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313章 蹭吃蹭喝
    幻咏香江。

    很有诗意的一个名字,宴会大厅的内部装饰也是流光溢彩,头顶的水晶灯都与众不同,无不彰显大而美。

    参与宴会的人,也显得很有格调。

    进入了会场,高牧才更深刻的体会美女管家的问他,还有没有其他衣服的原因?

    确实,在这样的场合,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穿衣风格就显得过于特别了。

    特别到感到大门的时候,服务员差点把他拦下,好在美女管家及时上前解释,他才在对方狐疑注目之下进入宴会厅。

    同样,在他踏入宴会大厅的那一刻,有无数人的眼睛望向了他,有诧异更有鄙夷。

    或有在他们的眼中,高牧就像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宴会厅的土著,土不拉几。

    一切,都那么的格格不入。

    然而,格格不入的高牧,一点也没有格格不入的自觉。

    在他眼里,目前只有一桌一桌的美食,到底是高规格的酒会,食材不差,不少都是顶级的。

    所以,只是在进入大堂的时候,简单扫视了一圈,下一步就走向了心爱的食物。

    满足自己的肚子,是当前的第一要务。

    人是铁饭是钢,只有填饱了肚皮,才有精气神搭理其他,甚至的观察在场的人物。

    拿起两个盘子,无视他人的关注,挑选自己喜欢的,然后是贵的,稀缺的食物,找了一个没人的座位。

    风卷云残!

    舒服,真舒服,有好东西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啧啧啧,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土鳖啊?这么能吃,不会是饿了三天才来这里蹭吃蹭喝的吧?”

    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意外,一个染了一半黄一半紫色的小年青,搂着一个同样染发的年青女,对着高牧就是一顿讥笑。

    一脸鄙夷的看着高牧和他的光盘,那发型就像个双色球。

    高牧半靠在椅子上,侧脸看着这一对不请自坐的神奇人物,吧唧了一下嘴巴。

    可惜,这么高档的酒会连一根小小的牙签都不“提供”,他只能是闭着嘴,舌头蠕动。

    条纹西装,齐胸长裙,装备很高端,可惜配上他们的染发,却是那么的别扭。

    高牧深以为,要论格格不入,这两位比他要格格不入的多了,简直就是“格格巫”。

    “有事?”

    “没事,就是想问你是谁啊?怎么混进来的,有请帖吗?”

    男青年摸了摸鼻子,每次说话都一连串的问题。

    “你长的这么精明,会猜不出我是怎么进来的吗?”

    伸手对着一旁走过的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继续要了一杯不知道是哪一年的红酒。

    反正色泽红润,口感不错,他很喜欢。

    “扑街,我哪里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男青年摇晃着手里的鸡尾,有些看不起高牧的红酒:“你一直说国语,不会是内地来的大陆仔吧?”

    粤语高牧也会说,但他的粤语是散装的,说了还不如不说。

    一句两句可能还有那个味道,一对话,就往完全暴露。

    “你祖上是哪里冒出来的,不会是南越猴子吧?”

    反讽。

    “靠!”男青年脸色一黑,虽然不爽但一时不知道如何反驳。

    反而是坐在他身边的女人,惊讶的看着高牧,反而道:“这你也看的出来,他爸妈还真的是越南人。奇怪了,一般人应该看不出来啊?”

    真的是人才,物以类聚确实是有道理的。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有邀请卡吗?”

     反向将军。

    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可高牧看他也不像是能有邀请函的人。

    要说是哪家的晚辈,这家教似乎太差了一些。

    “我有没有邀请卡,要你管,你算老几。”

    双色球先是瞪了一眼身边的女人,然后又对高牧凶巴巴的凶道。

    “同理,老子有没有邀请卡,关你屁事。”

    拿起刀叉,狠狠的切着盘子里的菲力牛排。

    酒会这么大,哪里趴着不行,非要来犬吠,影响别人的食欲。

    “土鳖,现在是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双色球手里的酒杯,被他在桌上重重的敲了两下。

    脑残一位!

    高牧已经敢确定,眼前的这一位,绝对是个脑残,就像他的发型一样,左右大脑不协调。

    “看到没有。”高牧手里的叉子对着大厅的大门一指:“要装逼,出门右拐,回家找你老子装去。”

    “小子,找死是不是?”

    双色球的两只眼珠子瞪的老大,仿佛随时会扑向高牧,会吃了他。

     “怎么,你还敢在这样的地方动手?”

    手中的刀叉轻轻的摩擦着,敢动手就先废了你。

    真是下楼没看黄历,怎么会也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这样的一个大傻,这不是狗血剧的桥段吗?

    “宝宝,冷静。”

    齐胸染发女拉了一把双色球,担心他真的会冲动动手,这里可不是大街上的大排档,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只要他们敢乱来,分分钟就能被保安拉出去PK一顿。

    说到底,他们也不是什么有牌面的大混子,只是街混里最底层的苦力。

    今天能到这里来,也是机缘巧合,通过一个熟人混进来的。

    实际上,他们才是混吃混喝的人。

    之所以会脑残的找上高牧,莫名其妙的针对他,也正是因为他们认定了高牧和他们一样,也是混进来蹭吃蹭喝的。

    他们两人进来混吃混喝,行为还算是低调,不但穿上了租来的好衣服,而且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都会适可而止。

    少拿多次,很讲究一个策略。

    偏偏高牧这个同类不是这样的,不但没有穿正式的衣服,拿吃的喝的也是十分的粗犷,一点也不注意技巧。

    都是同行,都是一样的来历,不但土鳖,还真出风头。

    既丢他们的面子,也抢了他们的风头,时刻了孰不可忍。

    于是,才有了教训高牧一顿的想法和做法。

    只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是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面对他的打压,竟然敢反抗。

    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小子,我警告你。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有多远滚多远,别逼我动手。”

    色厉内荏!故意把衬衫的领口解开,露出了里面的凶兽纹身,图腾恐吓。

    “哇哦,你这条大蛇哪里画的,还不错。花了不少钱吧?”

    不就是纹身吗?

    吓唬吓唬小朋友可以,吓唬他,不好意思,无效。

    “这是龙,大青龙,真是个土鳖,竟然把大青龙说成了蛇。你见过这么威武的蛇吗?”

    被高牧气的想哭,瞎子也知道是龙不是蛇。

    “以前没见过,今天见过了。”

    智商堪忧啊,难怪全场这么多人,只有这一对活宝来找茬。

    “长了见识就给我滚,不要在这里丢人,一会儿被保安揪出去,有你好看的。”

    重新扣上纽扣,再一次警告威胁,一脸为了高牧好的表情。

    “你就不要操心我了,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高牧笑了,笑的很开心,笑的颇为诡异。

    “小子,你非要不识好歹吗?那你可不要后悔?”

    双色球的哧溜了一下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你倒是说说,准备让我怎么个后悔法?”

    邪魅一笑,看向了双色球的身后。

    “我会让人把你揪出去的,没有邀请卡也敢来这里混吃混喝,等到警察把你抓走,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了。”双色球端起自己的酒杯,不断的摇晃着,反而不懊恼了。

    他刚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一件感谢带他们混进酒会朋友的好事情。

    “小美,你去把阿明叫来。”

    附耳在齐胸女人的耳边,咬着她的耳垂交代道。

    “找他干嘛,他不是说进来以后就当不认识他吗?”

    不光是不认识,他们和那个但服务员的朋友有过约定,万一他们被人发现了身份,也不能出卖他。

    所以,从他们进场开始,他们那位朋友就离的他们远远的,根本不会靠近他们身边搞服务。

    “你放心去找他就是了,就说我们抓到了一个混进来蹭吃蹭喝的家伙,让他把这家伙带到他们经理那里去。这可是大功一件,要不是看在兄弟的份上,这种好事,还能能带他!呵呵呵呵……”

    得意之下,直言不讳,一点没有要避着高牧的意思。

    就是特意说给他听,要让他现在就心生恐惧。

    之所以让齐胸女人去找那个服务生朋友,是因为他要盯着高牧,不能让他乘机逃走。

    高牧嘴角的诡异更加兴盛了一些,一只手手有意无意的挥了一下,在双色球的眼里就是一个挥蚊子苍蝇的动作。

    “好,我马上去找小明。”

    穷胸女人听明白了双色球的话,激动的起身离开,去找他们那位朋友了。

    高牧也不阻拦,由着他们激动、兴奋,端起盘子,站起身。

    “怎么,现在怕了,想跑?”高牧一动,双色球站的比他还快:“晚了。之前好声好气让你自己离开不听,现在你只能是被人丢出去。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是要去装点大龙虾尝尝,这么好的东西,来都来了不品尝一下,岂不可惜。”

    “哼,吃吧,吃的撑死你,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