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15章 失败告终
    和高牧的豪爽干杯不一样,韩明只是咪了一小口,然后就郁闷的看着吴群芳,希望她能帮自己说两句。

    事已至此,怎么可能。

    吴群芳轻轻的摇着头,用自己的酒杯碰了碰韩明的酒杯,紧跟高牧一口干杯。

    无言的行动代表了一切,她的立场在高牧这边,作为朋友她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帮韩明一把,帮她制造一个机会,但是一旦高牧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她的态度也是毋庸置疑的。

    从公司的角度说,这是大是大非,容不得半点浆糊。

    “韩小姐,干杯!”

    王菲菲最后补上,再次给了一个样板,干杯表态。

    “哎!”

    这一叹,叹出了韩明无尽的哀叹,在风清扬面前她一直有压力,没想到今天在高牧面前也有了这种感觉。

    虽然高牧没有像风老大一样,用密集的语言压迫她,但在他身上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类似于上帝视角,被看透的感觉。

    都干了,她也干了吧!

    上海行,一场空!

    “高先生,王董事长,吴姐,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合作。我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

    说韩明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这么急着走干嘛,你刚才也没怎么吃东西,陪我再吃点喝点,明天再走呗!”

    吴群芳早已看透韩明,知道她所谓的有事,其实是回杭州。

    作为朋友,她其实是不希望韩明带着郁闷回去的,准备邀请她住一晚,交流交流感情,缓和一下心情。

    “我是真的有事,下次约如何?”

    韩明还真不是客气,她是真的急于赶回去,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这份创业忙到了什么地步。

    日常都是恨不得一个小时掰成一个时辰用。

    高牧这里既然已经明确拒绝,她自然要去想别的渠道,刚才和风老大的电话,也不光是说了高牧的事情。

    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另外一路联系人通过关系联系上了高盛,对方表达了感兴趣的意向。

    如果这条路能通,她也会加入到谈判的队伍,所以,郁闷之下一缕小期待也在孕育。

    “那好吧,下次再约。有时间我去杭州找你,你可不能不带我品尝杭州的美食哦。”

    “那是一定的,就怕你这个工作狂没时间去。只要去,我必定是盛情款待,不但请你吃好的,还陪你游西湖如何?”

    “说定了。”

    “一言为定,高先生再见,王董再见。”

    韩明站起身,在吴群芳的陪同下往宴会厅外面走去。

    “等一下!”

    高牧犹豫了许久,终于在韩明即将走出宴会厅的时候,喊住了她。

    有件事他不尝试一下,实在是不甘心,虽然结果大致能猜到,可是不撞南墙他是真的不死心。

    “高先生还有事?”韩明站住脚步,转身问道。

    “有点私事和你聊一聊,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进包厢说。”

    高牧说完,没有等韩明答复,就率先走进了之前她打电话的小包厢。

    没有犹豫,韩明紧跟着就走进了包厢,然后包厢门关闭。根本没有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担忧,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什么情况?”

    惊讶的反而是王菲菲,盯着紧闭的包厢门郁闷的问道。

    “呵呵,吃醋了?”

    吴群芳疑惑的同时,不忘打趣调侃王菲菲。

    “我吃什么醋,你这话说的也太莫名其妙了。”

    因为心虚,所以抬头挺胸,走到了酒水区,一杯鸡尾酒再次上手,从进宴会厅开始,王菲菲就没少喝酒。

    “哈哈哈,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我陪你。”

    两个女人开启了饮酒和社交模式,一路饮酒一路交流。

    只不过永远是心不在焉,眼神时不时的落在小包厢的门上。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房门终于打开,高牧和韩明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高牧表情冷淡,看不出有什么想法,韩明的表情则怪异多了,出门之后也只是远远的和吴群芳挥了挥手,便快速的离开,不再逗留。

    王菲菲终于松下了一口气,喝掉手里的半杯酒,微醺的跟在吴群芳身边往高牧走去。

    “聊什么聊这么长时间?”

    “私事,不方便透露。”韩明走后高牧的表情明显严肃了起来:“我先走了,你帮我和贾总他们打个招呼。”

    “好。”

    吴群芳没有多问的点点头。

    “酒会结束以后,你们几个人先不要散,给我打个电话,我可能会有事情要和你们聊。”

    走出去半步,高牧又转头交代。

    “放心,我一会儿就通知他们。”

    高牧的表情让吴群芳意识到,短短的半小时包厢会,应该不简单。

    否则,高牧不会在韩明离开后,是这样的状态。

    只是,让她千思万想,也想不出高牧和韩明在包厢里发生了什么,短短的半个小时能发生什么?

    “我们去哪?”

    高牧走,几乎是影子的王菲菲肯定也走。

    “今天不回去了,找间宾馆,我想点事情。”电梯一路下行,很快就达到了地下车库:“你来开车。”

    “好!”

    虽然有点晕乎,但不认为自己喝醉的王菲菲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当然,高牧也喝了酒,只是不过这个年代,基本没有酒驾这个概念,谁开都一样,只要不出事都是稳稳的老司机。

    一路沉默,虎头奔融入街道的灯火辉煌。

    漫无目的,王菲菲很想问高牧去哪家宾馆酒店,只是看他沉默失神的样子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下一刻,入眼了一处名字,便没有半分犹豫的把车转了过去。

    熟悉的灯牌,熟悉的大门和大堂,当然,还有熟悉他们两个的服务员。

    名字都记得:“高先生好!”

    跟在王菲菲身后,一路沉吟思考的高牧机械的抬了一下头:“开间房,大一些的。”

    “好的高先生,套间可以吗?”

    “随便!”

    “好,请出示你的身份证,请稍等!”

    高牧朝着王菲菲挥了挥手,盯着服务台墙面上的世界各地主要城市的时间,再次陷入了对时间的沉思。

    王菲菲嘴角一努,无奈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开始了开房的流程。

    高牧说开一间大房,主要是考虑到一会儿吴群芳她们要来,大房间聊天宽敞。

    王菲菲没说再开一间,是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一茬。

    服务员只要了王菲菲的身份证,只给他们开了一间房,是因为她就是认为她们只需要开一间房。

    业务熟练,速度很快。

    十分钟之后,高牧和王菲菲已经关上门,站在了大房间里,这所谓的大房间,是之前王菲菲曾经住过的商务套房。

    缘分,就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高牧的心思不在这些上面,脑子里想的东西很乱,乱的没有头绪。

    找到了房间里的便签和笔,坐上一角的办公座椅,开始了写写画画,这样他才能把一些事情串联起来。

    和高牧 不一样,无聊的王菲菲开始玩了找不同,想看看和一两个月之前,这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变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找不同注定是件失败的无聊事。

    而高牧在便签上写的东西则是越来越多,无聊的王菲菲也无聊的站在他身后无聊的看了起来。

     结果,最后还是看了个无聊,因为根本看不懂。

    字迹潦草是其一,很多明显的是名称的地方,用的都是单独的一个字代表,在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光凭一个字都不知道是名字还是地名。

    更让她迷茫的是一些数字,好似年份,又似乎是月份,反正高牧自己应该很清楚,外人看去就是一片雾海。

    看不懂没关系,总要找点事做吧,于是烧水泡茶,服务的不亦说乎。

    时间悄然而逝!

    一直等待高牧的手机响起,吴群芳来电了。

    “……嗯,你们四个都过来吧,普天大酒店,房间号……”

    王菲菲低声说道:“1101。”

    “1101,我等你们。”

    挂掉电话之后,高牧没有继续写东西了,拿着手机翻看着屏幕,主要是关注一个拨出去的号码。

    是之前把手机借给韩明,她拨打出去的那个号码,一个能联系风清扬的电话号码。

    高牧的手指左右犹豫,一下在保存键,一会儿又在删除键放着,反复几次之后手指最终还是落在保存键上。

    先存着吧,指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用上。

    之前在小包厢和韩明的半小时密会,高牧其实是挖墙角来着。

    只可惜,任他锄头如何锋利,风清扬的墙角兀自岿然不动。

    到底是创业十八罗汉之一,面对高牧的深层次诱惑,韩明依旧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要抛弃其他十七罗汉的想法。

    高牧之所以在最后一刻会做这样的尝试,是因为他知道韩明在十八罗汉中,并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体。

    在她的身后,最少还有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四人团体。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小组存在,是因为十八罗汉中其中的一对夫妻,是她和另外一个人介绍进群的。

    所以,天然亲近,自然成组。

    高牧的真正目标就是这个四人小组,只可惜,他的内部瓦解策略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