舞着拳头,自从和八大金刚哥干过一次之后,他很久没有干架了,说起来了年青的身体有些发痒,其实还蛮想动一动的。

    这次回上海以后,他准备兑现之前的一个想法,有空的时候,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

    不然十八岁的年纪,八十岁的身体机能就可乐了。

    “不要太乐观了,你以为真的有人想对付了,会赤手空拳和你针对吗?在香港这样的地方,一把手枪要不了几块钱的。”

    上官敏涛依然没有放弃,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他的可怕,才会真正的重视。

    “放心啦,我现在还在学校读书,学校里还是安全的。”

    至少两到三年之内,高牧的主要活动场地,还会是校园,上官敏涛的担心在他这里根本就没有位置。

    “你啊,等你吃到苦头就知道了什么叫后悔莫及了。”

    瞄了一眼开车的司机,上官敏涛没有再继续劝。

    过犹不及!

    高牧自己不想,她和尚念经也没用,反而会让他心生不快。

    好在今天这么一提,也算是在他的心里丢下了一颗种子,总有一天会发芽壮大,高牧自己会想通的。

    “老板,到酒店了。”

    车内陷入安静没多久,阿萍的的声音响起,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了酒店的门口。

    车门被打开,高牧下车才发现,给他们开车门的人,并不是酒店的门童,而是他的专职管家陈薄荷。

    “陈管家,辛苦了。我的工作就是为高先生服务的。”

    陈薄荷笑着谢道,然后突然低头在高牧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真的?”

    原本还很开心的高牧,眉头突然就是一皱,感觉有些敢置信。

    陈薄荷没有再说话,只是对着高牧轻轻一点头,脸上的笑容不变。

    “好,我知道了。先帮忙把行李搬上楼吧。”

    惊讶归惊讶,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接待上官敏涛。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上官敏涛第一眼就锁定了陈薄荷的身份,听了高牧的称呼,更是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看到高牧脸上神情的变化,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没什么,一个朋友出了一点小事。嗯,不过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就OK了。”高牧笑了笑:“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累了吧。房间已经准备了点心茶水,先上去休息吧。”

    不用高牧交代,早有跟着陈薄荷一起的服务员帮着把行李从车上拿下来,推进了酒店大门,阿萍在后面紧跟着。

    “好啊。”高牧不说,上官敏涛就不在继续问,在陈薄荷的指引下,跟着高牧一同前往电梯,很快就来到了总统套房。

    不像高牧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的新奇,上官敏涛的表情很平淡。

    只是走到窗户边,欣赏了一下外面的风景,淡淡的说了一句房间不错,接过陈薄荷递给她的茶水坐了下来。

    阿萍的效率更高,已经帮上官敏涛和自己选好了房间,行李也都推了进去。

    让服务员离开,自己开始具体的内务操作。

    和高牧离开前不一样,现在的房间在服务员的打扫下,早已焕然一新。

    除了高牧这个人和他的随身物品,其他的所有东西都完全崭新如初。

    陈薄荷再给上官敏涛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房间的格局和设施吗,询问了一下还有什么需要服务之后,也离开了房间,把空间彻底的让给了高牧他们。

    屋外,先一步出来的服务员再一次围拢在一起八卦着:“我们这位客人,年纪不大但那方面确实厉害。早上刚送走一个,马上就又接了一个进来,哦不,是两个。”

    “小杨,你不会是思 春看了,想晚上给高先生暖床吧?要不我帮你个陈管家说一声,让她给你安排一下,哈哈哈……”

     “去死,你这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吧?”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互相指责了,我敢肯定,这是你们共同的想法。”

    “啊,丽娟,你这真欠揍,这明明是你自己的想法,昨天晚上说梦话我可听到了。”

    ……

    下一秒,几个女人就你一句,我一句,你点我一下,我推她一把在门口闹了起来。

    个个脸上春意盎然,说的话也是越来越大胆。

    都说男人在一起的话题火爆,实际上女人在一起聊的话题,其火爆程度要高出好几倍。

    “干什么呢?瞧瞧你们叽叽喳喳的,像什么样子?还有一点上班的意识吗?刚刚组织的培训白学了?”

    当陈薄荷出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火冒三丈。

    “陈管家,刚刚两个女客是高先生什么人呀?还有,早上你送出去的是谁啊,包的那么严实,生怕我们认出来一样,不是是哪个大明星吧?”

    丽娟自诩和陈薄荷关系不错的,笑脸问道,既然问了就问的彻底,把早上的疑问一块问出来。

    其他的借给服务员,都忍不住悄悄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太给力了。

    “你们刚才就在八卦这件事?”

    陈薄荷反问道,脸上有些警惕。

    “对啊,和我么说说呗。”

    以为有戏,服务员们笑的更开心了。

    “你们几个都是老员工,跟着我的时间都不算短。所以,你们要是真心相信我,就听我一句话,不要八卦高先生的事情。否则丢了这份差事,就不要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有些事情不是你们可以八卦的,到此为止,千万不要让我在别人那里听到。”

    一通郑重严肃的警告,特别是临走前还好好的瞪了一眼关系好的丽娟,带头八卦要不得。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陈管家今天怎么这么严肃啊,这个高先生有什么大背景吗?”

    等陈薄荷离开,服务员一个个拍着胸脯,长长出气。

    和陈薄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状态,脸上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到。

    “恐怕是真的有大背景,而且还是忌讳不能说的那种。否则陈管家也不会这副反应了。”

    想着陈薄荷的表情和话,再配合想着高牧的年纪和日常的迷惑行为,丽娟脑补着给大家肯定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