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16章 空虚寂寞冷
    在工作人员的控制下,双色球和齐胸女人只能乖乖的跟着程主管离开。

    想到了开局,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结尾。

    高牧惬意的坐在座位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离开,瞬间觉得周围安静了。

    不过,在最后,他也收到了三道眼神。

    程主管临走前,冲他笑了笑,表达了诚挚的歉意。

    双色球两人也看了高牧一眼,齐胸裙女人的眼神有些迷茫,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至于双色球,他看高牧的眼神就犀利多了,至少到现在他也没有放弃对高牧的不爽,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是VIP。

    今天就这样了,但是以后会怎么样,他们走着瞧。

    “高先生,实在是对不起,让你不愉快了。”

    程主管走后,美女管家给高牧鞠了一躬,深表歉意,只希望高牧不要投诉。

    “没必要,我还应该要感谢他,本来挺无聊的,被他这么一搅合,不是挺可乐的吗?”

    高牧摆摆手,示意美女主管坐到自己的对面。

    “终归还是我们工作不到位,给了他们有机可乘。对于他们两个,高先生有什么处理意见吗?”

     高牧的态度她吃不准,她自己代表酒店的态度,那是一定要到位的。

    “算了,南越猴子,就那副德性。你们还能送他去坐牢啊?”

    高牧摇着一根手指,他是真把双色球当成猴子派来的逗比了,就是为了给他找乐趣的。

    经过这么一出精彩的贼喊捉贼大戏的反转演绎,不但是吃好,心情也蛮好的。

    “高先生真大气,我知道怎么处理了。”美女管家点点有:“您还有其他交代吗?”

    高牧其实吃的差不多了,不过回房间也是空着,他准备继续留在这里,看看还会发现什么大人物。

    刚才看到了几个熟悉的明星,不过商场上那些他能认得出来的大佬,一个都没有看到。

    想想也知道,那些顶级人物,不可能这随便的出现在这里。

    “没有了,你去忙吧,没必要总是盯着我。”

    高牧属于自由惯的人,身边跟个人有时候不是很习惯,虽然是个大美女,但是一个不能碰只能看的美女,对他来说没必要。

    “明白了,您自便。有需要的话,给我电话。”

    她们就是这样,客人需要的时候出现,不需要的时候会消失在视线之内,尽可能的不要影响客人的正常生活。

    热情是好事,高质量的服务是对的,但过犹不及!

    和美女主管Bye bye之后,高牧陷入了沉静的无聊。

    虽然经过了刚才的热闹,也被酒店的管理包围过,但显然,还是没人冒昧的上前和他交流。

    这样让他不得不有一些反思,想着是不是主动出击一下,其他人不认识,那几个明显还是知道名字的,这完全可以成为话题的突破口。

    手中一杯酒,跨步往前走,走到了走廊上,他也没有实施聊天计划。

    娱乐明星在香港,还算比较有地位,这同娱乐圈和金融资本圈之间的高度交错融合也有关系。

    比如最简单港岛小姐和亚洲小姐的选举,其实在最初,就是富豪们搞出来的选美大会。

    那个时候是真正的选美,选出的都是质量一流的美女,不像接下去,那是一年不如一年,笑称选丑大会。

    其实也就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资本放弃了这一“传统项目”。

    不然,为啥七十、八十、九十年代选的都是真美女,到了千禧年之后就不行了呢?

    美女绝迹了?

    非也,是资本撤退了,更准确的说是掌控财富的那批人,换“项目”了。

    想着那些记忆犹新的盛世容颜,高牧独自出现在了外面的阳台上。

    除了靠近墙边有两对在壁咚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客人在外面。

    大风大冷,不会有人喜欢受虐的。

    坐在了休闲椅上,听着顺着风声传来的壁咚嗯嗯声,高牧自嘲不已。

    想他也算是有点成绩的年轻人,也有资格在这样的酒会上随意进出,去怎么也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狗血。

    狗要咬人,有时候真不知道原因,也没法计较原因。

    只是,这狗血的桥段的段位也太低了,环顾整个就会,一代二代三代不带代的都不少,随便出来一个和他演绎这段狗血不行吗?

    偏偏是这么一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耗子皮猴,他的级别难道就只配得上这样的渣渣?

    虽然不费吹灰之力,他都没有用上力道就赢了,但此时的高牧没有一点胜利的喜悦。

    胜之不武!

    因为从双色球的真正身份来说,他都算不上真正的对手。

    这酒会上,随便来一个有档次的,有战斗力的和他狗血一番,那都是一件美谈啊。

    然而,看看这些家伙,宁愿在外面吹风壁咚,宁愿喝酒闲聊,也没有人找他PK。

    他就这么不值得他们看一眼,来一句你瞅啥吗?

    他的档次就那么的低,那么的不值得被人关注,被人针对?

    低头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被人,好像档次是不高。

    谁也想象不到,高牧竟然会希望有人针对他?

    魔怔了!

    眯着眼睛咪了一口酒,高牧又开始魔怔后的反思,在学校普通一点是对的,在外面低调一些也是对的。

    但是,低调代表低档,他似乎走在了一个误区里,一直没有看清楚一些事情的本质,自以为是的自我了。

    从他现在的情况来说,高牧因为本质是普通家庭出身,所以本质上对于衣食住行的品质没有多大的欲望和要求,加上没有很强烈的虚荣心,所以他一直不在意吃住行。

    更没有从别人的角度考虑过这个问题,事实是这对他想从一个较低的圈层,走进一个教高的圈层是不利的。

    或者说,他的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过于超前了。

    换个时间和空间的角度,假如他现在已经是非常成功的成功人士,身家财富几十上百亿那种。

    他们他就是穿一件补丁过的衣服,穿一双破布鞋,在大家看来都是一种另类的贵气,是个性,是值得夸赞的做法。

    但,偏偏现在的高牧不是,钱么有一点,事业还是在萌芽状态。

    一棵未来的参天大树,在还是小树苗的时候,是没有人会看中他,会认定他能成为参天大树的。

    所以,就像是现在的高牧,他其实是需要给自己一些定位的包装,不光光是住个总统套房,被美女管家全方位的伺候着,被酒店但VIP供着,就真的以为自己不一样了。

    外在的东西很多,一样两样代表不了什么,只有全方位都到位,再加上内在气质的变化,才能给现在的他添砖加瓦。

    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的玩法,合适的价值要在适合的时候出现。

    高牧的脑海,不禁又跳出了周一的身影,就像他在港岛不断的露富一样,也是他在现阶段展示他自己的一个方式。

    高牧不可能走他这样的花路,但是改变自己也是势在必行,而改变或许需要从细小方面开始。

    风景无限好,只是人孤独。

    壁咚的照样壁咚,端着酒杯站着交流,或者围坐一桌,边吃边聊,依然没有人关注到高牧。

    直到……

    “先生你好,介意我坐这边吗?”

     孤单无聊的高牧没想到,竟然也会有人和他一样,寂寞孤单不怕冷的要坐在半封闭阳台上吹风?

    “没人,随便坐。”

    求之不得,坐着不说话,也是个“哑巴伴”不是。

    “今天晚上这风挺大的,是不是台风要来了啊?”

    意外惊喜,来人坐下之后,并没有哑巴,而是主动的开启了话题。

    “好像是的,我看新闻上报道,好像这次的台风会正面登陆香港,估计不好过。”

    闲着也是闲着,和谁聊不是聊啊。

    “希望造成的损失小一些吧。”来人的年纪估计在三十四之间,平头眼镜,看上去很精明:“小兄弟不是香港本地人吧?怎么称呼?”

    “前天是我第一次踏上香港的土地,我叫高牧,你叫我小高就行。老哥怎么称呼?”

    “高老弟好,这是我的名片。”

    “镜湖金融投资副总经理,保功成。”高牧拿着名片,饶有兴趣的的读道:“保总是玩金融的,厉害厉害啊!”

    “哈哈哈,就是小玩玩,这个公司是我有一些股份。虽然今年上半年刚刚成立,但是到目前,也已经赚了几百万利润了,还是可以的。”

    “厉害呀,保总是有什么赚钱的好门道吗?”

    高牧嘴角微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镜湖投资有多大的规模,所以也不好评价赚几百万是厉害还是普通。

    当然了,赚总比亏要厉害。

    “哪有什么门道,都是赚点辛苦钱。不过,高老弟要是手里有资金,我们公司倒是可以帮你坐坐投资规划,一年十几二十个点的利润是有保证的,行情好的话翻倍也不在话下。”

    得,这位是来拉资金的,算是金贝的竞争对手。

    “保总,你这不是笑话我吗?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有钱投资的人吗?”

    高牧摊开双臂,给保功成好好看了一下他的穿着打扮,他是个“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