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45章:幸福感够了(加)
    (感谢书友小耶律雨的月票!)

    高牧让白小冰她们猜,是因为他要等童梦瑶,正好无聊,玩玩口*活也挺好的。

    可是他这个猜,其他人还没开始猜,铺床的童梦瑶已经猜的脸红了。

    整个人趴在床铺之内,全身只露出一双小脚。

    “这还需要猜吗?我们梦瑶这么漂亮,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喜欢。”

    白小冰的话很有杀伤力,杀的高牧都不敢反驳,因为只要他说一个不,就表示他不是男人。

    堂堂七尺男儿,很MAN 的好吗?

    “你牛!”高牧对着白小冰手动点赞:“你不应该叫白小冰,你应该叫白小热。”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白小冰小半个上半身都是浮空在床铺的外围,惊奇的反问高牧。

    夏天的衣服领子也比较宽松,高牧的眼睛正好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只好不经意的低头看向下铺。

    “你床上不是写着名字吗?那么大,我就是不想看也看到了啊!”

    一语双关,无人知。

    “哦,”白小冰恍然大悟:“那你给我改名叫白小热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天气是真的热,下嘴唇内收,上嘴唇微微盖在下嘴唇的外沿,一口冷气呼出,沿着大大的领口,吹进了压扁的山坳。

    阴风阵阵,凉意习习!

    “你再猜啊!”

    双杀!

    高牧说完,哭笑不得的看着童梦瑶。

    这位姑娘在家显然不是一个会整理内务的好手,折腾了半天,这床铺还是乱糟糟的一团。

    连床垫都还没有铺好,更别说被套之类的。

    9月天的上海,早晚的温差开始拉大,白天可以很热,晚上已经有了一点点的凉意。

    男生也许一条薄毯就行,但是女生已经开始需要薄被子了。

    “学长是猜谜专业的吗?这么喜欢让人猜。”白小冰把身子往床铺内缩了缩,对高牧的不坦诚十分的不爽:“我一会儿去超市买点东西,你们谁要带东西啊!”

    觉得高牧不好玩,没有什么情趣,白小冰抛弃他和其他舍友开始了新的话题。

    高牧乐得耳边清净,抬了抬脚,轻轻的碰了一下童梦瑶的小脚丫。

    一双迷惑的眼睛转了过来,不解的看着高牧。

    “你下来,我来帮你弄吧!”

    看着童梦瑶搞床务,高牧难过要命,手也痒的很。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准备自己上手。

    “啊。我,我自己能行。”

    老实说,童梦瑶今天还真的是第一次铺床,特别是铺这样狭窄的床,手上生硬的很。

    不过,只要给她时间,她相信自己还是能行的。

    她不急,想慢慢来,高牧急啊,早点处理掉童梦瑶的事情,他就可以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我给你演示一下,以后你就知道怎么弄了。”

    专业选手和连业余都不是的选手之间,差距还是很大的,大的他看不下去。

    “那好吧!”

    童梦瑶也没有继续坚持,一个是她确实不擅长,另外一个也是因为对方是高牧。

    但凡换个男人她都不会同意,即便这些都是新的没有睡过的床上用品。

    对高牧,她有一种天生的亲近和不陌生感,他给自己做任何事情,她似乎都能接受。

    童梦瑶倒着下了床,高牧活动了一下手腕,扭动了一下脖子,摆出一副大侠要出招的姿势。

    然而,现实是。

    他每一个动作都很慢,还边干边说,详细的给童梦瑶讲解了一下,如何才能又快又好的铺好一张床。

    不光童梦瑶看的认真,听的仔细,就连其他几个女生都探着脖子在围观。

    本来不想理睬高牧的白小冰,把整个上半身都探出了床沿,一双手紧紧的抓着护栏,脑袋都快钻进童梦瑶的铺位空间了。

    半天之后,她才把头抬了起来,一脸诧异的盯着高牧:“学长,我终于知道你是什么专业的?”

    “我什么专业啊?”

    高牧双手抱胸,也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你学的是宾馆专业吧,这床铺的是真有水平,一看就知道没少干床上的活。”

    说完,一颗马尾辫小脑袋嗖的一下缩回了回去,距离高牧距离遥远。

    噗!

    哈哈哈……

    除了高牧,包括童梦瑶在内,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春色满屋。

    “白小热,我没叫错你。”

    高牧单手模脸,床上的活没少干,这虎狼之词,彪悍的很啊!

    “哼,我是表扬学长床铺的好,别不识好人心。”

    白小冰抱着自己的枕头,不甘示弱的看着高牧。

    五一八的笑声很大,大的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原本是半虚掩的寝室门,没人从外面推开。

    几双若隐若现的眼睛,不时的出现一下,更有男生的身影从走廊上,或一闪而过,或慢悠悠的飘过。

    高牧本来还想和白小冰对几句,看到门外的场景之后,收住了声带。

    只是拿手点了一下白小冰,没有再继续。

    “哼!”

    白小冰是上海本地人,加上性格,一点都不犯怵高,回了一个小粉拳和嘟嘟嘴。

    “其他东西现在收拾,还是一会儿回来再弄?”

    高牧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不早了。

    童梦瑶同样看了一下手表:“先去拿东西吧,衣服什么的我一会儿回来自己整理。”

    她还真怕收拾衣服的时候,高牧也要热情的帮忙,那会很尴尬的。

    衣服毕竟和其他东西不一样,基本都是贴身的,她对高牧再有好感,也不敢让他触碰。

    所以,还是先离开为好。

    高牧帮她铺床已经是大意外,大惊喜,今天的幸福感够了。

    “那就先走吧。”

    高牧笑着给其她人挥了挥手,率先走出了寝室。

    童梦瑶拿起一个手包,追了出去,值钱的东西都在包里了。

    就像高牧一直没有离开的背包,他后背的痛,其实更多是被包里东西咯到的。

    “等等我梦瑶,我也出去。”

    白小冰呲溜一下,麻溜的下了床,在童梦瑶还没有走出寝室门的时候,已经挽住了她的手。

    继续自来熟!

    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白小冰的表现并没有让童梦瑶反感,反而很开心。

    看着好像是闺蜜一般,手挽着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女,高牧诧异的问道:“你去干嘛!”

    “我不放心你,给我家梦瑶当保镖!”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