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68章 难于上青天
    军训,真的很训人。

    高温高热,一个简单的队列,就能让他们这些象牙塔里的新嫩芽,脱一层皮。

    年级为大队,专业为中队,班级为方阵,分开训练。

    给高牧班搞训练的,是一个标准的国字脸硬朗大汉,一脸严肃不苟言笑。

    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跑步和踏步,整着装、齐报数、正敬礼等等,每天都是差不多的流程。

    不断的强化训练,时间一长肌肉自然就会有条件反射,那时候也就是训练大成之时。

    任何一件事情,最难过的就是开头,像这样的大体量高强度训练更是如此。

    第一天中暑了好几个,叫苦连天的不少;

    第二天各种花式请假,开始层出不穷,女生家的亲戚更是集中拜访;

    第三天,教官和新生之间的攻防战彻底拉开帷幕,各种较量和碰撞层出不穷,精彩纷呈。

    高牧班都是男生,加上他们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和心里辅导,整体的抗压能力还算不错。

    虽然很苦很累,但是三天下来,依然还是满员。

    有的班级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女生多的专业,仅仅三天开头,队列就出现了明显的空缺。

    即便如此,他们这些男人也是苦不堪言,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休息的时候,看别的班级训练。

    什么左右不分,什么同手同脚,什么前仆后继大碰撞,各种妖魔鬼怪般的奇葩都会有,都会让大家开心大笑,这也是每天最轻松的时候。

     “立定,原地休息五分钟。”

    终于迎来了训练的课间休息,说是原地休息,其实等教官离开视线,都会做鸟散,干什么的都有。

    当然最多的就是躲到树荫底下,乘凉喝水,聊天吐槽。

    “哎,可算休息了,我的大马腿哦,都直不起来了。”

    周艺轩的个头不错,看上去就是那种健壮的人,但是几天的折磨也是痛苦不堪。

    其他不用说了,原先皙白的脸现在黑了至少三圈。

    “应该还好吧,这都第四天了,再坚持两三天,七天就是一个轮回,到时候整个身体彻底习惯,就不会觉得有这么辛苦了。”

    现在最痛苦的事情,其实还不是训练,而是早上的起床,全身上下那叫一个痛。

    一般七天左右,身体的机能就会适应一个新的强度,只要熬过这一段时间,会面就会轻松很多。

    咕咚咕咚……

    耳边全是喝水的声音。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似乎只有我们在休息的时候,教官是彻底离开的,时间一到就会准时的出现。你看看他们,每次都是在太阳底下喝水休息。啧啧啧,真可怜。”

    王锦靠近高牧,朝着树荫之外的阳光下,继续晒太阳的其他班级,一脸得意的说道。

    苦是苦,累是累,但是一旦有了对比,一旦别人的遭遇比自己悲惨一点点,心里都会舒服很多。

    那种因为别人悲伤的甜蜜感,尤其幸福。

    苦中作乐!

    “你们当真没发觉原因?”

    高牧笑眯眯的看着在远处若隐若现的教官,还有王菲菲的身影。

    他们班有这样的优待,肯定少不了王菲菲的功劳。

    当然还有全班三十一个人的团结争气,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拖拉掉队。

    这也是教官愿意每次都离开他们的视线,特意给他们自由空间的原因之一,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奖励!

    相对的,那些有五花八门请假,人员不齐整的班级,受到的就是教官变相的惩罚了。

    “株连”无处不在啊!

    “什么原因?”

    瘫软的坐在地上,背靠大树,金戈软趴趴的问道。

    “当然是因为我们一班是坚毅、刚强、铁血、英姿焕发、顶天立地 、昂首挺胸、赴汤蹈火……”

    高牧一本正经的开始背词。

    “停,听你胡扯蛋!”

    金戈拿起水杯砸了过去,豁然明白,自己这是被高牧调戏了。

    “停,别动,千万别动啊!”

    一本正经的高牧变得一脸严肃。

    “我听的鬼。”

    金戈不但没有不动,反而准备站起身。

    “叫你别动没听到吗?头上有只马蜂,动来动去的,被蜇了没人救你。”

    高牧眉头一皱,马蜂有毒性,被蜇后不仅剧痛,蜂毒过敏者还可出现荨麻疹、过敏性休克等重症。

    虽然只是一只孤蜂,可谁也不敢忽视它的可怕,最好的对策就是保持冷静,千万不要乱动。

    “我信你的鬼!”

    刚刚被高牧调戏,还在情绪里面的金戈根本就不相信高牧的话,只当是前戏的继续。

    手撑在地上,下一刻就准备起身。

    “别动,老金,千万别动,高牧说的是真的,你头上真的有马蜂,好像还不知一只。”

     周艺轩摊开五指的大手,重重的制止金戈的动作,让他来了一个紧急刹车。

    同时王锦也一脸严肃的冲着金戈压手,两只马蜂一左一右,从他的头发上往他的脸上缓慢的爬去。

    之前有头发挡着,完全感受不到马蜂的动作,可一旦接触到了脸上的皮肤,金戈的触觉瞬间报警。

    身体一动不动,两只眼珠子开始左右不停的转动,额头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军训有的,还是刚刚才炸出来的。

    虽然还不能完全看清楚,到底是不是马蜂不知道,不过眼珠子的余光告诉他,肯定是蜂。

    这一下别说是动了,连话都不敢说,就怕脸部肌肉触动马蜂的攻击信号,给他脸上来一扎。

    蜂毒疼痛是一回事,脸上起包那就“漂亮”了。

    那场面,想想都会酸爽。

    所以,哪里敢动分毫,只能是用眼珠和眼神,不停的给高牧三人交流,让他们想想办法。

    这可不是小事,最好的办法是等马蜂自己飞走了,但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在金戈的脸上玩舒服,哪晓得它们什么时候才会走,在他们走之前金戈又是否能坚持一动不动呢?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主动消灭了,同样风险极大,一个不好在消灭它们之前被反扑,金戈同样难以逃脱被蜇的命运。

    马蜂要是在其他地方,比如衣服上那么他们找机会拍死还是机会很大的,就算不成功也不会马上被蜇。

    但这是在毫无防备的脸皮上,而且还是两只。

    这难度,不下于上青天啊!

    训练了几天的金戈也没有军人钢铁般的意志,他是做不到长期一动不动的,耐心正在逐渐的消失。

    眼珠子的转动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频繁,示意高牧他们赶紧采取行动。

    这种被马蜂拿毒针架在脸皮上的感觉,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下针的痛苦,才是最恐惧的。

    拼了!

    高牧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无奈之下,拿起金戈脱在地上的解放鞋,强忍着冲天“香气”,伺机而动。

    比耐心,他们绝对比不过这些无脑的昆虫类。

    两只马蜂也不知道在金戈的脸上找什么,似乎是当成了游乐园一般。

    左边爬爬,右边爬爬,一会儿在眼睫毛上轻盈起舞,一会儿又把小脑袋靠近鼻孔想要曲径探幽,要不就是在嘴唇皮上感受那一抹湿润。

    它们是玩的开心了,金戈却是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眼珠子转动的比八十迈的车轮还要快,高牧再不帮他解决,他就准备自己动手。

    太TM的恐怖,心态都快崩了。

    他急,高牧他们也急啊,谁不想赶紧解决这两祸害,可真的不能乱急啊?

    一个不好,就是事与愿违。

    高牧的手臂肌肉绷紧,全身神经高度戒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两只马蜂的身上,眼睛一直跟随他们偏偏起舞。

    和高牧一样,近在咫尺的周艺轩和王锦,也是一惊一乍。

    只要高牧的手有轻微的动作,他们的脚趾头都会蠕动一下,随时准备跑路。

    而其他原本靠近他们的人,更是早早的退出了他们三米之外,给他们四个人让出了一个“真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