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91章 噩梦防身
    “我可没说我想走政治路线的,我还是喜欢花路,要不你辛苦一下,给我规划规划未来的人生路。”

    认识高牧之前,从团干起步从政,王菲菲也不会排斥。

    但是现在,她已经明显的和高牧捆绑在了一起,先是金贝的董事长,接下去肯定还有别的纠缠,所以从政已经不再是她的选择。

    况且高牧的话中话已经意思很明显了,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选择。

    王菲菲要是走团干,混的好也许未来能有不错的位置,甚至还可以在另外一条线上和高牧遥相呼应,给与照顾。

    但,问题就在于,这条路她是否能走的顺畅?

    走的顺畅的话,速度是否够快?

    以高牧的前进速度,就算是给王菲菲装上核动力的翅膀她也追不上,毕竟有些规矩再怎么也是打破不了的。

    所以想靠她遥相呼应,理论上存在,现实为零。

    再说了,高牧也根本就没有想过在这方面依靠王菲菲,有需要的话也不会是她。

    反之,因为事业发展的速度过快,身边需要大量的人才推动事业的版图,更需要可靠的人帮他盯着版图的里里外外,四面八方。

    因此,从私心上来说,以王菲菲和他的关系,他更希望她能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

    现在的他,更需要她在一起。

    “真心的?”

     “当然了,是不是真心,你自己检查呀!”

    一只手,抓住另外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胸口,真心与否自查。

    “嗯,既然你诚心诚意的让我来规划,那我就真心实意的给你安排。为了表示诚意,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吧!”

    高牧测真心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这是一项需要集中精力,长久认真对待的工作。

    “送我礼物,好啊!”刚刚兴奋,紧接着就自我猜测:“等等,不会就是十八号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说的礼物是十八号?”

    高牧诧异,不应该啊,这怎么可能猜的到。

    “好啊,你这是把我当小姑娘了,也准备用一首歌来收买我的心吗?不对,十八号你之前就答应给我唱了,难道不是默认送给我吗?哼,你这是典型的一歌送两次,还是送同人。”

    十万八千里。

    两人之间的误会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就不是同样的意思。

    “嗨,我还以为被你猜到了,原来你说的十八是这个十八啊?”

    高牧恍然大悟。

    “难道你说的十八,不是这个十八?”

    “当然不是,我说的十八,是十八*摸。一亚麻一呀摸,摸到了一个大西瓜,二亚麻二呀摸,摸到了两个大西瓜,三……”

    突然的调侃,令王菲菲措手不及,两句之后,三句之前,啪啪打手。

    “好你个大流氓,找打,信不信我大喊一声流氓……”

    “信!”

    嘿嘿傻笑,有些小曲还是不适合在公共场合吟唱的。

    “快点老实说,你说的十八到底指的是什么?”

    要是在家里,她肯定陪着高牧好好的唱一唱,她抢先唱都可以,但在这外边,慌兮兮的,还是老实点好。

    “喏,我说的就是它啊!”

    终于被赶下高地的手,朝前一指。

    “十八号,你,你是说你要送我这栋大楼?你没发烧吧,还是得了失心疯了?你以为外滩线上的这些老房子是私人想买就买的到的吗?”

    外滩的房子,有不少,沿线的豪宅无数,特别是对面陆家嘴,真正有钱人才能买的起的房子。

    但是浦西线上这边的老房子,那是有多少钱都不可能卖给私人的。

    非卖品!

    只属于政府或者政府背景的国企,买?最好是想都不要想。

    “我知道这些房子不可能卖,我的意思也不是买。”

    “那你什么意思,租?”

    “没错,要是有可能的话,我想把这里租下来,然后保护性装修,给它整理成内涵国际知名时尚服装品牌,国际高级珠宝,国际顶级名表,国际前五十以内的美食品牌,以及艺术展览中心的综合体。顶楼再搞一个高规格的露天酒吧。”

     “你的梦吗?”

    王菲菲听着,能感受这是高牧梦里的场景,似乎真的很不错。

    要是真的能改造成高牧梦里的样子,然后交给她经营,那确实是美妙之极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她,笃定是上海滩的名媛。

    这个梦确实不错,挺美好的。

    王菲菲迷茫了。

    “对,我的梦,现在也是你的梦。只不过,要想实现这个梦,还需要看我们有没有这个缘分?”

    十八号要是在政府手里,高牧就会主动把梦掐灭,想都不用去想。

    要是还在国企手里,那他还是有机会的,但是这个机会还需要王菲菲去努力,看她能不能找到门路和人脉关系。

    反正他是靠不住的,两眼一抹黑门路都不一定摸的到。

    他能出的是钱,是改建和将来运营的模式方案。

    十八号的歌,十八号的房。

    一种宿命,萦绕在王菲菲的心头,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为她准备的,她就应该入住十八号。

    为了这个梦,她要努力了,肯定会努力。

    “这个交给我吧,我先把产权关系和相应的背景摸清楚。”

    急切肯定有,但她也知道这件事情,急是急不来的。

    “不急,一两年之内都问题不大。”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找不对门路事倍功半,只要找到了正确的门路,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我知道,眼前,我们还是加油把迎新办好吧!”

    “没错。”高牧点点头:“还看吗?”

    “不看了,回去吧?”

    有了这个梦,再对着大楼空想,就是徒增烦恼和郁闷。

    还不如回家睡觉,躺在床上想想有没有合适的路子,或者人选。

    “你在车上藏把刀干什么?”

    在副驾驶的手套箱里,王菲菲无意间翻到了一把锋利的大匕首。

    拿在手上都让人胆战心惊,刚才更是差一点伤到了她的手。

    “防身。”

    Rose的事情,高牧是不会说的,那是一个噩梦。

    把匕首藏在车子手套箱的目的,就是为了忘却这一段噩梦,不想在回忆那些场景和那个巨大无比的疑问。

    然而,在看到匕首的那一刹那,这些他想刻意回避的东西,却是如雨后春笋一般,“鳞次栉比”的冒了出来。

    为了忘记这一段,高牧甚至“恶毒”的臆想Rose会不会坚持不到曼谷,在飞机上,在三万英尺的高空,就被姨妈吸干了血液。

    他买的可不是普通的牌子,主打特色卖点就是强力吸收,霸气侧漏都能吸的没有一丝意外。

    这种居家旅行必备的珍品,绝对的物有所值。

    何况,他还张贴了两张,双份功效,Rose是否能抗的住,还真的不一定。

    上飞机的时候,Rose脸色已经十分苍白,高空气压的变化,很难说她是否能坚持住。

    不是高牧坏,没有爱心,主要是被Rose那句back给吓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