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48章 当傻子看(加)
    魔都大,男生宿舍楼,高牧寝室。

    第一次来寝室里空空荡荡,第二次来除了他,其他三个都到齐了。

    而且高牧也不是一个人来的,童梦瑶和白小冰作为他的助手,也是大包小包的跟着走进寝室。

    别人都是父母送来学校,送进寝室,姗姗来迟的高牧却是被两个青春靓丽的女生送进寝室,实在是有些突兀。

    101的其他三人,都睁大了眼睛盯着她们,盯的童梦瑶和白小冰很不好意思。

    丢下高牧的东西,拎上属于她们的几个塑料袋,朝着高牧低声一声:“我们先走了。”

    根本没有像高牧那样,能淡定的在异性寝室长期自如的呆着。

    “我送你们。”

    高牧丢下东西,丢下寝室的其他三人,追出了寝室。

    女生楼和男生楼的距离不是很远,而八号楼在三号楼的斜侧面,路面直线距离一百米不到。

    送来送去的很有意思,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一个不小心,高牧就把两女送到了八号楼下。

    这一次没有跟上去,把手里帮忙拎的两袋东西分给两女:“我就不上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见。”

    “好,再见。”

    “高牧,都送到楼下了,你都不送我们上去?”白小冰意有所指的笑道。

    “你们住的太高了,我这细胳膊细腿爬上去太吃力,就不送了。”

    时间已经临近晚上,宿舍楼这边也没有了之前的热闹劲。

    “切,小气。”

    白小冰拉着童梦瑶,拎着自己买的,还有高牧给他们买的东西,走进了大门。

    走进大门的一瞬间,童梦瑶转头看了高牧一眼,只可惜高牧刚好转身,没有对上她的视线。

    他也是急着回去布置自己的窝,今天在学校浪了一天,到现在连个睡觉的铺盖都没整理好。

    按照他最早的计划,这些生活用具都是到学校的小超市采购的。

    距离很近,东西虽然多,但是让超市送或者他自己来回多几趟都可以。

    只是后面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小超市也过于拥挤,他只好把采购目标地换到了外面。

     然后抓了两女当劳工,劳务费嘛,就是几袋零食。

    “高牧,你是高牧吧!”

    高牧一回寝室,其他三人就围了上来,做着最后的确认。

    寝室里就四个人,名字他之前看过,但是对不起来。

    “我是周艺轩,住这张床。”

    一只手拍着右手边的下铺,开心的介绍道。

     说话的人比高牧个子还要高那么一点点,块头比他大不少。

    高大威猛。

    “他是金戈,睡我上铺。”

    周艺轩指着他身边的平头小个子介绍,金戈的身型和高牧一样瘦瘦的,但是身高不如高牧,大概一米七的样子,算是他们四个里面最矮的。

    “他是钱蒲通,住你上铺。”

    最后一个体型普通,样子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可能就是发型了。

    高牧个子比他高,一眼扫去,刚好看到他油光发亮,坚硬能撞死苍蝇的头发。

    估摸着,用了不少钱的摩斯。

    “你们好,我是高牧。”

    高牧笑着点了头,101的四大巨头,算是到齐了。

    不过,打完招呼之后,高牧就走到了自己的床边上,应该说是走到了目前还空着的床边上,看了一眼上下铺的名字。

    然后指着上铺钱蒲通的名字,笑眯眯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呀。这是我们来之前,学校就已经贴好的名字,等于是不用我们再为了分床闹心了。”

    周艺轩的性格和白小冰有些类似,热情,喜欢说话。

    “对,是学校早就分好的。我们两个有缘,刚好上下铺。”

    有周艺轩打头,钱蒲通眼睛微微一闪,跟着说道。

    高牧瞥了一眼钱蒲通,嘴角上扬:“是学校贴的我知道,我是想问你,为什么我们两个的名字会换了地方。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上铺是我的床吧?”

    高牧很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是贴在上铺栏杆的,而且他走的时候,学校发的脸盆和开水瓶也是放在了上铺。

    这点记忆,这么近的事情,就是一万个可能,他也不可能记错。

    怎么出去溜达一圈回来,这脸盆开水瓶放在了下铺,连名字都贴在了下铺?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捣乱,故意改换了他们名字的位置。

    这种可能,大致可以分为两块,一种是外面的人恶作剧,一种是自己人搞的小动作。

    外面人的恶作剧,高牧觉得可能性很小。

    今天来来去去的人很多很杂,但是大家也很忙,有空闲来干这种事情的人真心稀缺。

    另外,高牧刚才看了一下,金戈和周艺轩的位置并没有调换,这不符合正常的恶作剧常理。

    所以,内部人搞的小动作概率最大。

    寝室就四个人,除了他,就剩下他们三个。

    而从谁受益谁最可疑的点上来分析,这个最可以的人就就钱蒲通了。

    高牧刚刚质疑的时候,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是一些微小的慌乱,并没有逃过高牧的目光。

    “啊,不会啊!这是学校贴的,谁会手那么空去换地方。高牧,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到寝室的时候可就是这样的。”周艺轩热情的解释:“哦,你是不是不喜欢睡下铺啊,那就和他们两个上铺商量一下,看谁愿意睡下来。”

    周艺轩热情,但是缺乏思维的正常拐弯,完全想岔了。

    高牧也是听的哭笑不得,周艺轩明显是有热情的心,没有热情的能力。

    看上去长的白白净净,聪明帅气,怎么好像少了一根敏感神经一样。

    “我比你们三个都先来,我们四个人的名字贴在哪里我清清楚楚,而且我的脸盆和开水瓶都是放在上铺的。现在这无缘无故的到下铺来了,难不成是我们寝室闹鬼吗?”

    高牧很不客气的盯着钱蒲通,嘴角微咧,危险的笑着。

    睡上铺,还是睡下铺,他其实无所谓。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能在这张床上躺着的,也就那么七八个小时。

    眼睛一闭,庄周梦蝶,睡哪里都一样。

    钱蒲通想睡上铺又不是不可以,和他商量一下,打个招呼就可以了,他这点大气难道都没有吗?

    没见到他人,先占领了床铺也没有关系,他来了之后,招呼一声说句好听的,他肯定也无所谓。

    只是现在这算什么?

    悄无声息的把他的床占领了,还把名字都提前换掉,更是一声不吭,好像没有这一回事一样。

    即便是他特意问出,依然是装傻,装不知道。

    这是把他当傻子对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