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97章 再见不知是何年
    要是换成高牧这样看她,她的感受又会不一样。

    不但不会不舒服,肯定还会调侃一下。

    只可惜,同眼不同命,还没等到于超回答上官敏涛的话,黑面神上来就给了他一脚。

    “看什么看?!”

    于超一个趔趄,要不是刚好被仇星星拉住,百分百坐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遭受这么一脚,于超懵了,拉他的仇星星也懵,谢斌等其他六人同懵。

    甚至连高牧也发懵,不理解向佑的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

    就算是于超看上官敏涛的眼睛有些色,警告一下也就行了,不至于直接山脚吧?

    以上官敏涛的风情,每天遇到这样看她的人不计其数,要是都这样个计较法,向佑踢人都能把自己的脚骨头踢断。

    不过,随着向佑踢完于超之后,挑衅的瞪了他一眼,他仿佛又明白了。

    向佑针对的不是于超,而是他呀!

    你说这事搞的, 事变好事,帮他教训了于超一顿。

    这口气,出的爽啊!

    于是,重重的出了一个大拇指,黑面神果然是好人,黑的高级,黑的有境界。

    他们两个是对上号了,其他人想不明白啊?

    特别是仇星星他们,没有注意到于超的眼神,看到的只有向佑无缘无故的踢了于超一脚。

    开始懵,懵完之后就是懊恼。

    踢的是于超,但打的却是他们的脸,八大金刚的脸是那么好打的?

    这么多年,也就高牧给他们吃过苦头,其他时候都是他们搞别人。

    所以,这懊恼很快变成怒火,人多壮胆,他们有八个,向佑只有一个,胜算百分百啊!

    于是。

    “卧槽!”

    在仇星星的引爆下,八个人争先恐后的冲了上去,

    一拥而上,气势恢宏,杀气腾腾,大有吧向佑大卸八块的架势。

    然并卵!

    嘭嘭嘭!

    咚咚咚!

    啊哦哦!

    一声接着一声的肉体碰撞,覆盖着一声声的惨叫,接二连三直到八。

    一一个综合性的回合,一场本以为会是“今天”大碰撞的对战就已经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地上躺一片,旁边站一个。

    向佑扭着头,转着手腕,一脸不屑,八只大虾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高牧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一直知道向佑手上厉害,但是没想到会厉害到这个程度。

    他和仇星星八个人也干过一场,虽说也赢了。

    但是此赢非彼赢!

    他是在精心谋划,先干翻一个厉害的,然后借势干倒其他人,最主要的是他靠的是指虎。

    要是没有这么一个“大杀器”,他根本不可能打的过他们八个人,更不用说像向佑这么干脆了。

    看着在地上哀嚎,向他眼神求助的仇星星,高牧突然背心一寒,屁股一紧,以后是不能轻易和向佑口花花了。

    这家伙,打架工具人啊,太猛了。

    一场八虾战黑面的战斗,来的快去的更快,快到周围的人没有几个看清楚具体的情况,快到他们的反应姗姗来迟。

    “厉害,太厉害了,我眼睛一花,这几个家伙就躺在了地上。”

    “是啊,我还以为他要吃亏呢?没想到他才是真的高手,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那歌白衣服的女人没有,这个黑脸就是跟着她的,感觉像是保镖。”

    “保镖啊,难怪这么厉害。难怪难怪……”

    议论纷纷!

    只要是能看到现场的摊位,只要是注意到的摊主和来逛市场的人,一个个都是好奇百分,恨不得找个认识的人交流一番。

    “向佑,他们是我同学,有必要这样吗?”

    不管怎么说,都是跟着他来的人,高牧也不可能一点都不闻不问。

    “没敲断他们的腿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告诉他们,下次再敢色眯眯,我戳了他的眼睛。”

    明明说的是于超,可向佑戳眼睛的动作,却是对着高牧比划的。

    很明显,真正警告的人是他啊!

    啼笑皆非!

    关他什么是嘛 ,他要看上官敏涛还不是光明正大的看,有必要色眯眯嘛?

    “好了,没看到这么多人看着吗?很喜欢被他们当猴子欣赏啊!走了。”

    这条通道都快堵塞了,在待下去,影响肯定会更大。

    “散了散了,大家都散了,没什么好看的。”

    市场的保安来的很及时,一到就先把围拢看戏的人驱散,恢复秩序是第一要务。

    “我们去外面等你,你处理好就出来吧,我找你还有点事。”

    上官敏涛对着高牧指了指南门,示意她会在那边等高牧。

    “好啊,我很快就出来。”

    高牧点点头,示意上官敏涛先走。

    可惜。

    有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挨了向佑拳头的地方刚刚没那么疼了,看到保安赶来的于超又跳了出来。

    “不能让他走,刚才就是他打了我们。”

    太昏头,太没眼力劲了。

    “你确定?”

    向佑笑眯眯的停下脚步,站在于超面前,身体微微前倾。

    “保安,快点制服他,我们要报警,要告他伤人。”

    于超色厉内荏,有些失去理智一般的叫嚷着。

    无数双的眼睛看着他,特别是向佑和市场保安们的,有冷意,有幸灾乐祸,又摇头叹息。

    “佑哥,这几个家伙怎么处理?”

    一个类似于保安队长的人,冷眼瞥了瞥于超,恭敬的对向佑问道。

    “一群屁毛孩,把他们……”

    “好了,和一帮学生较什么真,你还来劲了是吧?”

    向佑的建议还没有说出口,上官敏涛踩着高跟鞋往外走去,经过向佑身边的时候,淡淡的说道。

    一物降一物!

    向佑可以目中无人屌炸天,但是上官敏涛一开口,立马认怂,轻飘飘的留下两个字。

    “算了!”

    算了,那就是真算了,向佑离开之后,保安们也离开了。

    看热闹的也基本走光,市场大体上恢复了原来的喧嚣,看摊子的看摊子,看产品的看产品,交流的继续高声交流。

    向佑下手虽快,看上去也狠,实际上还是留了不少的力道。

    所以,仇星星等人也搀扶着站了起来,乖宝宝了不少。

    唯有已经昏头的于超,还想嘴上狠一狠:“什么东西,算你走的快,哼……”

    “够了!”

    仇星星冷喝一声,对于超已经很不满了。

    这场矛盾实际上都是于超找出来的,要不是他的嘴巴欠,眼睛色,他们怎么可能会吃这么大的亏。

    “怎么滴,你是觉得自己很能打,还想把他叫回来单打独斗一番吗?”

    高牧冷言一笑,不知天高地厚。

    “于超,闹够了没有。你要是还嫌脸没丢够,你自己去丢,不要再搭上我们了。”

    方大茂终于爆发了,对于超的不满彻底的爆发。

    “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还不是为了我们八个人的面子。”

    于超丝毫不让,根本没有觉得自己有错。

    “够了!你们吵够了没有,丢人都丢到家了,还在这里瞎比比。你们不要面子,我还要脸皮。”

    仇星星的火气也上升了顶点。

    一直以来,他都是八大金刚默认的老大,虽然没有正式说过,但是他一直在做老大的事。

    他的话没人不听,也没人会顶嘴。

    可最近这段时间,他突然发现他说话似乎越来越不好使了,他对其他人的约束力明显在下降。

    这真的不是一个好现象,要不是身在异乡为异客,他真的会借机杀只鸡儆猴们。

    “都被吵了,别忘了你们今天是来干什么的?想打架想充老大,会老家去威风,在这里还是悠着点比较好。不要以为自己在老家威风,在外面也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就刚刚,要不是人家不想和你们计较,特意放你们一马。呵呵,现在就不是站在这里,而是躺在医院了。”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外行走江湖的人都知道,没有大侠的真功夫,就好好的收起自己高傲的小尾巴。

    低调做人。

    “他会功夫吧?”

    谢斌的心情很复杂,之前看到仇星星懊恼的时候,他心里还小窃喜了一下。

    但是高牧的话,有让他后背一凉,确实莽撞了。

    “有没有功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见过红的。”

    为了有效喝阻八大金刚,希望他们以后不要在义乌闹事,免得给邓姐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高牧有意识的给向佑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什么见过红,他只见向佑喝过红酒。

    嘶!~

    八声冷气倒吸,几乎把周围吸成了真空。

    特别是于超,脖子后跟突然一冷,脸都青了。

    此时的向佑在他脑海里,不光脸是黑的,手也是黑的,甚至觉得他的心应该也不红。

    “好了,今天的事情只要你们不再折腾,就算是过去了。但凡你们有人要作妖,到最后我也没本事帮他。另外,最后奉劝你们一句,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赚钱,少惹是生非。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也很危险,不是愣头青就能随意闯出一片天地的。”

    如果说之前高牧接着照顾之名警告,是虚的话,那么借着向佑创造的机会,这警告就是实实在在的。

    “走了,他们这几个家伙不太懂事,邓姐你帮着多照看照看。”

    高牧说完,和邓姐挥手告别,再见面不知是何年了哦?

    “放心,我会尽量看着的。”

    邓姐点点头,眉心紧锁。

    一开始觉得这八个,比高牧这种高成熟的年青人要可爱,看在看来还是成熟一些更好。

    至少不会犯这种冲动的错误,眼神不好,定性太差,出事是迟早。

    “我走了,你们自己照顾自己吧!”

    人是自己带出来,高牧也不希望他们在义乌出事吗,那样他怎么说都要带上一个连带的责任。

    “我们和邓姐商量好合作细节,就会找地方住下,明天就会回去。”

    仇星星已经下定决心,下次来进货,要么他一个人来,最多再带一个伴,这么多人他是不带了。

    他可不想再冒出一只无所畏惧的猛虫出来,猛虫过江,死路一条。

    “再见!”

    高牧的手,重重的在仇星星的肩膀上一拍,又对着谢斌咧嘴一笑。

    不再犹豫,转身走人。

    不光是对他们,对小商品市场也是,再见不知是何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