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54章 丢了芝麻想西瓜(加)
    “嘶!”

    一楼的太阳,比其他楼层来的都要迟一些。

    钱蒲通按着太阳穴,摇晃着脑袋,睁开了眼睛。

    “终于醒了?!”

    周艺轩拿着那块毛巾,又在擦拭寝室。

    “头疼,有没有水?”

    宿醉很难受,口干舌燥的很。

    “就知道你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喝水,早给你凉着了。”

    周艺轩丢下手中抹布,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水递给钱蒲通。

    也不管里面是不是飞进去抹布水,钱蒲通接过茶杯就属噗通噗通的一口喝光。

    比昨天晚上喝酒厉害多了,都是白的,就是度数不一样。

    “哎呦,我们钱公子醒了。”金戈端着脸庞,拿着一把开水瓶走进了寝室,头发上盖着湿漉漉的毛巾:“这么样?昨晚睡的可还舒服?”

    “喝,他有什么好不舒服的,死猪一样,杀了都不知道。辛苦的是我们,被他折腾了一晚。”

    双手叉腰的周艺轩,对着床上的钱蒲通开始倒苦水。

    昨天最辛苦的事情,就是把他扔到上铺去,还好他们有三个男人,少一个都不一定搞的定。

    醉死的猪是真的重。

    “昨天什么情况?”

    一大杯水灌下去,钱蒲通稍微舒服了一些,只不过好像有些断片了。

    “不是吧,这就都忘了?真的假的啊?”

    周艺轩严重怀疑钱蒲通是在装,故意装断片,故意记不得昨天晚上的事情,用这样的方法来避免尴尬。毕竟昨天晚上对他来说,确实是尴尬, 装傻充愣是个好办法。

    “什么真的假的,我头疼的要命,真不记得了。”钱蒲通用力的摇着头:“不和你们说了,膀胱都快炸了。”

    头疼也顾不上,最快的速度滑下床铺,冲出了寝室。

    “演的挺专业。”金戈笑了笑:“你觉得他是真,还是装的?”

    “谁知道呢?”周艺轩肩膀一耸:“反正他昨天晚上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想着钱蒲通一千块钱丢出去,结果买了自己一个酒醉的“躺地”,他只有想笑。

    “呦呵,都起床了?”

    两人说的热闹之时,高牧手里拎着一些早饭,走进了寝室。

    他昨天会寝室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催吐,趁着自己还算清醒,用老办法处理了一番。

    今天早上又是第一个起床,之后去操场晨跑了十几圈,想着寝室里还有三个光棍,特别是一个昨晚被他反坑的可怜男,舒适顺道去校外买了一些早餐回来。

    “不光我们起了,钱公子也起来了哦!”周艺轩接过高牧手里的早餐:“幸福,还是高手有心,知道给我们带早饭。”

    “我什么时候改名字了?”

    “昨天晚上就改了,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嘿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钱公子人呢?不会早上起来去吐了吧?”

    他们昨天晚上最大的幸运,就是钱蒲通没有吐,否则的话三人估计都没法活。

    “哼,你是巴不得我吐得到处都是吧?”

    虚掩的寝室门推开,钱蒲通带着一脸一头的水走了进来,不但放了水,还用水清醒了脑子。

    之前的断片也被他连接了起来,现在要是还想不明白昨天是被高牧坑了,他就真傻了。

    “别,你可千万你别吐,你要是吐了,我们寝室今天一天都别想进人了。”

    周艺轩和金戈把高牧拎来的早餐,都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摆了满满的一桌。

    “能不能不说这些,准备吃早饭呢?”

    金戈白了两人一眼,脑补了一小会儿,面前的豆腐脑突然都不香了。

    “钱蒲通,我看你还不是很清醒呀。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倒一杯五粮液,你喝杯回魂酒,好好的清醒清醒!”

    高牧伸手一指,在钱蒲通的对面,正正经经的摆着四瓶五粮液,其中两瓶还是满的,一瓶空的,一瓶喝掉了一小部分。

    三瓶有酒的瓶口,被人用塑料袋和牛皮筋扎着。

    额……

    瞬杀!

    昨晚上的情况他还历历在目,哪里还敢再喝,他起码有一个礼拜不会再碰酒了。

    “不喝就老老实实坐下喝粥,那碗小米白粥是给你的。”

    高牧倒没想过什么以德报怨,纯粹是生活习惯。

    周艺轩刚刚把小米粥拉到面前,听了高牧的话,乖乖的还了回去,拿起一杯豆浆咕咕的吸着。

    高牧的好意并没有被钱蒲通接受,坐在高牧的对面,盯着他咬牙切齿的咬着一根油条。

    “今天要去教室的吧?”

    周艺轩左手豆浆,右手包子,手肘碰了一下金戈。

    “去啊,今天是第一天教室集合,一会儿就知道我们班里还有那些货色了。

    理论上,他们周边寝室的,都是他们班里的人,不过也会有特殊情况。

    “计算机专业还能怎么着,估计全是大老爷们,想泡妞,只能找别的专业去。”

    刚才还瞪着高牧的钱蒲通,突然来了一嘴,突兀的让高牧三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那你为什么还考这个专业?”金戈好奇的问道。

    “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我老子逼太紧,要不然我肯定换专业。也不知道他听了哪个鬼的意见,说是二十一世纪是互联网世纪,学计算机专业大有前途。我前途他一脸,把老子的性福都突突没了,还前途!”

    钱蒲通的话,怨气很大,高牧知道他这也是借机发泄昨晚的不爽。

    只是想不通,一个满脑子都是找女人的人,怎么能考进魔都大的?

    难道这钱蒲通,也是个智商一百八的稀缺货?

    “别埋怨了,我这里有件事和大家商量一下。”

    周艺轩怕钱蒲通太激动,又和高牧对起来,转移了一个话题。

    “商量什么?”

    “你们看,今天老师肯定要我们寝室报寝室长的,那个,那个,我毛遂自荐一下,你们看?”

    谁也没想到,周艺轩的关注点,竟然会在这个上面。

    “我无所谓,你要愿意你当就是了。”

    芝麻大的一个职务,有人愿意出头也是好事,同时,他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周艺轩总是一副在寝室搞卫生的样子,恐怕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我也没意见,就老周你吧!”

    “……”钱蒲通本来还想说他也竞聘,结果高牧和金戈都赞同周艺轩,知道没戏的他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么一个屁大官你想当就你当吧。不过,今天要是竞聘班干部,你们可要支持我。”

    脑子转的快,丢了芝麻马上想到了西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