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22章 吐槽的尴尬
    上海,闸北。

    穿过狭窄的老弄堂,一处破旧的小楼内,顶层阁楼。

    因为空间过于狭窄,身形过高的人,在这样的地方会有些站不直,本能潜意识会略微弯着腰躯。

    此时,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围坐在一张小方桌上,上面摆放了一台电脑,旁边还有一部很潮流的笔记本电脑。

    两台电脑上显示的是同一张网页,网名趣味。

    “一搏,我们真的要去见面吗?”

    年轻女人放下手中的鼠标,给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

    “当然 了,我们昨天已经答应对方见面,要是放鸽子不去我们成什么人了?”

    年青男人手里熟练的操作着键盘和鼠标。

    “我不是说要放人家鸽子,而是想不明白对方要见我们干什么?还说的那么朦朦胧胧,到底要见的人是谁都不知道,我是怕……”

    看着天窗外面的阴沉的乌云,女人不无疑虑。

    “有什么好怕的,不管对方是冲着什么来的,我们都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两个穷光蛋,现在除了这个烧钱的网站外,一无所有。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是真的无所畏惧。

    何况,说一千道一万,这个中间人的面子也是要给的。

    “但愿像你说的一样,对方是看上了我们的网站。最好是给我们投资一笔钱,那样的话我们的趣味网就能顺利上线了。”

    年轻女人说的自己双眼放光,有人给他们的网站融资,是她现在最大的梦想。

    “最好是我们预想的这样。”

    年轻男子点点头,中间人联系上他们的时候只给了一个见面的地址。

    至于什么事情,一直未提,甚至和他们见面的具体是谁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他们也只能是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至少有一点他能保证,就是介绍的中间人不会害他们。

    以对方的身份和社会地位,万万没有坑他们的道理。

    “我也是担心过头了,听你这么一说我就舒服多了。”

    年青女人笑了笑,同样想到了介绍人的身份,她比面前的男人对他更有信心。

    “就是,单身在美国的时候都没有怕过,现在在国内,在上海还有什么好怕的。”年青男人伸手撩动了一番自己的二分头:“收拾一下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看这天怕是要下雨,带两把伞吧!”

     “伞带着也没用,骑车有没办法撑伞。”

    “还是带着吧,万一下雨,就走路回来,自行车先放在那边,雨停了再去骑。”

    “要不还是打车去吧,骑自行车会不会不好看?”

    “不打,太浪费了,这边到见面的地方又不远,打车不划算。这样,我们把自行车停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对方要是问怎么过去的,就说是打车。”

    要不是有被拆穿的顾虑,他肯定会说是开车去的,现在只能说是打车了,这样说比骑自行车要有面子多了。有时候必要的装逼,绝对是需要的。

    “这个办法好,那就在很办了。我今天这身衣服行吗?”

    “这是你在纽约买的吧,当然可以了。”

    年青男人抖了抖身上的西装,虽然天气很热,但他今天必须穿上这套大牌西服,同样是是为了彰显身份。

    不管一会儿见面的到底是谁,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气势上他们是不能输的,必须要有海归的气质。

    “那就走吧!”

    女人挽住男人的手臂,准备离开这狭窄阴暗的阁楼。

    两人虽然不是情侣,但作为共同创业的灵魂伴侣,外在的亲密他们很默契。

    “等一下,把手提电脑带上。”

    年青男人挣脱开女人的手,走到小方桌面前把笔记本电脑拎上,他有种强烈的预感,预感到一会儿的见面会用得上。

    骑车十分钟,心情忐忑的两人来到了一条绿树如茵的街道,找了一处空地把自行车停好。

    台风在东海洋面上运动,给酷热天带来了难得的凉爽,所以他们这十分钟的自行车运动还算不错,没有留下一身大汗。

    继续走了两分钟,走到了街对面,正宗老上海锅贴。

    这家店他们来吃过一次,锅贴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约在这里?

    站在门口对着一旁的玻璃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又相互帮忙搞清爽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互喊一声加油,自信满满的走进了锅贴店。

    虽然只是一家小店,但不是苍蝇店的格局,不但装潢是新的,空凋的冷气也是十足。

    虽然卖的是早点,实际上一天三餐都营业,只不过早上生意会好一些,这个时间不属于大范围的用餐时间,店内的客人很少。

    额,只能说除了一男一女一对小年青正在低头吃锅贴外,并没有其他的客人。

    “是他们吗?”

    “不像,年纪太轻了,特别是那个男的,根本就是个学生嘛!”

    他们开两人的年纪差不多,一个二十六,一个二十七,在吃锅贴的这对年轻人,女的可能和他们年纪差不多。

    男的有没有二十出头都是个问题,绝对不可能是他们要找的人。

    “不是约好了十点的吗?现在都十点零一了,怎么还没到,这也太不守时了。”年青女人埋怨道。

    他们很注重准时,两人是踩着十点进的门。

    “先坐下来等等吧?”

    年青男子安抚道,为了配合两人的气势,他们故意压着时间进门,目的就是给内心的心虚增加一些自信。

    结果,对方没按套路出牌,气势顿泄。

    “哎,好吧!”

    “两位需要吃点什么?”

    刚刚坐下,服务员就走了过来,热情服务。

    他们的目的是等人,但也不好意思什么都不消费,硬邦邦的敢坐着。

    “来一客锅贴吧!”

    “两位来一客够吗?”

    “够了!”

    早饭刚刚吃了没多久,哪里吃得下更多的锅贴,而且这玩意儿很油,又不能配合着喝牛奶,少了点洋味,他们更习惯和喜欢牛奶吐司。

    “好呢,一客锅贴!”

    典型的北方人士,嗓门大的很,整个小店是个人都能听到。

    好在基本没人,他们虽然被喊的尴尬,但没人关注他们。

    店里唯二的另外两个客人,根本连头都没有抬,专心的吃着他们的锅贴,特别是年青的小男生,吃的跟打仗一样。

    满嘴冒油!

    “一博,你说我们会不会被人放鸽子了?”

    一客锅贴也就六个,两人吃的再慢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放心吧洋英,我们再等等。”

    从想着自己要不要放鸽子,到现在担心对方放鸽子,一场中间人促成的未知见面,搞的好像要世界和平一样。

    “哎,最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了。”

    叫洋英的年青女人不开心的说道,估摸着之前想的投资他们也不是很靠谱了。

    “嗯,我也很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消灭了盘中锅贴年青的不能再年青的那个年青人。

    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边的流油,说着话站起身走到了他们这一桌坐下。

    “你们好,要是我没搞错的话,你们要见的人是我们。”

    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高牧和王菲菲。

    “你是?”

    邵一搏难以置信的看着径直坐下的高牧,吃惊不已。

    不可能的人,竟然就是他们要见的人。

    这,怎么可能?

    “我叫高牧,她叫王菲菲,是我们托人约两位在这里见面的。”

    高牧微笑着伸出手,他之所以选择这里见面,纯粹是因为他想吃这里的锅贴,回味一下记忆的老味道。

    “你们好,我是邵一搏,她是谭洋英。”

    这才是真的尴尬,当着人家的面吐槽人家不守时。

    要是对面真的不守时还好,可偏偏人家早就来了,只不过因为自己主管判断对方的年青太轻,而自动把他们屏蔽出局。

    这个这个时候,不论是邵一搏还是谭洋英,都在自我检讨,却没有想过高牧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和他们打招呼。

    高牧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出来,第一是因为他那时正在专心对付他的锅贴,其二也是因为他并不认识两人。

    像邵一搏他还知道全名,谭洋英的名字他都只知道一半,现在才晓得了中间是个洋字。

    “你们好,怎么样,这里的锅贴味道还可以吧?需不需要再来一客?”

    高牧是连吃三客的人,对于他们两人一客的量能不是很满意。

    “不了,不用了。”

    邵一搏用力的摆着双手,他们可不是来吃锅贴的。

    “好了,还是说正事吧!”

    王菲菲的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她说话会让氛围更舒服,高牧的样子太年轻,在还是陌生的时候和他们平辈说话,总有些老气横秋的感觉。

    高牧双手一摊,轻耸肩膀:“那就开始吧?是你们说,还是我说?”

    “高,高先生,不好意思。说之前我想问一下,你们和柳教授是什么关系?”

    邵一搏和谭洋英很关心这个问题。

    “柳教授?哪个柳教授?”

    高牧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交大的柳教授啊?”

    找他们的中间人,就是谭洋英在交大读书时候的老师柳教授。

    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他们也不会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贸然来见面,还满肚子的美妙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