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85章 画风神奇
    (继续日万!)

    后座,阿萍一脸懵的一个人坐着,没想到今天轮到她享受了一把老板的待遇。

    “你这段时间一直在港岛吗?”

    上官敏涛今天是从香港出发,乘坐飞机来到来上海。

    “待了差不多一星期,本来今天是飞杭州的,接到你的电话,就该飞上海了。”

    “嘿嘿,不好意思了,这种小事还要麻烦你飞一趟。其实你把地址和电话给我,我自己和他们联系就可以了。”

    上官敏涛来上海,其实并不是高牧邀请的,高牧只是电话给她,请她帮个忙。

    结果,她说她亲自过来一趟。

    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我刚好事情都处理好了,回义乌也是玩,过来一趟也当是旅游了。”

    说的轻巧,手下生意摊子铺那么大,怎么可能有时间玩,休息的时间都不够。

    她坚持亲自过来的原因,很复杂,一句两句根本说不清楚。

    “旅游也行,那你这次会待几天?”

    “上海我比你熟,不用你操心。待几天我自己都不知道,看心情吧?”朝高牧手里的方向盘瞄了一眼:“倒是你,不是来上海读书的吗?怎么发大财了?”

    “你是想说我这车吧!”高牧按了一下喇叭,准备超车:“哪天有空,去我的公司转转吧,以前和你提过一些的,目前发展的还不错。”

    贾副总和老董两人去港岛,也是上周才回来。

    人生地不熟,想要快速的开展港岛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好,你当时在我办公室吹的牛可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嘴角微扬,这也算是她要亲自来上海的原因之一吧。

    “扫榻以待,随时都可以。”

    “行,反正这几天我都在,看你的时间吧!”

    高牧还处于军训期间,时间不可能过于宽松自由。

    “可以。”

    高牧倒无所谓,晚上去都可以,金贝可能人会少一些,但是天天加班的多宝拼拼,前半夜还是很热闹的。

    ……

    办理了入住手续,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上官敏涛带着高牧离开了和平饭店。

    时间安排的很紧,没有丝毫的浪费。

    高牧的意思其实是今天休息,事情明天再做。

    上官敏涛没同意,担心高牧过于浪费时间,影响他在学校的军训学习。

    因此,宁愿自己辛苦一些,也要今天晚上就带高牧过去。

    晚上能搞定最好,搞不定,明天再说。

    这次连阿萍都没有带,就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开车,一路步行。

    夜晚来临。

    外滩的夜景开始绽放,霓虹闪烁,整个外滩,较之白天更加的繁华。

    两人不是真正的游客,对于外滩的景色,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不会有流连忘返。

    上官敏涛带高牧去的,是南京路隔壁的隔壁,绕了好几个圈,岔路好几道。

    老实说,高牧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方,反正抬头望去天际线都是高楼大厦。

    而身边近距离看到的,却是一片老派的房子,犹如弄堂的狭窄。

    没有开车过来,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别看这里小,里面别有洞天。”看到了高牧的疑惑,上官敏涛解释道:“这里算是他们的大本营吧!”

    “你当初也在这里待过?”

    高牧真正疑惑的,其实是上官敏涛本身。

    “这里有差不多十年时间了吧,我离开之前,待了也有两三年。”

    离开之后,上官敏涛每年几乎都会来次把,所以并没有很大的感慨和情怀。

    “离开这里之后,就去了义乌?”

    在高牧的印象里,上官敏涛曾经和他聊过,她去义乌的时间也没几年,这时间上似乎是合不上的。

    “没有,离开上海,我去港岛待了几年。在那里遇到了一个人,之后是跟着他,才去的义乌。”

    说道这些,才让上官敏涛有了感慨,眼神看着楼梯,有些出神的忘记了抬脚。

    “那个人,应该就是你身后的那位吧?你们……”

    小心翼翼,高牧早有猜测,也隐隐约约的想到一些情况,不过问的还是很谨慎。

    “你一个小孩子,就不要打听这些事情了。”

    没有过度的表情,还算洒脱。

    “我可不小了,今年已经十八周了,从各个方面都算是成人了。”

    “嗯,十八了呀。可惜,在我眼里,永远是小屁孩一个。走了,不聊这些了,我们进去吧!”

    说着快走几步,走到一扇门前,按响了上面的门铃。

    哦不,应该了拉响了门铃,很有年代感的一根绳,脑补里面连着一个大铃铛,外面一拉,里面铃铛大响。

    画风很神奇啊!

    高牧很想自己也尝试拉一下,感受一下不一样的感觉,可惜屋内的人根本不给他机会。

    房门打开,一个长发长须的脑袋露了出来,看到上官敏涛的那一刻,惊喜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还是说我不应该来?”

    嫣然一笑,说话是熟人间的随意。

    “别,我不欢迎谁,也不会不欢迎你,我可不想被他们几个针对。”长发长须的大脑袋,双手制止:“只是你今年来的频率,大大超出了往年,随意我才惊讶。”

    “算上今天,再多也就是来了三次。你们是有多不欢迎我啊?”

    “我的上官耶,你雷打不动的一年回家一次,今年还是大半年都来三次了,我们能不惊讶吗?至于说不欢迎,你觉得有吗?在我们看来,你最好是搬回来,我们继续搞乐队。”

    “好了好了,再说下去就要激动了,老毛他们在吗?”

    眼见长发长须大脑袋的上了情绪,上官敏涛快速切断,更换内容。

    “在,这两天弄了一个新谱子,刚好你来了,一起试试。”

    “可以啊。”听到有新歌曲,上官敏涛隐藏压抑的情绪也上来了:“不过,你也看到了,我这次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朋友。”

    终于,从开门到现在,长发长须大脑袋的注意力一直在上官敏涛的身上,完全无视了她旁边身材不魁梧,但个子并不低的高牧。

    “这位是?”

    “给你介绍一下,我弟弟高牧。高牧,这位是我很好的朋友,也是以前的同事,那个时候我们一起搞过乐队。”

    “你好,叫我老杨就行。你全名是叫上官高牧?”

    一双肥厚的大手,紧紧的抓住高牧的瘦手。

    “不是,你误会了。我姓高,名牧,全名是高牧。敏涛姐是我姐,不过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高牧笑着解释,没想到长的这么毛糙,性格却是很可爱。

    不过对方的手还真的是粗糙,手心里老茧应该不少。

    “你要不要这么逗啊,他要是姓上官,你会现在才知道?”上官敏涛无奈的摇头:“走吧,还不让我们进去吗?”

    “不好意思,请请,快请进。”

    老杨侧身一让,把门口让了出来。

    “我上次来的时候,你说正在研究一种新的击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练的怎样了?”

    “不急,一会儿让你震撼震撼。”

    大门重新关闭,外面重新恢复了安静,只剩下一根粗绳轻轻地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