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200章 千杯不醉
    最终还是小看了高牧,没想到会被他这么简单的看破。

    上官敏涛的内心反而没有很大的波澜,悲哀的话说的很淡然。

    “嗯,我理解你,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我看你的这些投资,很多也还是刚刚开始,而且你刚才要是没有隐瞒我的话,巾帼集团涉及的资金应该没有超出十亿。这个资金规模还不算大……”

    “嚯,你这口气大的,真是能把我吓死,十个亿在你眼里不算多?”

    十个亿也不全是巾帼集团的钱,真正属于巾帼的大约在五亿的样子,这么多的钱在上官敏涛眼里那绝对是巨款。

    只不过这些钱的真正主人不是她,所以她才不会有多少感触,就好像银行的柜员一样,天天看着那么多的钱没什么感觉。

    但是这些钱是怎么赚来的,花了她和其他人多少心血,多少心机和心计,她清楚的很。

    可以说即来的容易,也来的不容易,但却被高牧说的如此轻描淡,实在是让她有些呵呵……

    高牧咧嘴一笑:“十亿很多吗?”

    “不多吗?”

    上官敏涛有些心虚的反问,被高牧问的没信心了。

    “真不多!”高牧再次肯定的笑道。

    “为什么?”

    十个亿的钱不算多,这让她实在那一理解,难道说他们说的不是同一种人民币?

    “说句你可能不相信的大话,我要想赚十个亿,只需要一年时间就够了,而且还是我一个人。”

    还真不是说大话,他现在只有资金七千多万,有了之前的友好合作,他以金贝投资作为融资主体的话,放大个五倍十倍的杠杆不是做不到。

    然后一年翻倍嘛,难道不简单吗?

    最没水平的做法把钱融资给上官敏涛不就能实现了吗?

    当然,这么low的办法高牧是不会做的,想赚快钱的路子还是有的,只是他不愿意在这个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挑战的二级市场深耕而已。

    “真的?”上官敏涛瞪着迷离的眼神:“这么厉害,那你带带我呗!”

    “要是你自己的钱,我可以帮你处理,但是巾帼集团的钱我是不会碰的?”

    高牧说的很严肃。

    “你来真的?”

    上官敏涛只是想和高牧开个玩笑,但是看他认真的表情,一点也没有玩笑的意思,不禁也认真的起来。

     “真的。”

    “那请问高总,你做的是什么生意,能赚这么多的钱?”

    “证券投资,以后还会拓展到资本投资,天使投资等……”

    “你这都是高端高风险项目啊?”

    “对,高风险高收益。”

    “不怕亏的血本无归?”

    “你看我的面相,会是会血本无归的人吗?”

    “嗯,以你的鬼灵精,还真不像!”

    “那你要不要加入我?不出意外,我下半年会去上海读书,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去上海。毕竟是经济之都,满地都是机会,比你在这个小地方折腾要好吧?”

    高牧打心里想要上官敏涛离开义乌,离开她现在的一个团体。

    现在看似风光无限,但谁也不知道这风光是否能迎接明天的太阳。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高牧的项目是高风险,在他的眼里,上官敏涛现在牵扯进去的生意,才是真正的高风险。

    一旦出事,万劫不复。

    高牧对上官敏涛的感情很复杂,在他的心里上官敏涛是他人生再来的第一贵人,甚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

    最主要的是高牧在她身边的时候,总有一种特别放松的心情,和她一起聊天说话,特别有家人的感觉。

    他有妹妹,但没有姐姐,在莫种意义上,高牧实际上是把上官敏涛当成姐姐看待的。

    这样的一个人,他有坚定的理由不让她在一个可以预料的泥坑里待着。

    高牧的眼神很真,语气更真,上官敏涛也能感受到他的感情真实。

    真情实意。

    只是……

    所以,略微的犹豫之后,上官敏涛就摇头道:“我来义乌这几年已经习惯了这座城市的节奏,习惯了在这里生活,到上海去我会迷茫的。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我真的不能离开……”

    高牧警告的东西,她何尝不知道,高牧说的这个机会她何尝不觉得好。

    但是她却不能离开,更不能跟着高牧离开。

    她很清楚自己参与的是什么事情,更清楚自己和身后之人的情感纠葛,同时更明白身后之人的能量。

    跟着高牧离开简单,但那样做的话太自私了,最后不但自己没能离开,还会害了高牧。

    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能会做呢?

    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有些局一旦进去,再想出来,再想甩开,是万万不可能的。

    除非是鱼死网破!

    要真那么简单,这些年她随时都能离开,真正难的是离开后……

    “你就这么迷恋巾帼?”

    “不是迷恋,是不能!”

    “你有顾虑?你是害怕你后面的人会出手害你?”

    稍微你琢磨,高牧就知道上官敏涛在担心什么。

    “是……”

    她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担心他们会把目标对准高牧。

    “我可以送你去国外,他们的手没那么长吧?”

     上海不安全,国内有顾虑,隐姓埋名在国外总安全了吧?

    “你还是小看了他,天涯海角都没用的。所以,你还是不要操心我了,好好的干你的事业,既然都已经和别人合伙开公司了,我相信你会未来的人生道路会无比宽广的。”

    以前没和高牧聊这么深,而且只是吧高牧当做一个小弟弟看待,一个帮助过她的小年青而已。

    此时再想,上官敏涛已经换了一种思维,不但不能在把他当学生看,甚至以后还要少联系他。

    今天把高牧带来办公室,似乎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你又何尝没有小看我呢?”

    高牧低声呢喃,上官敏涛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确了,他再劝也不会有效果。

    像她这样的人,一但做出了选择和决定,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动,能改变的。

    今天不行,以后再来。

    反正他相信巾帼就算要出事,也不会明天就出事,地震度能有预兆,牵扯到这么多这么大利益的帝国崩塌,也会是有征兆,有预兆的。

    而且越到后面,他有可能帮助上官敏涛的能力就会越强。

    就让时间走过去吧 !

    “来,我们碰一杯。被你搞的好像我乣出事一样,真的是郁闷。”

    上官敏涛拿起自己的酒杯,重重的和高牧一碰,大半杯红酒被她当成葡萄汁一口干掉了。

    “不是吧,这么贵的酒一口闷了,是不是太奢侈了啊?”

    高牧知道,上官敏涛这里的任何一瓶红酒,都不便宜。

    “你不会是上次被嘎啦乐队他们几个灌醉,有心理阴影了吧?”

    “切,那次是喝混装流水,才被他们放倒的好吗?让我和他们重来一次,看我不干翻他们。”

    高牧在上官敏涛面前吹过千杯不醉的牛皮,自然不人损了这个威名,于是很男人的一口干掉了。

    “来继续喝,喝完了这瓶,我那里还有一瓶82年的拉菲!”

    又是一人大半杯,瓶中酒也进入了尾声。

    “噗!82年拉菲?”

    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这82年到底拉了多少拉菲,以前看电视上有钱人泡妞,请客吃饭一装逼必定开口82拉菲。

    搞的高牧一听到82拉菲,就想点一罐唐朝可乐。

    “对啊,怎么了,珍藏了好几年了,一直舍不得喝,今天我决定开了它。你等等,我先醒酒。”

    上官敏涛说着,真的从酒柜里拎出一瓶红酒,满意的看了看瓶身,双眼冒光的打开了瓶塞。

    “82拉菲放的这么随便的吗?”

    高牧还以为这么“极品”的红酒,会珍藏在地窖之类的专业场地,哪知道就办公室普通的一个酒柜里。

    “本来就准备喝了,一直没找到机会,可惜没冰,不然冰镇一下口感更好。不过也没关系,你应该不是那种附庸风雅之人,我们就当葡萄汁干了。”

    没有外人在场,上官敏涛在高牧面前也是十分的真性情,一点都不端着。

    “关于82拉菲我听到过一种说法,说是82拉菲只是市场的炒作,在国内名声大而已。其实86年产的82年的要好不少,只是86年的都被真正的行家收储了,世面上几乎不流传,所以才名声不显。”

    高牧开始卖弄网上看到的无处考证真伪的知识点。

    “你喜欢86年的,我这也有啊,你要喝吗?喝的话我也开了醒酒。”

    对高牧评价82和86没有感觉,上官敏涛有感觉的是不管哪一年更好,她这里都有。

    高牧单手捂脸,算了,当他没说。

    感情这里是红酒批发部,什么年代的酒都有。

    “别开了,你还真当是葡萄汁了啊?”

    可惜,他的嘴速没有上官敏涛的手速快,话音还没落地,86拉菲也嘣的开瓶了。

    一个小时候,高牧抱着醉如烂泥的上官敏涛,走进了神秘了隔墙卧室,见识到了她之前不让他看的神秘闺房。

    看着躺在床上呢喃不断,还要干杯的羞红美人。

    高牧摇着头感叹:但凡有一颗花生米,今天也不至于醉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