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67章 行业一哥
    (日万,求各种票,求打赏!)

    马一鸣早在高牧来上海之前,就被他父母送到了广州的亲戚厂里。

    打杂的同时,也是让他跟着学学生意经。

    大学没考上,有不想复读,那就只能是出门打工。

    犹如奢侈品未必就时尚一样,打工未必就没出息。

    他父母的意思很明确,马一鸣要是能在亲戚的服装厂里学到一些有用的业务知识,以后能在这行业走下去,也是好的。

    不论是继续跟着亲戚一起打拼,还是他自己出来创业,也是不错的出路。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大老板,大企业家,有几个是文化人?

    还不是靠自己敢拼敢干,肯吃苦拼出来的,反而给他们打工的都是高学历的人才。

    当然,这样的大老板毕竟是少数,同时也是国内特殊环境造就的。

    只能说,道路千万条,条条都有可能成功。

    “你不是在亲戚的服装厂干活吗?怎么还和快递吵架?”

    “你不知道,我现在被安排负责厂里的样品部门,每天就是设计样品、生生产样品,然后邮寄样品,或者是接收样品资料。每天都要和快递打交道,老实说,我都快被烦死了。”

    “现在这些送快递的,不但收费贵速度慢,还会掉东西。还不止一次,今天又碰上了,我都快被气死了。每件样品都很珍贵的,很多都关系到国际大单,那都是几十上百万的生意,你说我要不要懊恼。”

    ……

    马一鸣是真的很憋屈,憋屈的没地方发泄,接到好兄弟高牧的电话。

    这家伙还得了,嘴巴就好像是机关枪一样,叭叭叭根本停不下来。

    就差没把给他送货快递的祖宗八代,给批判一番了。

    “停停停,马大帅,手机费很贵的。你这些故事可以在QQ上给我留言,或者给我飞鸽传书都可以。现在就别废话了,不就是快递吗?知道容易掉件,知道自己的样品珍贵,难道不知道把保价写高一些,掉了高价赔偿不就行了。”

    高牧哪有耐心听马一鸣怼天怼地,直言他自己的做法欠缺。

    同样的一个问题,频繁的重复出现,就不应该总是埋怨别人,检讨自己才是正解。

    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才是成熟的应对策略。

    “保价,那是什么玩意?”

    马一鸣头顶一个大问号,根本没听说过,也没有这个概念。

    “保价都不知道,I服了YOU。”高牧在电话这头无语的摇头:“没法和你沟通,这么说吧,把快递费提高,然后快递掉了,就让他们数倍数百倍的赔偿。赔个一次几千大洋的,看他们还会不会掉邮件?”

    “棍啊,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可是没卵用,你是不知道我这里有多偏,我敢这么做,马上连快递都没人来取。”

    马一鸣突然感慨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那就换邮政呗,EMS总是有保证的。”

    邮政除了慢一点,收费贵一点,在这个年代,算是国内最好的物流了。

    其他的民营,在目前还属于追赶时期,服务质量也是参差不齐。

    “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EMS实在是太慢,而且收费也贵。你不知道我这个亲戚有多抠,但凡一分钱能掰成两分用,那就绝不用一分钱。”

    “又要便宜,又要质量好,哪有这么好的美事。”高牧笑道:“像这样邮件掉了,难道不是损失更大吗?”

    真怀疑马一鸣家这个亲戚,这样的品性,是否能把这服装厂好好的开下去。

    “损失大不大我不知道,反正最后倒霉的是我,都是我来背锅。奶奶的,到厂里才一个月,工资没几块,这样下去很快就要倒欠了。”

    “工厂规模怎么样,条件如何,吃的穿的?”

    打工的体会,高牧丰富的很,马一鸣这些都是小事。

    他曾经吃过的苦,那才是真的苦,吃饭的时候都能累的睡着。

    “住集体宿舍,吃工人食堂,这些我都能适应。我现在最懊恼的是怎么解决这快递的麻烦。”说不了一句,马一鸣又把话题绕了回来:“棍,你鬼点子多,帮我想想办法呗。”

    “不好意思,爱莫能助。”

    高牧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重新换了一个更加偏僻的角落。

    小树林是个好地方,已经看到好几对鸳鸯进来找合适的场地谈心。

    “别啊,你要是不帮我,我在这里就混不下去了。”

    短短个把月的时间,马一鸣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原本以为打工赚钱,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以他高中生的学历和不差的智商。

    应该是能在厂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哪知道现实根本不会按他的设想来。

    看似简单的一个工作,让他也是头疼不已。

    不光是快递的烦恼,还有其他的七零八碎。

    “不是吧,你这前前后后的,只是个把月的时间而已,你就混不下去了?”

    高牧越走越偏,似乎要从另外一面穿出小树林了。

    “嗨,主要的是待的不舒服。”

    “厂子不是你家亲戚的吗?有他照顾,怎么会待的不舒服?你现在是上班,不是在家里混日子,不能把现在的日子和在有你老妈伺候你吃穿的时光做对比的。”

    高牧眉头一皱,马一鸣应该不至于这么的菜吧?

    “嗨,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点明白性还是有的吧,怎么回和在家里作比较。”马一鸣叹了一口气,似乎换了一个密闭的空间,声音也放小道:“实话和你说吧,我也是到了这里进了厂才知道。这个厂根本就不是我那个亲戚的,怎么说呢,他其实吧也就是厂里的一个小股东。”

    “很小很小的股东,在厂里根本没有什么大的实权,所有的事情都是大股东大老板说了算。你知道我为什么刚进场,就给了我一个样品部负责人的位置吗?”

    “我又不在你们厂里上班,我哪知道你们的弯弯道道!”

    一直往前走的高牧停下脚步,避开迎面而来的人,换了个方向走去。

    “我也是有厂里的老师傅给我提醒,才知道了一些内幕。这个什么狗屁的样品部,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马一鸣骂骂咧咧的说道,听上去很激动,其实口气丧的很。

    “可以啊,专门为你量身定做了一个部门,这不是很好吗?有这样的老板,你有什么好不开心的?”

    “开心?我想哭啊!”马一鸣情绪低落:“我现在是大老板用来对付我那个亲戚的一把刀。做的好还好说,做的不好,就会连累我家亲戚。大老板一直想让他撤资,我进厂里根本就是给被人送机会的。要不是亲戚拦着,我上个礼拜就走人了。”

    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至于对快递员发这么大的火。

    马一鸣甚至怀疑,嫌弃EMS慢,快递老是丢包裹,这一切都是故意的,都是大老板在背后搞的鬼。

    高牧单手撑撑在一棵树干上,也是哭笑不得。

    怎么也想不到,马一鸣去广州打一个小工,竟然会遭遇这么狗血的剧情。

    难怪脾气会那么暴躁,说话也是越来越粗口,这都是被憋屈出来的啊?

    这家伙,不会时间一长抑郁吧?

    “你要是真的待不住,那就来上海找我吧,我给你安排一份工作如何?”

    “真的?”

    “废话,你想吃煮的,我还没有呐!”

    “嘿嘿,先透露下是什么工作?”

    “你不是对快递一肚子火吗?那就干快递吧!”

    “不是吧?那我要好好考虑考虑。”

    “是吗?那要是换成快递头子呢?”

    “头到什么程度!”

    “行业一哥吧!”

    “等着,等我收好这边的尾,就去上海找你,洗白白了等我哦!”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