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小说 > 重生之大俗人 > 第196章 纯粹邂逅
    “哇靠!哇靠!哇靠!”

    谢斌激动的拍着自己的大脑门,激动的无语表达。

    一语点醒梦中人!

    他们一直盯着进价看,却不知道看一眼卖价。

    早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对高牧的这个统一售价有很大的意见。

    不是说统一不好,而是高牧把统一的价格统的太低了,等于是完全压缩并控制了他们的利润空间。

    所以一直以来,他们虽然干的轰轰烈烈,但除去还要给下面的人的层层分成,实际上他们赚的没有外人看到的那么多。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也就是没有饿死。

    当然,这也和他们不断增长,一直无法填满的欲望有关系,还是主要原因。

    他们赚的不管自己怎么嫌弃少,在外人眼里都是赚到了大钱的。

    谁不赚钱,还吆喝的那么大声,做的那么卖力干啥?

    针对售价,他们其实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适当的比文具店便宜就行,没必要低那么多。

    只是因为事情的主导是高牧,他们的意见就是丢进湖里的石头,发出声响之后就没了下文。

    时间一长,他们也就喜欢了价格优势战,慢慢的也忘记了这么一茬。

    要不是高牧主动提起,他们都没想到在买卖天平的另外一端,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操作。

    “明白了,知道怎么做了?”高牧冲着谢斌一笑,又对着仇星星问道:“现在对这个进价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了,很好,谢谢邓姐!”

    仇星星很干脆,脸上的所有胡须都表现出了诚意。

    有意见?

    敢有意见吗?

    实践已经帮他们证明,邓姐这里是他们唯一能拿到货,能以散货的单子拿到成单价格的地方。

    之前是因为有利可图的空间太小,所以会有想法。

    现在有利可图的空间已经彻底打开了,他们的思维肯定要变,不是继续纠结报价,而是应该全力讨好邓姐,稳住这个拿货的价格。

    至于说引入别的竞争者,他们想都不用想,等有本事拿批量大货的时候再说吧。

    猴年马月天晓得!

    “好了,既然你们想通了,那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你们两边聊具体的协议,你们的身份证都在身上,聊好了就赶紧签署协议。我还有事先走了。”

    高牧那个时候纯粹就是口头约定,他和邓姐之间这样操作是没关系,但是换成仇星星他们,肯定不能这样。

    白纸黑字,才是最安全的保证。

    恍然之间,谢斌和仇星星又明白了,难怪高牧昨天就交代他们把身份证件带着。

    原来,早就在这里等他们了。

    “别想多了,我让你们带身份证,是考虑到你们今天需要住在义乌,没身份证没法入住酒店宾馆啊!”

    高牧摸了摸鼻子,强行解释。

    “拉倒吧,谁说没身份证不能住旅馆了,没钱才不能住呢?”

    许久没说话的于超终于又抓住了一次机会,赶紧怼了高牧一嗓子。

    高牧只是笑了笑,后来者的思维总是会不经意的和现实社会的年代脱节,这个时候还真的是只有没钱才不让住。

    仇星星无奈的摇着头,想的不是住宿,也不是身份证的事情,他有种直觉,总觉得高牧的统一底售价,就是为了今天准备的。

    这留着的余地,也太巧合了吧!

    当然,不管是不是高牧的局,他回去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销售价格大幅提高。

    只要照旧比别人便宜,难道生意还会跑吗?

    一样的东西一样的质量,别人卖十块,他们以前卖五块,现在涨到九块,难道会有人因为涨了四块,而不要这便宜的一块?

    即便就动荡,他相信也是小动荡,也是一开始的时候有点小动静,时间一过照样回原。

    从明天开始,他们就要迎接新的赚钱人生,要把之前“亏”的,重新赚回来。

    假以时日,他们就是遂安县的文具大王,以后还要冲出县城,冲向海外,成为未来的全球文具王。

    梦想是美好的,也是会传染的,一个想通个个想通,一个做梦个个入梦。

    高牧也不知道仇星星等人会想的那么远,想的那么美,想的细皮嫩肉的脸上都冒出了褶子。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谈好之后,我建议你们可以在市场里好好转转,晚上的旅馆也考你们自己搞定,明天我有额没有时间送你们。总之,一切靠你们自己。”

    八个大汉,只要不是作死的惹到本地团伙,他相信在义乌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你就不要瞎操心了,我们八个人又不是小孩,离了你还能活不下去。”

    谢斌白了白高牧,自以为是瞎操心。

    “对了,估摸着今天之后我们可能会很长时间见不到。我这边拜托你们一件事,万客隆帮我照顾着一点。”

    与其说是拜托照顾,不如说是无形的警告。

    “放心,在排岭,只要有我们兄弟在,万客隆就能毫发无伤的好好赚钱。”

    有管家的关系在,哪里需要他们操心,但是大好话还是要拍着胸脯说的。

    “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高牧淡淡一笑,然后挥手准备和邓姐告别。

    交给八大金刚的只有文具生意,至于头饰类的他并没有转给他们,那一部分在甄乃菲她们手里结束就等于是结束了,不会再继续操作。

    只是。

    高牧还没有走出去三步,就重新站定了身体,走到了邓姐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两人听的到的声音说道:“最近收到一个消息,国家可能会放开商品的进出口权,我看你手工厂了有不少都是外贸生意,这一块你可以高度关注一下。”

    “真的?”

    邓姐的眼睛都亮了,脸上的惊讶也遮挡不住惊喜。

    “基本不会有错,消息的来源有保证,不过具体是什么时候还不知道。也许很快,也许一两年以后,你也知道这样的政策决定不是简单开个会就能定的。这里面牵扯到的利益太大了,相互之间的角力不会那么简单,所以具体的还要看正式宣布出来的是什么消息。”

    这当然不是有心人告诉高牧的,而是他自己知道的一件事情,只因为他当初打工的也是一家做外贸的工厂,对于这种消息有接触。

    不过,具体的细节他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也不知道,知道的紧紧是一个大标题。

    有这么一回事就行,邓姐能提前知道有这个可能已经让她万分欣喜了。

    至于具体的,她也不奢望。

    她家的产品,也在主要其实还是在外销上面,这些东西的出口目前都要通过专门的进出口公司操作。

    说的难听一些,就等于是要交过路钱,这一刀下去都是肉啊!

    要真的放开这一块的管制,不奢望她家这种级别的工厂能有独立的出口权,只要再多上一些有权出口的公司,她们能多一些选择都是好的。

    “你这个消息实在太重要了,我今天回去就会告诉我家那个。看看他会有什么想法?”邓姐笑道。

    消息是好消息,只是距离他们还太远。

    “其实一家不行就两家,两家不行就三家,有时候人多力量大会是个好办法。”

    临走前,高牧又善意的提醒一遍。

    “好主意!”

    邓姐手动点赞。

    “高牧!?”

    一道惊喜把高牧刚抬起的脚步,又压制了下去。

    长发飘飘,白衣飘飘,高跟鞋哒哒。

    “涛姐,你怎么在这?”

    高牧同样惊喜,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上官敏涛。

    “纯粹巧合,我刚在隔壁收了两个摊位,闲逛到这边就看到你了。你这是……拿货?”

    下一刻,上官敏涛就看到了邓姐,两人之间见过,有点头之交。

    “不是,我带他们过来认认路,认认人,以后都是他们来拿货了,我已经光荣退休了。”高牧巧妙的说道。

    “哦,明白……”

    “就你一个人?”

    市场的环境比较复杂,按理上官敏涛是不会一个人来的,向佑和阿萍至少要来一个吧?

    话音刚落,一张黑脸就从隔壁摊位的角落转了出来,黑面向佑驾到。

    “咦,向佑,怎么几个月不见,你又黑了啊!”

    高牧本意是开玩笑,他一直不知道向佑对他的敌意何来,反正他对向佑从来没有过不对付。

    “你才黑,你们全家都黑。”

    老实说他确实黑了那么一丢丢,夏天来了嘛,他一个喜欢锻炼,喜欢摩托车的硬男,被晒黑实在是太正常了。

    只是,谁说他黑了都没事,就是高牧不能说。

    别以为他不知道,在背后给他取了黑面的外号,他是黑吗?

    他这是古铜色,是最健康的男 色,不识货的家伙。

    “向佑,你今天吃枪子了啊?我没得罪你呀?”

    被向佑怼没关系,可是在八大金刚哥面前怼,他有点尴尬。

    “哼……”

    向佑在高牧面前向来话不多,一直很酷,今天也不例外,说完之后就没准备再和高牧对话。

    因为他深深的知道,言多必失,对高牧就是要以无言去面对,不然的话最后会被他气死。

    “嘿,不就是把你的金杯开走了吗?放心,我今天开回来就是还你的,油也加满了,你大可不必这样小气。”

    高牧真不知道向佑的对他的火气从何而来,只能把故事往金杯车上引。

    “靠,高牧,原来金杯车不是你的啊?”

    于超今天一直深陷不爽高牧的漩涡里,只要有机会损都会插上一脚。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的了,你激动个啥。”

    高牧无语道,不是我的就能是你的了吗?

    “高牧,我不是说金杯留给你用了吗?说什么气话呢?”

    上官敏涛 和邓姐聊了一会儿,听见高牧说还车,有些不开心。

    “美女,金杯车不会是你的吧?”

    于超笑眯眯的看着上官敏涛,眼前的这个女人太有女人味了。

    他打小就喜欢成熟一些的女人,上官敏涛这样的风情能狠狠的砸进他的心窝。

    看着她的眼睛,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迷离。

    “是不是我的,和你应该没有关系吧?”

    女人对男人的眼神最是敏感,上官敏涛很不喜欢于超看她的眼神,声音有些清冷。